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传·卷六十七

《 魏书 》

  成淹 范绍 刘桃符 刘道斌 董绍 冯元兴 鹿悆 张熠

  成淹,字季文,上谷居庸人也。自言晋侍中粲之六世孙。祖升,家于北海。父 洪,名犯显祖庙讳,仕刘义隆,为抚军府中兵参军,早卒。淹好文学,有气尚。刘 子业辅国府刑狱参军事,刘彧以为员外郎,假龙骧将军,领军主,令援东阳、历城。 皇兴中,降慕容白曜,赴阙,授兼著作郎。时显祖于仲冬之月,欲巡漠北,朝臣以 寒甚固谏,并不纳。淹上《接舆释游论》,显祖览之,诏尚书李欣曰:“卿等诸人 不如成淹《论》通释人意。”乃敕停行。

  太和中,文明太后崩,萧赜遣其散骑常侍裴昭明、散骑侍郎谢竣等来吊,欲以 朝服行事。主客执之,云:“吊有常式,何得以朱衣入山庭!”昭明等言:“本奉 朝命,不容改易。”如此者数四,执志不移。高祖敕尚书李冲,令选一学识者更与 论执,冲奏遣淹。昭明言:“未解魏朝不听朝服行礼,义出何典?”淹言:“吉凶 不同,礼有成数;玄冠不吊,童孺共闻。昔季孙将行,请遭丧之礼,千载之下,犹 共称之。卿远自江南奉慰,不能式遵成事,方谓议出何典,行人得失,何其异哉!” 昭明言:“二国交和既久,南北皆须准望。齐高帝崩,魏遣李彪通吊,于时初不素 服,齐朝亦不以为疑,那得苦见要逼。”淹言:“彪通吊之日,朝命以吊服自随, 而彼不遵高宗追远之慕,乃逾月即吉。彪行吊之时,齐之君臣皆已鸣玉盈庭,貂珰 曜日,百僚内外,朱服焕然,彪行人不被主人之命,复何容独以素服间衣冠之中? 来责虽高,未敢闻命。我皇帝仁孝之性,侔于有虞,处谅暗以来,百官听于冢宰, 卿岂得以此方彼也?”昭明乃摇膝而言:“三皇不同礼,亦安知得失所归。”淹言: “若如来谈,卿以虞舜、高宗为非也?”昭明遂相顾而笑曰:“非孝者,宣尼有成 责,行人亦弗敢言。希主人裁以吊服,使人唯,赍裤褶,比既戎服不可以吊,幸借 缁衣幍,以申国命。今为魏朝所逼,违负指授,还南之日,必得罪本朝。”淹言: “彼有君子也,卿将命折中,还南之日,应有高赏;若无君子也,但令有光国之誉, 虽复非理见罪,亦复何嫌?南史、董狐,自当直笔。”既而高祖遣李冲问淹昭明所 言,淹以状对,高祖诏冲曰:“我所用得人。”仍敕送衣巾给昭明等,赐淹果食。 明旦引昭明等入,皆令文武尽哀。后正侍郎。高祖以淹清贫,赐绢百匹。

  十六年,萧赜遣其散骑常侍庾荜、散骑侍郎何宪、主书邢宗庆朝贡,值朝廷有 事明堂,因登灵台以观云物。高祖敕淹引荜等馆南瞩望行礼,事毕,还外馆,赐酒 食。宗庆语淹言:“南北连和既久,而比弃信绝好,为利而动,岂是大国善邻之义?” 淹言:“夫为王者,不拘小节。中原有菽,工采者获多,岂眷眷守尾生之信。且齐 先主历事宋朝,荷恩积世,当应便尔欺夺?”宗庆、庾荜及行者皆相顾失色。何宪 知淹昔从南入,而以手掩目曰:“卿何为不作于禁,而作鲁肃?”淹言:“我舍危 效顺,欲追踪陈韩,何于禁之有!”宪亦不对。

  王肃归国也,高祖以淹曾宦江表,诏观是非。乃造肃与语,还奏言实,时议纷 纭,犹谓未审。高祖曰:“明日引入,我与语,自当知之。”及銮舆行幸,肃多扈 从,敕淹将引,若有古迹,皆使知之。行到朝歌,肃问:“此是何城?”淹言: “纣都朝歌城。”肃言:“故应有殷之顽民也。”淹言:“昔武王灭纣,悉居河洛, 中因刘石乱华,仍随司马东渡。”肃知淹寓于青州,乃笑而谓淹曰:“青州间何必 无其余种?”淹以肃本隶徐州,言:“青州本非其地,徐州间今日重来,非所知也。” 肃遂伏马上掩口而笑,顾谓侍御史张思宁曰:“向者聊因戏言,遂致辞溺。”思宁 驰马奏闻,高祖大悦,谓彭城王勰曰:“淹此段足为制胜。”舆驾至洛,肃因侍宴。 高祖又戏肃曰:“近者行次朝歌,闻成淹共卿殊有往覆,卿试重叙之。”肃言: “臣前朝歌为淹所困,不谓此事仰闻听览。臣尔日失言,一之已甚,岂宜再说。” 遂皆大笑。高祖又谓肃曰:“淹能制卿,其才亦不困。”肃言:“淹才词便为难有, 圣朝宜应叙进。”高祖言:“若因此进淹,恐辱卿转甚。”肃言:“臣屈己达人, 正可显臣之美。”高祖曰:“卿既为人所屈,欲求屈己之名,复于卿太优。”肃言: “淹既蒙进,臣得屈己伸人,此所谓陛下惠而不费。”遂酣笑而止。乃赐淹龙厩上 马一匹,并鞍勒宛具、朝服一袭,转谒者仆射。

  时迁都,高祖以淹家无行资,敕给事力,送至洛阳,并赐假,日与家累相随。 行次灵丘,属萧鸾遣使,敕驿马征淹。车驾济淮,淹于路左请见,高祖伫驾而进之。 淹曰:“萧鸾悖虐,幽明同弃,陛下俯应人神,按剑江涘,然敌不可小,蜂虿有毒, 而况国乎?深愿圣明保万全之策。”诏曰:“此前车之辙,得不慎乎!”淹曰: “伏闻发洛已来,诸有谏者,解官夺职,恐非圣明纳下之义。”高祖曰:“此是我 命耳,卿不得为干斧钺。”淹曰:“昔文王询于刍荛,晋文听舆人之诵,臣虽卑贱, 敢同匹夫。”高祖优而容之,诏赐绢百匹。

  高祖幸徐州,敕淹与闾龙驹等主舟楫,将泛泗入河,溯流还洛。军次碻敖, 淹以黄河峻急,虑有倾危,乃上疏陈谏。高祖敕淹曰:“朕以恆代无运漕之路,故 京邑民贫。今移都伊洛,欲通运四方,而黄河急峻,人皆难涉。我因有此行,必须 乘流,所以开百姓之心。知卿至诚,而今者不得相纳。”敕赐骅骝马一匹、衣冠一 袭。除羽林监,领主客令,加威远将军。

  于时宫殿初构,经始务广,兵民运材,日有万计,伊洛流澌,苦于厉涉,淹遂 启求,敕都水造浮航。高祖赏纳之,意欲荣淹于众,朔旦受朝,百官在位,乃赐帛 百匹,知左右二都水事。世宗初,司徒、彭城王勰曰:“先帝本有成旨,淹有归国 之诚,兼历官著称,宜加优陟。高祖虽崩,诏犹在耳。”乃相闻选曹,加淹右军, 领左右都水,仍主客令。复授骁骑将军,加辅国将军,都水、主客如故。淹小心畏 法,典客十年,四方贡聘,皆有私遗,毫厘不纳,乃至衣食不充,遂启乞外禄。景 明三年,出除平阳太守,将军如故。还朝,病卒。赠本将军、光州刺史,谥曰定。

  子霄,字景鸾。亦学涉,好为文咏,但词彩不伦,率多鄙俗。与河东姜质等朋 游相好,诗赋间起。知音之士,共所嗤笑;闾巷浅识,颂讽成群,乃至大行于世。 历治书侍御史而卒。

  范绍,字始孙,敦煌龙勒人。少而聪敏。年十二,父命就学,师事崔光。以父 忧废业。母又诫之曰:“汝父卒日,令汝远就崔生,希有成立。今已过期,宜遵成 命。”绍还赴学。太和初,充太学生,转算生,颇涉经史。十六年,高祖选为门下 通事令史,迁录事,令掌奏文集,高祖善之,又为侍中李冲、黄门崔光所知,出内 文奏,多以委之。高祖曾谓近臣曰:“崔光从容,范绍之力。”稍迁强弩将军、积 弩将军、公车令,加给事中,迁羽林监。

  扬州剌史、任城王澄请征钟离,敕绍诣寿春,共量进止。澄曰:“须兵十万, 往还百日。涡阳、钟离、广陵、庐江,欲数道俱进,但粮仗军资,须朝廷速遣。” 绍曰:“计十万之众,往还百日,须粮百日。顷秋以向末,方欲征召,兵仗可集, 恐粮难至。有兵无粮,何以克敌?愿王善思,为社稷深虑。”澄沉思良久曰:“实 如卿言。”使还,具以状闻。后澄遂征钟离,无功而返。

  寻除长兼奉车都尉,转右都水使者,录事如故。丁母忧去职。值义阳初复,起 绍除守远将军、郢州龙骧府长史,带义阳太守。其年冬,使还都,值朝廷有南讨之 计,发河北数州田兵二万五千人,通缘淮戍兵合五万余人,广开屯田。八座奏绍为 西道六州营田大使,加步兵校尉,绍勤于劝课,频岁大获。又诏绍诣钟离,与都督、 中山王英论攻钟离形势,英固言必克。绍观其城隍防守,恐不可陷,劝令班师,英 不从。绍还,具以状闻。俄而英败。诏以徐豫二境,民稀土旷,令绍量度处所,更 立一州。绍以谯城形要之所,置州为便,遂立南兗。入为主衣都统,加中坚将军, 转前军将军。追赏营田之勤,拜游击将军,迁龙骧将军、太府少卿,都统如故。转 长兼太府卿。绍量功节用,甄烦就简,凡有赐给,千匹以上,皆别覆奏,然后出之。 灵太后嘉其用心,敕绍每月入见,诸有益国利民之事,皆令面陈。出除安北将军、 并州刺史。清慎守法,颇得民和。值山胡来寇,不能击,以此损其声望。复入为太 常卿。庄帝初,遇害河阴。

  刘桃符,中山卢奴人。生不识父,九岁丧母。性恭谨,好学。举孝廉,射策甲 科,历碎职。景明中,羽林监,领主书。萧宝夤之降也,桃符受诏迎接。历奉车都 尉、长水校尉、游击将军。正始中,除征虏将军、中书舍人,以勤明见知。久不迁 职,世宗谓之曰:“扬子云为黄门,顿历三世。卿居此任始十年,不足辞也。”东 豫州刺史田益宗居边贪秽,世宗频诏桃符为使慰喻之。桃符还,具称益宗既老耄, 而诸子非理处物。世宗后欲代之,恐其背叛,拜桃符征虏将军、豫州刺史,与后军 将军李世哲领众袭益宗。语在《益宗传》。桃符善恤蛮左,为民吏所怀,久之,征 还。病卒,年五十一,赠后将军、洛州刺史。

  子景均,殿中侍御史。

  刘道斌,武邑灌津人,自云中山靖王胜之后也。幼而好学,有器干。及长,腰 带十围,须髯甚美。举孝廉。入京,拜校书郎,转主书,颇为高祖所知。从征南阳, 还,加积射将军、给事中。高祖谓黄门侍郎邢峦曰:“道斌是段之举,便异侪流矣。” 世宗即位,迁谒者仆射。转步兵校尉、广武将军,领中书舍人。出为武邑太守。时 冀州新经元愉逆乱之后,加以连年灾俭,道斌频为表请,蠲其租赋,百姓赖之。罢 郡还,除右将军、太中大夫。又以本将军出为恆农太守,迁岐州刺史,所在有清治 之称。正光四年,卒于州。赠平东将军、沧州刺史,改赠济州,谥曰康。道斌在恆 农,修立学馆,建孔子庙堂,图画形像。去郡之后,民故追思之,乃复画道斌形于 孔子像之西而拜谒焉。

  子士长,武定中,砀郡太守。卒。

  董绍,字兴远,新蔡鲖阳人也。少好学,颇有文义。起家四门博士,历殿中侍 御史、国子助教、积射将军、兼中书舍人。辩于对问,为世宗所赏。

  豫州城人白早生以城南叛,诏绍慰劳。至上蔡,为贼所袭,囚送江东,仍被锁 禁。萧衍领军将军吕僧珍暂与绍言,便相器重。衍闻之,遣使劳绍云:“忠臣孝子, 不可无之。今当听卿还国。”绍对曰:“老母在洛,无复方寸,既奉恩贷,实若更 生。”衍又遣主书霍灵超谓绍曰:“今放卿还,令卿通两家之好,彼此息民,岂不 善也?”对曰:“通好息民,乃两国之事,既蒙命及,辄当闻奏本朝。”衍赐绍衣 物,引入见之,令其舍人周舍慰劳,并称:“战争多年,民物涂炭,是以不耻先言, 与魏朝通好。比亦有书,都无报旨。卿宜备申此意,故遣传诏周灵秀送卿至国,迟 有嘉问。”又令谓绍曰:“卿知所以得不死不?今者获卿,乃天意也。夫千人之聚, 不散则乱,故须立君以治天下,不以天下养一人。凡在民上,胡不思此?若欲通好, 今以宿豫还彼,彼当以汉中见归。”先是,诏有司以所获衍将齐苟兒等十人欲以换 绍,事在《司马悦传》。及绍还,世宗愍之。永平中,除给事中,仍兼舍人。绍虽 陈说和计,朝廷不许。久之,加轻车将军、正舍人,又除步兵校尉。

  肃宗初,绍上《御天马颂》,帝赏其辞,赐帛八十匹。又除龙骧将军、中散大 夫,舍人如故。加冠军将军,出除右将军、洛州刺史。绍好行小惠,颇得民情。萧 衍将军曹义宗、王玄真等寇荆州,据顺阳马圈,裴衍、王罴讨之。既复顺阳,进围 马圈。城坚,裴、王粮少,绍上书言其必败。未几,裴衍等果失利,顺阳复为义宗 所据。绍有气病,启求解州,诏不许。

  萧宝夤反于长安也,绍上书求击之,云:“臣当出瞎巴三千,生啖蜀子!”肃 宗谓黄门徐纥曰:“此巴真瞎也?”纥曰:“此是绍之壮辞。云巴人劲勇,见敌无 所畏惧,非实瞎也。”帝大笑,敕绍速行,又加平西将军。以拒宝夤之功,赏新蔡 县开国男,食邑二百户。

  永安中,代还。于是除安西将军、梁州刺史、假抚军将军、兼尚书,为山南行 台,颇有清称。前废帝以元孚代之。绍至长安,时尔朱天光为关右大行台,启绍为 大行台从事、兼吏部尚书,又除征南将军、金紫光禄大夫。天光赴洛,留绍于后。 天光败,贺拔岳复请绍为其开府谘议参军。永熙中,加车骑将军。岳后携绍于高平 牧马,绍悲而赋诗曰:“走马山之阿,马渴饮黄河。宁谓胡关下,复闻楚客歌。” 后为宇文黑獭所杀。

  子敏,永安中,为太尉西阁祭酒。

  冯元兴,字子盛,东魏郡肥乡人也。其世父僧集,官至东清河、西平原二郡太 守,赠济州刺史。元兴少有操尚,随僧集在平原,因就中山张吾贵、常山房虬学, 通《礼》传,颇有文才。年二十三,还乡教授,常数百人。领僚孝廉,对策高第, 又举秀才。时御史中尉王显有权宠,元兴奏记于显,召为检校御史。寻转殿中,除 奉朝请,三使高丽。

  江阳王继为司徒,元兴为记室参军,遂为元义所知。义秉朝政,引元兴为尚书 殿中郎,领中书舍人,仍御史。元兴居其腹心,预闻时事,卑身克己,人无恨焉。 家素贫约,食客恆数十人,同其饥饱,曾无吝色,时人叹尚之。及太保崔光临薨, 荐元兴为侍读。尚书贾思伯为侍讲,授肃宗《杜氏春秋》于式乾殿,元兴常为擿句, 儒者荣之。及义欲解领军,以访元兴。元兴曰:“未知公意如何耳?”义曰:“卿 谓吾欲反也?”元兴不敢言,因劝之。义既赐死,元兴亦被废。乃为《浮萍诗》以 自喻曰:“有草生碧池,无根绿水上。脆弱恶风波,危微苦惊浪。”

  丞相、高阳王雍召为兼属。未几,去任还乡。仆射元罗为东道大使,以元兴为 本郡太守。寻征赴阙。以母忧还家,频值乡乱,数为监军,元兴多所赏罚,乡党颇 以此憾焉。上党王天穆之讨邢杲,引为大将军从事中郎。元颢入洛,复为平北将军、 光禄大夫,领中书舍人。庄帝还宫,天穆以为太宰谘议参军,加征虏将军。普泰初, 安东将军、光禄大夫,领中书舍人。太昌初,卒于家,赠征东将军、齐州刺史。文 集百余篇。元兴世寒,因元义之势,托其交道,相用为州主簿,论者以为非伦。

  高祖时,有谯郡曹道,颇涉经史,有干用。举孝廉。太和中,东宫主书、门下 录事。景明中,尚书都令史,领主书。后转中书舍人。行使每称旨。出除东郡太守。 卒,赠仪同三司。

  又有北海曹升,亦以学识清立见知。历治书侍御史,永安中,黄门郎、散骑常 侍。出帝世,国子祭酒。不营家产,至以馁卒于鄴,时人伤叹之。

  又齐郡曹昂,有学识,举秀才。永安中,太学博士、兼尚书郎,而常徒步上省, 以示清贫。忽遇盗,大失绫缣,时人鄙其矫诈。

  鹿悆,字永吉,济阴人。父生,在《良吏传》。悆好兵书、阴阳、释氏之学。 太师、彭城王勰召为馆客。尝诣徐州,马疫,附船而至大梁。夜睡,从者上岸窃禾 四束以饲其马。船行数里,悆觉,问得禾之处,从者以告,悆大忿,即停船上岸, 至取禾处,以缣三丈置禾束下而返。

  初为真定公元子直国中尉,恆劝以忠廉之节。尝赋五言诗曰:“峄山万丈树, 雕镂作琵琶。由此材高远,弦响蔼中华。”又曰:“援琴起何调?《幽兰》与《白 雪》。丝管韵未成,莫使弦响绝。”子直少有令问,悆欲其善终,故以讽焉。母忧 去职。服阕,仍卒任。子直出镇梁州,悆随之州。州有兵粮和籴,和籴者靡不润屋, 悆独不取,子直强之,终不从命。

  庄帝为御史中尉,悆兼殿中侍御史,监临淮王彧军。时萧衍遣其豫章王综据徐 州,综密信通彧,云欲归款。综时为萧衍爱子,众议咸谓不然,彧募人入报,验其 虚实。悆遂请行,曰:“若综有诚心,与之盟约;如其诈也,岂惜一人命也!”时 徐州始陷,边方骚扰,综部将成景俊、胡龙牙并总强兵,内外严固。悆遂单马间出, 径趣彭城,未至之间,为综军主程兵润所止,问其来状,悆答曰:“兵交使在,自 昔通言。我为临淮王所使,须有交易。”兵润遂先遣人白龙牙等,综既有诚心,闻 悆被执,语景俊等曰:“我每疑元略规欲叛城,将验其虚实。且遣左右为元略使, 入魏军中,唤彼一人,其使果至。可令人诈作略身,在一深室,诡为患状,呼使户 外,令人传语。”时略始被衍追还。综又遣腹心梁话迎悆,密语意状,令善酬答, 引悆入城,诣龙牙所。

  时日已暮,龙牙列仗举火引悆曰:“元中山甚欲相见,故令唤卿。”又曰: “安丰、临淮将少弱卒,规复此城,容可得乎!”悆曰:“彭城魏之东鄙,势在必 争,得否在天,非人所测。”龙牙曰:“当如卿言。”复诣景俊住所,停悆在外门, 久而未入。时夜已久,星月甚明。有综军主姜桃来与悆语曰:“君年已长宿,又充 今使,良有所达。元法僧魏之微子,拔城归梁,梁主待物有道。”乃举手上指: “今岁星在斗。斗,吴之分野。君何为不归梁国,我令君富贵。”悆答曰:“君徒 知其一,未知其二。法僧者,莒仆之流,而梁纳之,无乃有愧于季孙也?今月建鹑 首,斗牛受破,岁星木也,逆而克之。君吴国败丧不久。且衣锦夜游,有识不许。” 言未及尽,引入见景俊,景俊曰:“元中山虽曰相唤,不惧而来,何也?”答曰: “昔楚伐吴,吴遣蹶由劳师,今者此行,略同于彼。”又曰:“游历多年,与卿先 经相识。”仍叙由缘,景俊便记。引悆同坐,谓悆曰:“卿不为刺客也?”答曰: “今者为使,欲返命本朝,相刺之事,更卜后图。”为设饭食杂果,悆强饮多食, 向敌数人,微自夸矜。诸人相谓曰:“壮士哉!”乃引向元略所,一人引入户内, 指床令坐。一人别在室中,出谓悆曰:“中山有教,与君相闻。”悆遂起立。使人 谓悆曰:“君但坐。”悆曰:“家国王子,岂有坐听教命?”使人曰:“顿首君, 我昔有以向南,且遣相唤,欲闻乡事。晚来患动,不获相见。”悆曰:“且奉音旨, 冒险祗赴,不得瞻见,内怀反侧。”遂辞而退。

  须臾天晓,综军主范勖、景俊、司马杨票等竞问北朝士马多少。悆云:“秦 陇既平,三方静晏,今有高车、白眼、羌、蜀五十万,齐王、李陈留、崔延伯、李 叔仁等分为三道,径趣江西;安乐王鉴、李神领冀、相、齐、济、青、光羽林十万, 直向琅邪南出。”诸人相谓曰:“讵非华辞也?”悆曰:“可验崇朝,何华之有!” 日晏令还。景俊送悆上戏马台,北望城垒,曰:“何此城之固,良非彼军士所能图 拟,卿可语二王,回师改计。”悆曰:“金墉汤池,冲甲弥巧,贵守以人,何论险 害!”还军,于路与梁话誓盟。契约既固,未旬,综果降。

  诏曰:“日者,法僧父子,顽固自天,长恶不已,窃城外叛,职此乱阶,遂使 彭宋名籓,翻为贼有。虽宗臣名将,挥戈于泗滨;虎士雄卒,竦剑于汴渚。然高墉 峻堞,非可易登;广涘深隍,实为难践。是用日昃忘食,中宵愤惋者也,而衍都督、 豫章王萧综体运知机,欲归有道,潜遣密信,送款于都督临淮王。于时事同夜光, 能不按剑。殿中侍御史监军鹿悆,不惮虎口,视险若夷,便能占募,入验虚实。誓 盟既固,所图遂果。返地复城,息我兵甲,亦是悆之力焉。若不酬以荣禄,何以劝 厉将来?可封定陶县开国子,食邑三百户。”

  除员外散骑常侍。俄出为青州彭城王劭府长兼司马,寻解长兼。广川人刘钧、 东清河人房须反,劭遣悆监州军讨之,战于商山,颇有所捷。将统皆劭左右,擅增 首级,妄请赏帛,悆面执不与,劭弗从。悆勃然作色曰:“竭志立言,为王为国, 岂悆家事!”不辞而出,劭追而谢焉。窃勋者放言噂沓欲加私害,悆闻而笑之, 不以介意。

  先是,萧衍遣将彭群、王辩率众七万围逼琅邪。自春及秋,官军不至,而两青 士马,裁可万余,师次郧城,久而未进。劭乃遣悆,南青州刺史胡平遣长史刘仁之, 并监勒诸将,径赴贼垒,大破之,斩群首,俘馘二千余级。肃宗嘉之,玺书劳问。 永安中,入为左将军、给事黄门侍郎,又以前赏悆入徐之功未尽,增邑二百户,进 爵为侯。虽任居通显,志在谦退,迎送亲宾,加于畴昔,而自无室宅,常假赁居止, 布衣粝食,寒暑不变。庄帝嘉其清素,时复赐以钱帛。

  及东徐城民吕文欣杀刺史元大宾,南引贼众,屯栅曲术,诏悆使持节、散骑常 侍、安东将军,为六州大使,与行台樊子鹄讨之。破文欣党,重以购之,文欣同逆 人韩端正斩文欣送首,魁帅同死者十二人。诏书褒慰。还拜镇东将军、金紫光禄大 夫。寻诏为使持节、兼尚书左仆射、东南道三徐行台。至东郡,值尔朱仲远陷西兗, 向滑台,诏与都督贺拔胜等拒仲远。军败还京。普泰中,加征东将军,转卫将军、 右光禄大夫、兼度支尚书、河北五州和籴大使。天平中,除梁州刺史,时荥阳民郑 荣业等聚众反,围逼州城。悆不能固守,遂以城降。荣业送悆于关西。

  张熠,字景世,自云南阳西鄂人,汉侍中衡是其十世祖。熠自奉朝请为扬州车 骑府录事参军。入除步兵校尉。

  永宁中,寺塔大兴,经营务广。灵太后曾幸作所,凡有顾问,熠敷陈指画,无 所遗阙,太后善之。久之,除冠军将军、中散大夫。后为别将,随长孙稚西征,转 平西将军、太中大夫,为关西都督。以功封长平县开国男,食邑二百户。永安初, 除平西将军、岐州刺史、假安西将军,寻加抚军将军。矜恤贫弱,为民所爱。代还, 值元颢入洛,仍令复州,熠遂私还。庄帝还宫,出除镇南将军、东荆州刺史。寻加 散骑常侍、征蛮大都督,转荆州刺史。值尔朱兆入洛,不行。普泰中,卫将军、金 紫光禄大夫。

  天平初,迁鄴草创,右仆射高隆之、吏部尚书元世俊奏曰:“南京宫殿,毁撤 送都,连筏竟河,首尾大至,自非贤明一人,专委受纳,则恐材木耗损,有阙经构。 熠清贞素著,有称一时,臣等辄举为大将。”诏从之。熠勤于其事。寻转营构左都 将。兴和初,卫大将军。宫殿成,以本将军除东徐州刺史。三年,卒于州,时年六 十。赠骠骑大将军、司空公、兗州刺史,谥曰懿。

  子孝直,武定末,司空骑兵参军。

  史臣曰:成淹等身遭际会,俱得效其所能,以至于显达,苟曰非才,亦何可以 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