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游茶诗续《茶经》

书阁
书阁
书阁
1898
文章
0
评论
2021年3月13日
评论
34 1232字阅读4分6秒

  陆游(1125年一1210年)﹐字务观﹐号放翁﹐越州山阴(今浙江绍兴)人。他是南宋著名的爱国诗人。

  陆游一生嗜茶﹐恰好又与陆羽同姓﹐故其同僚周必大赠诗云﹕“今有云孙持使节﹐好因贡焙祀茶人”﹐称他是陆羽的“云孙”(第九代孙)。尽管陆游未必是陆羽的后裔﹐但他却非常崇拜这位同姓茶圣﹐多次在诗中直抒胸臆﹐心仪神往﹐如“桑苎家风君勿笑﹐他年犹得作茶神”﹐“《水品》《茶经》常在手﹐前生疑是竟陵翁”﹐所谓“桑苎”﹑“茶神”﹑“竟陵翁”均为陆羽之号。陆游自言“六十年间万首诗”﹐其《剑南诗稿》存诗九千三百多首﹐而其中涉及茶事的诗作有三百二十多首﹐茶诗之多为历代诗人之冠。

  与一般咏赞茶事之作不同的是﹐陆游多次在诗中提到续写《茶经》的意愿﹐比如“遥遥桑苎家风在﹐重补《茶经》又一篇”﹐“汗青未绝《茶经》笔”等。陆游未有什么《茶经》续篇问世﹐但细读他的大量茶诗﹐那意韵分明就是《茶经》的续篇──叙述了天下各种名茶﹐记载了宋代特有的茶艺﹐论述了茶的功用﹐等等。

  陆游曾出仕福州﹐调任镇江﹐后来又入川赴赣﹐辗转各地﹐使他得以有机会遍尝各地名茶﹐品香味甘之余﹐便裁剪熔铸入诗。如

  “饭囊酒瓮纷纷是﹐谁赏蒙山紫笋香”──讲的是人间第一的四川蒙山紫笋茶﹔

  “遥想解酲须底物﹐隆兴第一壑源春”──这是福建隆兴的“壑源春”﹔

  “焚香细读《斜川集》﹐候火亲烹顾渚春”──是说浙江长兴顾渚茶﹔

  “嫩白半瓯尝日铸﹐硬黄一卷学兰亭”──此言绍兴的贡茶日铸茶﹔

  “春残犹看小城花﹐雪里来尝北苑茶”──说的也是贡茶北苑茶﹔

  “建溪官茶天下绝﹐香味欲全试小雪”──这说的是另一个贡茶福建建溪茶。

  此外﹐还有许多乡间民俗的茶饮﹐如

  “峡人住多楚人少﹐土铛争响茱萸茶”──湖北的茱萸茶﹔

  “何时一饱与子同﹐更煎土茗浮甘菊”──四川的菊花土茗﹔

  “寒泉自换菖蒲水﹐活水闲煎橄榄茶”──浙江的橄揽茶。

  这些诗作大大丰富了中国历史名茶的记载﹐且多为《茶经》所不载。

  陆游谙熟茶的烹饮之道﹐常常身体力行﹐以自己动手为乐事﹐因此﹐在他的诗里有许多饮茶之道。

  如“囊中日铸传天下﹐不是名泉不合尝”﹐又如“汲泉煮日铸﹐舌本方味永”﹐言日铸茶务必烹以名泉﹐方能香久味永。

  “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讲当时的茶艺“分茶”(一种能使茶盏面上的汤纹水脉幻化出各种图案来的冲泡技艺)﹐和分茶时须有的好天气﹑好心境。

  “眼明身健何妨老﹐饭白茶甘不觉贫”﹐则更是进入了茶道的至深境界﹕甘茶一杯涤尽人生烦恼。

  茶之功效在陆游的诗中也得到多方面的阐述。

  “手碾新茶破睡昏”﹐“毫盏雪涛驱滞思”──茶有驱滞破睡之功﹔

  “诗情森欲动﹐茶鼎煎正熟”﹐“香浮鼻观煎茶熟﹐喜动眉间炼句成”──茶助文思﹔

  “遥想解酲须底物﹐隆兴第一壑源春”──茶解宿酒﹔

  “焚香细读《斜川集》(苏轼之子苏过的文集)﹐候火亲烹顾渚春”──茶宜伴书。

  有鉴于此﹐后人有诗云﹕“放翁九泉应笑慰﹐茶诗三百续《茶经》。”

苏轼:最好的人生,能讲究,也能将就 文化杂谈

苏轼:最好的人生,能讲究,也能将就

林语堂先生在《苏东坡传》中写道:“一提到苏东坡,中国人总是亲切而温暖地会心一笑”。我想,这大概就是对苏东坡最好的诠释。苏轼二十岁中进士,可谓少年得志,中年以后,从北到南,却是接连被贬,直到被贬到遥远的...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