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吉验篇 第九

《 《论衡》译注 》

  【题解】

  在本篇中,王充用有关黄帝、舜、后稷、伊尹、齐桓公、楚共王五子、赵氏孤儿赵武、汉高祖刘邦、章武侯窦广国、司徒虞子大、汉光武帝及乌孙王昆莫、夫余王东明等的传说、神话和故事,来证明帝王将相的出现都是天命,都有天降的吉祥征兆相伴随。所以他说:“凡人禀贵命于天,必有吉验见于地。见于地,故有天命也。”“创业龙兴……曷尝无天人神怪光显之验乎!”

  【原文】

  9.1 凡人禀贵命于天,必有吉验见于地<1>。见于地,故有天命也。验见非一,或以人物,或以祯祥<2>,或以光气。

  〔注释〕

  <1>见:同“现”。
  <2>祯[zhēn 音真]:吉祥。

  〔译文〕

  人从天那里禀受富贵之命,必定会在地上有吉祥的应验出现。有吉祥的应验在地上出现,所以是有天命。应验的出现不只一种,有的以圣人吉物,有的以吉祥征兆,有的以佛光仙气。

  【原文】

  9.2 传言黄帝妊二十月而生,生而神灵。弱而能言<1>。长大率诸侯,诸侯归之。教熊罴战,以伐炎帝,炎帝败绩。性与人异,故在母之身留多十月;命当为帝,故能教物,物为之使。

  〔注释〕

  <1>弱:年幼。参见《大戴礼记·五帝德》。

  〔译文〕

  传说黄帝被怀二十个月才生下来,一出生就有神奇灵异的表现,从小就能说话。长大之后能统率诸侯,诸侯又都归附他。能驯化熊罴作战,以讨伐炎帝,炎帝大败。这是生性与常人不同,所以在其母的身体内多停留了十个月;命该做皇帝,所以能驯化动物,使动物听他使唤。

  【原文】

  9.3 尧体就之如日,望之若云。洪水滔天,蛇龙为害,尧使禹治水,驱蛇龙,水治东流,蛇龙潜处<1>。有殊奇之骨,故有诡异之验<2>;有神灵之命,故有验物之效。天命当贵,故从唐侯入嗣帝后之位<3>。

  〔注释〕

  <1>以上事参见《史记·五帝本纪》。
  <2>诡异之验:指上文的“就之如日”、“望之若云”等征兆。
  <3>唐:古地名。侯:诸侯。后:天子,君主。

  〔译文〕

  尧的身体靠近他有如太阳,远看他好像云彩。洪水滔天,蛇龙为害,尧派禹去治水,驱逐蛇龙,结果水被治好向东流去,蛇龙被迫潜藏。这是有特殊奇异的骨相,所以才有不同寻常的应验出现;有神灵奇异的命,所以才有应验的事来证明。从天禀承的命该尊贵,所以在唐侯之后就继承了帝王的职位。

  【原文】

  9.4 舜未逢尧,鳏弯侧陋<1>。瞽瞍与象<2>,谋欲杀之:使之完廪<3>,火燔其下;令之浚井,土掩其上。舜得下廪,不被火灾;穿井旁出,不触土害<4>。尧闻征用,试之于职,官治职修,事无废乱<5>。使入大麓之野,虎狼不搏,蝮蛇不噬<6>,逢烈风疾雨,行不迷惑。夫人欲杀之,不能害;之毒螫之野<7>,禽虫不能伤。率受帝命,践天子祚<8>。

  〔注释〕

  <1>侧陋:指居住在狭窄简陋的地方。以上事参见《尚书·尧典》。
  <2>瞽瞍[gǔ sǒu 音古叟]:传说是舜的父亲。他屡次企图杀舜,均未成功。象:参见5.6注<2>。
  <3>完:修缮。廪[lǐn 音凛]:贮藏米的库房。
  <4>触:蒙受。这里作“被”解。
  <5>废:舍弃。
  <6>蝮蛇:别称“草上飞”、“土公蛇”,是一种毒蛇。
  <7>之:往,到。毒:凶狠。这里指凶残的猛兽。
  <8>践:升,登。祚[zuò 音坐]:君位,皇位。以上事参见《孟子·万章上》、《史记·五帝本纪》。

  〔译文〕

  舜在没遇见尧的时候,是个鳏夫,住的地方狭窄简陋。父亲瞽瞍和弟弟象,密谋想杀他:让他去修理粮仓,在下面用火烧他;叫他去掏井,从上面用土掩盖他。舜只得跳下粮仓,却没有被火烧伤;只好凿穿井壁从旁边逃出,而没有被土掩埋。尧听说后把他召来做官,在任职中来考验他。在做官任职中,他勤于职守,处理事情没有搁置和混乱的现象。让他到山麓旷野去,虎狼不扑他,蝮蛇不咬他;碰到狂风暴雨,走路也不会迷失方向。人想杀他,不能加害;到满是猛兽毒虫的荒野,禽兽虫子也不能伤害。终于禀受帝命,登上了天子的宝座。

  【原文】

  9.5 后稷之时<1>,履大人迹,或言衣帝喾之服,坐息帝喾之处,妊身。怪而弃之隘巷<2>,牛马不敢践之。置之冰上,鸟以翼覆之,庆集其身<3>。母知其神怪,乃收养之。长大佐尧,位至司马<4>。乌孙王号昆莫<5>,匈奴攻杀其父<6>,而昆莫生,弃于野,乌衔肉往食之<7>。单于怪之<8>;以为神而收长<9>。及壮,使兵<10>,数有功,单于乃复以其父之民予昆莫,命令长守于西城<11>。夫后稷不当弃,故牛马不践,鸟以羽翼覆爱其身<12>,昆莫不当死,故乌衔肉就而食之。

  〔注释〕

  <1>时:根据下文文意,疑“母”字之误。《太平御览》卷三六。引《论衡》文作“母”,可一证。本书《案书篇》亦作“母”,可二证。
  <2>根据文意,疑“怪”前夺一“生”字。隘:狭窄,狭小。
  <3>庆(慶):疑“麇”形近而误。麇[qún 音群]:通“群”,成群地。
  <4>司马:官名。掌管军政和后勤。西周开始设置,春秋、战国沿用,西汉置“大司马”,后世用作兵部尚书的别称。尧时根本没有司马之官,是后人妄以“周官”作比,汉儒未深究而信之,所以王充也据以为说。以上事参见《史记·周本纪》。
  <5>乌孙:古族名。最初在祁连、敦煌之间。汉文帝后元三年(公元前161年)左右西迁到今天的新疆的伊犁河和伊塞克湖一带,首都设在赤谷城。
  <6>匈奴:古族名,亦称胡。战国时活动于燕、赵、秦以北地区。秦汉之际,冒顿[mò dú 音墨毒]单于统一各部,势力强盛,统治了大漠南北广大地区,并且不断扩张。
  <7>食[sì 音饲]:通“饲”。
  <8>单[chán 音禅]于:匈奴最高首领的称号。
  <9>《史记·大宛列传》“长”下有“之”字,可从。
  <10>《史记·大宛列传》、《汉书·张骞李广利列传》“使”下皆有“将”字,可从。
  <11>命:疑涉“令”而衍。《史记·大宛列传》无此字,可证。以上事参见《史记·大宛列传》。
  <12>爱:隐藏。

  〔译文〕

  后稷的母亲,踩了巨人的脚印,有人说是穿着帝喾的衣服,在帝喾的位子上坐着休息了一会儿,就怀了孕。后稷生下来,他母亲认为是妖怪,就把他扔到小巷里,可是牛马却不敢去践踏他。又放他在冰上,鸟就用翅膀遮盖住他,成群地聚集在地的身上。他母亲知道他神奇,于是收养了他,待长大辅佐尧,官做到司马。乌孙的君主叫昆莫,匈奴进攻杀害了他的父亲,而这时昆莫刚出生,被扔在野外,乌鸦就叼肉去喂他。单于感觉奇怪,认为他神奇就收养了他。等到了壮年,让他率领军队,多次有功,单于于是重新又把他父亲的百姓交给了他,叫他当君长在西城防守。可见,后稷不该被抛弃,所以牛马不践踏,群鸟用翅膀遮盖保护他的身体;昆莫不该死,所以乌鸦叼肉去喂他。

  【原文】

  9.6 北夷橐离国王侍婢有娠<1>,王欲杀之。婢对曰:“有气大如鸡子。从天而下,我故有娠。”后产子,捐于猪溷中<2>,猪以口气嘘之<3>,不死。复徙置马栏中,欲使马借杀之,马复以口气嘘之,不死。王疑以为天子,令其母收取奴畜之<4>,名东明,令牧牛马。东明善射,王恐夺其国也,欲杀之。东明走,南至掩淲水<5>,以弓击水,鱼鳖浮为桥,东明得渡,鱼鳖解散,追兵不得渡。因都王夫余<6>,故北夷有夫余国焉<7>。东明之母初妊时,见气从天下,及生,弃之,猪马以气吁之而生之。长大,王欲杀之,以弓击水,鱼鳖为桥。天命不当死,故有猪马之救;命当都王夫余,故有鱼鳖为桥之助也。

  〔注释〕

  <1>此夷:我国古代对北方各民族的泛称。橐[tu¥ 音驮]离国:汉代北方民族建立的一个国家。
  <2>猪溷[hún 音混]:猪圈。
  <3>嘘[xū 音虚]:缓慢地出气。
  <4>畜[xù 音蓄]:留养。
  <5>淲[biāo 音彪]:《后汉书·东夷列传》作“㴲[sī 音斯]”,可从。掩淲水:古河名。李贤注:“今高丽中有盖斯水,疑此水是也。”“盖”与“掩”,“斯”与“㴲”,音相近,故李说近之。
  <6>夫[fú 音扶]余:古族名,亦称扶余;凫臾。西汉时建国,在今松花江中游平原上,以今农安为中心南到今辽宁省北边,东接挹娄,北至黑龙江。五世纪末,居地被勿吉人所占,只得分散迁移。
  <7>以上事参见《后汉书·东夷列传》。

  〔译文〕

  北方橐离国王的侍女有娠妊,国王想杀她。侍女解释说:“我肚子里有团气大得像只鸡,从天而降,所以我怀了孕。”后来生下孩子,丢在猪圈中,猪用口中之气慢慢地呵他,没有死。又移放在马栏中,想让马踏死他,可是马又用口中之气缓缓地呵他,竟活了下来。国王疑心以为是上天的儿子,就命令他的母亲把他当奴隶收养起来,起名叫东明,叫他牧牛放马。东明的箭射得很好,国王害怕东明夺去他的国家,想杀死他。东明就逃跑,一直向南到了掩淲水,用弓击打河水,鱼鳖浮出水面架成桥,东明得已渡过,之后鱼鳖解散,追兵无法渡河。于是就在夫余建都称王,所以北方有个夫余国。东明的母亲最初怀孕时,看见气从天降,等生下来,抛弃了他,猪马用气缓缓地呵他才活了下来。长大,国王想杀他,追到河边,他用弓击打河水,鱼鳖就为他架起了桥。可见,天命不当他死,所以有猪马拯救;命该在夫余建都称王,所以有鱼鳖架桥援助。

  【原文】

  9.7 伊尹且生之时,其母梦人谓己曰:“臼出水<1>,疾东走,母顾<2>。”明旦,视臼出水,即东走十里,顾其乡皆为水矣<3>。伊尹命不当没,故其母感梦而走<4>。推此以论,历阳之都<5>,其策命若伊尹之类<6>,必有先时感动在他地之效<7>。

  〔注释〕

  <1>臼[jiù 音旧]:舂米用的石臼。
  <2>母:递修本作“毋”,可从。《吕氏春秋·本味》作“毋”,可证。
  <3>以上事参见《吕氏春秋·本味》。
  <4>走:离去。
  <5>参见《淮南子·俶真训》。
  <6>策命:君主封后妃、侯、王、将相、大臣的命令称做“策命”。
  <7>在:根据文意,疑“去(厺)”形近而误。

  〔译文〕

  伊尹快要出生的时候,他的母亲梦见有人对自己说:“石臼冒出水来,赶快朝东边跑,不要回头看。”第二天早上,她看见石臼里果然冒出水来,马上朝东跑了十里,回头一看她住的地方,完全被水淹了。伊尹命不该被水淹,所以他母亲感受梦的启示而离开。按这来推论,历阳城中,那策命像伊尹一样的人,一定会有事前感动让他们躲到别处去的预兆。

  【原文】

  9.8 齐襄公之难<1>,桓公为公子<2>,与子纠争立<3>。管仲辅子纠,鲍叔佐桓公。管仲与桓公争,引弓射之,中其带钩<4>。夫人身长七尺,带约其要<5>,钩挂于带,在身所掩不过一寸之内,既微小难中,又滑泽铦靡<6>,锋刃中钩者,莫不蹉跌<7>。管仲射之,正中其钩中,失触因落<8>,不跌中旁肉。命当富贵,有神灵之助,故有射钩不中之验。

  〔注释〕

  <1>齐襄公:春秋时齐国君主。公元前697~前686年在位。后被其堂兄弟杀死。参见《左传·庄公八年》。
  <2>桓公:参见3.2注<12>。
  <3>子纠:公子纠,齐襄公之弟,齐桓公之兄,曾与桓公争君位。失败后,奔鲁,不久被鲁君杀于笙渎。
  <4>以上事参见《史记·齐太公世家》。
  <5>约:缠束。要:同“腰”。
  <6>泽:明亮。靡:细腻。
  <7>蹉[cuō 音搓]跌:失足跌倒。比喻差错,失误。这里指从带钩上滑到旁边去。
  <8>固:随着。

  〔译文〕

  齐襄公被害,桓公成了公子,与子纠争夺立为君主。管仲辅佐子纠,鲍叔牙辅佐桓公。管仲跟桓公争,开弓射箭,定要射中桓公腰带上的钩。人身高七尺,带子缠在腰上,钩在带上挂着,钩在身上占的地方不会超过一寸,既微小难中,又光滑锐密,锋利的箭头射中带钩的,没有不滑落到旁边去。管仲射箭,正射中桓公的带钩,箭碰着带钩随即跌落在地,没有误中钩旁的肉。桓公命该富贵,有神灵的帮助,所以有射钩不中的应验。

  【原文】

  9.9 楚共王有五子<1>:子招、子圉、子干、子皙、弃疾<2>。五人皆有宠,共王无適立<3>,乃望祭山川<4>,请神决之。乃与巴姬埋璧于太室之庭<5>,令五子齐而入拜<6>。康王跨之<7>;子圉肘加焉<8>;子干、子皙皆远之;弃疾弱,抱而入,再拜皆压纽<9>。故共王死,招为康王,至子失之。圉为灵王,及身而弑<10>。子干为王,十有余日;子皙不立,又惧诛死<11>,皆绝无后。弃疾后立,竟续楚祀,如其神符<12>。其王日之长短,与拜去璧远近相应也。夫璧在地中,五子不知,相随入拜,远近不同,压纽若神将教跽之矣<13>。

  〔注释〕

  <1>楚共<gōng 音工>王:春秋时楚国君主,公元前590~前560年在位。
  <2>子招:又作“子昭”,即楚康王。公元前559~前545年在位。圉:《史记·楚世家》和《十二诸侯年表》都作“围”,可从。子围:即楚灵王。公元前540~前529年在位。子干:又称“子比”。灵王死后,被立为王,很快被其弟弃疾逼迫自杀。子皙:曾作楚国令尹,后被其弟弃疾逼迫自杀。弃疾:名居,即楚平王。公元前528~前516年在位。
  <3>適[dí 音敌]:通“嫡”,正统,正宗的继承人。
  <4>望:古代祭名。指对山川之祭。
  <5>巴姬:楚共王的宠妄,璧:玉器名。平而圆,中央有孔,边比孔大一倍。太室:太庙的中室。
  <6>齐[zhāi 音斋]:通“斋”,斋戒。
  <7>康王:即子招。跨:跨越。
  <8>加:这里是压的意思。焉:指代词,相当于“之”。
  <9>纽:指玉璧上穿丝绳的纽。
  <10>身:地位。这里指即位。弑[shì 音士]:古代臣杀君,子杀父叫弑。
  <11>惧:递修本作“俱”,形近而误,可从。
  <12>符:祥瑞的征兆。以上事参见《史记·楚世家》。
  <13>将:扶,持。跽[jì 音计]:跪。

  〔译文〕

  楚共王有五个儿子:子招、子围、子干、子皙、弃疾。五人都受到庞爱,共王还没有立继承人,于是举行望祭,祭祀山川,请神来决定。就与巴姬在太室的院子里埋下玉璧,叫五个儿子斋戒之后进去朝拜。康王(下拜的位置)超过了玉璧;子围的手肘压在埋璧的地方;子干、子皙离玉璧都较远;弃疾年幼,抱着进去,二次下拜都压在埋玉璧纽的地方。所以共王一死,子招做了康王,传到他儿子就失掉了王位。子围做灵王,等到即位就被杀了。子干做五十多天,子皙还没有受封,又同时被杀害,都绝代无后。弃疾最后即位,终于延续了楚国的宗祀,正像他得到神降的吉祥征兆一样。他们五人做王时间的长短,与下拜时距离玉璧的远近相应。玉璧埋在地中,五个儿子都不知道,一个跟着一个进去朝拜,各人距离埋玉璧地方的远近不同,独弃疾压在玉璧纽上,就像神扶持着教他跪在那里似的。

  【原文】

  9.10 晋屠岸贾作难<1>,诛赵盾之子<2>。朔死<3>,其妻有遗腹子,及岸贾闻之,索于宫<4>,母置儿于裤中,祝曰:“赵氏宗灭乎,若当啼<5>;即不灭,若无声。”及索之而终不啼,遂脱得活。程婴齐负之<6>,匿于山中<7>。至景公时<8>,韩厥言于景公<9>,景公乃与韩厥共立赵孤,续赵氏祀<10>,是为文子<11>。当赵孤之无声,若有掩其口者矣。由此言之,赵文子立,命也。

  〔注释〕

  <1>屠岸贾:春秋时晋国大夫。晋灵公时受宠,景公时为司寇,作乱,擅领诸将在下宫杀了赵盾全家。作难:作乱。
  <2>赵盾:春秋时晋灵公的大夫。
  <3>朔:赵朔,赵盾之子,晋成公的姐夫。
  <4>据《史记·赵世家》记载,屠岸贾起兵杀赵氏全族时,赵朔的妻子逃入晋成公的王宫躲藏,生下赵氏孤儿赵武。屠岸贾得知就到宫中来搜索。
  <5>若:你。
  <6>程婴:春秋时晋国人,赵朔的好友。齐:疑衍文。《史记·赵世家》、《说苑·复恩》无“齐”字,可证。
  <7>匿于山中:赵朔的妻子生下赵氏孤儿后,程婴与赵朔的门客公孙杵臼商量,用其他人的婴儿代替赵氏孤儿藏于山中,由程婴出面告发,屠岸贾信以为真,抓来杀了。于是程婴才又抱赵氏孤儿藏于山中。
  <8>景公:晋景公,春秋时晋国君主。公元前599~前581年在位。
  <9>韩厥:即韩献子。春秋时晋国大夫,景公时官至司马,后为卿。
  <10>祀:祭祀。这里指祭祀的人。
  <11>文子:赵文子,赵朔之子赵武,死后谥号“文”。以上事参见《史记·赵世家》。

  〔译文〕

  晋国的屠岸贾作乱,杀了赵盾的儿子。赵朔死后,他的妻子有了遗腹子。等屠岸贾听到这消息,就到宫中搜索,赵朔的妻子把儿了放在裤子中,祷告道:“赵氏的宗室该灭的话,你就哭;要是不该灭,你就别出声。”直到搜索完毕始终没有啼哭,于是逃脱得活。程婴背着他到山中隐藏起来。直到景公的时候,韩厥对景公说了这件事,景公于是与韩厥共同立赵氏孤儿为卿,延续了赵氏的后代,这个人就是赵文子。当时赵氏孤儿没有出声,好像有个掩住他口的人。这样说来,赵文子被立为卿,是命中注定。

  【原文】

  9.11 高皇帝母曰刘媪<1>,尝息大泽之陂<2>,梦与神遇。是时,雷电晦冥,蛟龙在上。及生而有美<3>。性好用酒,尝从王媪、武负贳酒<4>,饮醉,止卧,媪、负见其身常有神怪。每留饮醉,酒售数倍。后行泽中,乎斩大蛇,一妪当道而哭<5>,云:“赤帝子杀吾子<6>”。此验既著闻矣。秦始皇帝常曰:“东南有天子气。”于是东游以厌当之<7>。高祖之气也<8>,与吕后稳于芒、砀山泽间<9>。吕后与人求之,见其上常有气直起,往求辄得其处。后与项羽约,先入秦关王之<10>。高祖先至,项羽怨恨,范增曰<11>:“吾令人望其气,气皆为龙,成五采,此皆天子之气也,急击之。”高祖往谢项羽,羽与亚父谋杀高祖,使项庄拔剑起舞<12>。项伯知之<13>,因与项庄俱起。每剑加高祖之上,项伯辄以身覆高祖之身,剑遂不得下,杀势不得成。会有张良,樊哙之救<14>,卒得免脱,遂王天下<15>。初妊身有蛟龙之神。既生,酒舍见云气之怪。夜行斩蛇,蛇妪悲哭<16>。始皇、吕后望见光气。项羽谋杀,项伯为蔽,谋遂不成,遭得良、哙。盖富贵之验,气见而物应,人助辅援也。

  〔注释〕

  <1>高皇帝:指刘邦。媪[ǎo 音袄]:对老妇人的敬称。
  <2>陂[bēi 音杯]:岸。
  <3>根据文意,疑“美”后夺一“质”字。
  <4>负:通“妇”。贳[shì 音士]:赊欠。
  <5>妪[yù 音玉]:老妇。
  <6>赤帝:中国古代神话中的五位天帝之一。五位天帝指:东方青帝灵威仰、南方赤帝赤熛怒,中央黄帝含枢纽、西方白帝白招拒、北方黑帝汁光纪。
  <7>秦始皇帝(公元前259~前201年):即嬴政。战国时期秦国国君,秦王朝的建立者。公元前246~前210年在位期间,任李斯为相,消灭割据称雄的六国,建立了中国历史第一个统一的中央集权的封建国家,并统一了法律,度量衡,货币和文字。厌[yà 音压]:通“压”。以上事参见《史记·高祖本纪》。
  <8>气:悼厂过录杨守敬宋本作“起”,可从。
  <9>吕后:参见3.4注<12>。芒、砀[dàng 音荡]:两座山名,都在河南省永城县东北。砀山北八里是芒山。
  <10>关:指函谷关。
  <11>范增(公元前277~前204年):项羽的主要谋士,被尊为亚父,他屡劝项羽杀刘邦,项羽不听。后项羽中刘邦的反间计,削其权力,忿而离去,途中病死。
  <12>项庄:项羽的部下。
  <13>项伯(?~公元前192年):名缠,字伯。秦末下相(今江苏省宿迁县西南)人。楚国贵族出身。项羽的叔父。因与刘邦的谋士张良是好友,曾多次帮刘邦脱险。西汉建立后,赐姓刘,封射阳侯。
  <14>樊哙[kuài 音快](?~公元前189年):秦末沛县(今属江苏)人。初随刘邦起义,为其部将。灭秦后,项羽拟在鸿门宴上杀刘邦,他直入营门,斥责项羽,刘邦始得脱走。西汉建立后,因平臧荼、陈豨和韩信叛乱有功,任左丞相,封舞阳侯。
  <15>以上事参见《史记·高祖本纪》、《史记·项羽本纪》。
  <16>蛇妪:即上文“当道而哭”的老妪。传说她是西方白帝之妻,刘邦砍杀的蛇是她儿子变的,所以这里称为蛇妪。

  〔译文〕

  汉高祖的母亲叫刘媪,曾在太湖岸边休息,梦中与神交媾,这时,雷电交加天色昏暗,蛟龙在腾空。等生下来就有美好的形体。他生性喜好喝酒,曾经从王媪,武妇那儿赊酒,喝醉了,就躺下来休息,老媪和妇人看见他身上常有神怪。每逢逗留在店里喝醉了,店里的酒就会多卖出几倍。后来去到泽中,手斩大蛇,一个老妇在路中间痛哭说:“赤帝的儿子杀了我的儿。”这话应验了前边说的,已是众所周知了。秦始皇经常念道:“东南方有天子气。”由此他向东巡游以便压制阻拦。当高祖刚起事时,与吕后在芒、砀山泽之间隐藏。吕后和其他人去找他,如果看见哪儿上面常有云气直起,就去寻找总是能找到他所在的地方。后来跟项羽约定,先进入函谷关就尊他为王。高祖先到,项羽怨恨,范增说:“我叫人看了他的气象,气象都是龙、成青、黄、赤、白、黑五色,这全是天子的气象,要赶快杀掉他。”高祖去向项羽谢罪,项羽和范增密谋要杀高祖,就叫项庄拔剑起舞。项伯知道这事,于是跟项庄一同舞剑。每逢项庄的剑要刺向高祖的身上,项伯总用自己的身体遮往高祖的身子,项庄的剑始终不能下手,杀高祖机会无法得到。适逢有张良、樊哙来救,终于得避免逃脱,于是统一了天下。刚怀孕就有蛟龙神灵出现。以后长大,在酒店媪、妇又看见有云气的神怪现象。夜间去手斩大蛇,蛇妪悲伤痛哭。秦始皇与吕后看见神光云气。项羽要密谋杀害,项伯为他遮蔽,密谋始终不能成功,又遇上张良、樊哙来救。这大概是富贵的证明,云气出现而事情应和,又有来帮助、辅佐和救援。

  【原文】

  9.12 窦太后弟名曰广国<1>,年四五岁,家贫,为人所掠卖,其家不知其所在。传卖十余家<2>,至宜阳<3>,为其主人入山作炭<4>。暮寒,卧炭下,百余人炭崩尽压死,广国独得脱。自卜数日当为侯。从其家之长安<5>,闻窦皇后新立,家在清河观津<6>,乃上书自陈。窦太后言于景帝<7>,召见问其故<8>,果是,乃厚赐之。文帝立<9>,拜广国为章武侯<10>。夫积炭崩,百余人皆死,广国独脱,命当富贵,非徒得活<11>,又封为侯。

  〔注释〕

  <1>窦太后(?~公元前135年,一作?~公元前129年):西汉文帝皇后。清河观津(今河北衡水东)人。吕后时,为代王(文帝)姬。代王为皇帝,被立为后。景帝继位,尊为皇太后。好黄老之学。
  <2>传:转。
  <3>宜阳:县名,在今河南省宜阳县西。
  <4>作:制作。
  <5>长安:西汉都城,在今陕西西安市西北。
  <6>清河:郡名,在今河北东南,山东西北部。
  <7>太、景:《史记·外戚世家》作“皇”、“文”,可从。文帝:即汉文帝刘恒。参见1.6注<9>。
  <8>故:旧事。
  <9>文:《史记·外戚世家》作“景”,可从。景帝(公元前188~前141年):即汉景帝刘启。文帝中子,继文帝位。公元前157~前141年在位。旧史家将他与文帝统治时期并举称为“文景之治”。
  <10>章武:县名,在今河北沧州市东。以上事参见《史记·外戚世家》。
  <11>徒:只是,仅仅。

  〔译文〕

  窦太后的弟弟名叫广国,四五岁的时候,因家里贫穷,被人所拐卖,他家里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转卖十多家之后,到了宜阳,为其主人进山烧炭。晚上冷,睡在炭下,炭垮下来一百多人完全被压死,唯独广国得逃脱。自己卜算要不了多久该封为侯。就从他主人家去长安,听说新立了窦皇后,她家原在清河观津,于是上书自己陈述情况。窦皇后对文帝说了这事,召见问他往事,果然说得对,就丰厚地赏赐了他。景帝即位,授广国为章武侯。堆积的炭垮下来,一百多人都压死了,广国一个独能逃脱,他命该富贵,不光得活,还被封为侯。

  【原文】

  9.13 虞子大陈留东莞人也<1>,其生时以夜。适免母身<2>,母见其上若一匹练状,经上天<3>。明以问人,人皆曰:“吉,贵。”气与天通,长大仕宦,位至司徒公。

  〔注释〕

  <1>虞子大:虞延。汉光武帝刘秀时任司徒。陈留:郡名,在今河南省东北部。莞:《后汉书·虞延传》作“昏”,可从。东昏:县名,在今河南省兰考县北。
  <2>免:通“娩”。
  <3>经:径直。
  <4>司徒公:三公之一,东汉时丞相称司徒。

  〔译文〕

  虞子大是陈留东昏人,他出生的时间在夜晚。刚从母体分娩下来,其母看见他身上像一匹光洁的白绢样,那光亮径直冲上天。天亮后以此问人,人们都说:“吉祥,富贵。”他气与天相通,长大做官,官位直到司徒公。

  【原文】

  9.14 广文伯河东蒲坂人也<1>,其生亦以夜半时。适生,有人从门呼其父名。父出应之,不见人,有一木杖植其门侧<2>,好善异于众。其父持杖入门以示人,人占曰:“吉。”文伯长大学宦,位至广汉太守<3>。文伯当富贵,故父得赐杖。其占者若曰:“杖当子力矣<4>。”

  〔注释〕

  <1>广文伯:人名。河东:郡名,在今山西西南部。蒲坂,县名,在今山西省永济县西。
  <2>有:《太平御览》卷三六一引《论衡》文作“见”,可从。
  <3>广汉:郡名,在今四川省北部。
  <4>全句,《太平御览》卷三六一引《论衡》文作“以杖当得子之力矣”,可从。

  〔译文〕

  广文伯是河东蒲坂人,他出生也在半夜。刚出生,有人从门外喊他父亲的名字。他父亲出去答应,不见人,只见一根木杖立在他的门边,木杖质好形美与众不同。他父亲拿着木杖进门来把它给人看,有人推测说:“吉利”。文伯长大学做官,官做到广汉太守。文伯该富贵,所以他父亲能得赐予木杖,以木杖预示他会得力于儿子。

  【原文】

  9.15 光武帝<1>,建平元年十二月甲子生于济阳宫后殿第二内中<2>,皇考为济阳令<3>,时夜无火,室内自明。皇考怪之,即召功曹吏充兰<4>,使出问卜工<5>。兰与马下卒苏永俱之卜王长孙所<6>。长孙卜,谓永、兰曰:“此吉事也,毋多言。”是岁,有禾生景天备火中<7>,三本一茎九穗<8>,长于禾一二尺,盖嘉禾也。元帝之初<9>,有凤凰下济阳宫,故今济阳宫有凤凰庐<10>。始与李父等俱起<11>,到柴界中<12>,遇贼兵,惶惑走济阳旧庐。比到<13>,见光若火正赤,在旧庐道南,光耀憧憧上属天<14>,有顷不见。王莽时<15>,谒者苏伯阿能望气<16>,使过春陵<17>,城郭郁郁葱葱<18>。及光武到河北<19>,与伯阿见,问曰:“卿前过春陵<20>,何用知其气佳也?”伯阿对曰:“见其郁郁葱葱耳。”盖天命当兴,圣王当出,前后气验,照察明著<21>。继体守文<22>,因据前基,禀天光气<23>,验不足言。创业龙兴<24>,由微贱起于颠沛若高祖、光武者,曷尝无天人神怪光显之验乎!

  〔注释〕

  <1>光武帝(公元前6年~公元57年):即刘秀,字文叔,南阳蔡阳(今湖北省枣阳县西南)人。汉高祖九世孙,东汉建立者。公元25~57年在位。
  <2>建平:西汉哀帝年号。建平元年:公元前6年。十二月甲子:据陈垣《二十史朔闰表》,是夏历十二月初六。内中:宫廷后院的房屋。
  <3>皇考:宋以前对死去父亲的尊称。这里指刘秀的父亲刘钦。济阳:县名,在今河南省兰考县东北。令:县的行政长官。汉制,万户以上县的长官称“令”,万户以下称“长”。
  <4>吏:疑作“史”。《后汉书·百官志》有“郡有功曹史,主选署功劳。县邑诸曹,略如郡员”,可一证。本书《初禀篇》亦作“史”,可二证。
  <5>卜工:以占卜为业者。
  <6>马下率:县令出行时充当护卫和开道的士兵。
  <7>“生”下疑脱一“屋”字。本书《奇怪篇》云“嘉禾生于屋”,《恢国篇》云“嘉禾滋于屋”,可一证。《宋书·符瑞志》:“嘉禾生产屋景天中”,可二证。景天:一名“八宝”、“蝎子草”。是一种多年生的肉质草木植物。古人认为庭院中种植景天能避火灾。备火:景天的别称,后人旁注误入正文,《宋书·符瑞志》:“嘉禾生产屋景天中”,可证。
  <8>本:草木花卉一株称一本。
  <9>元帝:《宋书·符瑞志》作“哀帝”,可从。本书《指瑞篇》言“光武皇帝生子成、哀之际”,可证。哀帝(公元前25~前1年):即汉哀帝刘钦。公元前7~前1年在位。
  <10>根据文意,疑“故”后脱一“讫”字。
  <11>父:疑“公”之误。李公:指曾和刘秀一同起兵反王莽的李通、李轶兄弟。
  <12>柴界:地名,不详。
  <13>比:等到。
  <14>憧憧[chōng 音充]:摇曳不定的样子。属[hǔ 音主]:连接。
  <15>王莽(公元前45~公元23年):字巨君。汉元帝皇后的侄儿。新朝建立者。公元8~23年在位。后汉宗室刘玄兵入长安,王莽登渐台,被商人杜吴所杀。
  <16>谒[yè 音叶]者:官名。开始于春秋,为国君掌管传达。汉制郎中令属官有谒者,少府属官有中书谒者令(后改称中谒者令)。谒者掌傧赞受事,其长官称谒者仆射。望气:古代方士的一种占术,以望云气来预测吉凶。
  <17>春:章录杨校宋本作“舂”,可从。下“舂”字同。舂陵:县名,在今湖北省枣阳县南。
  <18>郭:外城。
  <19>参见《东观汉记》。
  <20>卿:古代君对臣,上属对下属的敬称。
  <21>照:明。
  <22>体:体制。这里指帝位。文:典章制度。
  <23>光:章录杨校宋本作“之”,可从。
  <24>龙:古代尊帝王为龙。龙兴:比喻王业创立。

  〔译文〕

  汉光武帝,建平元年十二月初六在济阳宫后殿第二间屋里出生。他死去父亲当时是济阳县令。这晚没有灯火,室内却自然明亮。他死去的父亲感到奇怪,立即召来功曹史充兰,派他去问会占卜的人。充兰跟马下率苏永一起去卜人王长孙的住所。王长孙卜卦后,对苏永和充兰说:“这是件吉利的事情,不用多说了。”这年,在房前栽景天的地方有小米长出来,共三株,每株一根茎九个穗,比一般小米要长一二尺,真是好小米。汉哀帝初年,有凤凰飞到济阳宫,所以到今天济阳宫还有凤凰庐。光武帝开始和李通等一道起兵,到了柴界,碰到王莽的军队,感觉恐惧,惊慌逃回济阳原来的小屋。等到那里,看见光芒像火烧得正红,在原来小屋靠路的南面,光芒闪烁得直上天,可是一会儿就不见了。王莽的时候,谒者苏伯阿能望云气测吉凶,被派出差经过舂陵,看见外城的草木长得郁郁葱葱气势旺盛。等光武帝到黄河以北,跟苏伯阿见面时,便问道:“你前次经过舂陵,根据什么知道那里的气象好呢?”苏伯阿回答说:“看见那里郁郁葱葱罢了”。大概天命当兴起,圣王该出现,前前后后总有气象应验得明明白白。那继承帝位,奉行传统典章制度,凭借以前父兄基业,禀受天气的,其应验的事就不多说了,创立王业,像汉高祖、汉光武帝那样由低贱出身在战乱中兴起的人,何尝没有天、人、神、怪、光显示的应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