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序

《庆元党禁》——不详

  古者,左右前後,罔非正人,所以嚴其選於近習者,慮至深也。後世論親賢士,逺小人,必宫中、府中俱為一體,而作姦犯科,付之有司,所以嚴其法於近習者,慮益逺矣。慶元大臣得君之初,収召羣賢,一新庶政,方將措天下於太平之盛,而宫府之間,近習竊柄,一罅弗窒,萬事瓦裂,國家幾於危壊而不可救,是則立紀綱、嚴界限,防微杜漸,在君相可一日不加之意哉!余於慶元黨禁而有感焉,因記其首末。淳祐乙巳至日滄洲樵叟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