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古列女传》——刘向

  賢眀傳

  惟若賢明,亷正以方。動作有節,言成文章。咸曉事理,知世紀綱。循法興居,終身無殃。妃后賢焉,名號必揚。

  右頌義小序。

  卷二之一 周宣姜后

  周宣姜后者,齊侯之女也。賢而有德,事非禮不言,行非禮不動。

  宣王常早臥晏起,后夫人不出房。姜后脫簪珥,待罪於永巷,使其傅母通言於王曰:“妾之不才,妾之淫心見矣,至使君王失禮而晏朝,以見君王樂色而忘德也。夫苟樂色,必好奢窮欲,亂之所興也。原亂之興,從婢子起。敢請婢子之罪。”王曰:“寡人不德,實自生過,非夫人之罪也。”遂復姜后而勤於政事。早朝晏退,卒成中興之名。

  君子謂,姜后善於威儀而有德行。夫禮,后夫人御於君,以燭進。至於君所,滅燭,適房中,脫朝服,衣褻服,然後進御于君。雞鳴,樂師擊鼓以告旦,后夫人鳴佩而去。詩曰:“威儀抑抑,德音秩秩。”又曰:“隰桑有阿,其葉有幽,既見君子,德音孔膠。”夫婦人以色親,以德固。姜氏之德行可謂孔膠也。

  頌曰:嘉茲姜后,厥德孔賢,由禮動作,匡配周宣,引過推讓,宣王悟焉,夙夜崇道,為中興君。

  卷二之二 齊桓衛姬

  衛姬者,衛侯之女,齊桓公之夫人也。桓公好淫樂,衛姬為之不聽鄭衛之音。

  桓公用管仲甯戚,行霸道,諸侯皆朝,而衛獨不至。桓公與管仲謀伐衛。

  罷朝入閨,衛姬望見桓公,脫簪珥,解環佩,下堂再拜,曰:“願請衛之罪。”桓公曰:“吾與衛無故,姬何請耶?”對曰:“妾聞之:人君有三色,顯然喜樂容貌淫樂者,鐘鼓酒食之色。寂然清靜意氣沉抑者,喪禍之色。忿然充滿手足矜動者,攻伐之色。今妾望君舉趾高,色厲音揚,意在衛也,是以請之。”桓公許諾。

  明日臨朝,管仲趨進曰:“君之蒞朝也,恭而氣下,言則徐,無伐國之志,是釋衛也。”桓公曰:“善。”乃立衛姬為夫人,號管仲為仲父。曰:“夫人治內,管仲治外。寡人雖愚,足以立於世矣。”君子謂衛姬信而有行。詩曰:“展如之人兮,邦之媛也。”

  頌曰:齊桓衛姬,忠款誠信,公好淫樂,姬為脩身,望色請罪,桓公加焉,厥使治內,立為夫人。

  卷二之三 晉文齊姜

  齊姜,齊桓公之宗女,晉文公之夫人也。初文公父獻公,納驪姬,譖殺太子申生。文公號公子重耳,與舅犯奔狄。適齊,齊桓公以宗女妻之,遇之甚善,有馬二十乘,將死於齊,曰:“人生安樂而已,誰知其他。”子犯知文公之安齊也,欲行而患之,與從者謀於桑下,蠢妾在焉。妾告姜氏,姜殺之,而言於公子曰:“從者將以子行,聞者吾已除之矣。公子必從,不可以貳,貳無成命。自子去晉,晉無寧歲。天未亡晉,有晉國者,非子而誰,子其勉之!上帝臨子,貳必有咎。”公子曰:“吾不動,必死於此矣。”姜曰:“不可”。周詩曰:‘莘莘征夫,每懷靡及。’夙夜征行,猶恐無及,況欲懷安,將何及矣!人不求及,其能及乎!亂不長世,公子必有晉。”公子不聽。

  姜與舅犯謀,醉,載之以行,酒醒,公子以戈逐舅犯曰:“若事有濟則可,無所濟,吾食舅氏之肉豈有饜哉!”遂行,過曹宋鄭楚而入秦。秦穆公乃以兵內之於晉,晉人殺懷公而立公子重耳,是為文公。迎齊姜以為夫人。遂伯天下,為諸侯盟主。君子謂齊姜潔而不瀆,能育君子於善。詩曰:“彼美孟姜,可與寤言。”此之謂也。

  頌曰:齊姜公正,言行不怠,勸勉晉文,反國無疑,公子不聽,姜與犯謀,醉而載之,卒成霸基。

  卷二之四 秦穆公姬

  穆姬者,秦穆公之夫人,晉獻公之女,太子申生之同母姊,與惠公異母。賢而有義。獻公殺太子申生,逐群公子。惠公號公子夷吾,奔梁。及獻公卒,得因秦立。始即位,穆姬使納群公子曰:“公族者,君之根本。”惠公不用,又背秦賂。晉饑,請粟於秦,秦與之。秦饑,請粟於晉,晉不與。秦遂興兵與晉戰,獲晉君以歸。秦穆公曰:“掃除先人之廟,寡人將以晉君見。”

  穆姬聞之,乃與太子罃、公子宏,與女簡璧,衰絰履薪以迎。且告穆公曰:“上天降災,使兩君匪以玉帛相見,乃以興戎。婢子娣姒,不能相教,以辱君命。晉君朝以入,婢子夕以死。惟君其圖之。”公懼,乃舍諸靈臺。大夫請以入,公曰:“獲晉君以功歸,今以喪歸,將焉用!遂改館晉君,饋以七牢而遣之。

  穆姬死,穆姬之弟重耳入秦,秦送之晉,是為晉文公。太子罃思母之恩,而送其舅氏也,作詩曰:“我送舅氏,曰至渭陽,何以贈之?路車乘黃。”君子曰:“慈母生孝子。”詩云:“敬慎威儀,維民之則。”穆姬之謂也。

  頌曰:秦穆夫人,晉惠之姊。秦執晉君,夫人流涕,痛不能救,乃將赴死,穆公義之,遂釋其弟。

  卷二之五 楚莊樊姬

  樊姬,楚莊王之夫人也。莊王即位,好狩獵。樊姬諫不止,乃不食禽獸之肉,王改過,勤於政事。

  王嘗聽朝罷晏,姬下殿迎曰:“何罷晏也,得無飢倦乎?”王曰:“與賢者語,不知飢倦也。”姬曰:“王之所謂賢者何也?”曰:“虞丘子也。”姬掩口而笑,王曰:“姬之所笑何也?”曰:“虞丘子賢則賢矣,未忠也。”王曰:“何謂也?”對曰:“妾執巾櫛十一年,遣人之鄭衛,求美人進於王。今賢於妾者二人,同列者七人。妾豈不欲擅王之愛寵哉!妾聞‘堂上兼女,所以觀人能也。’妾不能以私蔽公,欲王多見知人能也。今虞丘子相楚十餘年,所薦非子弟,則族昆弟,未聞進賢退不肖,是蔽君而塞賢路。知賢不進,是不忠;不知其賢,是不智也。妾之所笑,不亦可乎!”王悅。

  明日,王以姬言告虞丘子,丘子避席,不知所對。於是避舍,使人迎孫叔敖而進之,王以為令尹。治楚三年,而莊王以霸。楚史書曰:“莊王之霸,樊姬之力也。”詩曰:“大夫夙退,無使君勞。”其君者,謂女君也。又曰:“溫恭朝夕,執事有恪。”此之謂也。

  頌曰:樊姬謙讓,靡有嫉妒,薦進美人,與巳同處,非刺虞丘,蔽賢之路,楚莊用焉,功業遂伯。

  卷二之六 周南之妻

  周南之妻者,周南大夫之妻也。大夫受命,平治水土。過時不來,妻恐其懈於王事,蓋與其鄰人陳素所與大夫言:“國家多難,惟勉強之,無有譴怒,遺父母憂。昔舜耕於歷山,漁於雷澤,陶於河濱。非舜之事,而舜為之者,為養父母也。家貧親老,不擇官而仕。親操井臼,不擇妻而娶。故父母在,當與時小同,無虧大義,不罹患害而已。夫鳳凰不離於蔚羅,麒麟不入於陷阱,蛟龍不及於枯澤。鳥獸之智,猶知避害,而況於人乎!生於亂世,不得道理,而迫於暴虐,不得行義,然而仕者,為父母在故也。乃作詩曰:‘魴魚赬尾,王室如毀,雖則如毀,父母孔邇。’蓋不得已也。君子以是知周南之妻而能匡夫也。

  頌曰:周大夫妻,夫出治土,維戒無怠,勉為父母,凡事遠周,為親之在,作詩魴魚,以敕君子。

  卷二之七 宋鮑女宗

  女宗者,宋鮑蘇之妻也。養姑甚謹。

  鮑蘇仕衛三年,而娶外妻,女宗養姑愈敬。因往來者請問其夫,賂遺外妻甚厚。女宗姒謂曰:“可以去矣。”女宗曰:“何故?”姒曰:“夫人既有所好,子何留乎?”女宗曰:“婦人一醮不改,夫死不嫁,執麻枲,治絲繭,織紝組紃,以供衣服,以事夫室,澈漠酒醴,羞饋食以事舅姑。以專一為貞,以善從為順。豈以專夫室之愛為善哉!若其以淫意為心,而扼夫室之好,吾未知其善也。夫禮,天子十二,諸侯九,卿大夫三,士二。今吾夫誠士也。有二,不亦宜乎!且婦人有七見去。夫無一去義。七去之道,妒正為首。淫僻竊盜,長舌驕侮,無子惡病,皆在其後。吾姒不教吾以居室之禮,而反欲使吾為見棄之行,將安所用此!”遂不聽,事姑愈謹。

  宋公聞之,表其閭,號曰女宗。君子謂女宗謙而知禮。詩云:“令儀令色,小心翼翼,故訓是式,威儀是力。”此之謂也。

  頌曰:宋鮑女宗,好禮知理。夫有外妻,不為變己。稱引婦道,不聽其姒。宋公賢之,表其閭里。

  卷二之八 晉趙衰妻

  晉趙衰妻者,晉文公之女也。號趙姬。初文公為公子時,與趙衰奔狄。狄人入其二女叔隗季隗於公子,公以叔隗妻趙衰,生盾。

  及返國,文公以其女趙姬妻趙衰。生原、同、屏、括、樓、嬰。

  趙姬請迎盾與其母而納之,趙衰辭而不敢。姬曰:“不可。夫得寵而忘舊,舍義。好新而嫚故,無恩。與人勤於隘厄,富貴而不顧,無禮。君棄此三者,何以使人!雖妾亦無以侍執巾櫛。詩不云:‘乎采葑采菲,無以下體,德音莫違,及爾同死。’與人同寒苦,雖有小過,猶與之同死而不去,況於安新忘舊乎!又曰:‘讌爾新婚,不我屑以。’蓋傷之也。君其逆之,無以新廢舊。”趙衰許諾,乃逆叔隗與盾。來姬以盾為賢,請立為嫡子,使三子下之。以叔隗為內婦,姬親下之。及盾為正卿,思趙姬之讓恩,請以姬之中子屏、括為公族大夫。曰:“君,姬氏之愛子也。微君姬氏,則臣狄人也,何以至此!”成公許之。屏、括遂以其族為公族大夫。君子謂趙姬恭而有讓。詩曰:“溫溫恭人,維德之基。”趙姬之謂也。

  頌曰:趙衰姬氏,制行分明,身雖尊貴,不妒偏房,躬事叔隗,子盾為嗣,君子美之,厥行孔備。

  卷二之九 陶荅子妻

  陶大夫荅子妻也。荅子治陶三年,名譽不興,家富三倍。其妻數諫不用。

  居五年,從車百乘歸休。宗人擊牛而賀之,其妻獨抱兒而泣。姑怒曰:“何其不祥也!”婦曰:“夫子能薄而官大,是謂嬰害。無功而家昌,是謂積殃。昔楚令尹子文之治國也,家貧國富,君敬民戴,故福結於子孫,名垂於後世。今夫子不然。貪富務大,不顧後害。妾聞南山有玄豹,霧雨七日而不下食者,何也?欲以澤其毛而成文章也。故藏而遠害。犬彘不擇食以肥其身,坐而須死耳。今夫子治陶,家富國貧,君不敬,民不戴,敗亡之徵見矣。願與少子俱脫。”姑怒,遂棄之。

  處期年,荅子之家果以盜誅。唯其母老以免,婦乃與少子歸養姑,終卒天年。君子謂荅子妻能以義易利,雖違禮求去,終以全身復禮,可謂遠識矣。詩曰:“百爾所思,不如我所之。”此之謂也。

  頌曰:荅子治陶,家富三倍,妻諫不聽,知其不改,獨泣姑怒,送厥母家,荅子逢禍,復歸養姑。

  卷二之十 柳下惠妻

  魯大夫柳下惠之妻也。柳下惠處魯,三黜而不去,憂民救亂。妻曰:“無乃瀆乎!君子有二恥。國無道而貴,恥也;國有道而賤,恥也。今當亂世,三黜而不去,亦近恥也。”柳下惠曰:“油油之民,將陷於害,吾能已乎!且彼為彼,我為我,彼雖裸裎,安能污我!”油油然與之處,仕於下位。柳下既死,門人將誄之。妻曰:“將誄夫子之德耶,則二三子不如妾知之也。”乃誄曰:“夫子之不伐兮,夫子之不竭兮,夫子之信誠而與人無害兮,屈柔從俗,不強察兮,蒙恥救民,德彌大兮,雖遇三黜,終不蔽兮,愷悌君子,永能厲兮,嗟乎惜哉,乃下世兮,庶幾遐年,今遂逝兮,嗚呼哀哉,魂神泄兮,夫子之諡,宜為惠兮。”門人從之以為誄,莫能竄一字。君子謂柳下惠妻能光其夫矣。詩曰:“人知其一,莫知其他。”此之謂也。

  頌曰:下惠之妻,賢明有文,柳下既死,門人必存,將誄下惠,妻為之辭,陳列其行,莫能易之。

  卷二之十一 魯黔婁妻

  魯黔婁先生之妻也。先生死,曾子與門人往弔之。

  其妻出戶,曾子弔之。上堂,見先生之尸在牖下,枕墼席稿,縕袍不表,覆以布被,首足不盡斂。覆頭則足見,覆足則頭見。曾子曰:“斜引其被,則斂矣。”妻曰:“斜而有餘,不如正而不足也。先生以不斜之故,能至於此。生時不邪,死而邪之,非先生意也。”

  曾子不能應遂哭之曰:“嗟乎,先生之終也!何以為諡?”其妻曰:“以康為諡。”曾子曰:“先生在時,食不充口,衣不蓋形。死則手足不斂,旁無酒肉。生不得其美,死不得其榮,何樂於此而諡為康乎?”其妻曰:“昔先生君嘗欲授之政,以為國相,辭而不為,是有餘貴也。君嘗賜之粟三十鍾,先生辭而不受,是有餘富也。彼先生者,甘天下之淡味,安天下之卑位。不戚戚於貧賤,不忻忻於富貴。求仁而得仁,求義而得義。其諡為康,不亦宜乎!曾子曰:“唯斯人也而有斯婦。”君子謂黔婁妻為樂貧行道。詩曰:“彼美淑姬,可與寤言。”此之謂也。

  頌曰:黔婁既死,妻獨主喪,曾子弔焉,布衣褐衾,安賤甘淡,不求豐美,尸不揜蔽,猶諡曰康。

  卷二之十二 齊相御妻

  齊相晏子僕御之妻也。號曰命婦。

  晏子將出,命婦窺其夫為相御,擁大蓋,策駟馬,意氣洋洋,甚自得也。

  既歸,其妻曰:“宜矣子之卑且賤也。”夫曰:“何也?”妻曰:“晏子長不滿六尺,身相齊國,名顯諸侯。今者吾從門間觀其志氣,恂恂自下,思念深矣。今子身長八尺,乃為之僕御耳,然子之意洋洋若自足者,妾是以去也。”其夫謝曰:“請自改何如?”妻曰:“是懷晏子之智,而加以八尺之長也。夫躬仁義,事明主,其名必揚矣。且吾聞寧榮於義而賤,不虛驕以貴。”於是其夫乃深自責,學道謙遜,常若不足。

  晏子怪而問其故,具以實對。於是晏子賢其能納善自改,升諸景公,以為大夫,顯其妻以為命婦。君子謂命婦知善。故賢人之所以成者,其道博矣,非特師傅朋友相與切磋也,妃匹亦居多焉。詩曰:“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言當常嚮為其善也。

  頌曰:齊相御妻,匡夫以道,明言驕恭,恂恂自效,夫改易行,學問靡已,晏子升之,列於君子。

  卷二之十三 楚接輿妻

  楚狂接輿之妻也。接輿躬耕以為食,楚王使使者持金百鎰、車二駟,往聘迎之,曰:“王願請先生治淮南。”接輿笑而不應,使者遂不得與語而去。

  妻從市來,曰:“先生以而為義,豈將老而遺之哉!門外車跡,何其深也?”接輿曰:“王不知吾不肖也,欲使我治淮南,遣使者持金駟來聘。”其妻曰:“得無許之乎?”接輿曰:“夫富貴者,人之所欲也,子何惡,我許之矣。”妻曰:“義士非禮不動,不為貧而易操,不為賤而改行。妾事先生,躬耕以為食,親績以為衣,食飽衣暖,據義而動,其樂亦自足矣。若受人重祿,乘人堅良,食人肥鮮,而將何以待之!”接輿曰:“吾不許也。”妻曰:“君使不從,非忠也。從之又違,非義也。不如去之。”

  夫負釜甑,妻戴紝器,變名易姓而遠徙,莫知所之。君子謂接輿妻為樂道而遠害,夫安貧賤而不怠於道者,唯至德者能之。詩曰:“肅肅兔罝,椓之丁丁。”言不怠於道也。

  頌曰:接輿之妻,亦安貧賤,雖欲進仕,見時暴亂,楚聘接輿,妻請避館,戴紝易姓,終不遭難。

  卷二之十四 楚老萊妻

  楚老萊子之妻也。萊子逃世,耕於蒙山之陽。葭牆蓬室,木床蓍席,衣縕食菽,墾山播種。

  人或言之楚王曰:“老萊,賢士也。”王欲聘以璧帛,恐不來,楚王駕至老萊之門,老萊方織畚,王曰:“寡人愚陋,獨守宗廟,願先生幸臨之。”老萊子曰:“僕山野之人,不足守政。”王復曰:“守國之孤,願變先生之志。”老萊子曰:“諾。”王去,其妻戴畚萊挾薪樵而來,曰:“何車跡之眾也?”老萊子曰:“楚王欲使吾守國之政。”妻曰:“許之乎?”曰:“然。”妻曰:“妾聞之:可食以酒肉者,可隨以鞭捶。可授以官祿者,可隨以鈇鉞。今先生食人酒肉,受人官祿,為人所制也。能免於患乎!妾不能為人所制,投其畚萊而去。”老萊子曰:“子還,吾為子更慮。”遂行不顧,至江南而止,曰:“鳥獸之解毛,可績而衣之。据其遺粒,足以食也。”老萊子乃隨其妻而居之。民從而家者一年成落,三年成聚。君子謂老萊妻果於從善。詩曰:“衡門之下,可以棲遲,泌之洋洋,可以療饑。”此之謂也。

  頌曰:老萊與妻,逃世山陽,蓬蒿為室,莞葭為蓋,楚王聘之,老萊將行,妻曰世亂,乃遂逃亡。

  卷二之十五 楚於陵妻

  楚於陵子終之妻也。楚王聞於陵子終賢,欲以為相,使使者持金百鎰,往聘迎之,於陵子終曰:“僕有箕帚之妾,請入與計之。”

  即入,謂其妻曰:“楚王欲以我為相,遣使者持金來。今日為相,明日結駟連騎,食方丈於前,可乎?”妻曰:“夫子織屨以為食,非與物無治也。左琴右書,樂亦在其中矣。夫結駟連騎,所安不過容膝。食方丈於前,甘不過一肉。今以容膝之安、一肉之味而懷楚國之憂,其可乎!亂世多害,妾恐先生之不保命也。”於是子終出謝使者而不許也。

  遂相與逃,而為人灌園。君子謂於陵妻為有德行。詩云:“愔愔良人,秩秩德音。”此之謂也。

  頌曰:於陵處楚,王使聘焉,入與妻謀,懼世亂煩,進往遇害,不若身安,左琴右書,為人灌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