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箝第五

《 鬼谷子 》

凡度权量能,所以征远来近。立势而制事,必先察同异,别是非之语;见内外之辞,知有无之数;决安危之计,定亲疏之事,然后乃权量之。其有隐括,乃可征,乃可求,乃可用。

引钩箝之辞,飞而箝之。钩箝之语,其说辞也,乍同乍异。其不可善者,或先征之而后重累;或先重以累而后毁之;或以重累为毁,或以毁为重累。其用或称财货琦玮,珠玉璧白,采色以事之;或量能立势以钩之;或伺候见(山间)而箝之。其事用抵巇,将欲用之天下,必度权量能,见天时之盛衰,制地形之广狭,岨崄之难易,人民货财之多少,诸侯之交孰亲孰疏、孰爱孰憎。

心意之虑怀,审其意知其所好恶。乃就说其所重,以飞箝之辞钩其所好,以箝求之。用之于人,则量智能、权材力、料气势,为之枢机。以迎之随之,以箝和之,以意宜之,此飞箝之缀也。用于人则空往而实来,缀而不失,以究其辞,可箝而从,可箝而横,可引而东,可引而西,可引而南,可引而北,可引而反,可引而覆。虽覆能复,不失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