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古列女传》——刘向

  仁智傳

  惟若仁智,豫識難易。原度天道,禍福所移。歸義從安,危險必避。專專小心,永懼匪懈。夫人省兹,榮名必利。

  卷三之一 密康公母

  密康公之母,姓魏氏。周共王遊於涇上,康公從,有三女奔之,其母曰:“必致之王。夫獸三為群,人三為眾,女三為粲。王田不取群,公行下眾,王御不參一族。夫粲美之物歸汝,而何德以堪之?王猶不堪,況爾小醜乎!”

  康公不獻,王滅密。君子謂密母為能識微。詩云:“無已大康,職思其憂”此之謂也。

  頌曰:密康之母,先識盛衰,非刺康公,受粲不歸,公行下眾,物滿則損,俾獻不聽,密果滅殞。

  卷三之二 楚武鄧曼

  鄧曼者,武王之夫人也。王使屈瑕為將,伐羅。屈瑕號莫敖,與群帥悉楚師以行。鬥伯比謂其御曰:“莫敖必敗。舉趾高,心不固矣。”見王曰:“必濟師。”

  王以告夫人鄧曼,曰:“大夫非眾之謂也,其謂君撫小民以信,訓諸司以德,而威莫敖以刑也。莫敖狃於蒲騷之役,將自用也,必小羅。君若不鎮撫,其不設備乎!於是王使賴人追之,不及。莫敖令於軍中曰:“諫者有刑。”及鄢,師次亂濟。至羅,羅與盧戎擊之,大敗,莫敖自經荒谷,群師囚於冶父以待刑。王曰:“孤之罪也。”皆免之。君子謂鄧曼為知人。詩云:“曾是莫聽,大命以傾。”此之謂也。

  王伐隨且行,告鄧曼曰:“余心蕩,何也?”鄧曼曰:“王德薄而祿厚,施鮮而得多。物盛必衰,日中必移。盈而蕩,天之道也。先王知之矣,故臨武事,將發大命,而蕩王心焉。若師徒毋虧,王薨於行,國之福也。”王遂行,卒於樠木之下。君子謂鄧曼為知天道。易曰:“日中則昃,月盈則虧,天地盈虛,與時消息。”此之謂也。

  頌曰:楚武鄧曼,見事所興,謂瑕軍敗,知王將薨,識彼天道,盛而必衰,終如其言,君子揚稱。

  卷三之三 許穆夫人

  許穆夫人者,衛懿公之女,許穆公之夫人也。初許求之,齊亦求之,懿公將與,許女因其傅母而言曰:“古者諸侯之有女子也,所以苞苴玩弄,繫援於大國也。言今者許小而遠,齊大而近。若今之世,強者為雄。如使邊境有寇戎之事,維是四方之故,赴告大國,妾在,不猶愈乎!今舍近而就遠,離大而附小,一旦有車馳之難,孰可與慮社稷?”衛侯不聽,而嫁之於許。

  其後翟人攻衛,大破之,而許不能救,衛侯遂奔走涉河,而南至楚丘。齊桓往而存之,遂城楚丘以居。衛侯於是悔不用其言。當敗之時,許夫人馳驅而弔唁,衛侯因疾之,而作詩云:“載馳載驅,歸唁衛侯,驅馬悠悠,言至于漕,大夫跋涉,我心則憂,既不我嘉,不能旋反,視爾不臧,我思不遠。”君子善其慈惠而遠識也。

  頌曰:衛女未嫁,謀許與齊,女諷母曰,齊大可依,衛君不聽,後果遁逃,許不能救,女作載馳。

  卷三之四 曹僖氏妻

  曹大夫僖負羈之妻也。晉公子重耳亡,過曹,恭公不禮焉。聞其駢脅,近其舍,伺其將浴,設微薄而觀之。

  負羈之妻言於夫曰:“吾觀晉公子,其從者三人皆國相也。以此三人者,皆善戮力以輔人,必得晉國。若得反國,必霸諸侯而討無禮,曹必為首。若曹有難,子必不免,子胡不早自貳焉?且吾聞之:‘不知其子者,視其父;不知其君者,視其所使。’今其從者皆卿相之僕也,則其君必霸王之主也。若加禮焉,必能報施矣。若有罪焉,必能討過。子不早圖,禍至不久矣。負羈乃遺之壺餐,加璧其上,公子受餐反璧。及公子反國,伐曹,乃表負羈之閭,令兵士無敢入。士民之扶老攜弱而赴其閭者,門外成市。君子謂僖氏之妻能遠識。詩云:“既明且哲,以保其身。”此之謂也。

  頌曰:僖氏之妻,厥智孔白,見晉公子,知其興作,使夫饋餐,且以自託,文伐曹國,卒獨見釋。

  卷三之五 孫叔敖母

  楚令尹孫叔敖之母也。叔敖為嬰兒之時,出遊,見兩頭蛇,殺而埋之。歸見其母而泣焉,母問其故,對曰:“吾聞見兩頭蛇者死,今者出遊見之。”其母曰:“蛇今安在?”對曰:“吾恐他人復見之,殺而埋之矣。”其母曰:“汝不死矣。夫有陰德者,陽報之。德勝不祥,仁除百禍。天之處高而聽卑。書不云乎:‘皇天無親,惟德是輔。’爾嘿矣,必興於楚。”及叔敖長,為令尹。君子謂叔敖之母知道德之次。詩云:“母氏聖善。”此之謂也。

  頌曰:叔敖之母,深知天道,叔敖見蛇,兩頭岐首,殺而埋之,泣恐不及,母曰陰德,不死必壽。

  卷三之六 晉伯宗妻

  晉大夫伯宗之妻也。伯宗賢,而好以直辯淩人。每朝,其妻常戒之曰:“盜憎主人,民愛其上。有愛好人者,必有憎妒人者。夫子好直言,枉者惡之,禍必及身矣。”

  伯宗不聽,朝而以喜色歸。其妻曰:“子貌有喜色,何也?”伯宗曰:“吾言於朝,諸大夫皆謂我知似陽子。”妻曰:“實穀不華,至言不飾,今陽子華而不實,言而無謀,是以禍及其身,子何喜焉!”伯宗曰:“吾欲飲諸大夫酒,而與之語,爾試聽之。”其妻曰:“諾。”

  於是為大會,與諸大夫飲。既飲,而問妻曰:“何若?”對曰:“諸大夫慕子若也,然而民之不能戴其上久矣,難必及子。子之仕固不可易也,且國家多貳,其危可立待也。子何不預結賢大夫,以託州犁焉。”伯宗曰:“諾。”乃得畢羊而交之。

  及欒不忌之難,郤害伯宗,譖而殺之。畢羊乃送州犁於荊,遂得免焉。君子謂伯宗之妻知天道。詩云:“多將熇熇,不可救藥。”伯宗之謂也。

  頌曰:伯宗淩人,妻知期亡,數諫伯宗,厚許畢羊,屬以州犁,以免咎殃,伯宗遇禍,州犁奔荊。

  卷三之七 衛靈夫人

  衛靈公之夫人也。靈公與夫人夜坐,聞車聲轔轔,至闕而止,過闕復有聲。公問夫人曰:“知此謂誰?”夫人曰:“此必蘧伯玉也。”公曰:“何以知之?”夫人曰:“妾聞:禮下公門式路馬,所以廣敬也。夫忠臣與孝子,不為昭昭變節,不為冥冥惰行。蘧伯玉,衛之賢大夫也。仁而有智,敬於事上。此其人必不以闇昧廢禮,是以知之。”公使視之,果伯玉也。

  公反之,以戲夫人曰:“非也。”夫人酌觴再拜賀公,公曰:“子何以賀寡人?”夫人曰:“始妾獨以衛為有蘧伯玉爾,今衛復有與之齊者,是君有二臣也。國多賢臣,國之福也。妾是以賀。”公驚曰:“善哉!”遂語夫人其實焉。君子謂衛夫人明於知人道。夫可欺而不可罔者,其明智乎!詩云:“我聞其聲,不見其人。”此之謂也。

  頌曰:衛靈夜坐,夫人與存,有車轔轔,中止闕門,夫人知之,必伯玉焉,維知識賢,問之信然。

  卷三之八 齊靈仲子

  齊靈仲子者,宋侯之女,齊靈公之夫人也。初,靈公娶於魯聲姬,生子光,以為太子。夫人仲子,與其娣戎子,皆嬖於公。仲子生子牙,戎子請以牙為太子代光,公許之。仲子曰:“不可。夫廢常,不祥;聞諸侯之難,失謀。夫光之立也,列於諸侯矣。今無故而廢之,是專絀諸侯,而以難犯不祥也。君心悔之。”“在我而已。”仲子曰:“妾非讓也,誠禍之萌也。”以死爭之,公終不聽,遂逐太子光,而立牙為太子,高厚為傅。

  靈公疾,高厚微迎光。及公薨,崔杼立光而殺高厚。以不用仲子之言,禍至於此。君子謂仲子明於事理。詩云:“聽用我謀,庶無大悔。”仲子之謂也。

  頌曰:齊靈仲子,仁智顯明,靈公立牙,廢姬子光,仲子強諫,棄適不祥,公既不聽,果有禍殃。

  卷三之九 魯臧孫母

  臧孫母者,魯大夫臧文仲之母也。文仲將為魯使至齊,其母送之曰:“汝刻而無恩,好盡人力,窮人以威,魯國不容子矣,而使子之齊。凡奸將作,必於變動。害子者,其於斯發事乎!汝其戒之。魯與齊通壁,壁鄰之國也。魯之寵臣多怨汝者,又皆通於齊高子、國子。是必使齊圖魯而拘汝。留之,難乎其免也。汝必施恩布惠,而後出以求助焉。於是文仲託於三家,厚士大夫而後之齊。齊果拘之,而興兵欲襲魯。

  文仲微使人遺公書,恐得其書,乃謬其辭曰:“斂小器,投諸台。食獵犬,組羊裘。琴之合,甚思之。臧我羊,羊有母。食我以同魚。冠纓不足,帶有餘。公召大夫相與議之,莫能知之。

  人有言:“臧孫母者,世家子也,君何不試召而問焉?”於是召而語之曰:“吾使臧子之齊,今持書來云爾,何也?”臧孫母泣下襟曰:“吾子拘有木治矣。”公曰:“何以知之?”對曰:“斂小器投諸台者,言取郭外萌,內之於城中也。食獵犬組羊裘者,言趣饗戰鬥之士而繕甲兵也。琴之合甚思之者,言思妻也。臧我羊羊有母是善告妻善養母也。食我以同魚同者,其文錯。錯者,所以治鋸。鋸者,所以治木也。是有木治係於獄矣。冠纓不足帶有餘者,頭亂不得梳,飢不得食也。故知吾子拘而有木治矣。

  於是以臧孫母之言軍於境上,齊方發兵,將以襲魯,聞兵在境上,乃還文仲而不伐魯。君子謂臧孫母識微見遠。詩云:“陟彼屺兮,瞻望母兮。”此之謂也。

  頌曰:臧孫之母,刺子好威,必且遇害,使援所依,既厚三家,果拘於齊,母說其書,子遂得歸。

  卷三之十 晉羊叔姬

  叔姬者,羊舌子之妻也,叔向、叔魚之母也,一姓楊氏。叔向名肸,叔魚名鮒。羊舌子好正,不容於晉,去而之三室之邑。三室之邑人相與攘羊而遺之,羊舌子不受。叔姬曰:“夫子居晉不容,去之三室之邑,又不容於三室之邑,是於夫子不容也,不如受之。”羊舌子受之,曰:“為肸與鮒亨之。”叔姬曰:“不可。南方有鳥名曰乾吉,食其子,不擇肉,子常不遂。今肸與鮒,童子也。隨大夫而化者,不可食以不義之肉,不若埋之,以明不與。”於是乃盛以甕,埋壚陰。

  後二年,攘羊之事發,都吏至,羊舌子曰:“吾受之,不敢食也。”發而視之,則其骨存焉。都吏曰:“君子哉,羊舌子!不與攘羊之事矣。”君子謂叔姬為能防善遠疑。詩曰:“無曰不顯,莫予云覯。”此之謂也。

  叔向欲娶於申公巫臣氏,夏姬之女,美而有色,叔姬不欲娶其族。叔向曰:“吾母之族,貴而無庶,吾懲舅氏矣。”叔姬曰:“子靈之妻殺三夫一君一子,而士一國兩卿矣。爾不懲此,而反懲吾族,何也?且吾聞之:有奇福者,必有奇禍。有甚美者,必有甚惡。今是鄭穆少妃姚子之子,子貉之妹也。子貉早死無後,而夭鐘美於是,將必以是大有敗也。昔有仍氏生女,髮黑而甚美,光可監人,名曰玄妻。樂正夔娶之,生伯封。宕有豕心,貪惏毋期,忿戾毋饜,謂之封豕。有窮后羿滅之,夔是用不祀。且三代之亡,及恭太子之廢,皆是物也。汝何以為哉!夫有美物足以移人,苟非德義,則必有禍也。”叔向懼而不敢娶,平公強使娶之,生揚食我,食我號曰伯碩。伯碩生時,侍者謁之叔姬曰:“長姒產男。”叔姬往視之,及堂,聞其號也而還,曰:“豺狼之聲也。狼子野心,今將滅羊舌氏者,必是子也。”遂不肯見。及長,與祁勝為亂,晉人殺食我,羊舌氏由是遂滅。君子謂叔姬為能推類。詩云:“如彼泉流,無淪胥以敗。”此之謂也。

  叔姬之始生叔魚也而視之曰:“是虎目而豕啄,鳶肩而牛腹,谿壑可盈,是不可饜也,必以賂死。”遂不見。及叔魚長,為國贊理。邢侯與雍子爭田,雍子入其女於叔魚以求直,邢侯殺叔魚與雍子於朝。韓宣子患之。叔向曰:“三姦同罪,請殺其生者而戮其死者。”遂族邢侯氏,而尸叔魚與雍子於市。叔魚卒以貪死,叔姬可謂智矣。詩云:“貪人敗類。”此之謂也。

  頌曰:叔向之母,祭於情性,推人之生,以窮其命,叔魚食我,皆貪不正,必以貨死,果卒分爭。

  卷三之十一 晉范氏母

  晉范氏母者,范獻子之妻也。其三子遊於趙氏。趙簡子乘馬園中,園中多株,問三子曰:“柰何?”長者曰:“明君不問不為,亂君不問而為。”中者曰:“愛馬足則無愛民力,愛民力則無愛馬足。”少者曰:“可以三德使民。設令伐株於山將有馬為也,已而開囿示之株。夫山遠而囿近,是民一悅矣。夫險阻之山而伐平地之株,民二悅矣。既畢而賤賣民,三悅矣。”簡子從之,民果三悅。

  少子伐其謀,歸以告母。母喟然歎曰:“終滅范氏者必是子也。夫伐功施勞,鮮能布仁。乘偽行詐,莫能久長。”其後智伯滅范氏。君子謂范氏母為知難本。詩曰:“無忝爾祖,式榖爾訛。”此之謂也。

  頌曰:范氏之母,貴德尚信,小子三德,以詐與民,知其必滅,鮮能有仁,後果逢禍,身死國分。

  卷三之十二 魯公乘姒

  魯公乘姒者,魯公乘子皮之姒也。其族人死,姒哭之甚悲。子皮止姒曰:“安之,吾今嫁姊矣。”已過時,子皮不復言也。

  魯君欲以子皮為相,子皮問姒曰:“魯君欲以我為相,為之乎?”姒曰:“勿為也。”子皮曰:“何也?”姒曰:“夫臨喪而言嫁,一何不習禮也!後過時而不言,一何不達人事也!子內不習禮,而外不達人事,子不可以為相。”子皮曰:“姒欲嫁,何不早言?”姒曰:“婦人之事,唱而後和。吾豈以欲嫁之故數子乎!子誠不習於禮,不達於人事。以此相一國,據大眾,何以理之!譬猶揜目而別黑白也。揜目而別黑白,猶無患也。不達人事而相國,非有天咎,必有人禍。子其勿為也。”

  子皮不聽,卒受為相。居未期年,果誅而死。君子謂,公乘姒緣事而知弟之遇禍也,可謂智矣。待禮然後動,不苟觸情可謂貞矣。詩云:“蘀兮蘀兮,風其吹汝,叔兮伯兮,唱予和汝。”又曰:“百爾所思,不如我所之。”此之謂也。

  頌曰:子皮之姊,緣事分理,子皮相魯,知其禍起,姊諫子皮,殆不如止,子皮不聽,卒為宗恥。

  卷三之十三 魯漆室女

  漆室女者,魯漆室邑之女也。過時未適人。當穆公時,君老,太子幼。女倚柱而嘯,旁人聞之,莫不為之慘者。

  其鄰人婦從之遊,謂曰:“何嘯之悲也?子欲嫁耶?吾為子求偶。”漆室女曰:“嗟乎!始吾以子為有知,今無識也。吾豈為不嫁不樂而悲哉!吾憂魯君老,太子幼。”鄰婦笑曰:“此乃魯大夫之憂,婦人何與焉!”漆室女曰:“不然,非子所知也。昔晉客舍吾家,繫馬園中。馬佚馳走,踐吾葵,使我終歲不食葵。鄰人女奔隨人亡,其家倩吾兄行追之。逢霖水出,溺流而死。令吾終身無兄。吾聞河潤九里,漸洳三百步。今魯君老悖,太子少愚,二偽日起。夫魯國有患者,君臣父子皆被其辱,禍及眾庶,婦人獨安所避乎!吾甚憂之。子乃曰婦人無與者,何哉!”鄰婦謝曰:“子之所慮,非妾所及。”

  三年,魯果亂,齊楚攻之,魯連有寇。男子戰鬥,婦人轉輸不得休息。君子曰:“遠矣漆室女之思也!”詩云:“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此之謂也。

  頌曰:漆室之女,計慮甚妙,維魯且亂,倚柱而嘯,君子嗣幼,愚悖姦生,魯果擾亂,齊伐其城。

  卷三之十四 魏曲沃負

  曲沃負者,魏大夫如耳母也。秦立魏公子政為魏太子,魏哀王使使者為太子納妃而美,王將自納焉。曲沃負謂其子如耳曰:“王亂於無別,汝胡不匡之?方今戰國強者為雄,義者顯焉。今魏不能強,王又無義,何以持國乎!王中人也,不知其為禍耳。汝不言,則魏必有禍矣。有禍,必及吾家。汝言以盡忠,忠以除禍,不可失也。”

  如耳未遇閒,會使於齊,負因款王門而上書曰:“曲沃之老婦也,心有所懷,願以聞於王。”王召入。負曰:“妾聞男女之別,國之大節也。婦人脆於志,窳於心,不可以邪開也。是故必十五而笄,二十而嫁,早成其號諡,所以就之也。聘則為妻,奔則為妾,所以開善遏淫也。節成,然後許嫁,親迎,然後隨從,貞女之義也。今大王為太子求妃,而自納之於後宮,此毀貞女之行而亂男女之別也。自古聖王必正妃匹妃。匹正則興,不正則亂。夏之興也以塗山,亡也以末喜。殷之興也以有莘,亡也以妲己。周之興也以太姒,亡也以褒姒。周之康王夫人,晏出朝關雎起興,思得淑女以配君子。夫雎鳩之鳥,猶未嘗見乘居而匹處也。夫男女之盛,合之以禮,則父子生焉,君臣成焉,故為萬物始。君臣、父子、夫婦三者,天下之大綱紀也。三者治則治,亂則亂。今大王亂人道之始,棄綱紀之務。敵國五六,南有從楚,西有橫秦,而魏國居其間,可謂僅存矣。王不憂此而從亂無別,父子同女妾,恐大王之國政危矣。”王曰:“然,寡人不知也。”遂與太子妃,而賜負粟三十鍾,如耳還而爵之。

  王勤行自修,勞來國家,而齊楚強秦不敢加兵焉。君子謂魏負知禮。詩云:“敬之敬之,天維顯思。”此之謂也。

  頌曰:魏負聰達,非刺哀王,王子納妃,禮別不明,負報王門,陳列紀綱,王改自修,卒無敵兵。

  卷三之十五 趙將括母

  趙將馬服君趙奢之妻,趙括之母也。秦攻趙,孝成王使括代廉頗為將。將行,括母上書言於王曰:“括不可使將。”王曰:“何以?”曰:“始妾事其父,父時為將,身所奉飯者以十數,所友者以百數。大王及宗室所賜幣者,盡以與軍吏士大夫。受命之日,不問家事。今括一旦為將,東向而朝軍吏,吏無敢仰視之者。王所賜金帛,歸盡臧之。乃日視便利田宅可買者。王以為若其父乎?父子不同,執心各異。願勿遣。”王曰:“母置之,吾計已決矣。”括母曰:“王終遣之,即有不稱,妾得無隨乎?”王曰:“不也。”

  括既行,代廉頗。三十餘日,趙兵果敗,括死軍覆。王以括母先言,故卒不加誅。君子謂括母為仁智。詩曰:“老夫灌灌,小子蹻蹻,匪我言耄,爾用憂謔。”此之謂也。

  頌曰:孝成用括,代頗距秦,括母獻書,知其覆軍,願止不得,請罪止身,括死長平,妻子得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