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 法行篇

《 荀子·译注 》

  [题解]

  作者认为本篇所称述的言行都是值得效法的行为准则,故以“法行”命篇。

  【原文】

  公输不能加于绳<1>,圣人莫能加于礼。礼者,众人法而不知,圣人法而知之。

  〔注释〕

  <1>公输:即公输般,春秋时鲁国人,又称鲁班,是著名的巧匠。 加:超越,这里指不遵循。

  〔译文〕

  公输班不能超越墨线,圣人不能超越礼制。礼制这种东西,众人遵循它却不懂其所以然,圣人遵循它而且能理解其所以然。

  【原文】

  曾子曰<1>:“无内人之疏而外人之亲<2>,无身不善而怨人,无刑已至而呼天。内人之疏而外人之亲,不亦反乎<3>?身不善而怨人,不亦远乎<4>?刑已至而呼天,不亦晚乎?《诗》曰<5>:“涓涓源水,不雝不塞<6>。毂已破碎<7>,乃大其辐<8>。事已败矣,乃重大息<9>。’其云益乎<10>?”

  〔注释〕

  <1>曾子:指孔子的学生曾参。 <2>无:通“毋”,不要的意思。 <3>反:《集解》作“远”,据《韩诗外传》卷二改。 <4>远:《集解》作“反”,据《韩诗外传》卷二改。 <5>以下诗句不见于今本《诗经》,是逸诗。 <6>雝:通“壅”。 <7>毂[ 音鼓]>:车轮中心的圆木,周围与车辐的一端相接,中有圆孔,可以插轴。 <8>辐[ 音福]:车轮中连接车毂和轮圈的一条条直木。 <9>大[tài 音太]息:即叹息之意。 <10>云:有(王先谦说)。

  〔译文〕

  曾子说:“不要疏远家人而亲近外人,不要自己不好而埋怨别人,不要刑罚降临才呼喊上天。疏远家人而亲近外人,不是违背情理了吗?自己不好而埋怨别人,不是舍近求远了吗?刑罚已经临头才呼喊上天,不是悔之已晚了吗?《诗》云:‘涓涓细流源头水,不加堵截就不绝。车毂已经全破碎,这才加大那车辐。事情已经失败了,这才深深长叹息。’这样做有益吗?”

  【原文】

  曾子病<1>,曾元持足<2>。曾子曰:“元,志之!吾语汝。夫鱼鳖鼋鼍犹以渊为浅而堀穴其中<3>;鹰鸢犹以山为卑而增巢其上<4>;及其得也,必以饵。故君子苟能无以利害义,则耻辱亦无由至矣。”

  〔注释〕

  <1>古代病情轻的叫“疾”,病情重的叫“病”。 <2>曾元:曾子的儿子。 <3>鼋[yuán 音元]:大鳖。鼍[tuó 音沱]:鳄鱼的一种,俗称“猪婆龙”。 堀:通“窟”。 穴:《集解》无此字,据《大戴礼记·曾子疾病》补。 <4>增:通“橧”,聚木。

  〔译文〕

  曾子病得很厉害,曾元抱着他的脚。曾子说:“元,记住!我告诉你。那鱼鳖鼋鼍以为渊池还太浅而在那里面打洞才安身;鹰鸢以为山岭还太低而在那上面筑巢才栖息;它们被人捕获,一定是为钓饵所诱。所以君子如能不因为财利而伤害道义,那么耻辱也就无从到来了。”

  【原文】

  子贡问于孔子曰<1>:“君子之所以贵玉而贱珉者<2>,何也?为夫玉之少而珉之多邪?”孔子曰:“恶!赐!是何言也!夫君子岂多而贱之、少而贵之哉?夫玉者,君子比德焉:温润而泽,仁也;栗而理,知也;坚刚而不屈,义也;廉而不刿,行也;折而不桡,勇也;瑕適并见<3>,情也;扣之,其声清扬而远闻,其止辍然,辞也。故虽有珉之雕雕,不若玉之章章。《诗》曰<4>:‘言念君子,温其如玉。’此之谓也。”

  〔注释〕

  <1>子贡:孔子的学生,姓端木,名赐,以善辞令著称。 <2>珉[mín 音民]:似玉的美石。 <3>瑕:玉上的斑点、毛病。 適:通“瓋”[zhè 音这],也作“谪”,与“瑕”同义。 <4>引诗见《诗·秦风·小戎》。

  〔译文〕

  子贡问孔子:“君子珍视宝玉而轻视珉石的原因,是什么呢?是因为宝玉少而珉石多吗?”孔子说:“欸!赐啊!这是什么话啊!君子怎么会因为多了就轻视它、少了就珍视它呢?这宝玉,君子用来比拟品德:它温柔滋润而有光泽,好比仁;它坚硬而有纹理,好比智;它刚强而不屈,好比义;它有棱角而不割伤人,好比行;它即使折断也不弯曲,好比勇;它的斑点缺陷都暴露在外,好比诚实;敲它,声音清越远扬,戛然而止,好比言辞之美。所以,即使珉石带着彩色花纹,也比不上宝玉那样洁白明亮。《诗》云:‘我真想念君子,温和得就像宝玉。’说的就是这道理。”

  【原文】

  曾子曰:“同游而不见爱者,吾必不仁也;交而不见敬者,吾必不长也<1>;临财而不见信者,吾必不信也。三者在身,曷怨人?怨人者穷,怨天者无识<2>。失之己而反诸人,岂不亦迂哉?”

  〔注释〕

  <1>长[zhǎng 音掌]:此“长”字与“敬”同义。 <2>无识:没有见识,指不知天命。

  〔译文〕

  曾子说:“一起交游却不被人喜爱,那肯定是自己缺乏仁爱;与人交往而不受到尊敬,那必然是自己没有敬重别人;接近财物而得不到信任,那一定是自己没有信用。这三者的原因都在自己身上,怎么能怪怨别人?怪怨别人就会陷入困厄,怪怨上天就是没有见识。过失在于自己却反而去责备别人,岂不是太不切合实际了么?”

  【原文】

  南郭惠子问于子贡曰:“夫子之门<1>,何其杂也?”子贡曰:“君子正身以俟,欲来者不距,欲去者不止。且夫良医之门多病人,檃栝之侧多枉木<2>。是以杂也。”

  〔注释〕

  <1>夫子:指孔子。<2>檃栝[kuò 音扩]:矫正竹木的工具。

  〔译文〕

  南郭惠子问子贡说:“孔夫子的门下,怎么那样混杂呢?”子贡说:“君子端正自己的身心来等待求学的人,想来的不拒绝,想走的不阻止。况且良医的门前多病人,整形器的旁边多弯木,所以夫子的门下鱼龙混杂啊。”

  【原文】

  孔子曰:“君子有三恕<1>:有君不能事,有臣而求其使,非恕也;有亲不能报,有子而求其孝,非恕也;有兄不能敬,有弟而求其听令,非恕也。士明于此三恕,则可以端身矣。”

  〔注释〕

  <1>恕:用自己的心推想别人的心。

  〔译文〕

  孔子说:“君子要有三种推己及人之心:有了君主不能侍奉,有了臣子却要指使他们,这不符合恕道;有了父母不能报答养育之恩,有了子女却要求他们孝顺,这不符合恕道;有了哥哥不能敬重,有了弟弟却要求他们听话,这不符合恕道。读书人明白了这三种推已及人之心,身心就可以端正了。”

  【原文】

  孔子曰:“君子有三思,而不可不思也。少而不学,长无能也;老而不教,死无思也;有而不施,穷无与也。是故君子少思长,则学;老思死,则教;有思穷,则施也。”

  〔译文〕

  孔子说:“君子有三种考虑,是不可以不考虑的。小时候不学习,长大了就没有才能;老了不教人,死后就没有人怀念;富有时不施舍,贫穷了就没有人周济。因此君子小时候考虑到长大以后的事,就会学习;老了考虑到死后的景况,就会从事教育;富有时考虑到贫穷的处境,就会施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