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十四志第十四 历象志下 朔考

《 辽史 》

古者太史掌正岁年以叙事,国史以事系日,以日、月、时系年。时月不正,则叙事不一。故二史合为一官,颁历授时,必大一统。

辽、汉、周、宋,俱行夏时,各自为历。国史闰朔,颇有异同。辽初用《乙未元历》,本何承天《元嘉历》法;后用《大明历》,本祖冲之《甲子元历》法。承天日食晦朏,一章必七闰;冲之日食必朔,或四年一闰。用《乙未历》,汉、周多同;用《大明历》,则间与宋异。国史叙事,甲子不殊,闰朔多异,以此故也。耶律严《纪》以《大明》法追正《乙未》月朔,又与陈大任《纪》时或牴牾。稽古君子,往往惑之。

用《五代》《职方考》志契丹州军例,作《朔考》。法殊日“异”;传讹曰“误”;辽史不书国,俨、十大任偏见并见各名;他史以国冠朔。并见注于后。

宋元丰元年十二月,诏司天监考辽及高丽、日本国历与《奉元历》同异。辽己未岁气朔与《宣明历》合,日本戊午岁与辽历相近,高丽戊午年朔与《奉元历》合,气有不同。戊午,辽大康四年;己未,五年也。当辽、宋之世,二国司天国相参考矣。高丽所迸《大辽事迹》,载诸王册文,颇见月朔,因附入。

象孟子有言:“天之高也,星辰之运也,苟求其故,千岁之日至可坐而致。”甚哉!圣人之用心,可谓广大精微,至矣尽矣。

日有晷景,日有明魄,斗有建除,星有昏旦。观天之变而制器以修之,八尺之表,六尺之简,百刻之漏,日月星辰示诸掌上。运行既察,度分既审,于是像天圜以显运行,置地櫃以验出入,浑象是作。天道之常,寻尺之中可以俯窥,陶唐之象是矣。设三仪以明度分,管一衡以正辰极,浑仪是作。天文之变,六合之表可以仰观,有虞之玑是矣。体莫固于金,用莫利于水。范金走水,不出户而知天道,此圣人之所以为圣也。

历代仪象表漏,各具于志。太宗大同元年,得晋历象、刻漏、浑象。后唐清泰二年己称损析不可施用,其至中京者概可知矣。古之炼铜,黑黄白青之气尽,然后用之,故可施于久远。

唐沙门一行铸浑天仪,时称精妙,未几铜铁渐涩,不能自转,置不复用。金质为精,水性不行,况移之冱寒之地乎?

刻漏晋天福三年造。《周官》挚壶氏悬壶必爨之以火。地虽冱寒,盖可施也。

官星吉者官星万余名。遭秦焚灭图籍,世秘不传。汉收散亡,得甘德、石申、巫咸三家图经。经纬合千余官,仅存什一。分为三垣、四宫、二十八宿,枢以二极,建以北斗,纬以五星,日月代明,贵而太一。贱逮屎糠。占决之用,亦云备矣。司马迁《天官书》既以具录,后世保章守候,无出三家官星之外者。

天象昭垂,历代不易,而汉、晋、随、唐之书累志天文,近于衍矣。且天象机样,律格有禁,书于胜国之史,诖误学者,不宜书。其日食、星变、风云、震雪之祥,具载《帝纪》,不复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