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婚解第四

《 孔子家语 》

  孔子侍坐于哀公。公曰:“敢问人道孰为大?”孔子愀然作色而对曰:“君及此言也,百姓之惠也,固臣敢无辞而对。人道:政为大。夫政者,正也。君为正,则百姓从而正矣。君之所为,百姓之所从。君不为正,百姓何所从乎?”

  公曰:“敢问为政如之何?”

  孔子对曰:“夫妇别,男女亲,君臣信,三者正,则庶物从之。”

  公曰:“寡人虽无能也,愿知所以行三者之道,可得闻乎?”

  孔子对曰:“古之为政:爱人为大,所以治爱人;礼为大,所以治礼;敬为大,敬之至矣;大婚为大,大婚至矣。大婚既至,冕而亲迎,亲迎者,敬之也。是故君子兴敬为亲,舍敬则是遗亲也。弗亲弗敬,弗尊也。爱与敬,其政之本与。”

  公曰:“寡人愿有言也。然冕而亲迎,不已重乎?”

  孔子愀然作色而对曰:“合二姓之好,以继先圣之后,以为天下宗庙社稷之主,君何谓已重乎?”〔鲁周公之后得郊天,故言以为天下之主也。〕

  公曰:“寡人实固,〔陋鄙也。〕不固安得闻此言乎!寡人欲问,不能为辞,请少进。”

  孔子曰:“天地不合,万物不生。大婚,万世之嗣也,君何谓已重焉?”孔子遂言曰:“内以治宗庙之礼,足以配天地之神,〔言宗庙天地神之次。〕出以治直言之礼,足以立上下之敬,〔夫妇正,则始可以治正言之礼矣。身正,然后可以正人者也。〕物耻,则足以振之,〔耻事不知,礼足以振教之。〕国耻,则足以兴之,〔耻国不知,礼足以兴起之。〕故为政先乎礼。礼,其政之本与。”孔子遂言曰:“昔三代明王,必敬妻子也,盖有道焉。妻也者,亲之主也;子也者,亲之后也,敢不敬与?是故君子无不敬。敬也者,敬身为大。身也者,亲之枝也,敢不敬与?不敬其身,是伤其亲。伤其亲,是伤其本也。伤其本,则枝从之而亡。三者,百姓之象也。〔言百姓之所法而行。〕身以及身,子以及子,妃以及妃,君以修此三者,则大化忾乎天下矣。〔气满〕昔太王之道也,〔太王出亦姜女,入亦姜女,国无鳏民。爱其身以及人之身,爱其子以及人之子。故曰太王之道。〕如此国家顺矣。”

  公曰:“敢问何谓敬身?”

  孔子对曰:“君子过言则民作辞,过行则民作则。言不过辞,动不过则,百姓恭敬以从命。若是,则可谓能敬其身。敬其身,则能成其亲矣。”

  公曰:“何谓成其亲?”

  孔子对曰:“君子者,人之成名也。百姓与名,谓之君子,〔犹言与之以君子之名也。〕则是成其亲,为君而为其子也。”孔子遂言曰:“爱政而不能爱人,则不能成其身。不能成其身,则不能安其土。不能安其土,则不能乐天。〔天道也。安土乐天,易中尽性之事。随处皆安而无一息不仁,安土也。既知天命而又乐天理,乐天也。〕不能乐天,则不成其身。”

  公曰:“敢问何谓能成身?”

  孔子对曰:“夫其行已不过乎物,谓之成身。不过乎物,合天道也”〔合物理之当然。〕

  公曰:“君子何贵乎天道也?”

  孔子曰:“贵其不已也,如日月,东西相从而不已也,是天道也。不闭而能久,〔不闭,故常通而能久。言无极。〕是天道也。无为而物成,是天道也。已成而明之,〔无为,虽若难名,有成功则昭著也。〕是天道也。”

  公曰:“寡人且愚冥,〔言惷愚、冥暗也。〕幸烦子之于心。”〔欲烦孔子议识其心所能行也。〕

  孔子蹴然避席而对曰:“仁人不过乎物,孝子不过乎亲。是故仁人之事亲也如事天,事天如事亲,此谓孝子成身。”

  公曰:“寡人既闻如此言也,无如后罪何?”

  孔子对曰:“君子及此言,是臣之福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