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九 验符篇 第五十九

《 《论衡》译注 》

  【题解】

  本篇罗列了一些“符瑞”现象,以证明“汉德丰雍”,超越前代。王充的目的是批驳俗儒厚古薄今的观点,但由于历史的局限,他仅用“符瑞”的出现来美化汉代统治者,寄希望于皇帝能选拔任用像他那样的人才。本篇不仅宣扬了“符瑞说”,而且也宣扬了阴阳五行家的“五德终始论”,所以其基调是消极的。

  【原文】

  59.1 永平十一年<1>,庐江皖侯国民际有湖<2>。皖民小男曰陈爵、陈挺,年皆十岁以上,相与钓于湖涯。挺先钓,爵后往。爵问挺曰:“钓宁得乎<3>?”挺曰:“得。”爵即归取竿纶<4>,去挺四十步所<5>,见湖涯有酒樽<6>,色正黄,没水中。爵以为铜也,涉水取之,滑重不能举。挺望见,号曰:“何取?”爵曰:“是有铜,不能举也。”挺往助之,涉水未持,樽顿衍更为盟盘<7>,动行入深渊中,复不见。

  〔注释〕

  <1>永平:汉明帝年号。永平十一年:公元68年。
  <2>庐江:郡名。楚、汉之际分秦九江郡置,在今安徽庐江县一带。皖侯国:汉代分封的诸侯国,在今安徽潜山县一带。民:涉下句‘皖民’而衍。《太平广记》卷四百引《论衡》文无“民”字,当删。湖:指巢湖。一称焦湖,在今安徽省中部,湖呈鸟巢状,故名。
  <3>宁:作语助词,无义。
  <4>纶[lún 音轮]:钓鱼用的线。
  <5>所:通“许”。表约略数目。
  <6>樽[zūn 音尊]:古代的一种盛酒器。
  <7>盟盘:古代诸侯举行结盟仪式时用的一种盘子。

  〔译文〕

  永平十一年,庐江郡皖侯国边境上有个大湖。皖侯国百姓家有两个男孩叫陈爵和陈挺,年龄都在十岁以上,他们一起到湖边去钓鱼。陈挺先去钓,陈爵后来才去。陈爵问陈挺:“钓着鱼了吗?”陈挺说:“钓着了。”陈爵立马回去取钓竿和钓线,走到离陈挺四十步左右的地方,看见湖边有个酒樽,颜色纯黄,淹没在水中。陈爵以为是铜器,就到水中去取它,又滑又重不能搬动。陈挺看见了,大声问:“捞什么东西?”陈爵说:“这里有铜器,搬不起来。”陈挺过来帮助他,到水中还没有抓住,酒樽立刻变成一个盟盘,下沉到深水之中,再也看不见了。

  【原文】

  59.2 挺、爵留顾,见如钱等正黄数百千枝<1>,即共掇摝<2>,各得满手,走归示其家<3>。爵父国,故免吏,字君贤,惊曰:“安所得此?”爵言其状,君贤曰:“此黄金也。”即驰与爵俱往,到金处,水中尚多,贤自涉水掇取。爵、挺邻伍并闻<4>,俱竞采之,合得十余斤。贤自言于相<5>,相言太守<6>。太守遣吏收取,遣门下掾程躬奉献<7>,具言得金状。诏书曰<8>:“如章则可。不如章,有正法。”

  〔注释〕

  <1>枝:钱不能称为枝,“枝”当作“枚”,形近而误。又《太平广记》卷四百、《事类赋》九、《太平御览》引《论衡》文并作“枚”,应据改。
  <2>掇[duō 音多]:拾取。摝:即“摭”字之讹。又《太平广记》、《事类赋》引并作“摭”,当据正。摭[zhī 音直]:拾取。
  <3>示:让……看。
  <4>邻:周代地方组织。伍家为邻,五邻为里。伍:古代居民组织。五家为一伍。邻伍:泛指邻居。
  <5>相:汉代各诸侯王国均设相,由朝廷委派。王国的相,地位与太守相等;侯国的相,地位等于县令或县长。这里指皖侯国的相。
  <6>太守:参见54.6注<8>。这里指庐江太守。
  <7>掾:即掾史。参见34.9注<2>。门下掾:指庐江太守门下的属官。程躬:人名。庐江太守属官。《太平广记》作“裕躬”。《后汉书·明帝纪》:“永平十一年,漅湖出黄金,庐江太守以献。”即指此事。
  <8>诏书:指汉明帝下的诏书。

  〔译文〕

  陈挺和陈爵守候在湖边四下观看,看到数百上千枚像钱一样的纯黄的东西,就一同捡取这些东西,各人捡得满满的两手,跑回家拿给家里人看。陈爵的父陈国,是过去免职的官吏,字君贤,他大惊问道:“这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陈爵讲述了捡到的情况,君贤说:“这些都是黄金呀。”立即与陈爵一起跑去那里,到了出现金子的地方,水中黄金还很多,君贤亲自下水去拾取。陈爵和陈挺的邻居们都听说了,一齐来争捡黄金,合计捡得十多斤。君贤亲自把这件事告诉了相,相又告诉了太守。太守派官吏收取捡到的黄金,派门下属官程躬将黄金献给皇帝,详细他讲述了捡到黄金的情况。皇帝下诏书说:“如果像奏章所说的那样,就算了。如果不像奏章所说的那样,就要依法惩办。”

  【原文】

  59.3 躬奉诏书,归示太守。太守以下思省诏书<1>,以为疑隐,言之不实,苟饰美也,即复因却上得黄金实状如前章<2>。事寝<3>。十二年<4>,贤等上书曰:“贤等得金湖水中,郡牧献<5>,讫今不得直<6>。”诏书下庐江上不畀贤等金直状<7>。郡上贤等所采金自官湖水,非贤等私渎<8>,故不与直。十二年,诏书曰:“视时金价,畀贤等金直。”汉瑞非一,金出奇怪,故独纪之<9>。

  〔注释〕

  <1>省[xǐng 音醒]:领悟。
  <2>却[xì 音细]:通“郤”。间隙,机会。
  <3>寝:止息。
  <4>十二年:永平十二年,公元69年。
  <5>郡牧:即郡太守。
  <6>讫[qì 音气]:通“迄”。到。直:通“值”。代价,报酬。
  <7>畀[bì 音闭]:给。
  <8>渎[dú 音独]:沟渠。私渎:属于私家所有的沟渠。
  <9>以上事参见《后汉书·明帝纪》。

  〔译文〕

  程躬奉接了诏书,回来让太守看。自太守以下各级官吏思索领悟诏书的意思,认为皇帝怀疑奏章上有隐瞒的地方,说的情况不真实,作了不正当的粉饰美化,就又找机会向皇帝报告得到黄金的真实情况,内容和上次的奏章一样。这件事就搁下了。永平十二年,君贤等人给皇帝上书说:“君贤等人从湖水中捡得黄金,郡长官把黄金献给了皇帝,我们至今没有得到报酬。”皇帝下诏书令庐江郡呈报不给陈君贤等人献金报酬的具体情况。庐江郡呈报陈君贤等人所采取的黄金来自官家的湖水中,不是来自陈君贤等人的私家沟渠,所以不给报酬。永平十二年,皇帝下诏书说:“比照当时黄金的价格,给陈君贤等人献金的报酬。”汉代的祥瑞不止一种,黄金出现特别怪异,所以单独记下了这件事。

  【原文】

  59.4 金玉神宝,故出诡异。金物色先为酒樽,后为盟盘,动行入渊,岂不怪哉!夏之方盛,远方图物,贡金九牧<1>,禹谓之瑞,铸以为鼎<2>。周之九鼎<3>,远方之金也。人来贡之,自出于渊者,其实一也,皆起盛德,为圣王瑞。金玉之世<4>,故有金玉之应。文帝之时,玉棓见<5>。金之与玉,瑞之最也。金声玉色,人之奇也。永昌郡中亦有金焉<6>,纤靡大如黍粟<7>,在水涯沙中,民采得日重五铢之金<8>,一色正黄。土生金<9>,土色黄<10>。汉,土德也<11>,故金化出<12>。金有三品<13>,黄比见者,黄为瑞也。圯桥老父遗张良书<14>,化为黄石<15>。黄石之精,出为符也。夫石,金之类也,质异色钧<16>,皆土瑞也。

  〔注释〕

  <1>牧:官名。传说古代的天下分为九州,各州的长官称为牧。
  <2>铸以为鼎:传说禹把九州贡来的铜铸成九个鼎,世代相传。
  <3>周之九鼎:传说就是夏禹铸的九鼎。
  <4>金玉之世:比喻太平盛世。
  <5>玉棓见:参见58.9注<1>。棓:通“杯”。
  <6>永昌郡:东汉永平十二年(公元69年),以新置哀牢人居地二县,并割益州郡西部六县置。治不韦(今保山市东北),辖境相当今云南大理及哀牢山以西地区。《后汉书·郡国志》:“永昌郡博南县南界出金。”
  <7>纤靡[mǐ 音米]:细小。
  <8>铢:古代重量单位,二十四铢为一两。
  <9>土生金:按阴阳五行说法,土可以生金。
  <10>土色黄:按阴阳五行说法,五行中的“土”,是和五色中的黄色相配属的。
  <11>土德:按阴阳五行说法,朝代的更替是根据五行相克的道理循环的,因为土可以克水,而秦是水德,所以说汉朝是土德。
  <12>金化出:按阴阳五行说法,土可以生金,汉朝是土德,所以黄金作为瑞应就不断化生出来了。
  <13>三品:黄金、白金(银)、赤金(铜)。《汉书·食货志》:“金有三等,黄金为上,白金力中,赤金为下。”
  <14>圯[yí 音宜]桥:古桥名,在江苏下邳县(今江苏睢宁北)附近。老父遗张良书:参见7.4注<4>。
  <15>化为黄石:参见7.4注<5>。
  <16>钧:通“均”。相同。

  〔译文〕

  金玉是神奇的宝物,所以它们的出现奇怪异常。金物的样子先是酒樽,后来变成盟盘,游动沉入深水中,难道不奇怪吗!夏朝正当全盛的时候,边远地区把当地的特产神怪之物绘成图画献给朝廷,九州的长官向夏朝献铜,夏禹认为这是祥瑞,把铜铸成大鼎。周朝的九鼎,是远方的铜铸成的。远方的人进贡的金和自然出现在水中的金,实质是一样的,都是由于帝王有盛德,为圣王出现的祥瑞。如金玉般的盛世,所以就有金玉出现的瑞应。汉文帝的时候,玉杯出现。金和玉在祥瑞中是无与伦比的。金的声音和玉的颜色,是人间极稀有的。永昌郡中也有金,细小得像粟粒那样大,在水边的沙中,老百姓每天可以采得五铢重的金,一色纯黄。土生金,土色是黄色。汉朝,属土德,所以黄金就化生出来。金有三个等级,黄金一再出现,因为黄色是汉朝祥瑞的标志。圯桥上一位老人授给张良一部兵书,后来老人又变成黄石,黄石之精变成老人出现,是汉朝的一种符瑞。黄石,也是金一类的东西,质地虽然不同,颜色却是一样的。

  【原文】

  59.5 建初三年<1>,零陵泉陵女子傅宁宅<2>,土中忽生芝草五本,长者尺四五寸,短者七八寸,茎叶紫色,盖紫芝也。太守沈酆遣门下掾衍盛奉献<3>,皇帝悦怿<4>,赐钱衣食。诏会公卿,郡国上计吏民皆在<5>,以芝告示天下。天下并闻,吏民欢喜,咸知汉德丰雍,瑞应出也。四年,甘露下泉陵、零陵、洮阳、始安、冷道五县<6>,榆柏梅李,叶皆洽薄<7>,威委流漉<8>,民嗽吮之<9>,甘如饴蜜。五年,芝草复生泉陵男子周服宅上六本<10>,色状如三年芝,并前凡十一本。

  〔注释〕

  <1>建初:汉章帝年号。建初三年:公元78年。
  <2>零陵:郡名。西汉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分桂阳郡置,治零陵(今广西全州西南),辖境相当今湖南西南部和广西东北角。泉陵:古县名。东汉时零陵郡治所,在今湖南零陵县。傅宁:人名。事迹不详。
  <3>沈酆[fēng 音丰]:即沈丰,字圣达,东汉零陵太守。衍盛:人名。沈丰属下官吏。
  <4>怿[yì 音义]:喜欢。
  <5>郡:地方各郡。国:分封的诸侯国。上计吏:年终代表郡国入京报告户口、垦田、钱谷等情况的官员。民:此指没有担任官职的豪绅地主。
  <6>零陵:古县名。秦置,西汉为零陵郡治所,治今广西全州西南。洮[táo 音桃]阳:古县名。在今广西全州西北。始安:古县名。在今广西桂林市。冷:据《后汉书·郡国志》应作“泠”。泠[líng 音零]道:古县名。在今湖南宁远东。
  <7>洽[xiá 音狭]:浸润。薄:据递修本应作“溥”。溥[pǔ 音普]:普遍。
  <8>威委:即葳蕤(wēi ruí 音威瑞,声阳平)。形容树木茂盛,枝叶下垂的样子。漉[lù 音鹿]:水往下渗。
  <9>嗽:通“漱”。吮[shǔn 音顺,上声]:用嘴吸。嗽吮:吸饮。
  <10>周服:人名。上:当是“土”之误。上文“傅宁宅土中”可证。“宅上”非芝草所生之处。

  〔译文〕

  建初三年,零陵郡泉陵县女子傅宁的家里,土中忽然长出五棵灵芝草,长的有一尺四五寸,短的有七八寸,茎叶全是紫色,是紫灵芝。郡太守沈丰派门下属官衍盛把紫芝奉献给皇帝,皇帝非常喜欢,赐给钱、衣服和食物。皇帝下令召集三公九卿、地方各郡、各诸侯国、上计吏、豪绅地主等,把紫灵芝的出现向全国公布。天下同时闻知此事,官民欢呼喜庆,都知道汉朝的功德隆盛,所以祥瑞出现了。建初四年,甘露降下泉陵、零陵、洮阳、始安、泠道五个县,榆柏梅李各种树木的叶子普遍得到滋润,茂盛的树叶往下滴甘露,老百姓吸饮甘露,甘甜得像饴蜜一样。建初五年,灵芝草又在泉陵县男子周服的家中长出六棵,颜色形状与建初三年长的一样,连同前面长出的共计有十一棵之多。

  【原文】

  59.6 湘水去泉陵城七里<1>,水上聚石曰燕室丘<2>,临水有侠山,其下岩淦<3>,水深不测。二黄龙现,长出十六丈,身大于马,举头顾望,状如图中画龙,燕室立民皆观见之。去龙可数十步,又见状如驹马,小大凡六,出水遨戏陵上,盖二龙之子也。并二龙为八,出移一时乃入<4>。宣帝时,凤皇下彭城<5>,彭城以闻。宣帝诏侍中宋翁一<6>,翁一曰:“凤皇当下京师,集于天子之郊,乃远下彭城,不可收,与无下等。”宣帝曰:“方今天下合为一家,下彭城与京师等耳,何令可与无下等乎<7>?”令左右通经者语难翁一,翁一穷,免冠叩头谢。宣帝之时,与今无异。凤皇之集,黄龙之出,钧也。彭城、零陵,远近同也。帝宅长远<8>,四表为界<9>,零陵在内,犹为近矣。鲁人公孙臣<10>,孝文时言汉土德,其符黄龙当见。其后,黄龙见于成纪<11>。成纪之远,犹零陵也。孝武、孝宣时,黄龙皆出。黄龙比出,于兹为四,汉竟土德也。

  〔注释〕

  <1>湘水:即今湘江。
  <2>燕室丘:《水经·深水篇》云:“过泉陵县西北七里,至燕室,邪入于湘。”郦注云:“水上有燕室丘,亦因为聚名也。其下水深不测,号曰龙渊。”即指此处。
  <3>淦:据递修本应作“唫”。唫:通“崟”[yíng 音银]。高耸的样子。
  <4>时:时辰。相当于现在两个小时。以上事见《后汉书·章帝纪》。
  <5>彭城:郡名。西汉地节元年(公元前69年)改楚国为彭城郡。在今江苏徐州市一带及山东、安徽部分地区。
  <6>侍中:官名。侍从皇帝的文官。宋翁一:宋畸[jī 音基],西汉时人。
  <7>令:涉下句“令”字而衍。
  <8>帝宅:帝王居住的地方。这里借指帝王统辖的疆域。
  <9>四表:四边极边远的地方。
  <10>公孙臣:人名。西汉初年人。
  <11>成纪:古县名。在今甘肃秦安北。以上事参见《汉书·文帝纪》、《郊祀志》、《任敖传》。

  〔译文〕

  湘江距泉陵城七里远,江水中有一座砂石堆成的小岛叫“燕室丘”,江边有座山叫“侠山”,山下是陡壁悬崖,水深得测不到底。两条黄龙出现在这里,长度超过了十六丈,身体比马粗大,龙抬着头四处观望,形状就像图画中画的龙那样,燕室丘附近的老百姓都望见了这两条龙。距两龙大约数十步远的地方,又看见形体像马驹一样大的龙,大大小小一共六条,从水中出来在丘陵上游玩,它们是那两条龙的儿子。连同两条龙一起共为八条龙,出水经过一个时辰才进入水中。汉宣帝时,凤凰降落在彭城郡,彭城郡把这件事报告了皇帝。汉宣帝下诏询问侍中宋翁一,翁一说:“凤凰应当降落在京城,停落在天子祭天的地方,竟远远地降落在彭城,不可取,和没有降落一样。”汉宣帝说:“当今天下统一成一家,降落在彭城和降落在京师是一样的,怎么能把它看作和没有降落一样呢?”皇帝命令左右通晓经书的人反驳宋翁一,翁一理屈辞穷,取下头冠向皇帝叩头谢罪。汉宣帝的时候,与现在没有什么区别。凤凰的停落,黄龙的出现,都是同样的。彭城和零陵距都城远近差不多。帝王的领土又长又远,四边以极远的地方为疆界,零陵郡在四表之内,仍然是很近的了。鲁地人公孙臣,在汉文帝时说汉朝属土德,汉朝的符瑞应当是黄龙出现。以后,黄龙在成纪县出现。成纪县的远近,和零陵一样。汉武帝和汉宣帝时,黄龙都出现过。黄龙接连出现,到这次出现共有四次了,汉朝完全了它的土德。

  【原文】

  59.7 贾谊创议于文帝之朝<1>,云:“汉色当尚黄<2>,数以五为名<3>。”贾谊,智囊之臣,云色黄数五,土德审矣。芝生于土,土气和,故芝生土<4>。土爰稼穑<5>,稼穑作甘,故甘露集。龙见,往世不双,唯夏盛时二龙在庭<6>,今龙双出,应夏之数,治谐偶也<7>。龙出往世,其子希出,今小龙六头并出遨戏,象乾坤六子<8>,嗣后多也。唐、虞之时,百兽率舞,今亦八龙遨戏良久。芝草延年,仙者所食,往世生出不过一二,今并前后凡十一本,多获寿考之证,生育松、乔之粮也<9>。甘露之降,往世一所,今流五县,应土之数,德布濩也<10>。皇瑞比见,其出不空,必有象为,随德是应。

  〔注释〕

  <1>创议:首先建议。
  <2>色:服色。汉色当尚黄:意即汉朝是土德,土色黄,所以汉朝应当以黄色作为服色。
  <3>名:称。这里指标志。数以五为名:按阴阳五行说法,五行中的“土”是和数字中的“五”相配属的。汉是土德,所以汉朝应当崇尚“五”,制定礼仪制度时,应以“五”作标准数,如法冠高五寸,官印以五字等。
  <4>土:《证类本草》卷六引《论衡》云:“芝生于土,土气和,故芝草生。”义较今本为长。“芝生”下一“土”字涉下文衍。
  <5>稼穑[sè 音色]:耕种和收获。土爰稼穑:参见《尚书·洪苑》。
  <6>二龙在庭:传说夏朝对曾有两条龙出现在宫廷里。
  <7>谐偶:一致,相同。
  <8>乾坤六子:据《周易·说卦》的解释,八卦中除乾卦为父,坤卦为母外,震、坎、艮三卦象征三男,巽、离、兑三卦象征三女,合称乾坤六子。
  <9>松、乔:传说中的古代仙人赤松子和王子乔。粮:据说仙人以灵芝草为食粮。
  <10>濩[hù 音护]:广泛传播。

  〔译文〕

  贾谊在汉文帝在位时首先建议,说:“汉朝的服色应当崇尚黄色,数字应当以五作为标志。”贾谊是足智多谋的大臣,说崇尚黄色和五这个数字,可见汉朝确实是土德了。灵芝草生长在土中,土气调和,所以灵芝草生长。土是适合耕种收获的,庄稼长出来味道甘甜,所以甘露就汇集。龙出现,以往不见双数,只有夏朝兴盛时有两条龙出现在朝廷,当今龙成双出现,符合夏朝时龙出现的数目,说明汉朝的统治与夏朝同样好。以往出现龙,小龙极少出现,当今六条小龙一起出现游玩嘻戏,就像乾坤六子,象征子孙后代很多。唐尧、虞舜的时候,各种野兽都欢舞,当今也有八条龙游玩嘻戏了很长时间。灵芝草可以延年益寿,是仙人吃的东西,以往长出来不过一二棵而已,当今连同前后长出的总共十一棵,这是很多人将会获得长寿的征兆,因为灵芝草是养育赤松子、王子乔一类仙人的食粮啊。甘露降落,以往降一个地区,当今散布五个县,符合土德所崇尚的数字,这是由于汉朝的功德广泛传播的缘故。大的祥瑞连接出现,它们的出现不是平白无故的,必然有所象征,是密切应合了汉朝的功德的。

  【原文】

  59.8 孔子曰:“知者乐<1>,仁者寿<2>。”皇帝圣人<3>,故芝草寿征生。黄为土色,位在中央<4>,故轩辕德优<5>,以黄为号<6>。皇帝宽惠,德侔黄帝<7>,故龙色黄,示德不异。东方曰仁<8>,龙,东方之兽也<9>,皇帝圣人<10>,故仁瑞见<11>。仁者<12>,养育之味也,皇帝仁惠,爱黎民,故甘露降。龙,潜藏之物也,阳见于外,皇帝圣明,招拔岩穴也<13>。瑞出必由嘉士<14>,祐至必依吉人也。天道自然,厥应偶合<15>。圣主获瑞,亦出群贤。君明臣良,庶事以康。文、武受命,力于周、邵也<16>。

  〔注释〕

  <1>知:通“智”。
  <2>仁:仁爱。《庄子》:“爱人利物谓之仁。”引文参见《论语·雍也》。
  <3>人:据文意,当作“仁”。
  <4>位在中央:按阴阳五行说法,五行中的“土”是和东、南、西、北、中五方的中央相配属的。
  <5>轩辕:即黄帝。参见8.6注<1>。
  <6>以黄为号:用“黄”字作为名号。《史记·五帝纪》:“黄帝名轩辕,有土德之瑞,故号黄帝。”《风俗通·皇霸篇》:“黄者,光之厚也,中和之色,德四季与地同功,故先黄以别之也。”
  <7>侔[móu 音谋]:等同。黄帝:即轩辕氏。
  <8>东方曰仁:据董仲舒《春秋繁露·五行相生》说,儒家的五种道德规范与五方相配属,东方属仁,西方属义,北方属礼,南方属智,中央属信。
  <9>东方之兽:按阴阳五行说法,“鳞”是和东方相配属的,龙是鳞类之长,所以说它是东方之兽。参见《吕氏春秋·孟春纪》。
  <10>人:据文意,当作“仁”。
  <11>仁瑞:指龙。因为龙和仁都配属东方,所以称龙为仁瑞。
  <12>仁:据递修本,应作“甘”。“仁”不得言味。
  <13>岩穴:岩穴之士。指隐居的人才。
  <14>嘉士:与下文的“吉人”都指贤臣。
  <15>厥应:指祥瑞与人事相应合。偶合:王充认为,祥瑞与人事相应合是自然而然的巧合,不是上天有意安排的。参见本书《偶会篇》。
  <16>周、邵:指周武王的弟弟周公旦和邵公姬奭[shì 音士]。

  〔译文〕

  孔子说:“聪明的人快乐,仁爱的人长寿。”汉代皇帝圣明仁爱,所以作为长寿象征的灵芝草就出现了。黄色是土相配属的颜色,位置配属五方的中央,所以轩辕氏功德高尚,用“黄”字作为名号称“黄帝”。汉代皇帝宽厚仁惠,功德与黄帝相等,所以龙的颜色是黄色,表示汉代皇帝的功德和黄帝没有两样。东方属仁,龙,是东方之兽,皇帝圣明仁爱,所以仁瑞就出现了。甘味,是滋养万物的味,皇帝仁惠,爱护老百姓,所以甘露就降下来了。龙,是潜藏着的神物,却公开出现,象征皇帝圣明,收罗选用隐居的人才。祥瑞出现一定是因为有了贤臣,福祐到来必定是因为有了良臣。天道自然无为,这种应合是偶然碰到了一起。圣主遇到祥瑞,也就会碰巧出现很多贤良的人才。君王圣明臣下贤良,所有的事情因此都办理得很好。周文王和周武王承受天命,是得力于周公和邵公的辅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