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 新书 》

○傅职(连语)

或称《春秋》,而为之耸善而仰恶,以革劝其心。教之《礼》,使知上下之则宜。或称《诗》,而为之广道显德,以驯明其志。教之《乐》,以疏其秽,而填其浮气。教之语,使明於上世而知先王之务明德於民也。教之故志,使知废兴者,而戒惧焉。教之任术,使能纪万官之职任,而知治化之仪。教之训典,使知族类疏戚,而隐比训焉。此所谓学太子以圣人之德者也。

或明惠施以道之忠,明长复以道之信,明度量以道之义,明等级以道之礼,明恭俭以道之孝,明敬戒以道之事,明慈爱以道之仁,明亻闲雅以道之文,明除害以道之武,明精直以道之伐,明正德以道之赏,明斋肃以道之敬,此所谓教太子也。

左右前后,莫非贤人以辅相之,搃威仪以先后之,摄体貌以左右之,制义行以宣翼之,章恭敬以监行之,勤劳以劝之,孝顺以内之,敦笃以固之,忠信以发之,德言以扬之。此所谓顺者也。此傅人之道也,非贤者不能行。

天子不谕於先圣人之德,不知君国畜民之道,不见礼义之正,不察应事之理,不博古人之典传,不亻闲於威仪之数,《诗》、《书》、《礼》、《乐》无经,天子学业之不法:凡此其属,太师之任也。古者齐太公职之。

天子不恩於亲戚,不惠於庶民,无礼於大臣,不忠於刑狱,无经於百官,不哀於丧,不敬於祭,不直於戎事,不信於诸侯,不诚於赏罚,不厚於德,不强於行,赐予侈於左右近臣,吝授於疏远卑贱,不能惩忿忘欲,大行、大礼、大义、大道,不从太师之教:凡此其属,太傅之任也。古者鲁周公职之。

天子处位不端,受业不敬,教诲讽诵《诗》、《书》、《礼》、《乐》之不经、不法、不古,言语不序,音声不中律,将学趋让,进退即席不以礼,登降揖让无容,视瞻、俯仰、周旋无节,咳唾数顾,趋行不得,色不比顺,隐琴肆瑟:凡此其属,太保之任也。古者燕召公职之。

天子燕业反其学,左右之习诡其师;答远方诸侯、遇贵大人,不知大雅之辞;答左右近臣,不知已诺之适;亻闲问小诵之不博不习:凡此其属,少师之任也。古者史佚职之。

天子居处,出入不以礼,衣服冠带不以制,御器在侧不以度,杂彩从美不以彰德,忿怒说喜不以义,赋与噍让不以节,小行、小礼、小义、小道,不从少师之教:凡此其属,少傅之任也。

天子居处燕私,安而易,乐而湛,夜漏屏人而数,饮酒而醉,食肉而饱,饱而强食,饥而馁,暑而暍,寒而懦,寝而莫宥,坐而莫侍,行而莫先莫后;帝自为开户,自取玩好,自执器皿,亟顾还面,而器御之不举不臧,折毁丧伤:凡此其属,少保之任也。

干戚戈羽之舞,管籥琴瑟之会,号呼歌谣声音不中律,燕乐《雅》《讼》逆乐序:凡此其属,诏工之任也。

不知日月之不时节,不知先王之讳与国之大忌,不知风雨雷电之眚:凡此其属,太史之任也。

○保傅(连语)

殷为天子三十馀世而周受之,周为天子三十馀世而秦受之,秦为天子二世而亡。人性非甚相远也,何殷、周之君有道而长也,而秦无道之暴也?其故可知也。

古之王者,太子初生固举以礼,使士负之,有司斋肃端冕,见之南郊,见於天也。过阙则下,过庙则趋,孝子之道也。故自为赤子而教固以行矣。昔者周成王幼在襁褓之中,召公为太保,周公为太傅,太公为太师。保,保其身体;傅,傅之德义;师,道之教训:三公之职也。於是为置三少,皆上大夫也,曰少保、少傅、少师,是与太子燕者也。故咳(口是),三公、三少固明孝仁礼义,以道习之,逐去邪人,不使见恶行。於是皆选天下之端士、教悌博闻有道术者,以卫翼之,使与太子居处出入。故太子初生而见正事,闻正言,行正道,左右前后皆正人也。习与正人居之,不能无正也,犹生长於楚,不能不楚言也;故择其所嗜,必先受业,乃得尝之;择其所乐,必先有习,乃得为之。孔子曰:“少成若天性,习贯如自然。”是殷、周之所以长有道也。

及太子少长,知好色,则入於学。学者,所学之官也。《学礼》曰:“帝入东学,上亲而贵仁,则亲疏有序而恩相及;帝入南学,上齿而贵信,则长幼有差而民不诬矣。帝入西学,上贤而贵德,则贤智在位而功不遗矣。帝入北学,上贵而尊爵,则贵贱有等而下不逾矣。帝入太学,承师问道,退习而考於太傅,太傅罚其不则而匡其不及,则德智长而理道得矣。此五学者既成於上则百姓黎民化辑於下矣。”学成治就,是殷、周所以长有道也。

及太子既冠成人,免於保傅之严,则有司直之史,有彻膳之宰。太子有过,史必书之,史之义,不得书过则死。过书而宰收其膳,宰之义,不得收膳即死。於是有进善之旌,有诽谤之木,有敢谏之鼓,瞽史诵诗,工诵箴谏,大夫进谋,士傅民语。习与智长,故切而不愧;化与心成,故中道若性。是殷、周之所以长有道也。

三代之礼:天子春朝朝日,秋幕夕月,所以明有敬也;春秋入学,坐国老,执酱而亲馈之,所以明有孝也;行以鸾和,步中《采荠》,趋中《肆夏》,所以明有度也;其於禽兽也,见其生不忍其死,闻其声不尝其肉,故远庖厨,所以长恩,且明有仁也。食以礼,收以乐。失度,则史书之,工诵之,三公进而读之,宰夫减其膳,是天子不得为非也。

《明堂之位》曰:“笃仁而好学,多闻而道顺。天子疑则问,应而不穷者谓之道。道者,道天子以道者也,常立於前,是周公也。诚立而敦断,辅善而相义者谓之辅。辅者,辅天子之意者也,常立於左,是太公也。洁廉而切直,匡过而谏邪者谓之拂。拂者,拂天子之过者也,常立於右,是召公也。博闻强记,捷给而善对者谓之承。承者,承天子之遗忘者也,常立於后,是史佚也。”故成王中立听朝,则四圣维之,是以虑无失计而举无过事。殷、周之所以长久者,其辅翼灭子有此具也。

及秦而不然:其俗固非贵辞让也,所上者告讦也;固非贵礼义也,所上者刑罚也。使赵高傅胡亥而教之狱,所习者非斩劓人,则夷人之三族也。故今日即位,明日射人,忠谏者谓之诽谤,深为之计者谓之妖言,其视杀人若艾草菅然。岂胡亥之性恶哉?其所以集道之者非理故也。

鄙谚曰:“不习为吏,而视已事。”又曰:“前车覆而后车戒。”夫殷、周之所以长久者,其已事可知也,然而不能从,是不法圣智也。秦之亟绝者,其轨迹可见也,然而不避,是后车又覆也。夫存亡之反,治乱之机,其要在是矣。天下之命,县於太子;太子之善,在於蚤谕教与选左右。心未滥而先谕教,则化易成也;夫开於道术,知义理之指,则教之功也。若其服习积贯,则左右而已矣。夫胡越之人,生而同声,嗜欲不异,及其长而成俗也,累数译而不能相通,行有虽死而不相为者,则教习然也。臣故曰:“选左右、蚤谕教最急。”夫教得而左右正,则太子正矣,太子正而天下定矣。《书》曰:“一人有庆,兆民赖之。”此时务也。

○连语(连语)

纣,天子之后也,有天下而宜然。苟背道弃义,释敬慎而行骄肆,则天下之人,其离之若崩,其背之也不约而若期。夫为人主者,诚奈何而不慎哉?纣将与武王战,纣陈其卒,左臆右臆,鼓之不进,皆还其刃,顾以乡纣也。纣走还於寝庙之上,身斗而死,左右弗肯助也。纣之官卫舆纣之躯,弃之玉门之外。民观之者皆进蹴之,蹈其腹,蹶其肾,践其肺,履其肝。周武王乃使人帷而守之,民之观者搴帷而入,提石之者犹未肯止。可悲也!夫执为民主,直与民为仇,殃忿若此!夫民尚践盘其躯,而况有其民政教乎!羞甚!臣窃闻之曰:“善不可谓小而无益,不善不可谓小而无伤。”夫牛之为胎也,细若鼷鼠。纣损天下,自象箸始。故小恶大恶一类也,过败虽小,皆纣之罪也。周谚曰:“前车覆而后车戒。”今前车已覆矣,而后车不知戒,不可不察也。

梁尝有疑狱,群臣半以为当罪,半以为不当,虽梁王亦疑。梁王曰:“陶之朱叟,以布衣而富侔国,是必有奇智。”乃召朱公而问之曰:“梁有疑狱,吏半以为当罪,半以为不当,虽寡人亦疑焉,为吾决是奈何?”朱公曰:“臣鄙人也,不知当狱。然臣家有二白璧,其色相如也,其径相如也,其泽相如也。然其价也,一者千金,一者五百金。”王曰:“径与色、泽皆相如也,一者千金,一者五百金,何也?”朱公曰:“侧而视之,其一者厚倍之,是以千金。”王曰:“善。”故狱疑则从去,赏疑则从予,梁国说。以臣谊窃观之,墙薄咫亟坏,缯薄咫亟裂,器薄咫亟毁,酒薄咫亟酸。夫薄而可以旷日持久者,殆未有也。故有国畜民施政教者,臣窃以为厚之而可耳。

抑臣又窃闻之曰:有上主者,有中主者,有下主者。上主者,可引而上,不可引而下;下主者,可以引而下,不可引而上;中主者,可引而上,可引而下。故上主者,尧、舜是也。夏禹、契、后稷与之为善则行,鲧、驩兜欲引而为恶则诛。故可与为善,而不可与为恶。下主者,桀、纣是也,虽侈、恶来进与为恶则行,比干、龙逢欲引而为善则诛。故可与为恶,而不可与为善。所谓中主者,齐桓公是也。得管仲、隰朋则九合诸侯,任竖貂、易牙则饿死胡宫,虫流而不得葬。故材性乃上主也,贤人必合,而不肖人必离,国家必治,无可忧者也。若材性下主也,邪人必合,贤正必远,坐而须亡耳,又不可胜忧矣。故其可忧者,唯中主尔,又似练丝,染之蓝则青,染之缁则黑,得善佐则存,无善佐则亡,此其不可不忧者耳。《诗》云:“芃芃棫朴,薪之槱之;济济辟王,左右趋之。”此言左右日以善趋也,故臣窃以为练左右急也。

○辅佐(连语)

大相上承大义而启治道,总百官之要,以调天下之宜;正身行,广教化,修礼乐,以美风俗;兼领而和一之,以合治安。故天下失宜,国家不治,则大相之任也。上执政职。

大拂秉义立诚,以翼上志;直议正辞,以持上行;批天下之患,匡诸侯之过。令或郁而不通,臣或盭而不义,大拂之任也。中执政职。

大辅闻善则以献,知善则以献,明号令,正法则,颁度量,论贤良,次官职,以时巡循,使百吏敬率其业。故经义不衷,贤不肖失序,大辅之任也。下执事职。

道行典知变化,以为规是非,明利害,掌仆及舆马之度,羽旄旌旗之制,步骤徐疾之节,春夏秋冬马之伦色;居车之容,登降之礼,见规宜论,见过则之间。故职不率义,则道行之任也。

调讯典博闻,以掌驷乘,领时从,比贤能,天子出则为车右,坐立则为位,承圣帝之德,畜民之道,礼义之正,应事之理,则职以箴;刑狱之衷,赏罚之诚,已诺之信,百官之经,丧祭之共,戎事之诫,身行之强,则职以谂;遇大臣之敬,遇小臣之惠,坐立之端,言默之序,音声之适,揖让之容,俯仰之节,立事之色,则职以证;出入不从礼,衣服不从制,御器不以度,迎送非其章,忿说忘其义,取予失其节,安易而乐湛,则职以谏。故善不彻,过不闻,侍从不谏,则调讯之任也。

典方典容仪,以掌诸侯、远方之君,譔之班爵、列位、轨伍之约,朝觐、宗遇、会同、享聘、贡职之数;辨其民人之众寡,政之治乱。率德道顺、僻淫犯禁之差第;天子巡狩,则先循於其方。故或有功德而弗举,或有淫僻犯禁而不知,典方之任也。

奉常典天,以掌宗庙社稷之祀,天神地祗人鬼,凡山川四望国之诸祭,吉凶妖祥占相之事;序礼乐丧纪,国之礼仪,毕居其宜,以识宗室;观民风俗,审诗商,修宪命,禁邪言,息淫声;於四时之交,有事於南郊,以报祈天明。故历天事不得,事鬼神不序,经礼仪人伦不正,奉常之任也。

祧师典春,以掌国之众庶、四民之序,以礼义伦理教训人民。方春三月,缓施生遂,动作百物,是时有事於皇考祖考。

○问孝

原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