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子沒左右諛弦章諫景公賜之魚第十八

《晏子春秋》——刘向

  晏子沒,十有七年,景公飲諸大夫酒。公射,出質,堂上唱善,若出一口。公作色太息,播弓矢。

  弦章入,公曰:“章!自晏子沒後,不復聞不善之事。”弦章對曰:“君好之,則臣服之;君嗜之,則臣食之。尺蠖食黃則黃,食蒼則蒼是也。”

  公曰:“善。吾不食諂人以言也。”以魚五十乘賜弦章,章歸,魚車塞塗,撫其御之手,曰:“昔者晏子辭黨以正君,故過失不掩之。今諸臣諛以干利,吾若受魚,是反晏子之義,而順諂諛之欲。”固辭魚不受。

  君子曰:“弦章之廉,晏子之遺行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