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公欲厚葬梁丘據晏子諫第二十二

《晏子春秋》——刘向

  梁丘據死,景公召晏子而告之,曰:“據忠且愛我,我欲豐厚其葬,高大其壟。”晏子曰:“敢問據之忠與愛于君者,可得聞乎?”公曰:“吾有喜于玩好,有司未能我具也,則據以其所有共我,是以知其忠也;每有風雨,暮夜求必存,吾是以知其愛也。”

  晏子曰:“嬰對,則為罪,不對,則無以事君,敢不對乎!嬰聞之,臣專其君,謂之不忠;子專其父,謂之不孝;妻專其夫,謂之嫉。事君之道,導親于父兄,有禮于群臣,有惠于百姓,有信于諸侯,謂之忠;為子之道,以鍾愛其兄弟,施行于諸父,慈惠于眾子,誠信于朋友,謂之孝;為妻之道,使其眾妾皆得歡忻于其夫,謂之不嫉。今四封之民,皆君之臣也,而維據盡力以愛君,何愛者之少邪?四封之貨,皆君之有也,而維據也以其私財忠于君,何忠者之寡邪?據之防塞群臣,擁蔽君,無乃甚乎?”公曰:“善哉!微子,寡人不知據之至於是也。”遂罷為壟之役,廢厚葬之命,令有司據法而責,群臣陳過而諫。故官無廢法,臣無隱忠,而百姓大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