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龙虚篇 第二十二

《 《论衡》译注 》

  【题解】

  本篇义在驳斥龙是神物会升天的虚妄说法,故篇名为“龙虚”。汉代盛行龙是神物,雷电击断树木,劈坏房屋,是天来取龙上天的说法。王充一面运用逻辑推理,一面引用史书,驳斥了这种虚假的说法。他指出,龙是鱼鳖一类的水生动物,有形体,能行动,会吃东西,龙肝还可以食用;古代有人会养龙,龙可供人骑坐,并没有养龙的官,这些都证明“龙不能神,不能升天”。还进一步指出,这种荒谬的说法之所以被广泛流传,一方面是“俗人智浅,好奇之性,无实可之心”,另一方面是儒者“拘俗人之议”。

  【原文】

  22.1 盛夏之时,雷电击折破树木<1>,发坏室屋<2>,俗谓天取龙,谓龙藏于树木之中,匿于屋室之间也。雷电击折树木,发坏屋室,则龙见于外<3>。龙见,雷取以升天。世无愚智贤不肖,皆谓之然。如考实之,虚妄言也。

  〔注释〕

  <1>破:下文有“雷电击折树木”,故疑“破”是衍文。
  <2>发:打开。室:内室。古人房屋内部,前为堂,后为室。引申为房屋通称。
  <3>见:同“现”。

  〔译文〕

  夏天最热的时候,雷电击断树木,劈坏房屋,世俗认为这是天来取龙,因为他们认为龙藏在树木中,藏在房屋之间。雷电击断树木,劈坏房屋,那么龙就会在外面出现。龙出现,雷就取它升天。世上无论是愚昧、智慧、贤良与不贤良的人,都认为是这样。但是如果加以考察和核实,它便是句假话。

  【原文】

  22.2 夫天之取龙何意邪?如以龙神为天使,犹贤臣为君使也,反报有时<1>,无为取也<2>。如以龙遁逃不还<3>,非神之行,天亦无用为也<4>。如龙之性当在天,在天上者固当生子,无为复在地。如龙有升降,降龙生子于地,子长大,天取之,则世名雷电为天怒,取龙之子,无为怒也。

  〔注释〕

  <1>反:同“返”,回去。
  <2>无为:不需要。
  <3>遁[dùn 音盾]:逃。
  <4>用为:根据文意,疑“为用”之误倒。“无为”连文,上文有“无为取也”,下文有“无为复在地”、“无为怒也”,可证。

  〔译文〕

  天取龙是什么意思呢?如果以为龙神是上天的使者,那么就像贤臣是君主的使臣一样,会定时回去报告,用不着来取它。如果认为龙会潜逃不回去,这不是神物的行为,上天也就用不着这样做。要是龙的本性该在天上生活,那么在天上的本来就该在天上生子,用不着又到地上来。如果龙有时升上天,有时降下地,降下地的龙在地上生子,子长大,上天来取它,然而世俗却称雷电为上天发怒。上天来取龙子,根本用不着发怒啊。

  【原文】

  22.3 且龙之所居,常在水泽之中,不在木中屋间。何以知之?叔向之母曰<1>:“深山大泽,实生龙蛇<2>。”传曰:“山致其高,云雨起焉。水致其深,蛟龙生焉<3>。”传又言:“禹渡于江,黄龙负船<4>。”“荆次非渡淮<5>,两龙绕舟<6>。”东海之上有菑丘<7>,勇而有力,出过神渊<8>,使御者饮马,马饮因没。诉怒,拔剑入渊追马,见两蛟方食其马,乎剑击杀两蛟<9>。”由是言之,蛟与龙常在渊水之中,不在木中屋间明矣。在渊水之中,则鱼鳖之类,何为上天?天之取龙,何用为哉?如以天神乘龙而行,神恍惚无形,出入无间<10>,无为乘龙也。如仙人骑龙,天为仙者取龙,则仙人含天精气,形轻飞腾,若鸿鹄之状<11>,无为骑龙也。世称黄帝骑龙升天,此言盖虚,犹今谓天取龙也。

  〔注释〕

  <1>叔向:姓羊舌,名肸[xī 音西],一名叔肸,字叔向。春秋时晋国大夫。
  <2>引文参见《左传·襄公二十一年》。
  <3>小的称蛟,大的称龙。引文参见《淮南子·人间训》。
  <4>引文参见《淮南子·精神训》。
  <5>荆:楚国的别称。次非:人名,一作佽非、佽飞。引文参见《吕氏春秋·知分》。
  <6>两龙绕舟:《吕氏春秋·知分》记载,次非有一次乘船过淮河,有两条龙绕船而行,兴风作浪,被次非用剑杀死。
  <7>菑[zì 音自]:原字为“菑”的异体,《韩诗外传》卷十作“菑丘”可证。菑丘[xīn 音心]:人名。春秋时齐王派往吴国的使臣,以勇猛闻名天下。
  <8>出过:这里是路过的意思。
  <9>以上事参见《韩诗外传》卷十。
  <10>间:间隔。这里作阻拦讲。
  <11>鸿鹄[hú 音胡]:鸟名。天鹅。

  〔译文〕

  况且龙居住的地方,经常在水泽里,不在树木之中与房屋之间。怎么知道呢?叔向的母亲说:“深山大泽,确实有龙蛇。”传书上说:“山达到一定高度,云雨就在那里兴起。水达到一定深度,蛟与龙就在那里产生。”传书上又说:“禹渡长江,看见一条黄龙背着船前进。”“楚国的次非渡淮河,有两条龙绕船而行。”东海上有个叫菑丘的,勇猛有力,路过神潭,让赶车的给马饮水,马一饮水就被淹没了。菑丘大怒,拔出宝剑跳入深潭中去追马,看见两条蛟正在吃他的马,于是手持剑杀死了两条蛟。”从这些事情说来,蛟与龙常在深水之中,不在树木中房屋间已经很清楚了。龙在深水中,那就是鱼鳖之类。既然是鱼鳖之类,为什么要上天?天来取龙,又有什么用呢?如果以为天神是驾龙行空,但神却是恍恍惚惚没有固定形体,出入没有阻拦,根本用不着驾龙。如果是仙人要骑龙,天为仙人来取龙,而仙人怀有天的精气,身轻能飞腾,像天鹅的形状一样,根本用不着骑龙。世俗称颂黄帝能骑龙升天,这话大概是假的,就像现在说天要来取龙一样。

  【原文】

  22.4 且世谓龙升天者,必谓神龙<1>。不神,不升天;升天,神之效也。天地之性,人为贵,则龙贱矣。贵者不神,贱者反神乎?如龙之性有神与不神,神者升天,不神者不能。龟蛇亦有神与不神,神龟神蛇复升天乎?且龙禀何气而独神?天有仓龙、白虎、朱鸟、玄武之象也<2>,地亦有龙、虎、鸟、龟之物。四星之精,降生四兽<3>。虎、鸟与龟不神,龙何故独神也?人为倮虫之长<4>,龙为鳞虫之长<5>,俱为物长,谓龙升天,人复升天乎?龙与人同,独谓能升天者<6>,谓龙神也。世或谓圣人神而先知,犹谓神龙能升天也。因谓圣人先知之明,论龙之才,谓龙升天,故其宜也。

  〔注释〕

  <1>谓:为,是。
  <2>仓龙、白虎、朱鸟、玄武:古人把二十八宿分属东、西、南、北四方,认为它们构成的形状分别像龙、虎、鸟、龟,因而取名叫仓龙、白虎、朱鸟、玄武。参见14.5注<9><10><11><12>。
  <3>四兽:参见14.5注<14>。
  <4>倮[luǒ 音裸]:同“裸”。倮虫:旧时将没有羽毛、贝壳、鳞甲蔽身的动物叫“倮虫”,而将“兽类”称为“毛虫”。《礼记·月令》:“(季夏之月>其虫倮。”孙希旦“集解”云:“凡物之无羽、毛、鳞、介、若鼃(蛙)、螾(蚓)之属,皆倮虫也;而人则倮虫之最灵者。”《大戴礼记·曾子天圆》:毛虫之精者曰麟,羽虫之精者曰凤。”
  <5>参见《大戴礼记·易本命》。
  <6>能:根据文意,疑“龙”之声误。

  〔译文〕

  况且社会上认为龙能升天,肯定是神龙。不是神物,就不会升天;能升天,就是神物的证明。天地间有生命的东西,人是最高贵的,相比之下而龙是低贱的。高贵的不是神物,低贱的反而是神物了吗?如果龙的生命有是神物与不是神物的,是神物的能升天,不是神物的不能升天。那么龟蛇也有是神物与不是神物的,神龟神蛇是不是又能升天呢?况且龙又是承受了什么气而偏偏是神物呢?天有仓龙、白虎、朱鸟、玄武的星象,地也有龙、虎、鸟、龟等动物。天上四种星的精气,下到地上就产生了龙、虎、鸟、龟四种野兽。虎、鸟与龟都不是神物,为什么龙偏偏是神物呢?人是裸露动物中的首领,龙是有鳞甲动物中的头领,都是一类动物中的领袖,为什么说龙能升天,人就不能升天呢?龙跟人一样,只说龙能升天,是不是认为龙是神物呢?世上有人说圣人是神能先知,就说神龙能升天。因为错误地认为圣人有先知的高明,于是在评论龙的本领时,就说龙能升天,本来是可以的。

  【原文】

  22.5 天地之间,恍惚无形,寒暑风雨之气乃为神。今龙有形,有形则行,行则食,食则物之性也。天地之性,有形体之类,能行、食之物,不得为神。何以言之龙有体也?传言:“鳞虫三百,龙为之长<1>。”龙为鳞虫之长,安得无体?何以言之<2>?孔子曰:“龙食于清,游于清;龟食于清,游于浊;鱼食于浊,游于清<3>。丘上不及龙,下不为鱼,中止其龟与<4>!

  〔注释〕

  <1>引文参见《大戴礼记·易本命》。
  <2>上文有“何以言之龙有体也”,故疑“何以言之”下脱四字,试以“龙行食也”补。
  <3>清:《吕氏春秋·举难》作“浊”,可从。
  <4>止:居住。这里是处在的意思。引文参见《吕氏春秋·举难》。

  〔译文〕

  天地之间,恍恍惚惚没有固定形体的东西,像构成寒暑风雨的气才算是神物。如今龙有形体,有形体就会行动,能行动就要吃东西,吃东西则是动物的本性。天地的生性,有形体之类,凡能行动,会吃东西的动物,不能成为神物。为什么说龙是有形体的呢?传书上说:“有鳞甲的动物三百种,龙是它们的头。”龙是鳞甲动物的头领,怎么会没有形体呢?为什么说龙会行动能吃东西呢?因为孔子说:“龙在清水中觅食,在清水中游动;龟在清水中觅食,在浑水里游动;鱼在浑水中觅食,在浑水中游动。我上不及龙,下不是鱼,处在它们中间,可能是龟吧!”

  【原文】

  22.6 《山海经》言<1>:四海之外<2>,有乘龙蛇之人<3>。世俗画龙之象,马首蛇尾。由此言之,马蛇之类也。慎子曰<4>:“蜚龙乘云<5>,腾蛇游雾<6>,云罢雨霁,与螾、蚁同矣<7>。”韩子曰:“龙之为虫也鸣<8>,可狎而骑也<9>。然喉下有逆鳞尺余<10>,人或婴之<11>,必杀人矣<12>。”比之为螾、蚁,又言虫可狎而骑,蛇、马之类,明矣。

  〔注释〕

  <1>《山海经》:我国古代地理名著。十八篇。作者不详。主要内容是民间传说中的地理知识,包括山川、道里、民族、物产、药物、祭祀、巫医等,其中还保存了不少远古的神话传说。书中关于矿物的记载,是世界上最早的有关文献。
  <2>四海之外:指我国以外,很远的地方。
  <3>这是概括《山海经》中海外东、西、南、北四经说的。
  <4>慎子:慎到(约公元前395~前315年>。战国时赵国人。战国中期的法家代表人物。其著作现存《慎子》七篇,已不全。
  <5>蜚[fēi 音飞]:同“飞”。
  <6>腾蛇:古代传说中一种类似龙会飞的蛇。
  <7>螾[yǐn 音引]:同“蚓”,蚯蚓。今传本《慎子》非其旧,所以没有此四句话。但载于《韩非子·难势》。
  <8>鸣:《韩非子·说难》作“柔”,可从。
  <9>狎[xiá 音峡]:亲近。
  <10>余:“尺一”汉代人常语,故疑系“一”之声误。章录杨校宋本作“一”,可证。
  <11>或:假使。婴:触犯。
  <12>引文参见《韩非子·说难》。

  〔译文〕

  《山海经》上说:在遥远的地方,有会骑龙蛇的人。一般人画龙的样子,是马头蛇尾。像这样说来,龙是马蛇之类东西。慎子说:“飞龙能驾云,腾蛇在雾中游,云散雨停,跟蚯蚓、蚂蚁一样。”韩非子说:“龙这种动物很温和,可以亲近并骑它。然而喉下有一尺多长倒着长的鳞,人要是碰着它,龙一定要整死人。”他拿蚯蚓、蚂蚁来作比较,又说既然龙可以亲近而骑它,那么它是蛇、马之类的东西,是很明白的了。

  【原文】

  22.7 传曰:“纣作象箸而箕子泣<1>。”泣之者,痛其极也。夫有象箸,必有玉杯。玉杯所盈,象箸所挟,则必龙肝豹胎。夫龙肝可食,其龙难得。难得则愁下,愁下则祸生,故从而痛之<2>。如龙神,其身不可得杀,其肝何可得食?禽兽肝胎非一,称龙肝、豹胎者,人得食而知其味美也。

  〔注释〕

  <1>象箸[zhù 音筑]:象牙筷子。引文参见《韩非子·喻老》。
  <2>从:跟随。

  〔译文〕

  传书上说:“纣做象牙筷子箕子哭泣。”哭泣的原因是痛心纣做得太过分了。因为有象牙筷子,一定会有玉石杯子。玉石杯子装的,象牙筷子挟的,那一定是龙肝豹胎。龙肝可以吃,这龙难得。龙难得就会使下面的人发愁,下人发愁就会产生灾祸,所以箕子接着就悲痛起来。如果龙是神物,它的身体不可能被杀,它的肝怎么可能被吃呢?禽兽的肝胎不止一种,称作龙肝、豹胎的,人得吃了就知道它们的味道很鲜美。

  【原文】

  22.8 春秋之时,龙见于绛郊<1>。魏献子问于蔡墨曰<2>:“吾闻之,虫莫智于龙,以其不生得也。谓之智,信乎?对曰:“人实不知,非龙实智。古者畜龙,故国有豢龙氏<3>,有御龙氏。”献子曰:“是二者吾亦闻之,而不知其故。是何谓也?”对曰:“昔有飂叔宋<4>,有裔子曰董父,实甚好龙,能求其嗜欲以饮食之<5>,龙多归之。乃扰畜龙<6>,以服事舜,而锡之姓曰董<7>,氏曰豢龙,封诸鬷川<8>,鬷夷氏是其后也。故帝舜氏世有畜龙。及有夏,孔甲扰于帝,帝赐之乘龙,河、汉各二,各有雌雄,孔甲不能食也,而未获豢龙氏。有陶唐氏既衰<9>,其后有刘累学扰龙于豢龙氏<10>,以事孔甲,能饮食龙。夏后嘉之,赐氏曰御龙,以更豕韦之后<11>。龙一雌死,潜醢以食夏后。夏后烹之<12>,既而使求<13>。惧而不得,迁于鲁县<14>,范氏其后也<15>。”献子曰:“今何故无之?”对曰:“夫物有其官,官修其方,朝夕思之。一日失职,则死及之,失官不食。官宿其业,其物乃至。若泯弃之,物乃低伏<16>,郁湮不育<17>。”由此言之,龙可畜又可食也。可食之物,不能神矣。世无其官,又无董父、后、刘之人,故潜藏伏匿,出见希疏,出又乘云,与人殊路,人谓之神。如存其官而有其人,则龙,牛之类也,何神之有?

  〔注释〕

  <1>绛[jiàng 音降]:春秋时晋国都城,在今山西省侯门市。
  <2>魏献子:魏舒。春秋时晋国大夫。蔡墨:即蔡史墨,又称史墨。春秋时晋国太史。精通天文历法及占卜。
  <3>豢[huàn 音幻]龙氏:和下文的“御龙氏”都是因官职而得姓氏。
  <4>飂[liáo 音聊]:古国名,即蓼[liáo 音了]国。己姓,在今山西省唐河县西南。宋:《左传·昭公二十九年》作“安”,可从。叔安:飂国君主名。
  <5>食[sì 音饲]:通“饲”。
  <6>扰:驯服。
  <7>锡:通“赐”。姓:上古时“姓”与“氏”是分开的,大家族系统称“姓”,其下支脉称“氏”。汉以后姓氏不分。
  <8>诸:“之于”的合音,鬷[zōng 音宗]川:古地名。在今山东省定陶县北。
  <9>陶唐:尧所治理的地方。陶唐氏:即尧。既:已经。
  <10>刘累:一作留累,人名,尧之后代。
  <11>豕韦:一作韦。夏的同盟部落。彭姓。生活在今河南省滑县东南。后为商汤所灭。以上事参见《史记·解》引贾逵语。
  <12>烹:《左传·昭公二十九年》作“享”,可从。
  <13>既而:不久。
  <14>鲁县:古地名。在今河南省鲁山县。
  <15>范氏:春秋时晋国掌权的六卿之一。参见《国语·晋语八》。
  <16>低:《左传·昭公二十九年》作“坻”,可从。坻[zhǐ 音纸]:止。坻伏:潜藏不出。
  <17>湮[yīn 音因]:堵塞。

  〔译文〕

  春秋时候,龙在绛城郊外出现。魏献子问蔡墨说:“吾听说,动物没有比龙更聪明,因为它不会被活捉。说它聪明,是真的吗?”蔡墨回答说:“是人实在不知道它的习性,并不是龙真的聪明。古时候养龙,所以国中有豢龙氏,有御龙氏。”献子说:’这二个姓氏我也听见过,但不知道他们的来历。这两个姓氏究竟是什么意思呢?”蔡墨回答说:“过去有飂国的国君叔安,他有个后代子孙叫董父,实在很喜欢龙,能设法知道龙的嗜好和要求来喂养它们,很多龙都归顺他。于是他就驯养龙,以此来伺候舜,舜便赐他姓董,氏豢龙,封地在鬷川,鬷夷氏是他的后代。因此帝舜氏时代有养龙的。到了夏朝,孔甲顺服上帝,上帝赐给他乘坐的龙,黄河与汉水各二条,各有一雌一雄,孔甲不会喂养,而又没有找到豢龙氏。陶唐氏已经衰落,后来有刘累向豢龙氏学习驯龙,以此侍奉孔甲,才有了人能喂养龙。于是夏朝君主孔甲嘉奖他,赐氏叫御龙,用他来代替豕韦的后代。龙中一条雌的死了,刘累背地里剁成肉酱给夏朝君主孔甲吃。孔甲吃了,不久又让他再找来吃。刘累害怕找不到,就迁移到鲁县,范氏就是他的后代。”献子说:“现在什么缘故没有了?”蔡墨回答说:“事物都有掌管它的官,官要改进他管理的方法,早晚都在考虑它。要是一天失职,就死到临头,丢官不再吃俸禄。官要安于自己的职业,生物才会到来。如果消灭丢弃它们,生物就会潜藏不出,郁结不能繁殖。”像这样说来,龙既可以养又可以吃。可以吃的东西,不可能是神物。世上没有这样的官,又没有董父、孔甲、刘累这样的人,所以龙潜藏隐伏,出现稀少,出来又都驾着云,跟人不同路,于是人就认为它是神物。如果保存驯龙的官,又有能当这个官的人,那么龙,就像牛之类,怎么会是神物呢?

  【原文】

  22.9 以《山海经》言之,以慎子、韩子证之,以俗世之画验之<1>,以箕子之泣订之,以蔡墨之对论之,知龙不能神,不能升天,天不以雷电取龙,明矣。世俗言龙神而升天者,妄矣。

  〔注释〕

  <1>俗世:疑“世俗”之误倒。上文有“世俗画龙”,可证。

  〔译文〕

  用《山海经》的话来说,用慎子、韩非子的话来证明,用世俗画来险证,用箕子的哭泣来考订,用蔡墨的回答来评定,知道龙不能是神物,不能升天,天也不会用雷电来取龙,这已经很清楚了。社会上一般人说龙是神物而且会升天,简直是胡说。

  【原文】

  22.10 世俗之言,亦有缘也。短书言:“龙无尺木,无以升天<1>。”

  又曰“升天”,又言“尺木”,谓龙从木中升天也。彼短书之家,世俗之人也。见雷电发时,龙随而起,当雷电树木击之时<2>,龙适与雷电俱在树木之侧,雷电去,龙随而上,故谓从树木之中升天也。实者雷龙同类<3>,感气相致,故《易》曰:“云从龙,风从虎。”又言:“虎啸谷风至,龙兴景云起<4>。”龙与云相招,虎与风相致,故董仲舒雩祭之法<5>,设土龙以为感也<6>。夫盛夏太阳用事<7>,云雨干之。太阳火也,云雨水也。火激薄则鸣而为雷<8>。龙闻雷声则起,起而云至,云至而龙乘之。云雨感龙,龙亦起云而升天。天极雷高<9>,云消复降。人见其乘云则谓“升天”,见天为雷电则为“天取龙<10>”。世儒读《易》文,见传言,皆知龙者云之类。拘俗人之议,不能通其说<11>;又见短书为证,故遂谓“天取龙”。

  〔注释〕

  <1>短书:参见11.3注<1>。引文参见《意林》卷三引《新论》文。
  <2>击:根据文意,疑应在“电”后。上文云:“盛夏之时,雷电击折树木”,可证。
  <3>雷龙同类:雷为火,龙乃水虫,不能言同类。故疑“雷”系“云”之误。本书《偶会篇》云:“云从龙,风从虎,同类通气,性相感动”,可一证。下文言:“云从龙,风从虎。”又言:“虎啸谷风至,龙兴景云起”,可二证。下文又言“世儒读《易》文,见传言,皆知龙者云之类”,可三证。云龙同类:王充认为云是水凝成的,龙在水中生活,因此说云、龙同类。
  <4>“又”前疑夺“传书”二字。语不出《周易》,可一证。下文有“世儒读《易》文,见传言,皆知龙者云之类”,“传言”即承此文,可二证。景云:也作“卿云”、“庆云”。一种彩云,古人认为它是吉祥的气,是太平的征兆。引文参见《淮南子·天文训》。
  <5>雩[yú 音于]:古代一种求雨的祭祀。
  <6>土龙:用泥土抟[tuán 音团]成的龙,古人祈雨时所用。董仲舒在《春秋繁露·求雨篇》中,详细说明了一年四季天旱求雨的时日,龙的长度、条数和颜色、方位等。
  <7>太阳:这里是个阴阳五行家的用语。与“少阳”相对,指最旺盛的阳气。用:主持。用事:主事。这里是统治的意思。太阳用事:按阴阳五行的说法,春天“少阳”统治,夏天“太阳”统治,秋天“少阴”统治,冬天“太阴”统治。这里王充也沿用这个说法。
  <8>光是“火”无法“激薄”,故疑“火”之前夺一“水”字。本句承上文“太阳,火也;云雨,水也”,可证。
  <9>天极:天的最高处。雷:根据文意,疑系“云”之误。
  <10>“天为雷电”的“为”,作产生讲。
  <11>通:贯通,沟通。这里作理解讲。

  〔译文〕

  社会上一般人的说法,也有缘故。因为短书上说:“龙如果连一尺小树那样的凭借都没有,就不能升天。”又说“升天”,又言“小树”,所以认为龙是从树木中升天的。那些写短书的人,是社会上普通的人。看见雷和电发生的时候,龙跟随着腾起,当雷电击断树木的时候,龙正好跟雷电一齐在树木的旁边,雷电消失,龙随着就向上飞升,因此说是从树木中升天的。实际上云与龙同类,能够用气相互感召,所以《易经·乾卦》说:“云跟着龙,风跟着虎。”传书上又说:“老虎咆哮,山谷中会刮起大风;龙飞腾,天空中会出现彩云。”龙与云互相招致,虎跟风相互引致,所以董仲舒的云祭办法,是设一条土龙以此来感召云雨。那炎热的夏天太阳主事,云雨来干扰。太阳是火,云雨是水。水火互相冲击而发出的响声就是雷。龙听见雷声就腾起,一腾起云就来,云到龙就乘坐它升天。云雨感召龙,龙也就驾起云升天。升到天和云的最高处,云消失又降下来。人看见龙乘云就说是“升天”,看见天产生雷电就认为是“天来取龙”。世上的儒者读《易经》,看见传书上说的,都知道龙是云之类,但由于他们拘泥于庸人的议论,不能正确理解那说法;又看见短书能作证,因此就认为是“天来取龙。”

  【原文】

  22.11 天不取龙,龙不升天。当菑丘欣之杀两蛟也<1>,手把其尾,拽而出之至渊之外,雷电击之。蛟则龙之类也。蛟龙见而云雨至,云雨至则雷电击。如以天实取龙,龙为天用,何以死蛟为取之?且鱼在水中,亦随云雨蜚<2>,而乘云雨非升天也。龙,鱼之类也,其乘雷电,犹鱼之飞也。鱼随云雨不谓之神,龙乘雷电独谓之神,世俗之言,失其实也。物在世间,各有所乘。水蛇乘雾<3>,龙乘云,鸟乘风。见龙乘云,独谓之神,失龙之实,诬龙之能也。

  〔注释〕

  <1>菑丘:《太平广记》:周世,东海之上,有勇士甾丘以勇闻于天下。过神泉,令饮马。其仆曰:“饮马于此者,马必死。”丘曰:“以丘之言饮之。”其马果死。丘乃去衣拔剑而入,三日三夜,杀二蛟一龙而出。雷神随而击之,十日十夜,眇其左目。要离闻而往见之,丘出送有丧者。要离往见丘于墓所曰:雷神击子,十日十夜,眇子左目。夫天怨不旋日,人怨不旋踵。子至今弗报,何也?叱之而去。墓上振愤者不可胜数。要离归,谓人曰:“甾丘天下勇士也,今日我辱之于众人之中,必来杀我。暮无闭门,寝无闭户。”丘至夜半果来,拔剑柱颈曰:子有死罪三,辱我于众人之中,死罪一也;暮无闭门,死罪二也;寝不闭户,死罪三也。”要离曰:“子待我一言而后杀也。子来不谒,一不肖也;拔剑不刺,二不肖也;刃先词后,三不肖也。子能杀我者,是毒药之死耳。”丘收剑而去曰:“嘻,天下所不若者,唯此子耳。”(出《独异志》)

  <2>蜚:同“飞”。这里是跳出水面的意思。
  <3>水:疑衍文。“蛇乘雾,龙乘云,鸟乘风”,文例相同,可证。

  〔译文〕

  其实天不会来取龙,龙也不会升天。当年菑丘杀两条蛟的时候,是用手抓住它的尾巴,拖出来到深潭的外面,让雷电击杀它。蛟就是龙之类。蛟跟龙一出现云雨就来了,云雨一来那么雷电就击杀它。如果以为天确实来取龙,龙为天使用,那么天为什么要取死蛟呢?而且鱼在水中,也随着云雨跳出水面,但乘云雨却不能升天。龙跟鱼一类,龙驾雷电,就同鱼随云雨跳出水面一样。鱼随着云雨跳出水面不认为是神物,而龙驾雷电却偏偏认为是神物,可见社会上的说法,不真实。动物在世界上,各有各自乘坐的东西。蛇驾雾,龙乘云,鸟御风。看见龙乘云,就认为它是神物,这不符合龙的实情,而是在捏造龙的本领。

  【原文】

  22·12 然则龙之所以为神者,以能屈伸其体,存亡其形<1>。屈伸其体,存亡其形,未足以为神也。豫让吞炭,漆身为厉<2>,人不识其形。子贡灭须为妇人<3>,不知其状。龙变体自匿,人亦不能觉,变化藏匿者巧也。物性亦有自然。狌狌知往<4>,乾鹊知来<5>,鹦鹉能言,三怪比龙<6>,性变化也。如以巧为神,豫让、子贡神也。孔子曰:“游者可为网<7>,飞者可为矰<8>。至于龙也,吾不知其乘风云上升。今日见老子,其犹龙乎<9>!”夫龙乘云而上,云消而下。物类可察,上下可知,而云孔子不知。以孔子之圣,尚不知龙,况俗人智浅,好奇之性,无实可之心<10>,谓之龙神而升天,不足怪也。

  〔注释〕

  <1>存:存在,出现。亡:消亡,隐藏。
  <2>厉[lài 音癞]:通“癞”,即麻风病。
  <3>参见《弘明集》卷三宗炳答何衡阳书、《盐铁论·殊路》。
  <4>狌狌[xīng 音星]:猩猩,狌狌知往:《淮南子·汜论训》高诱注说,猩猩见人走过,能叫出名字,这叫“知往”。
  <5>乾[gān 音甘]鹊:喜鹊。《实知篇》作“鳱鹊”。乾鹊知来:《淮南子·汜论训》高诱注说,人要有喜事,喜鹊就会叫起来,这叫“知来”。
  <6>比:相似,跟。。一样。
  <7>网:《史记·老庄申韩列传》与本书《知实篇》均作“纶”,可从。纶[lún 音伦]:钓鱼线。
  <8>矰[ēng 音增]:一种系着丝线的短箭。
  <9>引文参见《史记·老庄申韩列传》。
  <10>可:疑“事”草书形近而误。“实事”本书常连文,可证。

  〔译文〕

  然而龙之所以被认为是神物,是因为它能收缩与伸长自己的身体,形体可以时隐时现。能收缩与伸长自己的身体,形体可以时隐时现,不足以认为是神物。豫让吞下木炭,用漆涂身变得像得了麻风病一样,使人无法识别他的形体。子贡拔掉胡须装成女人,让人不晓得他原来的样子。龙变化身体自动隐藏起来,人不过不能察觉,这是由于它变化和隐藏得巧妙。动物的天性也有生下来就这样的。像猩猩知道过去的事情,喜鹊知道未来的事情,鹦鹉会说话,这三种不常见的动物跟龙一样,天性就能这样变化。要是以巧变为神物,豫让、子高就是神人了。孔子说:“水里游的东西可以用鱼线来钓,天上飞的东西可以用矰来射。至于龙,我不知道它能乘驾风云上升至天。今天我看见老子,他大概就同龙一样吧!”龙乘驾云上天,云消失就下来。动物一类的可以考察,上天下地可以知道,却说孔子不晓得。以孔子的圣明,尚且不知道龙,何况庸人智慧低下,有好奇的性格,没有实事求是的精神,于是认为龙是神物而且会升天,这就不足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