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祸虚篇 第二十一

《 《论衡》译注 》

  【题解】

  传书上认为,恶人有过错,一定要遭到天地鬼神降灾祸的惩罚,王充则认为它是“虚而无验”的欺人之谈,所以把篇名称为“祸虚”。

  子夏眼睛瞎了,传书上说是“天罚有过”之人。王充运用逻辑推理逐一加以驳斥,认为子夏眼瞎是因为死了儿子,伤心过度,“哭泣无数,数哭中风,失目明矣”,并非“天罚”。他又从反面推论道,为什么那些谋财害命,鱼肉百姓,发荒年财的恶人,不但未受天罚,反而“皆得阳达,富厚安乐”?为什么社会上胡作非为的没有遭受灾祸,而遵循道义的却得不到福禄呢?因而王充得出结论,所谓“天罚有过“的传说都是“虚而无验”的无稽之谈。至于为什么会这样,王充的解释是,“穷达祸福”是由天命与时运决定的,“遭遇适然,命时当也。”

  【原文】

  21.1 世谓受福祐者,既以为行善所致;又谓被祸害者<1>,为恶所得。

  以为有沉恶伏过,天地罚之,鬼神报之。天地所罚,小大犹发;鬼神所报,远近犹至。

  〔注释〕

  <1>被:蒙受,遭受。

  〔译文〕

  社会上认为受上天赐福保祐,完全因为是做好事招致的;又认为遭受祸害,是作恶得来的。以为有掩藏罪恶隐瞒过错的,天地会惩罚他,鬼神会报应他。而且凡是天地要惩罚的,不管罪恶大小还是要被发现;凡是鬼神要报应的,不管远近仍然可以达到。

  【原文】

  21.2 传曰:“子夏丧其明,曾子吊之<1>,哭。子夏曰:‘天乎,予之无罪也!’曾子怒曰:‘商,汝何无罪也?吾与汝事夫子于洙、泗之间<2>,退而老于西河之上<3>,使西河之民疑汝于夫子<4>,尔罪一也。丧尔亲,使民未有异闻,尔罪二也。丧尔子,丧尔明,尔罪三也。而曰<5>,汝何无罪欤?’子夏投其杖而拜,曰:‘吾过矣,吾过矣!吾离群而索居<6>,亦以久矣<7>!’”夫子夏丧其明,曾子责以罪<8>,子夏投杖拜曾子之言<9>,盖以天实罚过,故目失其明,已实有之,故拜受其过。始闻暂见<10>,皆以为然。熟考论之<11>,虚妄言也。

  〔注释〕

  <1>吊:慰问。
  <2>洙:即洙水,古水名。据《水经注》,源出今山东省新泰县东北,流经曲阜县城东北,最后注入泗水。故道久湮,现今府河和济宁、鲁桥间的运河大致即其故道。泗:即泗水,古水名。源出今山东省泗水县东蒙山南麓,西经泗水、曲阜、兖州等县,最后注入淮河。洙、泗之间:相传孔子进学的地方,在今山东省曲阜县城北。
  <3>西河:古地区名。在今河南省安阳市,战国时黄河流经安阳之东,西河意即河西。
  <4>疑[nǐ 音你]:通“拟”,比拟。曾参认为子夏在西河自比孔子炫耀自己,是一种罪恶。
  <5>而:通“尔”,你
  <6>离群:这里指是离开了孔子师徒。索:孤独。
  <7>以:通“已”。以上事参见《礼记·檀弓上》。
  <8>《太平御览》卷七三九引《论衡》文,“以”后有“有”字,可从。
  <9>拜:拜受,恭敬地接受。
  <10>暂:突然,忽然。
  <11>熟:仔细,周详。考:考察,分析。

  〔译文〕

  传书上说:“子夏失掉了儿子又眼睛失明,曾子去安慰他,于是大哭起来。子夏呼喊道:“天哪,我没有罪!”曾子生气地说:‘商,你没有什么罪?我与你在洙水与泗水之间侍奉孔夫子,隐退,养老在西河上,你让西河的百姓拿孔夫子来比你,这是你的罪之一。你死了双亲,没有让百姓听到你有特殊的悲哀,这是你的罪之二。你死了儿子,又哭瞎了眼睛,这是你的罪之三。你说,你怎么没有罪呢?’子夏立即去掉拐杖赶快下拜,说:‘我有过错,我有过错!我离开大家独居,已经太久了!’”子夏丧失了视力,曾子以有罪责备他,子夏便丢掉拐杖下拜,恭敬地接受曾子的指责,大概以为上天确实在惩罚有过的人,所以自己眼睛失明,而且自己确实有曾子指出的那些过错,因此下拜恭敬地接受对他过错的指责。刚一听,猛一看,都以为是这样。但仔细分析评论它,是虚假的说法。

  【原文】

  21.3 夫失明犹失听也。失明则盲,失听则聋。病聋不谓之有过,失明谓之有罪,惑也。盖耳目之病,犹心腹之有病也。耳目失明听,谓之有罪,心腹有病,可谓有过乎?伯牛有疾,孔子自牖执其手,曰:“亡之命矣夫<1>!斯人也而有斯疾也<2>!”原孔子言,谓伯牛不幸,故伤之也。如伯牛以过致病,天报以恶与子夏同<3>,孔子宜陈其过,若曾子谓子夏之状。今乃言命,命非过也。且天之罚人<4>,犹人君罪下也。所罚服罪,人君赦之。子夏服过,拜以自悔,天德至明,宜愈其盲。如非天罪<5>,子夏失明,亦无三罪。且丧明之病,孰与被厉之病<6>?丧明有三罪,被厉有十过乎?颜渊早夭,子路菹醢<7>。早死、菹醢,极祸也<8>。以丧明言之,颜渊、子路有百罪也。由此言之,曾子之言误矣。

  〔注释〕

  <1>亡[wú 音无]:通“无”。
  <2>以上事参见《论语·雍也》。
  <3>恶:疾病。
  <4>递修本“天”之前有“夫”字,可从。
  <5>罪:疑“罚”形近而误。上言“天之罚人”,可证。
  <6>孰与:哪个比得上。被:覆盖。厉[lài 音赖]:通“癞”,本作“疠”病名。即麻风病。
  <7>菹醢[zū hǎi 音租海]:剁成肉酱。事参见《左传·哀公十五年》和《史记·卫康叔世家》。
  <8>本书《刺孟篇》言:“颜渊早夭,子夏失明,子胥烹,子路菹,天下极戳。”故疑“极”前夺“天下”二字。

  〔译文〕

  丧失视力就像丧失听力一样。丧失视力就眼瞎,丧失听力就耳聋。生病耳聋不能说是有过失,丧失视力却说有罪,真使人迷惑。耳朵眼睛生病,就像心腹有病一样。耳朵眼睛丧失视力听力,认为是有罪,那么心腹有病,不就可以认为是有过错了吗?伯牛有病,孔子从窗外握着他的手,说:“没命啦!这样的人却会得这个病!”推究孔子的话,是说伯牛不幸运,因而为他悲伤。如果伯牛因为过错而招致生病,天以疾病报应就应该跟子夏一样,孔子应该陈述他的过错,像曾子说子夏的罪状一样。如今孔子却说是命,命并非是过错。天惩罚人,就像君主惩处臣下一样。被惩罚的人服了罪,君主就该赦免他。子夏已经心服其过错,下拜而表示自愿悔过,天的圣德已表明,就应该使他的瞎眼痊愈。如果不是天的惩罚,子夏眼瞎,也就不是三条罪过造成的。况且失明的病哪里比得上身上长癞呢?失明有三条罪,那长癞不有十条过错了吗?颜渊早死,子路被剁成肉酱。早死、剁成肉酱,是天下最大灾祸。用子夏失明是天惩罚的说法来推论,那么颜渊、子路就有一百条罪状。由此说来,曾子的说法是错误的。

  【原文】

  21.4 然子夏之丧明,丧其子也。子者,人情所通<1>;亲者,人所力报也<2>。丧亲,民无闻;丧子,失其明,此恩损于亲<3>,而爱增于子也。增则哭泣无数<4>,数哭中风,目失明矣。曾子因俗之议,以著子夏三罪。子夏亦缘俗议,因以失明<5>,故拜受其过。曾子、子夏未离于俗,故孔子门叙行未在上第也<6>。

  〔注释〕

  <1>通:共同的。
  <2>所力:疑“力所”之误倒。“人力所报”与上文“人情所通”相对,可证。<3>损:减少。
  <4>数:数量。无数:这里是无止境的意思。
  <5>以:通“已”。
  <6>门:疑是衍文。本书《定贤篇》有“子贡之辩胜颜渊,孔子序置于下”,可证。叙:排定次序。行[háng 音杭]:排行。第:等第。根据《论语·先进》记载,孔子把得意弟子分别排在“德行”、“言语”、“政事”、“文学”四类中。子夏被排在“文学”类的最后一名,而曾参却四类都列不上。

  〔译文〕

  子夏失明,是由于丧子。对子女疼爱,是人共同的感情;对父母恩情,是人应竭力报答的。死了父母,周围的群众不知道;死了儿子,却哭瞎了眼睛,这是对父母的恩情不够,而对儿子的疼爱过分。过分地爱就哭泣得没完没了,久哭就会中风,于是眼睛瞎了。曾子按照百姓的议论,因此指出子夏三条罪状。子夏也根据百姓的议论,由于眼睛已经失明,所以下拜承认自己的过错。曾子、子夏还没有脱离世俗,所以孔子排次序没有把他们列在上等。

  【原文】

  21.5 秦襄王赐白起剑<1>,白起伏剑将自刎<2>,曰:“我有何罪于天乎?”良久,曰:“我固当死。长平之战,赵卒降者数十万,我诈而尽坑之,是足以死。”遂自杀<3>。白起知己前罪,服更后罚也<4>,夫白起知己所以罪,不知赵卒所以坑。如天审罚有过之人,赵降卒何辜于天?如用兵妄伤杀,则四十万众必有不亡<5>。不亡之人,何故以其善行无罪而竟坑之?卒不得以善蒙天之祐,白起何故独以其罪伏天之诛<6>?由此言之,白起之言过矣。

  〔注释〕

  <1>秦襄王:《史记·秦本纪》作“秦昭襄王”,可从。
  <2>伏剑:把剑放在脖子上。刎[wěn 音稳]:用刀割脖子。
  <3>以上事参见《史记·白起王翦列传》。
  <4>更:“更”、“受”,古通。服更:接受。
  <5>不亡:不死。这里是不该死的人的意思。
  <6>伏:受到。

  〔译文〕

  秦昭襄王赐给白起一把剑,白起把它放在脖子上将要自杀,喊道:“我对天有什么罪?”过了好一会儿,说:“我本来该死。长平战役,赵国士兵投降的有好几十万人,我欺骗而且全部坑杀了他们,这足以要我死,”于是自杀了。白起知道自己以前的罪过,因此接受了后来的惩罚。白起知道自己罪过的原因,却不知道赵国士兵被坑杀的原因。如果天确实惩罚有罪过的人,那么,赵国投降的士兵对天有什么罪呢?如果任军队乱砍乱杀,那四十万人中一定有不该死的人,不该死的人,为什么以他们的善行无罪而竟然被坑杀了呢?投降的士兵不能以善行蒙受上天的保祐,白起为什么偏偏因为他的罪过而受到天的惩罚呢?由此说来,白起的话错了。

  【原文】

  21.6 秦二世使使者诏杀蒙恬<1>,蒙恬喟然叹曰<2>:“我何过于天,无罪而死?”良久,徐曰:“恬罪故当死矣。夫起临洮属之辽东<3>,城径万里<4>,此其中不能毋绝地脉<5>。此乃恬之罪也。”即吞药自杀<6>。太史公非之曰:“夫秦初灭诸侯,天下心未定,夷伤未瘳<7>,而恬为名将,不以此时强谏,救百姓之急,养老矜孤,修众庶之和,阿意兴功<8>,此其子弟过诛<9>,不亦宜乎!何与乃罪地脉也<10>?”

  〔注释〕

  <1>诏:皇帝下命令。蒙恬[tián 音田](?~公元前210年>:秦国名将。秦统一六国后,率兵三十万击退匈奴贵族,收河南地(今内蒙古河套一带>,修筑长城。守卫数年,匈奴不敢进犯。后为秦二世所迫,自杀。
  <2>喟[kuì 音溃]然:大声叹息的样子。
  <3>临洮[táo 音桃]:古县名。秦置,治所在今甘肃省岷县。因临洮水而得名。属[zhǔ 音主]:至。辽东:郡名。战国燕置郡。治所在襄午(今辽阳市>,辖境相当于辽宁省大凌河以东。
  <4>城:指长城。径:经过。
  <5>地脉:古代有人认为地也有脉,如果断绝地脉,是对地犯了罪。
  <6>以上事参见《史记·蒙恬列传》。
  <7>夷:通“痍”。痍伤:创伤。瘳[chōu 音抽]:病好了。
  <8>《史记·蒙恬列传》“阿”字前有“而”字,可从。阿:迎合。兴功:指兴武功,修长城。
  <9>此句《史记·蒙恬列传》作“此其兄弟遇诛”,可从。
  <10>引文参见《史记·蒙恬列传》。

  〔译文〕

  秦二世派使者持诏令去杀蒙恬,蒙恬大声地叹息道:“我对上天犯了什么罪过,却要无罪而死呢?”过了好一会,又慢慢地说:“我的罪本来该死。起自临洮,直到辽东,筑长城,挖沟渠,经过一万里,这中间不可能不断绝地脉。这就是我的罪过。”便立刻服药自杀。太史公责怪他说:“秦国刚灭掉诸侯,天下人心还没有安定,创伤尚未治好,而蒙恬作为名将,不在这个时候极力规劝皇上,拯救百姓的急需,恤养老人,怜悯孤儿,使百姓能和平地生活,却去迎合皇上心意兴武功,筑长城,这样说来,他们兄弟遭受诛杀,不也应该吗!为什么却要怪罪“地脉”呢?

  【原文】

  21.7 夫蒙恬之言既非,而太史公非之亦未是。何则?蒙恬绝脉<1>,罪至当死。地养万物,何过于人,而蒙恬绝其脉<2>?知己有绝地脉之罪<3>,不知地脉所以绝之过。自非如此,与不自非何以异?太史公为非恬之为名将<4>,不能以强谏,故致此祸。夫当谏不谏,故致受死亡之戳。身仕李陵<5>,坐下蚕室<6>。如太史公之言,所任非其人,故残身之戮<7>,天命而至也。非蒙恬以不强谏,故致此祸,则己下蚕室,有非者矣。己无非,则其非蒙恬非也。

  〔注释〕

  <1>上下文皆言地脉,故疑“绝”后脱一“地”字。
  <2>蒙恬:根据文意,疑为衍文。
  <3>句无主语,疑“知”前夺“蒙恬”二字。
  <4>前一个“为”字,疑“惟”字声误。
  <5>任:担保。李陵(?~公元74年>:字少卿。西汉陇西成纪(今甘肃省秦安县>人。西汉名将李广之孙。善骑马射箭。汉武帝时,为骑都尉,率兵出击匈奴,战败投降。后病死在匈奴。
  <6>坐:定罪,判刑。下:到,进。蚕室:古代受宫刑的牢狱。
  <7>残身:这里指受宫刑被割去生殖器。

  〔译文〕

  蒙恬的话完全不对,而太史公的责怪也不正确。为什么呢?蒙恬绝断地脉,罪过大到该死。可是土地滋养万物,对人有什么过错,而要绝断它的脉呢?蒙恬知道自己有绝断地脉的罪,却不知道绝断地脉为什么有罪。像这样责备自己,跟不责备自己有什么两样?太史公是责怪蒙恬作为名将,不能对皇上极力规劝,所以招致这杀身的灾祸。真是该规劝的不规劝因此导致遭受死刑的耻辱。然而太史公自己由于担保李陵而被判刑关进蚕室。如果根据太史公责怪蒙恬的说法,那么他自己就担保了不该担保的人,所以遭受宫刑的耻辱,是天命落在自己头上。责怪蒙恬因为不极力规劝皇上,所以招致这灾祸,那么自己被关进蚕室,也有不对的地方了。如果认为自己没有错,那么责怪蒙恬就错了。

  【原文】

  21.8 作伯夷之传<1>,则善恶之行云<2>:“七十子之徒<3>,仲尼独荐颜渊好学。然回也屡空,糟糠不厌<4>,卒夭死。天之报施善人如何哉!盗跖日杀不辜,肝人之肉<5>,暴戾恣睢<6>,聚党数千,横行天下,竟以寿终。是独遵何哉<7>?”若此言之,颜回不当早夭,盗跖不当全活也<8>。不怪颜渊不当夭<9>,而独谓蒙恬当死,过矣。

  〔注释〕

  <1>伯夷之传:即《史记·伯夷列传》。
  <2>则:章录杨校宋本作“列”,可从。
  <3>七十子:指孔仲尼的七十二门徒。
  <4>厌:饱。
  <5>肝:炙,烤。
  <6>戾[lì 音吏]:凶暴。恣[zì 音字]:放纵,无拘束。
  <7>独:反问语助词。《史记·伯夷列传》“何”后有“德”字,可从。
  <8>全活:活满全部岁数。这里是长寿的意思。
  <9>根据文意,疑前一个“不”字是衍文。

  〔译文〕

  太史公作《史记·伯夷列传》,排列善恶的秩序说:“七十二门徒,孔仲尼只推举颜渊好学。然而颜渊却屡屡贫穷,连糟糠也吃不饱,终于早死。可见,上天报应善人是什么样子!盗跖天天乱杀无辜的人,烤人肉吃,凶暴、任意胡为,聚集朋党数千人,横行天下,竟然能长寿。这上天又遵循的是什么道德呢?”像这样说来,颜渊不该早死,盗跖不当长寿。埋怨颜渊不该早死,却又偏偏认为蒙恬该死,这是错误的。

  【原文】

  21.9 汉将李广与望气王朔燕语曰<1>:“自汉击匈奴,而广未常不在其中<2>,而诸校尉以下<3>,才能不及中<4>,然以胡军攻取侯者数十人<5>。而广不为侯后人<6>,然终无尺土之功以得见封邑者<7>,何也?岂吾相不当侯?且固命也?”朔曰:“将军自念,岂常有恨者乎<8>?”广曰:“吾为陇西太守<9>,羌常反<10>,吾诱而降之八百余人,吾诈而同日杀之。至今恨之,独此矣。”朔曰:“祸莫大于杀已降,此乃将军所以不得侯者也<11>。”李广然之,闻者信之。

  〔注释〕

  <1>李广(?~公元前119年>:西汉名将。陇西成纪(今甘肃省秦安县>人。善于骑马打仗。汉文帝时,参加反匈奴战争,为郎、武骑常侍。景帝、武帝时,任陇西、北地等郡太守。元光元年(公元前134年>为卫尉。后任右北平太守,匈奴数年不敢攻扰,称之为“飞将军“。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随大将军卫青攻匈奴,以失道被责,自杀。前后与匈奴作战大小七十余次,以勇敢善战著称。望气:参见9.15注<16>。王朔:术士。善望云气。燕语:闲谈。
  <2>常:通“尝”。
  <3>校尉:这里指汉时的军职,略次于将军。
  <4>中:这里指中等,一般。
  <5>胡:指匈奴。攻:《史记·李将军列传》作“功”,可从。
  <6>侯:《史记·李将军列传》无此字,可从。
  <7>土:《史记·李将军列传》作“寸”,可从。见:《史记·李将军列传》无此字,可从。
  <8>常:《史记·李将军列传。》作“尝”,可从。
  <9>陇西:郡名。战国时秦置,因在陇山之西得名。治所在狄道(今甘肃省临洮县南>。西汉时辖境相当今甘肃省东乡县以东的洮河中游、武山以西的渭河上游、礼县以北的西汉水上游及天水市东部地区。太守:郡的最高长官。
  <10>羌[qiāng 音枪]:我国古代西部的少数民族之一,主要分布在今甘肃、青海、四川一带。常:《史记·李将军列传》作“尝”,可从。
  <11>以上事参见《史记·李将军列传》。

  〔译文〕

  汉将李广跟望气的术士王朔私下闲谈说:“从汉打击匈奴以来,我没有不参加的,而手下各校尉以下,才能达不到一般水平,然而因跟匈奴打仗有功得封侯的有好几十人。我李广不比别人差,但是最终没有得到尺寸功劳来取得封地的原因是什么呢?难道是我的骨相不该封侯呢?还是本来命中注定呢?王朔问道:“将军自己想想,可曾有过悔恨的事呢?”李广说:“我做陇西太守的时候,羌人曾反抗,我引诱来投降的八百多人,都被我欺骗在同一天杀了。这事到今天都还在悔恨,就只此一件。”王朔说:“灾祸没有比杀害已经投降的士兵更大的,这就是将军你得不到封侯的原因了。”李广认为是这样,听的人也相信是这样。

  【原文】

  21.10 夫不侯,犹不王者也。不侯何恨<1>,不王何负乎?孔子不王,论者不谓之有负;李广不侯,王朔谓之有恨。然则王朔之言,失论之实矣。论者以为人之封侯,自有天命。天命之符,见于骨体<2>。大将军卫青在建章宫时<3>,钳徒相之曰:“贵至封侯。”后竟以功封万户侯<4>。卫青未有功,而钳徒见其当封之证<5>。由此言之,封侯有命,非人操行所能得也。钳徒之言实而有效,王朔之言虚而无验也。多横恣而不罹祸<6>,顺道而违福,王朔之说,白起自非、蒙恬自咎之类也<7>。

  〔注释〕

  <1>何:疑“有”字之误。下文有“王朔谓之有恨”,可证。
  <2>见:同“现”。
  <3>大将军:官名。汉代最高的将军称号。建章宫:参见11.8注<6>。
  <4>以上事参见《史记·卫将军骠骑列传》。
  <5>证:证据。这里是征兆的意思。
  <6>罹:不成字。章录杨校宋本作“罹”,可从。罹[lí 音梨]:遭受。
  <7>咎:过失,有罪。

  〔译文〕

  没有封侯,就像没有当上帝王一样。没有被封侯因为有悔恨的事,那么没有当上帝王又有什么亏心事呢?孔子没有当帝王,评论的人并不认为他有亏心事;李广没有被封侯,王朔却认为他有悔恨的事。这样,王朔的话,违反了论事的道理。评论的人认为人被封侯,自然有天命。天命的征兆在骨相上表现出来。大将军卫青在建章宫的时候,有个脖子上带铁钳的刑徒给他相面后说:“富贵到封侯。”后来竟然因为有功被封为万户侯。卫青还没有立功,钳徒就能看出他该封侯的征兆。由此说来,被封侯是有天命的,并非是人的操行好就能得到的东西。钳徒的话果真有效验,而王朔的话则虚假没有证明。更多的是任意横行的人却没有遭受灾祸,而遵循正道的人却得不到福,王朔的说法,就等于白起自己认为自己不对、蒙恬自己承认自己有罪一样。

  【原文】

  21.11 仓卒之世<1>,以财利相劫杀者众。同车共船,千里为商,至阔迥之地,杀其人而并取其财。尸捐不收,骨暴不葬,在水为鱼鳖之食,在土为蝼蚁之粮。情窳之人<2>,不力农勉商以积谷货,遭岁饥馑,腹饿不饱,椎人若畜<3>,割而食之,无君子小人,并为鱼肉,人所不能知,吏所不能觉,千人以上,万人以下,计一聚之中<4>,生者百一,死者十九,可谓无道,至痛甚矣,皆得阳达,富厚安乐。天不责其无仁义之心,道相并杀<5>,非其无力作而仓卒以人为食,加以渥祸,使之夭命,章其阴罪,明示世人,使知不可为非之验,何哉?王朔之言,未必审然。

  〔注释〕

  <1>仓卒:乱离,兵荒马乱。
  <2>窳[yǔ 音与]:懒惰。
  <3>椎[chuí 音垂]:用槌打。
  <4>聚:古时指村落,居民点。
  <5>并:匹敌。

  〔译文〕

  兵荒马乱的时代,为了财物利益互相抢劫残杀的人多。同乘一辆车,共度一条船,去千里之外做买卖,到了空旷遥远的地方,就杀死同伴并夺取他的财物。尸体抛弃不收殓,枯骨暴露不埋葬,丢在水里做鱼鳖的食品,抛在地上成蝼蛄、蚂蚁的粮食。懒惰的人,不花力气务农却全力经商以便积累谷物和钱财,遇上年景饥荒,腹中饥饿不饱,用槌子打人就像打牲畜一样,并把肉割下来吃,不分君子和小人,都被当作鱼肉,外人不可能知道,官吏也不可能发觉,一千人以上,一万人以下,计算起来在一村之中,活的人只有百分之一,死的人有十分之九,可以说没有道义,到了令人痛心的极点,日后这些人又都公开地飞黄腾达,富裕安乐。天不惩罚他们没有仁义之心,在路上抢劫残杀,不惩罚他们不努力耕作而在荒乱年头把人当作食物,不加以大祸,使他们早死,暴露他们隐蔽的罪恶,清楚地给世人看,让人知道这是不能为非作歹的证明,这是为什么呢?可见王朔的话未必真实。

  【原文】

  21.12 传书“李斯妒同才<1>,幽杀韩非于秦<2>,后被车裂之罪<3>;商鞅欺旧交,擒魏公子卬<4>,后受诛死之祸<5>。”彼欲言其贼贤欺交,故受患祸之报也。夫韩非何过而为李斯所幽?公子卬何罪而为商鞅所擒?车裂诛死,贼贤欺交,幽死见擒<6>,何以致之?如韩非、公子卬有恶,天使李斯、商鞅报之,则李斯、商鞅为天奉诛,宜蒙其赏,不当受其祸。如韩非、公子卬无恶,非天所罚,李斯、商鞅不得幽、擒。论者说曰<7>:“韩非、公子卬有阴恶伏罪,人不闻见,天独知之,故受戮殃。”夫诸有罪之人,非贼贤则逆道。如贼贤,则被所贼者何负?如逆道,则被所逆之道何非?

  〔注释〕

  <1>“传书言”是本书常用语,故疑“书”后脱一“言”字。李斯(?~公元前208年>:秦朝政治家。战国时代楚国上蔡(今河南省上蔡县西南>人。曾从学于荀卿。战国末入秦,任客卿、廷尉。建议秦对六国采取各个击破政策,在统一六国上,起了较大作用。因此秦统一六国后被任命为丞相。主张中央集权,焚书坑儒,统一文字。秦始皇死,与赵高合谋伪造遗诏,迫长子扶苏自杀,立少子胡亥为秦二世。后为赵高所忌,被杀。
  <2>幽:囚拘,监禁。韩非(约公元前280~前233年>:战国末期哲学家,法家的主要代表人物。出身韩国贵族。与李斯同师于荀卿。曾建议韩王变法图强,不被重用。著《孤愤》、《五蠹》、《说难》等十余万言,受秦王政重视,被邀出使秦国。不久,因李斯、姚贾陷害,自杀于狱中。著有《韩非子》二十卷。
  <3>车裂:古代一种酷形,用五辆车子朝五个方向把人肢解。车裂之罪:《淮南子·人间训》说李斯被车裂。许注:“李斯为秦相,赵高谮之二世,车裂之于云阳”
  <4>公子卬[áng 音昂]:战国时魏国贵族。擒魏子卬:据《史记·商君列传》记载,商鞅在魏国时,跟公子卬是朋友。公元前340年,商鞅率秦军伐魏,魏国派公子卬领兵抗击。商鞅与老朋友交情,骗公子卬会盟,将公子卬俘虏。
  <5>诛死:指商鞅被车裂。以上事参见《史记·商君列传》。
  <6>见:被。
  <7>说:解释。

  〔译文〕

  传书上说“李斯忌妒与他才能相同的人,在秦国囚禁并逼死韩非,后来遭受被车裂的惩罚;商鞅欺骗老朋友,捉了魏公子卬,后来遭受车裂的灾祸。”作传的人想说他们陷害贤人,欺骗朋友,所以受到灾祸的报应。那韩非有什么过错要被李斯囚禁呢?公子卬有什么罪过要被商鞅擒捉呢?遭车裂处死,如果是由于陷害贤人欺骗朋友,那么韩非被幽杀,公子卬被擒,又是因为什么造成的呢?如果韩非、公子卬有罪,天让李斯、商鞅来报应他们,那么李斯、商鞅是奉天命惩罚他们,理应受到奖赏,不该遭到祸灾。要是韩非、公子卬没有罪,不是天要惩罚他们,李斯、商鞅就不能囚杀韩非,擒捉公子卬。评论的人解释说:“韩非、公子卬有隐蔽的罪恶,人们听不到、看不见,只有天知道,所以他们遭到杀害的灾祸。”凡是有罪恶的人,不陷害贤人就违背“道”。如果是陷害贤人,那么被陷害的人又有什么亏心的地方呢?要是违背“道”,那么被违背的“道”又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呢?

  【原文】

  21.13 凡人穷达祸福之至,大之则命,小之则时。太公穷贱,遭周文而得封。宁戚隐厄,逢齐桓而见官<1>。非穷贱隐厄有非,而得封见官有是也。穷达有时,遭则有命也。太公、宁戚贤者也,尚可谓有非。圣人纯道者也。虞舜为父弟所害<2>,几死再三;有遇唐尧<3>,尧禅舜,立为帝。尝见害,未有非;立为帝,未有是。前时未到<4>,后则命时至也。案古人君臣困穷,后得达通,未必初有恶,天祸其前;卒有善,神祐其后也<5>。一身之行,一行之操,结发终死<6>,前后无异。然一成一败,一进一退,一穷一通,一全一坏,遭遇适然,命时当也。

  〔注释〕

  <1>见:被。
  <2>虞舜为父弟所害:传说舜曾遭到他父亲和弟弟的多次谋害。
  <3>有:根据文意,疑“后”字之误。
  <4>疑“时”前夺一“命”字。“前命时未到”,与下文“后则命时至也”对文,可一证。又言“遭遇适然,命时当也”,可二证。
  <5>卒:终。这里作后来讲。
  <6>结发:束发。古代男子自成童起即束发。因此借指成童或年轻的时候。

  〔译文〕

  凡是人的穷困、发达、灾祸、福禄的到来,大来说就是天命,小来说就是时运。姜太公最初贫穷低下,遇到周文王才得封侯。宁戚先时处境穷困,遇到齐桓公才被任用当官。并不是贫贱穷困的人有过错,而得到封侯做官的人就一定正确。穷困与发达由时运决定,遭灾还是被提拔重用由命决定。姜太公、宁戚是贤人,还可以说有不对的地方。圣人是道德纯厚的人。虞舜被父亲和弟弟谋害,几乎多次死去;后来受唐尧赏识,尧让位给他,被立为帝王。曾被谋害,并没有不对的地方;被立为帝王,并不是就都正确。以前是天命时运没有到,后来则是天命时运都具备了。考察古代的君主大臣先前贫困,后来能发达的人,未必最初都有罪恶,天要灾害他们在前;后来有了善行,神保祐他们在后。同是一个人的行为,同是一种行为的操行,从小到老死,前后没有差异。然而一个人或成功或失败,或升官或隐退,或贫困或通达,或保全或毁败,都是因为遭祸得福恰好如此,天命时运该当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