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公問治國之患晏子對以佞人讒夫在君側第十四

《晏子春秋》——刘向

  景公問晏子曰:“治國之患亦有常乎?”對曰:“佞人讒夫之在君側者,好惡良臣,而行與小人,此國之長患也。”

  公曰:“讒佞之人,則誠不善矣;雖然,則奚曾為國常患乎?”

  晏子曰:“君以為耳目而好繆事,則是君之耳目繆也。夫上亂君之耳目,下使群臣皆失其職,豈不誠足患哉!”

  公曰:“如是乎!寡人將去之。”

  晏子曰:“公不能去也。”公忿然作色不說,曰:“夫子何小寡人甚也!”

  對曰:“臣何敢槁也!夫能自周于君者,才能皆非常也。夫藏大不誠于中者,必謹小誠于外,以成其大不誠,入則求君之嗜欲能順之,公怨良臣,則具其往失而益之,出則行威以取富。夫何密近,不為大利變,而務與君至義者也?此難得其知也。”

  公曰:“然則先聖柰何?”

  對曰:“先聖之治也,審見賓客,聽治不留,群臣皆得畢其誠,讒諛安得容其私!”

  公曰:“然則夫子助寡人止之,寡人亦事勿用。”

  對曰:“讒夫佞人之在君側者,若社之有鼠也,諺言有之曰:‘社鼠不可熏去。’讒佞之人,隱君之威以自守也,是難去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