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秘书监志》——王士点、商企翁

  纂修

  ○纂修

  至元乙酉,欲實著作之職,乃命大集萬方圖志而一之,以表皇元疆理,無外之大,詔大臣近侍提其綱,聘鴻生碩士立局置屬庀其事,凡九年而成書。續得雲南、遼陽等書,又纂修九年而始就,今秘府所藏大一統志是也。因詳其原委節目,為將來成盛事之法。

  至元二十二年六月二十五日,中書省先為兵部元掌郡邑圖誌,俱各不完。近年以來,隨路京府州縣多有更改,及各處行省所轄地面,在先未曾取會。已經開坐沿革等事,移咨各省,并劄付兵部,遍行取勘去。後據兵部令史劉偉呈,亦為此事。施行間據來呈,該準上都秘書監關,扎馬剌丁奏:“太史院曆法做有,大元本草做裏體例裏有底,每一朝裏自家地面裏圖子都收拾來,把那的做文字來。聖旨裏可憐見,教秘書監家也做者,但是路分裏收拾那圖子,但是畫的路分、野地、山林、里道、立堠,每一件裏希罕底,但是地生出來的把那的做文字呵,怎生?”奉聖旨:“那般者。”欽此。呈乞照詳事。得此,六月十三日與本監焦尚書、彭少監等議得:翰林院、兵部各差正官與本監一同商量編類,似為便當。得此,除已剳付兵部,摘委兵部郎中趙奉議及剳付翰林院依上差官外,仰照驗欽依聖旨事意施行。

  至元二十三年八月二十九日,本監照得:欽奉聖旨:“編類地里圖文字。”欽此。開坐具呈,都省明降:

   一奏:“皇帝聖旨裏教秘書監編修地里文字者麼道。秘書監裏勾當裏行的人都在大都裏住有,秘書監在舊城裏有,來往生受有,勾當也悞了有。大都裏頭一個織可單絲紬的局有,那裏頭別人住有。那的每教移的舊城裏入去做生活者,那局根底做秘書監呵,怎生?”麼道奏呵。“省官人每根底說者,那的中呵與者,不中呵別個房子與者。無呵道與那懷,教蓋與者。”麼道聖旨了也。欽此。除已累經呈省關部外,到今未能撥到,不能聚集編類人員。合行早為撥降。

   一奏:“省裏與文書來,隨處城子裏頭有的地里圖子文字每收拾將來者道來,至今不曾將來,勾當遲了有。如今疾忙教將來者麼道,省裏再與文書呵,怎生?”麼道奏呵。“那般者。”麼道聖旨了也。欽此。照得:除將已發到路分文字見行照勘外,有下項未到去處并邊遠國土,本監先為不知各各名號,已曾具呈,乞早將邊遠國土名號及行下未曾報到圖冊去處,早為發到,以憑編類。

   一奏:“有一個孔夫子的孩兒每根底教的陳儼小名,又有一箇蠻子田地裏有的秀才虞應龍,又京兆府根底一箇秀才蕭維斗,這地理的勾當好理會的有。那的每根底教將來呵,怎生?”麼道奏呵。“教來者。再用著的蠻子漢兒秀才每有呵,阿兒渾撒里理會的有,怎一處索者。”麼道聖旨了也。

  至元二十三年三月初七日,準嘉議大夫、秘書監扎馬剌丁於二月十一日也可怯薛第二日對月赤徹兒、禿禿哈、速古兒赤伯顏、怯憐馬赤愛薛等就德仁府斡耳朵裏有時分當職,同阿兒渾撒里奏過下項事理:除已蒙古文字具呈中書省照詳外:

   一奏:“在先漢兒田地些小有來,那地里的文字冊子四五十冊有來,如今日頭出來處、日頭沒處都是咱每的,有的圖子有也者,那遠的他每怎生般理會的?回回圖子我根底有,都總做一箇圖子呵,怎生?”麼道奏呵。“那般者。”麼道聖旨了也。

   一奏:“省裏與文書來,隨處城子裏頭有的地理圖子文字每收拾將來者道來,至今不曾將來,勾當遲了有。如今疾忙教將來者麼道。省裏再與文書呵,怎生?”麼道奏呵。“那般者。”麼道聖旨了也。

   一奏:“秘書監裏勾當裏行的人每,別箇勾當裏遷的去了呵,地理的文字悞了的一般有。月日滿呵,就監裏添與小名呵,怎生?”麼道奏呵。“那般者。”麼道聖旨了也。

  至元二十四年三月二十四日,集賢大學士、中奉大夫、行秘書監事扎馬剌丁該奉尚書省剳付,據集賢院呈,近奉中書省剳付,扎馬剌丁、海薛奏:“地理圖子的勾當遲悞了的一般有,我怕有。去年皇帝聖旨裏阿剌渾撒里一處商量來,俺的勾當他也好理會的有。如今又在前省裏有底聖旨每:秘書監底不揀那箇勾當,合用着底勾當每有。阿剌渾撒里一處商量了,教行呵,地理圖子底勾當疾忙成就也者。”麼道上位奏呵。“那般者。”麼道聖旨了也。欽此。本院照得,集賢大學士阿剌渾撒里近受宣命,尚書右丞兼議秘書監地理圖本,實恐不暇。况前項事理係扎馬剌丁來立尚書省以前奏準公事呈,乞聞奏施行。得此,都省除外,合下仰照驗,欽依元奉聖旨,着緊編類,無致遲慢。

  至元二十四年六月初九日,尚書省近據集賢院呈:本院集賢大學士阿剌渾撒里受宣命,尚書省右丞兼議秘書監地理圖本,實恐不暇,乞照詳事。都省至元二十四年五月十二日奏過事內一件:“阿魯渾撒里說,畫地理圖本教我提調着有來,我根底省裏勾當委付了也。那勾當管呵,省裏勾當莫不耽擱了去也。”麼道有來,奏呵。“那勾當裏休行者。”麼道聖旨了也。欽此。

  至元二十四年正月二十四日,中書省近據來呈,本監官扎馬剌丁奏過事內一件,節該:“一箇孔夫子的孩兒每根底教的陳儼小名的人,又有一箇蠻子田地裏有的秀才虞應龍,又京兆府根底一箇秀才蕭維斗,這地里的勾當好理會的有,那的每根底教將來呵,怎生?”麼道奏呵。“交來者。”麼道聖旨了也。欽此。具呈取發事。得此,移咨各省取發去後,今準湖廣行省咨,該虞應龍狀呈,正為理會地理勾當,數年用工,將古今書史傳記所載天下地理建置郡縣沿革事蹟源泉山川人物及聖賢賦詠等分類編述,自成一書,取《漢書》王吉所云春秋所以大一統者,六合同風,名其書曰“統同志”,上以發揚聖朝混一海宇之盛。其書見行纂修成藳,擬就沿途併力抄寫正本,一就進呈。今湖南道宣尉司應付站船二隻,裝載統同志文書,誠恐前途水路不通,乞照依中書省咨文,應付鋪馬二疋,行移前路官司,應付人夫車子般載事。

  至元二十四年二月三十日,本監準中書工部關,為彩畫地理圖本畫匠二名,除已行下都城所差人押領交付外,關請差人催取羈管。

  至元二十四年二月十六日,奉秘書監台旨,福建道騙海行船回回每有知海道回回文剌那麻,具呈中書省,行下合屬取索者。奉此。

  至元二十四年九月十八日奏,奉聖旨,取發到秀才虞應龍付監,見行編類地理文字。行下校書郎楊將仕、周將仕,就虞柏心先生處計會編類。

  至元二十四年三月二十一日,本監切詳,聖朝天下一統,疆宇宏遠,州郡繁多,著而為書,比之前代浩瀚數倍。其著述也,必須稽考古來圖書,憑準今日事跡,一一重加編類。若不加之歲月,廣其文人,未易成就。今照得在監見有著作一員,秘書一員,校書二員,并翰林院撥到編脩一員,止是五人,雖先呈準虞應龍、蕭斞、陳儼三員,累次催請,未見到監日期。為此已將省部發到隨路文冊與古書相參,依式類成荒藳已多,本監官再行研窮參照,多有勾引改抹貼說去處,缺人抄寫。乞中書省元摘委令翰林院趙學士、兵部趙郎中早為赴監詳定,及權設書寫五七人,先行謄錄靜藳,以待博學洽聞耆儒宿德潤色,刪定成書,以備進呈。若不預呈,不惟無以見纂修次弟,抑亦切恐耽悞。外據未發到路分,催會發下,接續編類。

  至元二十四年十二月二十日,本監近有翰林國史院差本院編脩官馮肯播于本監修集地理文字,本監就保陞著作郎職名,蒙都省準呈。

  至元二十六年七月十八日,本監準尚書吏部關,近奉尚書省判送秘書監呈,準本監扎馬剌丁中奉關,欽奉聖旨,編類地理圖書,呈準都堂鈞旨:令王俁等支請飲食,編類勾當,擬充檢討。移準吏部關,議得王俁等即係創添窠闕,似難議擬,候編類事畢至日,從優陞用。準此看詳,王俁等係必用人員,各人別無名分俸給,實難拘留。呈乞照詳。奉都堂鈞旨:送吏部照擬連呈。奉此議得:秘書監舊制別無檢討職名,所據王俁、王益已受吏部付身充嵫陽等縣教諭,今本監官扎馬剌丁欽奉聖旨,編類地理圖書,各人支請飲食編類勾當已經呈準,從優陞用,以此參詳,如編類成就,擬於府州教授□□□似為相應。呈乞照詳,蒙都堂議得準呈,送吏部依上施行。

  至元三十一年八月,本監移準中書兵部關,編寫《至元大一統志》,每路卷首必用地理小圖,若於編寫秀才數內就選宗應星,不妨編寫彩畫,相應關請。如委必用圖本,依準施行。

  至元三十一年八月十二日,本監準中書兵部關,為余奕昌等曾無編寫《至元大一統志》,即不見秘書監呈準。都堂鈞旨:續選編寫額定支請飲食分例人數姓名,照勘明白,同前項志書一就關來。準此,除志書已行回關收管外,今將元準擬用編寫秀才虞應龍等十一名支請飲食分例呈。奉都堂鈞旨:准呈到各各姓名及在後節次續准人數開坐,回關本部去訖:

   一、元准少監虞奉直牒,移關兵部呈,奉都堂鈞旨,支給飲食分例,額定編寫秀才一十員:

    虞應龍  方 平  宗應星  朱孟犀  管本孫

    朱 謙  崔文質  余世昌  汪世榮  高季材

   一、續准少監虞奉直牒,於前項秀才補替事故還家人員。

    編寫三員:

     于天瑞補替汪世榮

     趙孟節補替朱孟犀

     周世忠補替高季材

    校正一員

     劉元晉補替管本孫

  至元三十一年十月二十六日,本監准中書兵部關,發到至元大一統志四伯五十冊,呈解中書省,剳付發下右司收管。

  元貞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秘書監據著作郎呈,保書寫孔思逮等五名,係都省准呈月支飲食人員,每日在局編寫,未嘗少怠,若蒙出給剳付,似為激勵。得此,奉監官台旨:依准所保,出給付身:

   孔思逮  王琳  趙由昌  王守貞  馮貞

  元貞二年三月初五日,本監准中書兵部關,來文照得雲南發到地理沿革事蹟,除完備外,有下項未完事理,早為行移,取勘完備,編類圖冊等事呈。奉都省判送,照得雲南係邊遠地面,難與腹裏一體。奉都堂鈞旨:送兵部行移本監,就便計問,差來任總管者。

  元貞二年三月十二日,准兵部關,奉中書省剳付來呈,准秘書監關著作郎呈,雲南行省所委編類圖志任中,順編到地理圖冊甚是可取,蓋緣秉志勤苦,通曉文學,久任雲南,習知風土。據金齒未經供報等處,若令本官一就取勘編類,似望早得完備。都省准擬。

  元貞二年三月十六日,准中書兵部關,來文編寫雲南地理文字。據書寫人員紙札筆墨等物,依已行例,官為應付。本部議得:除紙札筆墨官為應付外,據硯瓦什物鋪陳等物,若於八作司見在物內徣借,事畢拘收還官相應。具呈。

  都堂鈞旨:准呈。速送兵部,就便依例施行。

   戶部官為應付

    紙二十千張  筆一十把  墨二斤

   工部徣借應付

    硯四個   高條卓七個  條床四張

    條子二個  蒲席七領   葦席七領

  元貞二年十一月初二日,著作郎呈,黏連到《大一統志》凡例:

   一、某路

    所轄幾州  開

    本路親管幾縣  開

   一、建置沿革

    禹貢州域

    天象分野

    歷代廢置

    周  秦  漢  後漢  晉  南北朝  隋  唐  五代  宋  金  大元

   一、各州縣建置沿革依上開

   一、本路親管坊郭鄉鎮依上開

   一、本路至上都大都并里至

   一、各縣至上都大都并里至

   一、名山大川

   一、土山

   一、風俗形勝

   一、古蹟

   一、寺觀祠廟

   一、官蹟

   一、人物

  大德元年三月初三日,秘書監據著作郎呈,近為編寫雲南地理文字,計料到合用紙劄筆墨等物。除發下檢紙等物銷用外,據上靜夾紙蒙秘府指揮,候編定檢目至日計料取發。照得上項地理文字,今已編定檢目。計料得合用上靜夾紙筆墨數目,開坐具呈,乞賜行移合屬放支。

   江淮夾紙二千五百張

   好心子筆五十管

   上等細墨一斤

  大德二年二月初五日,據著作郎呈,奉秘府指揮,編類雲南甘肅地理圖冊,依上編類到雲南等處圖志,通計五十八冊,合用裝褙物料已經開坐,具呈照詳。外有遼陽行省地理圖冊,照得別不見開到本省所轄路府州縣建置沿革等事蹟,及無彩畫到各處圖本,難以編類。照得元設書寫孔思逮等五名即日目別無所寫文字。據各人日支飲食,擬合自大德二年二月二十一日權且住支,候遼陽行省發到完備圖志,再行編類,依例呈覆關請。

  大德二年五月初五日,據著作郎呈,依上編類到雲南等處圖志,通計五十八冊,未曾裝褙。就喚到裱褙匠趙德秀等,計料到合用物料,開坐呈乞照詳,移准中書兵部關呈,奉都堂鈞旨:連送兵部,行移工部,比料實用數目無差,就行合屬,依例應付。

   禮部應付白麵七斤四兩

   戶部應付

    夾紙二伯九十張

    綿紙一伯一十六張

    黃綾一伯三十九尺二寸

    藍綾八尺七寸

   本部提舉左八作司應付

    白礬一斤一十三兩

    皂角一斤一兩四錢

    黃蠟一斤一十三兩

  大德三年七月二十八日,據著作局呈,奉秘府指揮編類遼陽等處圖志并至元大一統志全部目錄,今已編類上凈了畢,共計八冊。所據合用裱褙物料,就喚到裱褙匠趙德秀計料到下項物料,移準中書兵部關呈,奉都省判送,就行工部,依上應付。

  大德三年,書寫董可宗代孫伯壽闕

  大德五年八月,四至八到坊郭體式

   某路某縣 州同

    里至

     某方至上都幾里

     某方至大都

     某方至本路

     某方至本州並依上開里數。如直隷本路者,去此一行

     東至某處幾里至是至各處界

     西至

     南至

     北至

     東到到是到各處城

     西到

     南到

     北到

     東南到

     西南到

     東北到

     西北到並依上開里數

   坊郭鄉鎮

     領幾鄉 開

  大德五年七月初二日準兵部關,奉中書省判送本部呈秘書監關,據著作郎趙炞呈,照得編類天下地理志書,備載天下路府州縣古今建置沿革及山川、土產、風俗、里至、宦蹟、人物,賜名“大一統志”。續有遼陽、雲南遠方報到沿革及各處州縣,多有分撥陸改不同去處,除將《至元大一統志》重行校勘,添改沿革外,須選揀通儒能書人員,通行寫靜進本,以備御覽,實為重事。本部參詳:寫志書人員食錢,今次呈準,依寫金字經例,每名支中統鈔一兩五錢。照得吏部寫行止籍記部令史,日支中統鈔七錢。若依呈準放支,似涉偏負。以此比附,量擬編寫志書人員每名日支食錢中統鈔一兩,開局日為始,放支相應。奉都堂鈞旨:準呈。

   元發二十名內合存一十六名

    趙文煥  虞志龍  趙普顏  朱宗周  李 純

    高伯椿  李天任  趙素履  歐陽普壽

    梁 煥  辛 鈞  耿居仁  王彥恭  孫伯壽

    蓋光祖  趙弘毅

   今次選換四名

    牟應復替胡明安  魏誼替馮振

    王時中替屈楚材  魏晉替杜敏

  大德七年五月初二日,秘書郎呈,奉秘府指揮,當年三月三十日也可怯薛第一日玉德殿內有時分,集賢大學士卜蘭禧、昭文館大學士、秘書監岳鉉等奏:秘書監修撰大一統志,元欽奉世祖皇帝聖旨編集。始自至元二十三年,至今才方成書,以是繕寫總計六百冊一千三百卷進呈御覽過,奉聖旨:“於秘府如法收藏,仍賜賚撰集人等者。”欽此。

  大德七年閏五月二十二日,準中書兵部關,刑部關,準本部郎中賈朝列關:切見建康路明道書院山長俞庸委是才藝之士,兼博通地理,迥出儒流,即目到部聽除。即今兵部見奉中書省州送行移,秘書監纂錄天下地理總圖,若令本人分畫纂錄彩畫完備,實有可觀。準此,照得先準翰林應奉汪將仕保呈,前鄂州路儒學教授方平彩畫地理總圖,已經移關秘監,依上彩畫去訖。今準前因,一同彩畫施行。

  元貞二年六月十六日,本監照得:近為秘書監造到書畫等文冊三扇,送校書郎校勘,得除陰陽禁書封記,未敢牽點外,書畫與簿籍相同。得此,擬將陰陽禁書候公監官還監至日牽點。今將本庫元造文冊三扇發下收管。

  大德四年四月十二日,據秘書郎呈,近蒙秘府指揮,編類到《至元大一統志》書四百八十三冊,計七百八十七卷,仰子細校勘,若有差訛,就為改正。仍標出差訛卷目呈監。蒙此,校勘間又奉監官台旨,與著作郎趙從仕一同校勘。奉此,依上校勘了畢。中間差訛字樣,已行改正,別無合標出卷目。今將元關出《大一統志》書四伯八十三冊隨呈繳納,還庫交收。

  至大四年七月二十一日,中書省奏准事內一件,節該:“如今老秀才每少了也,外頭後學每學得好的也有。俺選着於國子監裏并翰林院、秘書監、太常寺等文翰衙門委付,并外頭儒學提舉司裏委付呵,後人每肯向前也者。”麼道奏呵。“是有。休問品從,雖是白身人呵,好的委付者。”麼道。

  至元二十三年十月初四日,吏部來文,秘監扎馬剌丁等奏:奉聖旨,本監勾當裏行的人每月日滿呵,就監裏添與名分,關請欽依施行。

  至元二十四年四月二十四日,照得本監欽奉聖旨,編類地理圖籍,於尚書省覆過,奉都堂鈞旨:般移於禮部置監。

  都省催請著作郎虞應龍到監。著述地理文籍,必須置局講究。編類彩畫圖并見闕合用鋪陳等物,開坐具呈尚書省應付。

   本監用

    條褥五個   座子一十個

    蒲蓆一十領  葦席一十領

   著作局用

    條床六個   條桌一十個

    葦蓆二十領  條褥五個

    蒲蓆一十領  座子四個

    硯瓦六個

  至元二十三年二月十一日,也可怯薛第二日就德仁府斡耳朵裏有時分,秘監扎馬剌丁同阿兒渾撒里奏:“一個李校書小名的人,勾當裏在意勤謹有,雖不滿考呵,他的這名分根底添與名分呵,別個的每也在意也者。”麼道奏呵。“那般者。”麼道聖旨了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