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白论第五

《 公孙龙子 》

坚白石三,可乎?

曰:不可。

曰:二,可乎?

曰:可。

曰:何哉?

曰:无坚得白,其举也二;无白得坚,其举也二。

曰:得其所白,不可谓无白;得其所坚,不可谓无坚:而之石也之于然也,非三也?

曰:视不得其所坚而得其所白者,无坚也。拊不得其所白而得其所坚,得其坚也,无白也。

曰:天下无白,不可以视石;天下无坚,不可以谓石。坚白石不相外,藏三可乎?

曰:有自藏也,非藏而藏也。

曰:其白也,其坚也,而石必得以相盛盈。其自藏奈何?

曰:得其白,得其坚,见与不见离。不见离,一一不相盈,故离。离也者,藏也。

曰:石之白,石之坚,见与不见,二与三,若广修而相盈也。其非举乎?

曰:物白焉,不定其所白;物坚焉,不定其所坚。不定者兼,恶乎其石也?

曰:循石,非彼无石。非石,无所取乎白石。不相离者,固乎然其无已。

曰:于石一也,坚白二也,而在于石,故有知焉,有不知焉;有见焉,有不见焉。故知与不知相与离,见与不见相与藏。藏故,孰谓之不离?

曰:目不能坚,手不能白。不可谓无坚,不可谓无白。其异任也,其无以代也。坚白域于石,恶乎离?

曰:坚未与石为坚,而物兼未与为坚。而坚必坚其不坚。石物而坚,天下未有若坚,而坚藏。

白固不能自白,恶能白石物乎?若白者必白,则不白物而白焉。黄黑与之然。石其无有,恶取坚白石乎?故离也。离也者因是。

力与知果,不若因是。

且犹白——以目、以火见。而火不见;则火与目不见,而神见。神不见,而见离。

坚——以手,而手以捶;是捶与手知而不知,而神与不知。神乎,是之谓“离”焉。离也者天下,故独而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