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十八志第二十七 仪卫志四仪仗

《辽史》——脱脱

帝王处则重门击柝,出则以师兵为营卫,劳人动众,岂得已哉。天下大患生于大欲,不得不远虑深防耳。智英勇杰、魁臣雄藩于是乎在,寓武备于文物之中,此仪仗所由设也。

金吾、黄麾六军之仗,辽受之晋,晋受之后唐,后唐受之梁、唐,其来也有自。耶律俨、陈大任旧《志》有未备者,兼考之《辽朝杂礼》云。

国仗王通氏言,舜岁遍四岳,民不告劳,营卫省、征求寡耳。

辽太祖匹马一麾,斥地万里,经营四方,末尝宁居,所至乐从,用此道也。太宗兼制中国,秦皇、汉武之仪文日至,后嗣因之。

旄头豹尾,驰驱五京之间,终岁勤动,辙这相寻。民劳财匮,此之故欤。

辽自大贺氏摩会受唐鼓纛之赐,是为国仗。其制甚简,太宗伐唐、晋以前,所用皆是物也。著于篇首,以见艰创业之主,岂必厚卫其身云。

十二神纛,十二旗,十二鼓,曲柄华盖,直柄华盖。

遥辇末主遗制,迎十二神纛、天子旗鼓置太祖帐前。诸弟剌哥等叛,匀德实纵火焚行宫,皇后命曷古鲁救之,止得天子旗鼓。太宗即位,置旗鼓、神纛于殿前。圣宗以轻车仪卫拜帝山。

渤海仗天显四年,太宗幸辽阳府,人皇王备乘舆羽卫以迎。干亨五年,圣宗东巡,东京留具仪卫迎车驾。此故渤海仪卫也。

汉仗大贺失活入朝于唐,娑固兄弟继之,尚主封王,饫观上国。

开元东封,邵固扈从,又览太平之盛。自是朝贡岁至于唐。辽始祖涅里立遥辇氏,世为国相,目见耳闻,歆企帝王之容浑有年矣。遥辇致鼓纛于太祖帐前,会何足以副其雄心霸气之所睥睨哉。阙后交梁聘唐,不惮劳勋。至于太宗,立晋以要册礼,入汴而收法物,然后累世之所愿欲者,一举而得之。太原擅命,力非不敌,席卷法物,先致中京,踪弃山河,不少顾虑,志可知矣。于是秦、汉以来帝王文物尽笔记于辽;周、宋按图更制,乃非故物。辽之所重,此其大端,故特著焉。

太宗会同元年,晋使冯道备车辂法物,上皇太后册礼;刘邈、卢重备礼,上皇帝尊号。

三年,上在蓟州观《导驾仪卫图》,遂备法驾幸燕,御元和殿行入阁礼。

六年,备法驾幸燕,迎导御元和殿。

大同元年正月朔,备法驾至汴,上御崇元殿,受文武百僚朝贺。自是日以为常。二月朔,上御崇元殿,备礼受朝贺。三月,将幸中京镇阳,诏收卤簿法物,委所司押领先往。未几镇阳入汉,卤簿法物随世宗归于上京。四月,皇太弟李胡遣使问军事,上报曰,朝会起居如礼。是月,太宗崩,世宗即位,卤簿法物备而不御。

穆宗应历元年,诏朝会依嗣圣皇帝故事,用汉礼。

景宗乾亨五年二月,神枢升辒辌车,具卤簿仪卫。六月,圣宗至上京,留守具法驾迎导。

圣宗统和元年,车驾还上京,迎导仪卫如式。

三年,驾幸上京,留守具仪卫奉迎。

四年,燕京留守具仪卫导驾入京,上御元和殿,百僚朝贺。

是后,仪卫常事,史不复书。

卤簿仪仗数马匹步行擎执二千四百一十二人,坐马擎执二百七十五人,坐马乐人二百七十三人,步行教坊人七十一人,御马牵拢五十二人,御马二十六匹,官僚马牵拢官六十六人,坐马挂甲人五百九十八人,步行挂甲人百六十人,金甲二人,神舆十二人,长寿仙一人,诸职官等三百五人,内侍一人,引稍押衙二人,赤县令一人,府牧一人,府吏二人,少尹一人,司录一人,功曹一人,太常少卿一人,太常丞一人,太常博士一人,司徒一人,太仆卿一人,鸿胪卿一人,大理卿一人,御史大夫一人,侍御史二人,殿中侍御史二人,监察御史一人,兵部尚书一人,兵部侍郎一人,兵部郎中一人,兵部员外郎一人,符宝郎一人,左右诸卫将军三十五人,左右诸折冲二十一人,左右诸果毅二十八人,尚乘奉御二人,排仗承直二人,左右夹骑二人,都头六人,主帅一十四人教坊司差,押纛二人,左右金吾四人,虞候次飞一十六人,鼓吹令二人,漏刻生二人,押当官一人,司天监一人,令史一人,司辰一人,统军六人,千牛备身二人,左右半勋二人,左右郎将四人,左右拾遗二人,左右补阙二人,起居舍人一人,左右谏议大夫二人,给事中书舍二人,左右散骑常侍二人,门下侍郎二人,中书侍郎二人,鸣鞭二人内侍内差,侍中一人,中书令一人,监门校尉二人,排列官二人,武卫队正一人,随驾诸司供奉官三十人,三班供奉官六十人,通事舍人四人,御史中丞二人,乘黄丞二人,都尉一人,太仆卿一人,步行太卜令一人。职官乘马三百四匹,进马四匹,驾车马二十八匹。人之数凡四千二百三十有九,马之数凡千五百二十。

得诸本朝太常卿徐世隆家藏《辽朝杂礼》者如是。至于仪注之详,不敢传会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