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九先知

《 法言 》

“先知其几于神乎?敢问先知。”曰:“不知。知其道者其如视,忽、眇、绵作昞。”

先甲一日易,后甲一日难。

或问:“何以治国?”曰,“立政。”曰:“何以立政?”曰:“政之本,身也,身立则政立矣。”

或问:“为政有几?”曰:“思斁。”或问“思斁”。曰:“昔在周公,征于东方,四国是王。召伯述职,蔽芾甘棠,其思矣。夫齐桓欲径陈,陈不果内,执袁涛涂,其斁矣夫。於戏,从政者审其思斁而已矣。”

或问:“何思?何斁?”曰:“老人老,孤人孤,病者养,死者葬,男子亩,妇人桑之谓思。若汙人老,屈人孤,病者独,死者逋,田亩荒,杼轴空之谓斁。”

为政日新。或人:“敢问日新。”曰:“使之利其仁,乐其义,厉之以名,引之以美,使之陶陶然之谓日新。”

或问“民所勤”。曰:“民有三勤。”曰:“何哉所谓三勤?”曰:“政善而吏恶,一勤也;吏善而政恶,二勤也;政、吏骈恶,三勤也。禽兽食人之食,土木衣人之帛。谷人不足于昼,丝人不足于夜之谓恶政。”

圣人,文质者也。车服以彰之,藻色以明之,声音以扬之,诗书以光之。笾豆不陈,玉帛不分,琴瑟不铿,钟鼓不抎,则吾无以见圣人矣。

或曰:“以往圣人之法治将来,譬犹胶柱而调瑟,有诸?”曰,“有之。”曰:“圣君少而庸君多,如独守仲尼之道,是漆也。”曰:“圣人之法,未尝不关盛衰焉。昔者,尧有天下,举大纲,命舜、禹;夏、殷、周属其子,不胶者卓矣!唐、虞象刑惟明,夏后肉辟三千,不胶者卓矣!尧亲九族,协和万国。汤武桓桓,征伐四克。由是言之,不胶者卓矣。礼乐征伐,自天子所出。春秋之时,齐晋实予,不胶者卓矣!”

或曰:“人君不可不学《律》、《令》。”曰:“君子为国,张其纲纪,谨其教化。导之以仁,则下不相贼;莅之以廉,则下不相盗;临之以正,则下不相诈;修之以礼义,则下多德让。此君子所当学也。如有犯法,则司狱在。”

或苦乱。曰:“纲纪。”曰:“恶在于纲纪?”曰:“大作纲,小作纪,如纲不纲,纪不纪,虽有罗网,恶得一目而正诸?”

或曰:“齐得夷吾而霸,仲尼曰小器。请问大器。”曰:“大器其犹规矩准绳乎?先自治而后治人之谓大器。”

或曰:“正国何先?”曰:“躬工人绩。”

或曰:“为政先杀后教。”曰:“於乎,天先秋而后春乎?将先春而后秋乎?”

吾见玄驹之步,雉之晨雊也,化其可以已矣哉。

民可使觌德,不可使觌刑。觌德则纯,觌刑则乱。

象龙之致雨也,难矣哉。曰:“龙乎!龙乎!”

或问“政核”。曰:“真伪,真伪则政核。如真不真,伪不伪,则政不核。”

鼓舞万物者,雷风乎!鼓舞万民者,号令乎!雷不一,风不再。

圣人乐陶成天下之化,使人有士君子之器者也。故不遁于世,不离于群。遁离者,是圣人乎?

雌之不才,其卵毈矣;君之不才,其民野矣。

或问曰:“载使子草律。”曰:“吾不如弘恭。”“草奏。”曰:“吾不如陈汤。”曰:“何为?”曰:“必也律不犯,奏不剡。”

甄陶天下者,其在和乎?刚则甈,柔则坏。

龙之潜亢,不获中矣。是以过中则惕,不及中则跃,其近于中乎!

圣人之道,譬犹日之中矣!不及则未,过则昃。

什一,天下之中正也。多则桀,寡则貊。

井田之田,田也。肉刑之刑,刑也。田也者,与众田之。刑也者,与众弃之。

法无限,则庶人田侯田,处侯宅,食侯食,服侯服,人亦多不足矣。

为国不迪其法,而望其效,譬诸算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