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不老的爱情,只在唐诗里!

书阁
书阁
书阁
1898
文章
0
评论
2021年3月13日
评论
19 1201字阅读4分0秒

  爱情,是古往今来千年不老的话题。在一个人的生活中,爱情是重要的,有了爱,生活就是天堂,没有爱,生活就是地狱。而韶华易老,真情易逝,千年不变的爱情只在美丽的传说中,只在平平仄仄的唐诗里。

  无论是在急管繁弦中吟唱,还是被秦淮夜月所渲染,在唐诗中总是能散发出温柔的墨香,遥隔千年的烟尘透视,依然令人迷醉。

  最刻骨铭心的爱情,当属唐明皇李隆基与杨贵妃的纠葛痴缠,后世对这对忘年鸳鸯的恋情评价莫衷一是。不仅有华清宫“侍儿扶起娇无力”的绮靡,有骊山“一骑红尘妃子笑”的奢侈,还有“君王掩面救不得”的极度痛楚,“此恨绵绵无绝期”的彻骨思念。

  在白居易的《长恨歌》里,诗人投入了那么多的缠绵悱恻的情感。那一声声梧桐细雨,那一句句夜半私语,是白居易对二人的同情,又何尝不是他对爱情的感叹?

  杜甫是唐代的儒学代表,他是中华数千年文化殿堂里的一位忧国忧民的真君子,他的文化意义就是忍辱负重的黄牛。而实际上,他也偶尔怀抱一轮温柔的明月呢。你看:“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香雾云鬓湿,清辉玉臂寒。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同一轮明月寄寓着两地彼此的思念。月愈好,而苦愈增,语丽,情悲,此诗之妙,妙不可言,寥寥数语,可谓爱情诗之至品。

  诗人元稹悼念亡妻所作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是人们耳熟能详的句子,其间真挚浓烈的情感历来为人津津乐道。

  而中唐诗人崔护的《题都城南庄》“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在爱情诗中是特别值得一提的,那偶然相逢的喜悦,那欲问还止的羞涩,那往昔不再重现的落寞,令人思之,痛之,遐想万端。

  另一位写爱情诗的高手就是李商隐,他写出“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恋情妙境,写出“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的悲伤缠绵,写出“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的愁惨绝望。他的爱情,就像他所属的时代后唐一样充满了风朝雨夕的苦难,芬芳而沧桑。

  “多情却似总无情,惟觉樽前笑不成”是杜牧在爱情面前的苦涩。“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道出了他快乐的表面掩盖着的深入骨髓的悲凉。

  还是民间的爱情更质朴生动。崔颢的《长干行》里写道:“君家何处住,妾住在横塘。停舟暂借问,或恐是同乡。”全诗如同一幅水墨画,留有大量的空白,完全可以演绎出一段曲折生动的“水乡之恋”。李白的《长干行》写的是民间童稚之恋:“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一首诗里,就出现了两个千古流芳的成语:青梅竹马和两小无猜,其意蕴之丰富,令人玩味再三。

  爱情是令人唏嘘的千古话题,而唐诗是爱情长河留下的潺潺余韵,或者气质雍容,或者品质高雅,那些或浓或淡的情感,已随时光远去,而当我们翻开那些发黄的线装书和先人们对话的时候就会发现:爱情一直生动的鲜活在我们的心里,活在那些留存了千年的墨香缭绕的字里行间。

史上烧脑又有趣的一首诗,写尽男女相思之情 经典文摘

史上烧脑又有趣的一首诗,写尽男女相思之情

  中国人爱写诗,也爱读诗。长期读诗的人,不鸣则已,一开口就让人惊艳。长期读诗的人,让人久处不厌,闲谈不烦。在杨雨看来:诗不是胭脂,却会使女人心颜常驻;诗不是羽毛,却会使女人展翅飞翔;诗不是万能的,却...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