卷二十五 祭意篇 第七十七

《 《论衡》译注 》

  【题解】

  本篇是对《祀义篇》的补充和发挥,进一步论述祭祀的作用和意义。王充通过追溯各种祭祀的来源,指出人世间所有的祭祀“皆为思其德,不忘其功也”。即是说祭祀的意义在于“重恩尊功”两个方面。举行祭祀是人们依照活人赏功养老的道理推演出来的,“未必有鬼而享之者”。祭祀的目的是为勉励活人尽力,提倡尊崇恩德,是“圣人”实现“功立化通”的一种手段。他生动的比喻说,祭祀就像埋葬一条有功而心爱的家狗,将宝剑献于亡友的墓前一样,不过是为了表达人们的某种心意而已,并没有什么神怪可言。王充把鬼神驱逐于祭祀之外,揭露了祭祀求福免祸的虚妄,他在本篇中重申了“人死无知,其精不能为鬼”,“不能为人祸福”的观点。他在结语中断言:“虽常祭而不绝,久废而不修,其何祸福于人哉!”

  【原文】

  77.1 树<1>:王者祭天地,诸侯祭山川,卿、大夫祭五祀,士、庶人祭其先<2>。宗庙、社稷之祀,自天子达于庶人。《尚书》曰:“肆类于上帝<3>,禋于六宗<4>,望于山川<5>,遍于群臣<6>。”

  〔注释〕

  <1>树:据伦明录杨校宋本当作“礼”。可从。
  <2>这几句参见《礼记·曲礼下》。
  <3>类:在常规的祭天时间以外,临时根据情况(如战争)祭天叫“类”。《五经异义》:“非时祭天谓之类。”
  <4>禋[yīn 音因]:古代祭天的一种礼仪,先烧柴冒烟,再加牲及玉帛烧之。六宗:说法不一。贾逵说:“六宗者,天宗三,日月星也。地宗三,河海岱也。”马融说:“万物非天不覆,非地不载,非春不生,非夏不长,非秋不收,非冬不藏,此其谓六也。”《太平御览》五三二引《五经异义》:“六宗者,上不及天,下不及地,旁不及四方,居中央恍惚无有,神助阴阳变化,有益于人,故郊天并祭之。”王充则指的是上下、四方之间的游神。
  <5>望:祭祀山川称“望”。
  <6>臣:据《尚书·尧典》应作“神”。引文参见《尚书·尧典》。

  〔译文〕

  《礼记》说:天子祭祀天地,诸侯祭祀山川,卿、大夫祭祀五祀,士及平民祭祀他们的祖先。对祖先、土地神及谷神的祭祀,是从天子一直到平民都要举行的。《尚书》说:“于是对上帝进行‘类’祭,又祭祀天地四方,祭祀山川,遍祭群神。”

  【原文】

  77.2《礼》曰:“有虞氏禘黄帝而郊喾<1>,祖颛顼而宗尧<2>;夏后氏亦禘黄帝而郊鲧,祖颛顼而宗禹;殷人禘喾而郊冥<3>,祖契而宗汤<4>;周人禘喾而郊稷<5>,祖文王而宗武王<6>。燔柴于大坛<7>,祭天也;瘗埋于大折<8>,祭地也,用骍犊<9>。埋少牢于大昭<10>,祭时也<11>;相近于坎坛<12>,祭寒暑也;王宫<13>,祭日也;夜明<14>,祭月也;幽宗<15>,祭星也;雩宗<16>,祭水旱也;四坎坛<17>,祭四方也。山林、川谷、丘陵能出云,为风雨,见怪物<18>,皆曰神。有天下者祭百神<19>。诸侯在其地则祭,亡其地则不祭<20>。”此皆法度之祀,礼之常制也。

  〔注释〕

  <1>有虞氏:指舜的时代。 禘[dì 音帝]:古代祭名。君王祭祀他所追尊的始祖以前的远祖就称为“禘”。郊:古代君王祭天时配以祖先叫“郊”,这里泛指配祭。喾[kù 音库]:传说是尧的父亲。
  <2>祖:始祖庙,这里指祭祀始祖。宗:宗庙,其尊贵地位仅次于始祖庙。祖颛顼而宗尧:传说颛顼是舜的六世祖,所以舜时把颛顼作为始祖来祭祀而以尧配祭。
  <3>冥:传说是商朝的祖先,契的后代。
  <4>契:参见3.2 注<3>。
  <5>稷:后稷。参见1.3 注<7>。
  <6>文王:周文王。武王:周武王。
  <7>燔柴:祭天时举行的一种仪式。坛:筑土为台,用于祭祀。大坛:同“太坛”,君王祭天的地方。
  <8>瘗[yì 音义]埋:指把祭品埋于地下。大折:同“太折”,君王祭地的地方。
  <9>骍[xīn 音心]犊:毛色纯赤的小牛。
  <10>少牢:古代祭祀时三牲(牛、羊、猪)俱全(或单用牛)称“太牢”,只用羊和猪(或单用羊)称“少牢”。大昭:同“太昭”,君王祭祀四时的地方。
  <11>时:指春、夏、秋、冬四时。
  <12>相近:据《礼记·祭法》郑玄注,“相近”应是“禳祈”之误。禳祈是求神消灾降福之意。坎:挖地为坑穴,用于祭祀。
  <13>王宫:古代帝王祭日的坛。《礼记·祭法》郑玄注:“王宫,日坛。王,君也;日称君。宫、坛,营域也。”
  <14>夜明:古代帝王祭月的坛。
  <15>宗:据递修本应为“萗”。下文“雩宗”的“宗”字同此。萗[yǒng 音永]:古代一种禳灾的祭祀。幽?:古代帝王祭星的坛。
  <16>雩[yú 音鱼]:求雨的祭祀。雩?:古代帝王祭水旱的坛。
  <17>四坎坛:东、南、西、北四方各设一坎一坛,合称“四坎坛”。古代帝王祭四方的坛。
  <18>见:同“现”。
  <19>有天下者:统治天下的人,即帝王。
  <20>引文参见《礼记·祭法》。

  〔译文〕

  《礼记》说:“舜时把黄帝作为远祖来祭祀而以帝喾配祭,把颛顼作为始祖来祭祀而以尧配祭;夏朝也把黄帝作为远祖来祭祀而以鲧配祭,把颛顼作为始祖来祭祀而以禹配祭;商朝把帝喾作为远祖来祭祀而以冥配祭,把契作为始祖来祭祀而以汤配祭;周朝把帝喾作为远祖来祭祀而以稷配祭,把文王作为始祖来祭祀而以武王配祭。在大坛上烧柴以祭天,在大折下埋祭品以祭地,祭天地都用纯赤色的小牛作为牺牲。埋少牢在大昭下以祭四时;在坎坛禳祈以祭寒暑;在王宫祭日:在夜明祭月,在幽?祭星,在雩?祭水旱,在四坎坛祭四方。山林、川谷、丘陵能生出云,产生风雨,出现怪物,都称为神。统治天下的帝王祭祀百神。诸侯拥有封地就举行祭祀,失去了他的封地就不祭祀。”这些都是法定的祭祀,是礼所规定的正常制度。

  【原文】

  77.3 王者父事天,母事地,推人事父母之事,故亦有祭天地之祀<1>。山川以下<2>,报功之义也。缘生人有功得赏,鬼神有功亦祀之。山出云雨润万物。六宗居六合之间<3>,助天地变化,王者尊而祭之,故曰六宗。社稷,报生万物之功,社报万物,稷报五谷。五祀,报门、户、井、灶、室中霤之功,门、户人所出入,井、灶人所饮食,中霤人所托处,五者功钧<4>,故俱祀之。

  〔注释〕

  <1>祭天地之祀:《五经通义》:“王者所祭天地何?王者父事天,母事地,故以子道也。”
  <2>山川:指山林、川谷、丘陵等神。
  <3>六合:上、下、东、西、南、北。
  <4>钧:通“均”。

  〔译文〕

  君王像对待自己的父亲一样侍奉天,像对待自己的母亲一样侍奉地,根据人间侍奉父母的事例来类推,所以也就有了对天地的祭祀。祭祀山川以下诸神,用意在于报答它们的功劳。根据活人有功劳就获得奖赏的道理,鬼神有了功劳也应祭祀它们。山中涌出云雨来滋润万物,六方游神居处在六合之间,辅助天地的变化,君王尊重它们而祭祀它们,所以称为六宗。祭祀社稷神是为了报答它们生育万物的功劳。祭祀社神是报答它生育万物,祭祀谷神是报答它生育五谷。进行五祀,是报答门神、户神、井神、灶神、室中霤神的功劳,门、户是人们出入的地方,井、灶是供人饮食的处所,中霤是人依托和居住的地方,五种神的功劳相等,所以都应当祭祀它们。

  【原文】

  77.4 周弃曰<1>,“少昊有四叔<2>,曰重<3>,曰该<4>,曰修<5>,曰熙<6>,实能金大木反<7>。使重为句芒<8>,该为蓐收<9>,修及熙为玄冥<10>,世不失职,遂济穷桑<11>,此其三祀也<12>。颛顼氏有子曰犁,为祝融<13>;共工氏有子曰句龙<14>,为后土<15>,此其二祀也。后土为社。稷,田正也<16>。有烈山氏之子曰柱<17>,为稷,自夏以上祀之。周弃亦为稷<18>,自商以来祀之<19>。”《礼》曰:“烈山氏之有天下也,其子曰柱,能殖百谷。夏之衰也,周弃继之,故祀以为稷。共工氏之霸九州也,其子曰后土,能平九土<20>,故祀以为社<21>。”

  〔注释〕

  <1>周弃:据章录杨校宋本应作“传或”。
  <2>少昊[hào 音号]:传说中的上古帝王,黄帝之子,金天氏。四叔:指子孙四人。
  <3>重:人名。传说当过木官(木正)。
  <4>该:人名。传说当过金官(金正)。
  <5>修:人名。传说当过水官(水正)。
  <6>熙:人名。传说他接替“修”当过水官。
  <7>大木反:据《左传.昭公二十九年》当作“木及水”。
  <8>句[gōu 音勾]芒:即木正。
  <9>蓐[rù 音入]收:即金正。
  <10>玄冥:即水正。
  <11>穷桑:古地名,传说在今山东曲阜北,少昊在此地登位。这里指少昊。
  <12>三祀:指报答木正、金正、水正功劳的祭祀。
  <13>祝融:即火官(火正)。
  <14>共工氏:参见31.1 注<1>。句[gōu 音勾]龙:人名。
  <15>后土:即土官(土正)。
  <16>田正:田官。
  <17>烈山氏:一作厉山氏,即炎帝。参见8.6 注<1>。一说炎帝即神农氏。参见19.13 注<6>。柱:人名。
  <18>弃:即后稷。参见1.3 注<7>。
  <19>自商以来祀之:传说商汤灭夏后,废除夏所祀的谷神柱,立弃为谷神。引文参见《左传·昭公二十九年》。
  <20>九土:九州的土地,即全国的土地。
  <21>引文参见《礼记·祭法》。

  〔译文〕

  有的传上说:“少昊有子孙四人,名叫重、该、修、熙,他们确实能管理金、木和水。假如重任句芒,该任蓐收,修和熙任玄冥,世代不变它们的职位,于是完成了少昊传下来的功业,这就是报答木正、金正、水正功劳的祭祀。颛顼氏有个儿子叫犁,当火官;共工氏有个儿子叫句龙,当土官,这就是报答火正、土正功劳的祭祀。后土是社神。后稷是田官。有烈山氏的儿子叫柱,是谷神,夏朝以前一直都祭祀他。周弃也是谷神,从商朝以来一直都祭祀他。《礼记》说:“烈山氏拥有天下,他的儿子叫柱,能种植百谷。夏朝衰落,周弃接替了柱,所以把他当谷神来祭祀。共工氏称霸九州,他的儿子叫后土,能安定九州的土地,所以把他当土地神来祭祀。”

  【原文】

  77.5 传或曰:“炎帝作火<1>,死而为灶<2>。禹劳力天下水,死而为社<3>。”《礼》曰:“王为群姓立七祀,曰司命<4>,曰中靈<5>,曰国门<6>,曰国行<7>,曰泰厉<8>,曰户,曰灶。诸侯为国立五祀,曰司命,曰中靈,曰国门,曰国行,曰公厉<9>。大夫立三祀,曰族厉<10>,曰门,曰行。適士立二祀<11>,曰门,曰行。庶人立一祀,或立户,或立灶<12>。”社稷、五祀之祭,未有所定,皆为思其德,不忘其功也。中心爱之,故饮食之。爱鬼神者祭祀之。自禹兴修社、稷祀后稷<13>,其后绝废。

  〔注释〕

  <1>炎帝:参见8.6 注<1>。
  <2>灶:指灶神。
  <3>引文参见《淮南子·泛论训》。
  <4>司命:掌管人生死的神。
  <5>靈:据《礼记·祭法》应作“霤”。形近致误。
  <6>国门:指城门神。
  <7>国行:指路神。
  <8>泰厉:指没有后嗣的帝王的鬼魂。据说这种鬼无所归依,常祸害人,所以单独祭它。
  <9>公厉:指没有后嗣的诸侯的鬼魂。
  <10>族厉:指没有后嗣的大夫的鬼魂。
  <11>商:通“嫡”。適士:士的嫡长子一支世代为“士”。称“適士”。
  <12>引文参见《礼记·祭法》。
  <13>兴:兴起,指治洪水有功。修:整治。这里指举行祭祀。

  〔译文〕

  有的传说:“炎帝造火,死了就成灶神。禹历尽辛苦治理天下水患,死了就成土地神。”《礼记》说:“帝王为百姓规定了七种祭祀,祭司命、中霤、国门、国行、泰厉、户、灶。诸侯为封国规定了五种祭祀,祭司命,中霤、国门、国行、公厉。大夫规定了三种祭祀,祭族厉、门、行。適士规定了两种祭祀,祭门、行。庶人规定了一种祭祀,或祭户神,或祭灶神。”对社稷、五祀的祭祀,没有具体的规定,都是为了思念它们的功德,不忘记它们的功劳。心中思慕鬼神,因此供给鬼神吃喝。思慕鬼神的人就祭祀它们。自从夏禹兴建社坛、稷坛祭祀后稷,其后这些祭祀就全都废除了。

  【原文】

  77.6 高皇帝四年<1>,诏天下祭灵星<2>;七年,使天下祭社稷。灵星之祭,祭水旱也<3>,于礼旧名曰雩。雩之礼,为民祈谷雨,祈谷实也。春求实<4>,一岁再祀,盖重谷也。春以二月,秋以八月。故《论语》曰:“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5>,童子六七人,浴乎沂<6>,风乎舞雩<7>,咏而归<8>。”暮春,四月也。周之四月,正岁二月也<9>。二月之时,龙星始出<10>,故传曰<11>:“龙见而雩<12>。”龙星见时,岁已启蛰,而雩<13>。

  〔注释〕

  <1>高皇帝四年:即汉高祖四年,公元前203 年。据《汉书·郊祀志》《后汉书·郊祀志》,高祖立灵星祠为八年事。
  <2>祭灵星:杜佑《通典》:“周制,仲秋之月,祭灵星于国之东南。东南祭之,就岁星之位也。岁星为星之始,最尊,故就其位。王者所以复祭灵星者,为民祈时,以种五谷,故报其功也。”王充认为灵星指传说中主管农业的龙星(大火星),祭灵星是为了祈求丰收。<3>祭水旱:意即由于干旱,祭灵星以求雨。
  <4>春求实:据递修本当作“春求雨,秋求实”。
  <5>冠者:指成年人。古代男子二十周岁行加冠礼,表示已成年。
  <6>沂:沂水,源出山东邹县东北,西流经曲阜城南,西入泗河。
  <7>舞雩:舞雩台。古代祭天求雨的场所。
  <8>引文参见《论语·先进》。王充对这段话的详细解释见本书《明雩篇》。
  <9>正岁:指夏历。正岁二月:周朝以夏历的十一月为正月,所以周历的四月即夏历的二月。
  <10>龙星始出:龙星初见。指大火星在春季黄昏时的初次出现,古代以此作为农事季节的重要标志。
  <11>传:指《左传》。
  <12>龙:指龙星。引文参见《左传·恒公五年》。
  <13>孙诒让说,此文有讹。“蛰”字下脱“故又曰启蛰”五字。文当为:故又曰:“启蛰而雩。”启蛰:惊蛰,二十四节气之一。

  〔译文〕

  汉高祖四年,诏令天下祭祀灵星;七年,又令天下祭祀土地神和谷神。对灵星的祭祀是由于天旱而求雨,照礼来说这种祭祀的旧名称叫雩。举行雩祭之礼,是为老百姓祈求降下滋润谷物的雨水,祈求谷物有好收成。春天祈求降雨,秋天祈求有收成,一年祭祀两次,这是由于重视谷物的缘故。春天在二月里祭祀,秋天在八月里祭祀。所以《论语》上说:“暮春时节,春天的衣服已经做好穿上了,相约五六个成年人,六七个小孩,在沂水里洗洗澡,在舞雩台上吹吹风,一路唱着歌走回来。”暮春时节,是四月份。周历的四月是夏历的二月。二月的时候,龙星初次出现,所以《左传》上说:“龙星出现就举行雩祭。”龙星出现的时候,节气已经到了惊蛰,所以又说:“到了惊蛰就举行雩祭。”

  【原文】

  77.7 春雩之礼废,秋雩之礼存,故世常修灵星之祀,到今不绝。名变于旧,故世人不识;礼废不具,故儒者不知。世儒案礼,不知灵星何祀,其难晓而不识说<1>,县官名曰明星<2>,缘明星之名,说曰岁星。岁星,东方也<3>。东方主春<4>,春主生物,故祭岁星,求春之福也。四时皆有力于物,独求春者,重本尊始也。审神如儒者之说,求春之福,及以秋祭<5>,非求春也。《月令》祭户以春<6>,祭门以秋,各宜其时。如或祭门以秋,谓之祭户,论者肯然之乎?

  〔注释〕

  <1>而:据递修本当作“亦”。
  <2>县官:参见34.10 注<3>。这里指汉代皇帝。明星:《独断》:“明星神一曰灵星,其象在天。”
  <3>岁星,东方也:根据阴阳五行说,岁星(木星)是和东方相配属的。古人误以明星为灵星,又误以为岁星。
  <4>东方主春:根据阴阳五行说,东方是与春天相配属的。
  <5>及:据递修本当作“反”。
  <6>《月令》:《礼记》中的一篇。祭户以春:《白虎通德论·五祀》:“春祭户,户者人所出入,春亦万物始触户而出也。秋祭门,门以闭藏自固也,秋亦万物成熟,内备自守也。”

  〔译文〕

  春天求雨的祭祀被废除了,秋天求雨的祭祀仍然保存下来,所以社会上常年举行对灵星的祭祀,到现在一直不间断。祭祀的名称和从前不一样了,所以世人不明白;祭礼废除不用了,所以儒者不知道。世儒考察祭礼。不知道为什么祭祀灵星,因为它难懂也就不知道怎么解释,由于皇帝称它叫“明星”,根据明星这一名称,就把它解释为“岁星”。岁星,与东方相配属。东方与春天相配属,春天掌管生长万物,因此祭祀岁星,是祈求春天之福。四季对万物生长都有贡献,只在春天祈求,是因为重视根本尊重一年的开始。如果真像儒者说的那样,求春之福,反而在秋天祭祀,这就不是祈求春天之福了。《月令》中规定在春天祭户神,在秋天祭门神,各自根据合适的季节祭祀。如果有人在秋天祭门神,却说是祭户神,评论的人能同意这种说法吗?

  【原文】

  77.8 不然,则明星非岁星也<1>,乃龙星也。龙星二月见,则雩祈谷雨<2>;龙星八月将入,则秋雩祈谷实。儒者或见其义,语不空生。春雩废,秋雩兴,故秋雩之名,自若为明星也,实曰灵星。灵星者,神也;神者,谓龙星也<3>。群神谓风伯、雨师、雷公之属。风以摇之,雨以润之,雷以动之,四时生成,寒暑变化。日月星辰,人所瞻仰。水旱,人所忌恶。四方,气所由来。山林川谷,民所取材用。此鬼神之功也<4>。

  〔注释〕

  <1>明星非岁星:意思是,明星后来是在秋天祭祀,岁星是该在春天祭祀的,所以二者不能混淆。
  <2>据上下文意,“雩”字前疑当补“春”字。
  <3>“龙”字与“灵”字通用,声转作“灵”。《论语发微》:“《论衡》以灵星为龙星,声之转。”黄震《日抄》:“《论衡》释灵星之名,似矣。”
  <4>鬼神:王充指的是“百神”,也即是自然的力量。

  〔译文〕

  不是这样的话,那么明星就不是岁星,而是龙星。龙星在二月出现,就举行春雩祈求滋养谷物的雨水;龙星在八月将要看不见了,就举行秋雩祈求谷物有收成。有的儒者可能明白其中的意思,所以他们的话不是凭空说的。春雩废除了,秋雩兴起了,所以秋雩的名称,自然就像是对明星的祭祀了,实际上它应该叫灵星。灵星是神,神,讲的就是龙星。众神指的是风伯、雨师、雷公之类的神。风摇动万物,雨滋润万物,雷震动万物,四季使万物生长、成熟,寒暑使万物发生变化。日月星辰,是人们所瞻仰的,水旱灾害,是人们所憎恨的。四方,是气产生出来的处所。山林川谷,是老百姓取得资财的地方。这就是百神的功劳。

  【原文】

  77.9 凡祭祀之义有二:一曰报功,二曰修先。报功以勉力,修先以崇恩。力勉恩崇,功立化通,圣王之务也。是故“圣王制祭祀也,法施于民则祀之,以死勤事则祀之,以劳定国则祀之,能御大灾则祀之,能捍大患则祀之<1>。”“帝喾能序星辰以著众<2>。尧能赏均刑法以义终<3>。舜勤民事而野死。鲧勤洪水而殛死。禹能修鲧之功。黄帝正名百物,以明民共财。颛顼能修之。契为司徒而民成<4>。冥勤其官而水死。汤以宽治民而除其虐<5>。文王以文治,武王以武功,去民之灾<6>。”凡此功烈,施布于民,民赖其力,故祭报之。宗庙先祖,己之亲也,生时有养亲之道,死亡义不可背,故修祭祀,示如生存。推人事鬼神,缘生事死。人有赏功供养之道,故有报恩祀祖之义。

  〔注释〕

  <1>引文参见《礼记·祭法》。
  <2>序星辰:指了解星辰的位次和它们在不同季节出没的规律。著众:意思是使老百姓办事情了解休作之期。
  <3>义终:善终。指尧禅位给舜,安享晚年。
  <4>司徒:官名,掌管教化。
  <5>除其虐:指汤放逐夏朝的最后一个君王桀。
  <6>去民之灾:指周文王、周武王消灭商朝最后一个君王纣。引文见《礼记·祭法》。

  〔译文〕

  大凡祭祀的道理有两点:一是报答功劳,二是敬奉祖先。报答功劳是为了勉励尽心尽力的人,敬奉祖先是为了尊崇有恩德的人。尽心尽力受到勉励,恩德受到尊崇,功业树立教化广布,是圣王的职责。所以“圣王制定了祭祀的标准,凡制定法律能在民间施行的人就祭祀他,凡勤劳国事而死的人就祭祀他,凡有战功安定国家的人就祭祀他,凡能防御大灾害的人就祭祀他,凡能抵御大祸患的人就祭祀他。”“帝喾能了解星辰的位次及出没而使老百姓行事有依据。尧能赏罚分明施刑以法而得到善终。舜辛勤地为民办事而死在边远的地方。鲧辛辛苦苦地理洪水无功而受处死。禹能完满地完成鲧治水的事业。黄帝给百物确定了名称,以此启发老百姓共同享受这此财富。颛顼能使黄帝的事业更加完备,契当司徒教化百姓很有成效。冥尽到了水官的职责而死于治水的事业。汤以宽厚统治百姓而放逐了夏桀。文王用文治,武王用武功,除掉了百姓的灾祸。”所有这些功业,普遍地给老百姓带来了好处,老百姓依靠了他们的力量,所以祭祀报答他们。宗庙供奉的祖先,是自己的亲人,他们活着的时候有赡养他们的道义,死亡后按礼不能背弃他们,所以举行祭祀,表示和活着的时候一样对待他们。根据人间的事例来侍奉鬼神,依照对待活人的道理来侍奉死人。人有赏赐功劳供养亲人的道理,因此也有报答恩德祭祀祖先的道理。

  【原文】

  77.10 孔子之畜狗死<1>,使子赣埋之<2>,曰:“吾闻之也,弊帷不弃,为埋马也;弊盖不弃<3>,为埋狗也。丘也贫<4>,无盖,于其封也<5>,亦与之席,毋使其首陷焉<6>。“延陵季子过徐<7>,徐君好其剑<8>,季子以当使于上国<9>,未之许与。季子使还,徐君已死。季子解剑带其冢树。御者曰:“徐君已死,尚谁为乎?”季子曰:“前已心许之矣,可以徐君死故负吾心乎?”遂带剑于冢树而去<10>。祀为报功者,其用意犹孔子之埋畜狗也;祭为不背先者,其恩犹季之带剑于冢树也<11>。

  〔注释〕

  <1>畜狗:家犬。
  <2>赣[gòng 音贡]:通“贡”。子赣:子贡。参见3.3 注<1>。
  <3>盖:伞形的车盖。
  <4>丘:孔子自称。
  <5>封:聚土为坟称“封”,这里指埋葬。
  <6>以上事参见《礼记·檀弓下》。
  <7>延陵季子:季札。参见16.3 注<1>。徐:参见16.4 注<5>。
  <8>徐君:徐国国君。刘向认为他就是被楚文王所灭的徐偃王。
  <9>上国:参见16.4 注<4>。
  <10>以上事参见《史记·吴太伯世家》。
  <11>之:据递修本应作“子”。

  〔译文〕

  孔子养的狗死了,派子贡去埋狗,并说:“我听说,破旧的帐幕不丢掉,是用来埋马;破旧的车盖不丢掉,是用来埋狗。我贫穷,没有车盖,对于狗的埋葬,也要给它用席子,不要让它的头陷在泥土中。”延陵季子路过徐国,徐国国君喜欢他的剑,季子因为正要出使到中原各国去,所以没有答应把剑赠送他。季子出使回来路过徐国,徐国国君已经死了。季子解下佩剑挂在徐君坟墓的树上。驾车的人问:“徐君已经死了,剑还赠给谁呢?”季子说:“先前我心里已答应赠剑给他了,难道能够因为徐君已经死了的缘故而违背我的本心吗?”于是就挂剑在坟墓的树上而离开了徐国。祭祀为报功,用意就同孔子埋葬所养的狗一样;祭祀是为了不背弃祖先,报答恩德就同季子挂剑在坟墓的树上一样。

  【原文】

  77.11 圣人知其若此,祭犹斋戒畏敬,若有鬼神,修兴弗绝,若有祸福。重恩尊功,殷勤厚恩,未必有鬼而享之者。何以明之?以饮食祭地也。人将饮食,谦退,示当有所先<1>。孔子曰:“虽蔬食莱羹,瓜祭<2>,必斋如也<3>。”《礼》曰:“侍食于君,君使之祭,然后饮食之<4>。”祭,犹礼之诸祀也。饮食亦可毋祭,礼之诸神,亦可毋祀也。祭、祀之实一也,用物之费同也。知祭地无神,犹谓诸祀有鬼,不知类也。

  〔注释〕

  <1>示当有所先:意即表示应当先祭祀产生五谷的地以报其恩。《礼记·曲礼上》疏:“祭者,君子不忘本,有德必酬之,故得食而种种出少许置在豆间之地,以报先代造食之人也。”
  <2>瓜:据《论语·乡党》应为“必”。
  <3>引文见《论语·乡党》。
  <4>引文见《礼记·玉藻》。

  〔译文〕

  圣人知道祭祀的意义是这样,可是祭祀前还要斋戒,祭祀时还要严肃恭敬,好像真有鬼神一样,连续不断地举行祭祀,好像鬼神真能消祸降福一样。实际上这是尊重祖先的恩德和前人的功绩,殷勤地厚爱他们,未必有什么鬼神来享用祭品。用什么来证明这一点呢?用吃饭时祭地这件事就可以证明。人们将要吃饭时,先谦让,表示应当先祭地。孔子说:“即使吃的是粗米饭蔬菜汤,也必定要拿出一点来祭一祭,而且一定要像斋戒那样诚心敬意。”《礼记》上说:“伺候君王吃饭,君王要让他先祭祀,然后才吃饭。”吃饭前祭地,就像礼所规定的各种祭祀一样。吃饭之前也可以不祭祀,礼所规定要祭的各种神,也可以不祭祀。饮食之祭和诸神之祀实质上是一样的,使用祭品的耗费也是相同的。知道祭地并没有什么神,但是还要说各种祭祀都有鬼,这是不懂得类推的缘故。

  【原文】

  77.12 经传所载,贤者所纪,尚无鬼神,况不著篇籍!世间淫祀非鬼之祭,信其有神为祸福矣。好道学仙者<1>,绝谷不食,与人异食,欲为清洁也。鬼神清洁于仙人,如何与人同食乎?论之以为人死无知,其精不能为鬼。假使有之,与人异食。异食则不肯食人之食;不肯食人之食则无求于人;无求于人则不能为人祸福矣。凡人之有喜怒也,有求得与不得。得则喜,不得则怒。喜则施恩而为福,怒则发怒而为祸;鬼神无喜怒,则虽常祭而不绝,久废而不修,其何祸福于人哉?

  〔注释〕

  <1>道:这里指求仙的法术。

  〔译文〕

  经传上记载的,贤者所记载的,尚且没有鬼神,何况没有写在书上的呢!社会滥祭不该祭的鬼,迷信他们有神灵能造成祸福。喜好法术求仙的人,不吃谷食,和一般人吃的不相同,是想身心清洁。鬼神比仙人更清洁,怎么会跟人吃同样的东西呢?评论认为人死后是没有知觉的,他的精神不会变成鬼。假使有变成鬼的,和人吃的就不一样。吃的东西不同就不肯吃人的食物;不肯吃人的食物就对人无所求;对人无所求就不能给人造成祸福。大凡人有喜怒,在于对所追求的东西得与不得。得到就欢喜,不得就愤怒。欢喜就施恩而成福,愤怒就发怒而成祸。鬼神没有喜怒,那么即使经常不断地进行祭祀,长时间地废弃而不进行祭祀,对人又会有什么祸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