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公問後世孰將踐有齊者晏子對以田氏第十五

《晏子春秋》——刘向

  景公與晏子立曲潢之上,望見齊國,問晏子曰:“後世孰將踐有齊國者乎?”

  晏子對曰:“非賤臣之所敢議也。”公曰:“胡必然也?得者無失,則虞、夏常存矣。”

  晏子對曰:“臣聞見不足以知之者,智也;先言而後當者,惠也。夫智與惠,君子之事,臣奚足以知之乎!雖然,臣請陳其為政:君強臣弱,政之本也;君唱臣和,教之隆也;刑罰在君,民之紀也。今夫田無宇二世有功于國,而利取分寡,公室兼之,國權專之,君臣易施,能無衰乎!嬰聞之,臣富主亡。由是觀之,其無宇之後無幾,齊國,田氏之國也?嬰老不能待公之事,公若即世,政不在公室。”公曰:“然則柰何?”

  晏子對曰:“維禮可以已之。其在禮也,家施不及國,民不懈,貨不移,工賈不變,士不濫,官不諂,大夫不收公利。”公曰:“善。今知禮之可以為國也。”

  對曰:“禮之可以為國也久矣,與天地並立。君令臣忠,父慈子孝,兄愛弟敬,夫和妻柔,姑慈婦聽,禮之經也。君令而不違,臣忠而不二,父慈而教,子孝而箴,兄愛而友,弟敬而順,夫和而義,妻柔而貞,姑慈而從,婦聽而婉,禮之質也。”公曰:“善哉!寡人迺今知禮之尚也。”

  晏子曰:“夫禮,先王之所以臨天下也,以為其民,是故尚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