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长长,宜于读书

书阁
书阁
书阁
1898
文章
0
评论
2021年3月13日
评论
27 1172字阅读3分54秒

  夏日长长,宜于读书。

  好比人之中年,去了浮躁,多了沉稳,人生渐趋佳境。夏天也是如此,暗了“嗾人狂”之春色,远了“迷人眼”之乱花,有的只是沉静、淡定和从容。这正是静心读书的最好时光。

  夏天,书房的颜色宜简不宜繁,宜冷不宜暖。“绿满晴窗草不除”,周边环境得自然之景为最佳。倘使地面无草,窗前有树也行。参天高树,几根树枝,披一身丛丛簇簇的碎叶,于窗前探头偷窥;或挂几片宽大的叶儿,于窗前轻轻摇曳。这样,夏日阴阴,屋内凉凉,想想真是醉人。如果身处闹市,不幸房前无绿,可换上深蓝墨绿的窗帘。阳光透过窗帘,屋内映满蓝幽幽之光,同样使人沉静安然。

  书房最好不用冷气,冷气使得空气失却自然,失却夏天本来的味道。可将吊扇调至低档,节奏平和,不疾不徐。微风习习,仅能吹动纸角和鬓边发丝;扇叶轻轻地摇晃、摇晃,永远的旋转、旋转,似在述说着古老的故事,又似在记载着夏日的悠悠长长。书房里宜茶不宜抽烟,烟味同样破坏了夏天太阳的味道,甚至将蓝幽幽的色彩贮入了闷热与浮躁。书房里也可设简陋之床,铺上凉席。可坐着读,躺着读,或蹲着读,怎样舒服就怎样读。

  “蝉噪屋愈静”。没有任何声音的自然接近于寂灭,反而不宜读书。静,是要有声音的静。在我看来,除却人声,只要是自然中无意识发出的声音,即使是像剪刀般的乌鸦声、锯子般的鹳鸟声,也都会被大自然厚重的寂静所吸收融化,成为一种有声音的寂静。就像这蝉鸣,不管它如何悦耳,如何千篇一律的枯燥,久而久之,也成为了长长夏季中不可缺少的有声音的寂静。况这声音无限拉长,与这长长夏日配合得如此默契,算是为读书添香了。

  “阴雨绵绵懒出门,炎炎夏日好读书”,在连绵的雨天里和炎炎夏日里读书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人们都蛰居屋里懒于出门,用不着担心有人打扰。屋外也无人声喧闹,层层叠叠的雨声与长长短短的蝉鸣,无意间给心灵敷上了一层镇静剂,可静心静意读书了。

  夏日读书与冬夜读书,其趣都在一“长”字,但又不尽相同。冬夜读书,着眼于一“冷”字,适合钻研学习,纵向深入。夏日读书,则着眼于一“闲”字。清晨,太阳开始了它一天漫长的旅程。它从从容容,慢慢悠悠,在天庭里踱着方步。时间似乎停滞不前了,光阴被无限拉长,窗前映入的幽幽之光似乎走向永恒。一切外界人事上的干扰都可从心灵中摈弃,此时的心绪,也悠闲散漫。

  漫无目的性的读书,可从名著中旁征博引,顺藤摸瓜,横向发展。这种不带功利性的轻松阅读常常给人以惊喜,原来一直懵懂无知的内容,会在一瞬间豁然开朗;许多不相宜的东西却能找到骨子里的契合点,许多近似的内容也能找到本质上的区别。读得累了,倦了,懒卷诗书,自然入梦乡。“日长与睡也相宜”,“睡起芭蕉叶上好题诗”,可谓是尽享夏季读书之妙了。

  大抵冬夜读书显深邃,秋天读书显清幽,春阳中读书有奋进。而夏日的悠悠长长、宽延绵远的特点,读书就显得随意与闲适。

苏轼:最好的人生,能讲究,也能将就 文化杂谈

苏轼:最好的人生,能讲究,也能将就

林语堂先生在《苏东坡传》中写道:“一提到苏东坡,中国人总是亲切而温暖地会心一笑”。我想,这大概就是对苏东坡最好的诠释。苏轼二十岁中进士,可谓少年得志,中年以后,从北到南,却是接连被贬,直到被贬到遥远的...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