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无形篇 第七

《 《论衡》译注 》

  【题解】

  本篇王充着重论述人的形体跟寿命的关系。他认为,人的形体和寿命都是承受天的正气同时形成的,只是承受气的厚薄有不同,所以形体与寿命有大小和长短之分。正常人一旦具有生命,形体和寿命就已经固定,它们相互依存,从生到死不会再改变。动物界蠕动飞行的虫子能变化,是因为它们本性所致,但不因此而能增加寿命。希望人像它们那样能变化形体,无意乎想让人成为短命的动物,这不是人们所希望的。至于修道服药可以改变人的形体,成为“体生毛,臂变为翼,行于云”而“千岁不死”的仙人的说法,王充认为,那是妄言,不可信。

  【原文】

  7.1 人禀元气于天,各受寿夭之命,以立长短之形,犹陶者用土为簋廉<1>,冶者用铜为柈杅矣<2>,器形已成,不可小大;人体已定,不可减增。用气为性,性成命定。体气与形骸相抱<3>,生死与期节相须<4>。形不可变化,命不可减加。以陶冶言之,人命短长,可得论也。

  〔注释〕

  <1>土:疑“埴”的坏字。下文有“陶者有埴簋庑”可证。埴[h0 音直]:粘土。簋[guǐ 音鬼]:古代装食物的器皿。廉:疑系“庑(廡)”之形误。下同。庑[wǔ 音伍]:通“甒”[wǔ 音伍],古代装酒的陶器。
  <2>柈[pán 音盘]:通“盘”,盘子。杅[yú 音鱼]:同“盂”,盛水的器皿。
  <3>骸[hái 音孩]:躯体。形骸:指形体。抱:存。
  <4>期节:期限。这里指命中注定的寿限。须:等待。这里是等同,一致的意思。

  〔译文〕

  人从天那儿承受了元气,各自接受了自己的寿命,形成了高矮不同的形体,就像制陶工人用粘土做成簋和甒,冶炼工人用铜铸成盘和盂。器皿的形体已经形成,不能再缩小与扩大;人的身体已经定型,也不能再变矮与增高。人因承受气形成生命,生命一旦形成,寿命就不会改变。人体具备的气与形体是相互依存的,生死与寿限是相互一致的。形体不能改变,寿命不能缩短与延长。根据制陶和冶金的道理来推论,人的寿命有长有短,就能够得到说明了。

  【原文】

  7.2 或难曰<1>:“陶者用植为簋廉,簋廉壹成<2>,遂至毁败,不可复变。若夫冶者用铜为柈杅,柈杅虽已成器,犹可复烁<3>,柈可得为尊<4>,尊不可为簋<5>。人禀气于天,虽各受寿夭之命,立以形体,如得善道神药<6>,形可变化,命可加增。”

  〔注释〕

  <1>难[nán 音南,去声]:驳斥。
  <2>两“廉”字当为“庑(廡)”之形误。壹:一旦。
  <3>烁[shuò 音朔]:熔化金属。
  <4>尊:古代的酒具。
  <5>不:根据文意疑作“亦”字,否则句不可通。
  <6>善道:指所谓可以使人延年益寿,长生不死的道术。神药:指仙丹。

  〔译文〕

  有人反驳说:“制陶工人用粘土做成簋和甒,簋和甒一旦制成,直到毁坏,形体不会再改变,至于冶炼工人用铜铸成盘和盂,盘和盂即使已经铸成器皿,还能再熔化,盘可以成为尊,尊也可以成为簋。人从天那儿承受气,即使各自接受了自己的寿命,形成了形体,要是得到了神奇的道术和仙丹,形体仍然能改变,寿命也可能延长。

  【原文】

  7.3 曰:冶者变更成器,须先以火燔烁,乃可大小短长。人冀延年,欲比于铜器,宜有若炉炭之化,乃易形;形易,寿亦可增。人何由变易其形,便如火烁铜器乎?《礼》曰:“水潦降<1>,不献鱼鳖<2>。”何则?雨水暴下,虫蛇变化,化为鱼鳖。离本真暂变之虫<3>,臣子谨慎,故不敢献。人愿身之变,冀若虫蛇之化乎?夫虫蛇未化者<4>,不若不化者。虫蛇未化,人不食也;化为鱼鳖,人则食之。食则寿命乃短<5>,非所冀也。岁月推移,气变物类,虾蟆为鹑<6>,雀为蜄蛤<7>。人愿身之变,冀若鹑与蜄蛤鱼鳖之类也?人设捕蜄蛤<8>,得者食之,虽身之不化,寿命不得长,非所冀也。鲁公牛哀寝疾七日<9>,变而成虎。鲧殛羽山<10>,化为黄能<11>。愿身变者,冀牛哀之为虎<12>,鲧之为能乎?则夫虎,能之寿,不能过人。天地之性,人最为贵。变人之形,更为禽兽,非所冀也。凡可冀者,以老翁变为婴儿,其次,白发复黑,齿落复生,身气丁强<13>,超乘不衰<14>,乃可贵也。徒变其形,寿命不延,其何益哉?

  〔注释〕

  <1>潦[lǎo 音老]:大雨。
  <2>鳖[bié 音别]:甲鱼,团鱼。
  <3>本真:本来的形体。暂:突然,忽然。
  <4>这句说虫蛇变化者,下句是说不变者,所以“未”字疑“之”字之误。
  <5>根据文意,疑“食”前有“见”字,否则语意不完整。
  <6>虾蟆:蛤蟆。鹑[chún 音纯]:鸟名,即鹌[1n 音安]鹑。
  <7>雀:麻雀的别称。蜄[shèn 音甚]:大蚌。蛤[gé 音格]:蛤蜊。
  <8>设:假如,如果。
  <9>公牛哀:姓公牛,名哀,春秋时鲁国人。《淮南子·俶真训》上说他得病,卧床七日之后变成了老虎。
  <10>鲧[gǔn 音滚]:传说是禹之父。居于崇,号崇伯。奉尧命治水,以筑堤防水九年未平,被舜杀于羽山(今山东郯城东北)。神话说他神化为黄能(一种类似熊的兽)。殛[jí 音极]:诛杀。羽山:古山名,传说在今山东省郯城东北。
  <11>能:一种像熊的野兽。事参见《左传.昭公七年》。
  <12>上文有“冀若虫蛇之化乎?”,“冀若鹑与蜄蛤鱼鳖之类也?”根据其句式,疑“冀”后脱一“若”字。
  <13>丁:健壮。强:强健,有力。
  <14>超:跃登。乘[shèng 音圣]:一车四马为一乘。超乘:跳跃上车,这里形容勇猛敏捷。

  〔译文〕

  我认为:冶炼工人要改变原来样子再铸成器皿,一定得先用炉火烧化,才能使其扩大、缩小,压短、拉长。人希望延长寿命,想拿铜器来作比方,那就应当有像炉里的炭一样变化,才能改变形体;形体改变了,寿命也就能延长。人通过什么方式来改变自己的形体,就像炉火熔化铜器一样呢?《礼记.曲礼》上说:“下大雨,就不向君主献鱼鳖。”为什么呢?因为雨水猛下,虫蛇改变了形体,变成了鱼鳖。它们脱离本来样子突然变成鱼鳖,作臣子的小心谨慎,所以不敢献给君主。人希望身体能变化,是希望像虫蛇那样变化吗?其实变化了的虫蛇,还不如不变化的。虫蛇没有变成鱼鳖,人不吃它;变成鱼鳖,人就要吃它。被人吃了其寿命就短,这不是人们所希望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节气的变化,物类也会跟着变化,蛤蟆成了鹌鹑,麻雀成了大蚌、蛤蜊。人希望身体能变化,是希望像鹌鹑、大蚌、蛤蜊、鱼、鳖之类一样吗?人如果捕捉大蚌、蛤蜊,得到者把它吃了,即使本身没有变化,其寿命也不会长,这也不是人们所希望的。鲁国的公牛哀得了卧床的疾病七天,就变成了老虎。鲧在羽山被杀,变成了黄能。希望身体能变化的人,是希望像公牛哀变为老虎,鲧变为黄能那样吗?然而那老虎,黄能的寿命,是不可能超过人的。天地间的生命,人最为宝贵。改变人的形体,再变成禽兽,这不是人们所希望的。凡是希望身体能变化的人,若能由老翁变为婴儿,其次,由白发能恢复成黑发,落掉的牙齿能再长出,身体和体气能保持坚强,跃车迅猛的劲头不减,才是可贵的。光改变自己形体,寿命没有延长,那有什么好处呢?

  【原文】

  7.4 且物之变随气,若应政治<1>,有所象为<2>。非天所欲寿长之故,变易其形也,又非得神草珍药食之而变化也。人恒服药固寿,能增加本性,益其身年也。遭时变化,非天之正气<3>,人所受之真性也,天地不变,日月不易,星辰不没,正也。人受正气,故体不变。时或男化为女,女化为男,由高岸为谷,深谷为陵也,应政为变。为政变,非常性也。汉兴,老父授张良书<4>,己化为石<5>,是以石之精为汉兴之瑞也<6>;犹河精为人持壁与秦使者<7>,秦亡之征也。蚕食桑老<8>,绩而为茧<9>,茧又化而为娥<10>,娥有两翼,变去蚕形。蛴螬化为复育<11>,复育转而为蝉,蝉生两翼,不类蛴螬。凡诸命蠕蜚之类。多变其形,易其体。至人独不变者,禀得正也。生为婴儿,长为丈夫,老为父翁,从生至死,未尝变更者,天性然也。天性不变者,不可令复变;变者,不可不变<12>,若夫变者之寿,不若不变者。人欲变其形,辄增益其年<13>,可也。如徒变其形而年不增,则蝉之类也,何谓人愿之?龙之为虫,一存一亡<14>,一短一长,龙之为性也,变化斯须<15>,辄复非常。由此言之,人,物也,受不变之形,不可变更<16>,年不可增减。

  〔注释〕

  <1>若应政治:王充认为,万物的特殊变化有时应和国家政治的好坏而发生。
  <2>象:象征。
  <3>正气:指天正常施放的气。
  <4>老父:老头。张良(?~公元前186年):字子房,传为城父(今安徽省亳县东南)人。汉初大臣。其祖与父是韩国贵族,秦灭韩,张良结交刺客,刺杀秦始皇未遂。传说他逃至下邳(今江苏睢宁北),遇黄石公,得《太公兵法》。后参加秦末农民起义,是刘邦的主要谋士。汉朝建立,封为留候。事参见《史记·留侯世家》。
  <5>已:随后,不久。化为石:传说黄石公是块石头变的,后来又复原为石头。
  <6>瑞:特指吉祥的征兆。
  <7>事参见《史记·秦始皇本纪》。
  <8>老:衰,疲倦,休息的意思。
  <9>绩:把麻搓成线。这里指吐丝。
  <10>娥:通“蛾”。
  <11>蛴螬[qí cáo 音齐曹]:金龟子的幼虫。复育:蝉的幼虫。蛴螬化为复育:古人限于当时科学水平,分不清这两种昆虫的幼虫,认为复育是蛴螬变的。
  <12>疑“可”后脱一“令”字。上文言“不可令复变”,此言“不可令不变”,文例一致,可证。
  <13>辄[zhé 音哲]:总是,就。
  <14>一:时而。
  <15>斯须:一会儿。
  <16>上文言“形不可变化,命不可减加”,故疑“不”前夺一“形”字。

  〔译文〕

  况且物类的变化是随着节气,有时就应与国家政治好坏相应,有所预兆出现,并不是上天想它延年益寿的缘故,才改变它的形体,也不是得神草仙丹吃了而变化的。人长期服药能保持长寿,能增加原来的生命,延长其寿命。这只是碰巧发生的变化,不是天正常施放的气,也不是人所承受的原有生命。天地不发生变化,日月不改变形态,星辰不发生坠落,这是正常现象。人承受的是天的正气,所以身体不会改变。有时男人变成女人,女人变成男人,同样高地成了谷地,深谷成了丘陵,应和政治发生变化。有应和政治的变化,不是正常的生命现象。汉朝要兴起,老翁授兵书给张良,然后变成石头,这石头精灵的出现是作为汉朝兴起的吉兆;像河的精灵变成人手捧玉璧递给秦的使者,是秦朝将亡的凶兆。蚕吃桑叶而衰,然后吐丝作成茧,茧又变成蛾,蛾有两只翅膀,改变掉了蚕的形体。蛴螬变成复育,复育转变成了蝉,蝉长出两只翅膀,完全不像蛴螬。凡是各种有生命能蠕动和飞行的虫类,大多能改变它们的形体。至于人唯独不改变形体,是因为承受到的是正气。人出生是婴儿,长大作丈夫,年老成老翁,从生到死,不曾改变,这是天生本性如此的缘故。天生本性不变的,不可能使其再变化;变化的,又不可能叫它不变化。至于变化者的寿命,不如不变的。人希望改变自己的形体,就能延长其寿命,那值得。如果光改变自己形体而寿命不能延长,那就与蝉同类,怎么能说人是希望这样呢?龙作为一种虫,时而出现,时而隐没,身体有时短,有时长,龙为了生命,变化很快,总是反复无常。这样说来,人是物类,禀受不能变化的形体,形体就不能改变,寿命也不会延长与缩短。

  【原文】

  7.5 传称高宗有桑穀之异<1>,悔过反政<2>,享福百年,是虚也。传言宋景公出三善言<3>,荧惑却三舍<4>,延年二十一载,是又虚也。又言秦缪公有明德<5>,上帝赐之十九年,是又虚也。称赤松,王乔好道为仙<6>,度世不死<7>,是又虚也。假令人生立形谓之甲,终老至死,常守甲形。如好道为仙,未有使甲变为乙者也。夫形不可变更,年不可减增。何则?形、气、性,天也。形为春,气为夏<8>。人以气为寿,形随气而动<9>。气性不均,则于体不同。牛寿半马,马寿半人,然则牛马之形与人异矣。禀牛马之形,当自得牛马之寿,牛马之不变为人,则年寿亦短于人。世称高宗之徒<10>,不言其身形变异,而徒言其增延年寿,故有信矣<11>

  〔注释〕

  <1>高宗:指商朝君主武丁。穀[gǔ 音股]:木名,构树,又名楮[chǔ 音楚]树。桑穀之异:传说殷高宗武丁当政,宫里突然长出桑树和穀树,七日就有一抱那么粗。这被认为是上天降罚,商将灭亡的预兆。武丁很害怕,就悔过并改正了错误,努力实行前代圣王治理国家的政治措施。于是桑穀很快消失了。事参见《说苑.敬慎》。一说此事发生在殷太宗太戊时。参见本书《顺鼓篇》、《感类篇》。
  <2>反:反省。
  <3>宋景公:名头曼。春秋末宋国君主,公元前516~前451年在位。宋景公出三善言:据《吕氏春秋·制乐》记载,宋景公当政时,火星犯“心宿”,认为是天将罚宋的预兆。于是宋景公说了三句怜惜臣民的话,火星当晚就离开了“心宿”,解除了灾祸,并且自己还延长寿命二十一年。
  <4>荧惑:即火星。由于火星呈红色,荧荧像火;在天空中运行,时而从西向东,时而从东向西,情况复杂,令人迷惑,所以称为荧惑。却:退避,移开。舍:古人认为二十八宿是日、月、行星运行时停留、休息的地方,每一星宿叫一舍。人们通常又称二十八宿为二十八舍。却三舍:指火星离开“心宿”时移动了三次位置。据说每移动一次位置要经过七个星宿,移动三次位置共经过二十一个星宿。
  <5>秦缪公:即秦穆公(?~公元前621年),名任好。春秋时秦国国君,五霸之一,公元前659~前621年在位。据《墨子.明鬼》上载,他在祖庙祭祀时,神赐他延寿十九年。
  <6>根据上二句文例,疑“称”前夺一“传”字。赤松:赤松子。姓赤松,名时乔,字受纪。上谷人。传说病疠入山,得道成仙。神农时为雨师。王乔:王子乔,蜀武阳人。曾为柏人令。传说得道成仙。
  <7>度:超度。
  <8>形为春,气为夏:意思是:“形”是外表,“气”是动因。春天使植物萌芽,具备外形,夏天由“气”作动因,促使植物发育成长。
  <9>动:移动,变动,这里指发育,成长。
  <10>高宗之徒:指殷高宗、宋景公、秦穆公一类人。
  <11>有:根据文意,疑“不”字之误。下文“如言高宗之徒,形体变易,其年亦增,乃可信也;今言年增,不言其体变,未可信也。”意与句同,可证。

  〔译文〕

  传说殷高宗时宫里有突然长出桑树和穀树的奇异现象,他就追悔自己的过错,反省政冶,于是享受了活到百岁的福分,这是假的。传说宋景公说了三句怜惜臣民的好话,火星就移动了三次位置,他得以延长寿命二十一年,这又是假的。还说秦缪公有清白的品德,上帝赐给他十九年寿命,这也是假的。传说赤松子,王子乔喜欢道术成了神仙,离开尘世而不死,这还是假的。假使说把一个人生下来形成的形体称为甲,直到老死,他都会经常保持着甲的形体。如果真是喜欢道术成了神仙,也没有使甲形变为乙形的。可见,形体不能改变,寿命不能缩短与延长。为什么呢?因为人的形体、气和生命,都是由天施气决定的。使植物萌芽而具备外形的是春天,气动使植物发育成长的是夏天。人是以承受气的厚薄形成寿命的,形体也是随着承受气的不同而发育成长的。由于承受的气和生命不均衡,则在形体上也不相同。牛的寿命只是马的一半,马的寿命只是人的一半,既然如此,牛和马的形体与人的就会有差别。禀受牛马的形体,应当自然得到牛马的寿命,牛马不能变成人,那寿命也就比人短。社会上称道殷高宗、宗景公、秦穆公他们如何如何长寿,却不说说他们的身体形态改变了没有,而光说他们延年益寿,所以不可信。

  【原文】

  7.6 形之血气也,犹囊之贮粟米也。一石<1>,囊之高大亦适一石。如损益粟米,囊亦增减。人以气为寿,气犹粟米,形犹囊也,增减其寿,亦当增减其身,形安得如故?如以人形与囊异,气与粟米殊,更以苞瓜喻之<2>。苞瓜之汁,犹人之血也;其肌,犹肉也。试令人损益苞瓜的汁,令其形如故,耐为之乎<3>?人不耐损益苞瓜之汁,天安耐增减人之年?人年不可增减,高宗之徒谁益之者,而云增加?如言高宗之徒,形体变易,其年亦增,乃可信也。今言年增,不言其体变,未可信也。何则?人禀气于天,气成而形立,则命相须以至终死<4>。形不可变化,年亦不可增加。以何验之?人生能行,死则僵仆,死则气减<5>,形消而坏。禀生人<6>,形不可得变,其年安可增?人生至老,身变者,发与肤也。人少则发黑,老则发白,白久则黄。发之变,形非变也。人少则肤白,老则肤黑,黑久则黯<7>,若有垢矣。发黄而肤为垢,故《礼》曰:<8>“黄耉无疆<9>。”发变异<10>,故人老寿迟死,骨肉不可变更,寿极则死矣。五行之物<11>,可变改者,唯土也。埏以为马<12>,变以为人,是谓未入陶灶更火者也。如使成器,入灶更火,牢坚不可复变。今人以为天地所陶冶矣<13>,形已成定,何可复更也?

  〔注释〕

  <1>据上下文意,疑“一石”前脱“粟米”二字。石[dàn 音旦]:容量单位,十斗为一石。
  <2>苞瓜:即匏[páo 音袍]瓜,俗称瓢葫芦,是葫芦的一个变种。
  <3>耐[néng 音能]:通“能”。
  <4>则:疑“形”之误。古“形”与“刑”同,“刑”与“则”形近而误。
  <5>减:疑与“灭(滅)”形近而误,递修本作“灭”,可从。
  <6>疑“禀”后脱一“气”字。本书《命义篇》有“人禀气而生”,可证。
  <7>黯:深黑。这里是指皮肤干枯,不光润。
  <8>《礼》:这里指《仪礼》,它记载了春秋战国时的部分礼制。
  <9>黄:指人老头发变黄。耉[gǒu 音狗]:指老人脸色暗黑。黄耉:九十岁。泛指年老。
  <10>上文在说发与肤,故疑“发”后脱一“肤”字。
  <11>五行:木、火、土、金、水。
  <12>埏[shān 音山]:揉和(粘土)。
  <13>以:通“已”,已经。

  〔译文〕

  形体中的血气,就像口袋中装有粟米一样。粟米一石,口袋的长短大小也应恰巧够装一石。如果减少或增加了粟米,口袋也应随着增大或缩小。人以承受气形成寿命,气就像粟米,形体就像口袋。增加或减少人的寿命,也应当改变其身体的大小,那么形体怎么能像原来一样呢?如果因为人的形体跟口袋有差异,气与粟米有不同,就改用苞瓜来比喻。苞瓜的汁液,就像人的血,瓜的肌,就像人的肉。试让人减少或增加苞瓜的汁液,还要使它的形体像原来一样,能办得到吗?人不能够减少或增加苞瓜的汁液,天又怎么能增加或减少人的寿命呢?人的寿命既是不能够增加或减少,殷高宗他们谁长寿了,而硬要说增添了寿命?如果说殷高宗他们,形体改变了,其寿命也随着增添了,才可以相信。现在说他们寿命增加了,却不说他们形体是否改变,这不能相信。为什么呢?人从天承受气,得气就形成形体,形体和寿命相互依存至到寿终死去。形体没有变化,寿命也就不能增添。拿什么来验证呢?人活着就能行走,死去则僵硬地倒下,死了则气断绝,形体腐烂消灭。承受气生下人,形体不可能改变,其寿命又怎么能增添?人从生下来到老,身体上有改变的,只是毛发和皮肤。人年少则毛发黑,年老则毛发白,白久了则变黄。毛发颜色改变了,但形体没有改变。人年少则皮肤白,年老则皮肤黑。黑久了则颜色会加深,像是粘有污垢。年老毛发变黄,皮肤变得暗黑,所以《礼仪.士冠礼》上说:“黄耉无疆。”由于只是毛发和皮肤的颜色变得不同,所以人长寿到晚年,骨肉的形态也不会改变,直到寿终死去。木、火、土、金、水等东西,能够改变形体的,只有土。揉和粘土用它捏成马,还可以改变马的形状捏成人,这说的是还没有送进窑里经过烧炼的东西。如果把它做成陶器,送进窑里经过烧炼,形体就会坚固得不能再改变。现在人体已经被天地陶冶过,形状已经固定,怎么能再改变呢?

  【原文】

  7.7 图仙人之形,体生毛,臂变为翼,行于云,则年增矣,千岁不死。此虚图也。世有虚语,亦有虚图。假使之然,蝉娥之类<1>,非真正人也<2>。海外三十五国<3>,有毛民、羽民<4>,羽则翼矣。毛羽之民土形所出<5>,非言为道身生毛羽也。禹、益见西王母<6>,不言有毛羽。不死之民<7>,亦在外国,不言有毛羽。毛羽之民,不言不死;不死之民,不言毛羽。毛羽未可以效不死,仙人之有翼,安足以验长寿乎?

  〔注释〕

  <1>娥:疑为“蛾”之误。
  <2>真:疑衍文。古书无以“真正”连文,故疑将旁注误入正文。
  <3>海外三十五国:这是古代传说,并非事实。
  <4>参见《山海经.海外东经》、《山海经.海外南经》。
  <5>参见《淮南子·地形训》。
  <6>西王母:神话中的女神。古代中西交通传闻中,往往以为在西方绝远处有西王母之邦。《山海经.大荒西经》等书中载,她是一个虎齿、蓬发、戴胜(首饰)、善啸的人。又参见《穆天子传》、《史记·大宛列传》、《后汉书·西域传》。禹、益见西王母:王充认为《山海经》是禹、益编著的,而《山海经》上记载西王母是个普通妇女,因此他这样说。
  <7>不死之民:古代神话中说海外有一种长生不死的人。参见《山海经.海外南经》、《淮南子·地形训》。

  〔译文〕

  画仙人的形象,身体长毛,两臂变成翅膀,在云中行走,于是寿命增添,千岁不死。这样的画不真实。社会上有假话,也有假图。假定是这样,只能是蝉蛾一类的虫子,不是真正的人。海外有三十五国,有长毛的人,有生羽的人,羽就是翅膀。生毛长羽的人,是地理条件造成的,不能说是修道才使得他们身上长出毛羽的。大禹,伯益见过西王母,并没有说她身上长有毛羽。有不会死的人,但在外国,也没有说他们身上长有毛羽。身上长有毛羽的人,没有说他们长生不死;不会死的人,又没有说他们长有毛羽。可见,身上长毛生翅膀不能用它来证明长生不死,仙人有翅膀,又怎么能用它来证明可以长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