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尚书古文疏证 》

  予幼读经书,悉遵先人遗教,每篇惟从白文章句寻绎大旨。默会精微,盖不屑屑受后人训诂牢笼也。故凡有所疑,辄为札记,积久成帙,名曰《经学质疑》。而《尚书》之中,所疑尤多。《泰誓》《武成》,尝疑后人伪托。质之里中宿儒、塾师,靡不目瞪。释褐后,携往京师,质之先达名公,能直抉其所以然者,亦少。因叹偌大乾坤,岂无有能见及此者,为之探访者久之。乾隆壬戌因奉简命试用江南河工。得交阎公信薮,见其言论丰采,炼才于养,全非俗吏者流。询之,即百诗先生冢孙也。百诗先生之名,耳热已久,每以不见其著作为憾。信薮因出其《尚书古文疏证》示予。予读之如梦初醒,如病新瘥,通身畅快,莫知其然。盖予之所深疑者,先生久为抉之。予之所未疑而将有疑者,先生已早为辨之。且其远稽近证,非读破万卷者不能。能不令人心悦而诚服哉。且信薮天性孝友,凡同堂弟侄悉共爨同居。虽官卑禄薄,而刊刻先生各种遗书,竭力经营,费至千金以外,不可谓不贤矣。予既幸交信薮,获见此书,且幸三十余年疑团得解。又幸此书流布天下,俾知予向之所疑者,非仅一人之臆见也。因书数语于后。

──乾隆乙丑新秋楚南岳阳后学钟灵敬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