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传·卷三十五

《 魏书 》

  卢玄

  卢玄,字子真,范阳涿人也。曾祖谌,晋司空刘琨从事中郎。祖偃,父邈,并 仕慕容氏为郡太守,皆以儒雅称。神四年,辟召儒俊,以玄为首,授中书博士。 司徒崔浩,玄之外兄,每与玄言,辄叹曰:“对子真,使我怀古之情更深。”浩大 欲齐整人伦,分明姓族。玄劝之曰:“夫创制立事,各有其时,乐为此者,讵几人 也?宜其三思。”浩当时虽无异言,竟不纳,浩败颇亦由此。后转宁朔将军、兼散 骑常侍,使刘义隆。义隆见之,与语良久,叹曰:“中郎,卿曾祖也。”既还,病 卒。

  子度世,字子迁。幼而聪达,有计数。为中书学生,应选东宫。弱冠,与从兄 遐俱以学行为时流所重。

  度世后以崔浩事,弃官逃于高阳郑罴家,罴匿之。使者囚罴长子,将加捶楚。 罴戒之曰:“君子杀身以成仁,汝虽死勿言。”子奉父命,遂被考掠,至乃火爇其 体,因以物故,卒无所言。度世后令弟娶罴妹,以报其恩。世祖临江,刘义隆使其 殿中将军黄延年朝贡。世祖问延年曰:“范阳卢度世坐与崔浩亲通,逃命江表,应 已至彼?”延对曰:“都下无闻,当必不至。”世祖诏东宫赦度世宗族逃亡及藉没 者。度世乃出。赴京,拜中书侍郎,袭爵。

  兴安中,兼太常卿,立保太后父辽西献王庙,加镇远将军,进爵为侯。后除散 骑侍郎,使刘骏。遣其侍中柳元景与度世对接,度世应对失衷。还,被禁劾,经年 乃释。除假节、镇远将军、齐州刺史。州接边境,将士数相侵掠。度世乃禁勒所统, 还其俘虏,二境以宁。后坐事囚系,久之,还乡里。寻征赴京,除平东将军、青州 刺史,未拜,遇患。延兴元年卒,年五十三。谥曰惠侯。四子,渊、敏、昶、尚。

  初,玄有五子,嫡唯度世,余皆别生。崔浩事难,其庶兄弟常欲危害之,度世 常深忿恨。及度世有子,每诫约令绝妾孽,不得使长,以防后患。至渊兄弟,婢贱 生子,虽形貌相类,皆不举接。为识者所非。

  渊,字伯源,小名阳乌。性温雅寡欲,有祖父之风,敦尚学业,闺门和睦。袭 侯爵,拜主客令,典属国。迁秘书令、始平王师。以例降爵为伯。给事黄门侍郎, 迁兼散骑常侍、秘书监、本州大中正。是时,高祖将立冯后,方集朝臣议之。高祖 先谓渊曰:“卿意以为何如?”对曰:“此自古所慎,如臣愚意,宜更简卜。”高 祖曰:“以先后之侄,朕意已定。”渊曰:“虽奉敕如此,然于臣心实有未尽。” 及朝臣集议,执意如前。冯诞有盛宠,深以为恨,渊不以介怀。

  及高祖议伐萧赜,渊表曰:

  臣诚识不周览,颇寻篇籍。自魏晋以前,承平之世,未有皇舆亲御六军,决胜 行陈之间者。胜不足为武,弗胜有亏威德,明千钧之弩不为鼷鼠发机故也。昔魏武 以弊卒一万而袁绍土崩,谢玄以步兵三千而苻坚瓦解。胜负不由众寡,成败在于须 臾,若用田丰之谋,则坐制孟德矣。魏既并蜀,迄于晋世,吴介有江水,居其上流, 大小势殊,德政理绝。然犹君臣协谋,垂数十载。逮孙皓暴戾,上下携爽,不陆俱 进,一举始克。今萧氏以篡杀之烬,政虐役繁,又支属相屠,人神同弃。吴会之民, 延踵皇泽,正是齐轨之期,一同之会。若大驾南巡,必左衽革面,闽越倒戈,其犹 运山压卵,有征无战。然愚谓万乘亲戎,转漕难继,千里馈粮,士有饥色,大军之 后,必有凶年。不若命将简锐,荡涤江右,然后鸣鸾巡省,告成东岳,则天下幸甚, 率土戴赖。

  臣又闻流言,关右之民,自比年以来,竞设斋会,假称豪贵,以相扇惑。显然 于众坐之中,以谤朝廷。无上之心,莫此之甚。愚谓宜速惩绝,戮其魁帅。不尔惧 成黄巾、赤眉之祸。育其微萌,不芟之毫末,斧斤一加,恐蹈害者众。臣世奉皇家, 义均休戚,诚知干忤之愆实深,然不忠之罪莫大。

  诏曰:

  至德虽一,树功多途。三圣殊文,五帝异律,或张或弛,岂必相因?远惟承平 之主,所以不亲旆五戎者,盖有由矣。英明之主,或以同轨无征;守庸之君,或缘 志劣寝伐。今若喻之英皇,时非昔类;比之庸后,意有恧焉。脱元极之尊,本不宜 驾,二公之徒,革辂之戎,宁非谬欤?寻夫昔人,若必须己而济世,岂不克广先业 也。定火之雄,未闻不武,世祖之行,匪皆疑慑。且曹操胜袁,盖由德义内举;苻 坚瓦解,当缘立政未至。定非弊卒之力强,十万之众寡也。今则驱驰先天之术,驾 用仁义之师,审观成败,庶免斯咎。长江之阻,未足可惮;逾纪之略,何必可师? 洞庭、彭蠡,竟非殷固,奋臂一呼,或成汉业。经略之义,当付之临机;足食之筹, 望寄之萧相。将希混一,岂好轻动;利见之事,何得委人也!

  又水旱之运,未必由兵;尧汤之难,讵因兴旅?颇丰之后,虽静有之,关左小 纷,已敕禁勒。流言之细,曷足以纡天功?深录诚心,勿恨不相遂耳,。

  及车驾南伐,赵郡王干督关右诸军事,诏加渊使持节、安南将军为副,勒众七 万将出子午。寻以萧赜死,停师。是时泾州羌叛,残破城邑,渊以步骑六千众号三 万,徐行而进。未经三旬,贼众逃散,降者数万口,唯枭首恶,余悉不问。诏兼侍 中。初,渊年十四,尝诣长安。将还,诸相饯送者五十余人,别于渭北。有相者扶 风人王伯达曰:“诸君皆不如此卢郎,虽位不副实,然德声甚盛,望逾公辅。后二 十余年,当制命关右。愿不相忘。”此行也,相者年过八十,诣军门请见,言叙平 生。未几,拜仪曹尚书。高祖考课在位,降渊以王师守常侍、尚书,夺常侍禄一周。 寻除豫州刺史,以母老固辞。

  会萧昭业雍州刺史曹虎遣使请降,乃以渊为使持节、安南将军,督前锋诸军径 赴樊邓。渊面辞曰:“臣本儒生,颇闻俎豆,军旅之事,未之学也。惟陛下裁之。” 军期已逼,高祖不许。渊曰:“但恐曹虎为周鲂耳,陛下宜审之。”虎果伪降。渊 至叶,具曹虎谲诈之问,兼陈其利害。诏渊取南阳。渊以兵少粮乏,表求先攻赭阳, 以近叶仓故也。高祖许焉,乃进攻赭阳。萧鸾遣将垣历生来救,渊素无将略,为贼 所败,坐免官爵为民。

  寻遭母忧,高祖遣谒者诣宅宣慰。服阕,兼太尉长史。高祖南讨,又兼彭城王 中军府长史。寻为徐州京兆王愉兼长史,赐绢百匹。愉既年少,事无巨细,多决于 渊。渊以诚信御物,甚得东南民和。南徐州刺史沈陵密谋外叛,渊觉其萌渐,潜敕 诸戍,微为之备。屡有表闻,朝廷不纳。陵果杀将佐,勒宿豫之众逃叛。滨淮诸戍, 由备得全。陵在边历年,阴结既广,二州人情,咸相扇惑。陵之余党,颇见执送, 渊皆抚而赦之,惟归罪于陵,由是众心乃安。

  景明初,除秘书监。二年卒官,年四十八。赠安北将军、幽州刺史,复本爵固 安伯,谥曰懿。

  初,谌父志法钟繇书,传业累世,世有能名。至邈以上,兼善草迹。渊习家法, 代京宫殿多渊所题。白马公崔玄伯亦善书,世传卫瓘体。魏初工书者,崔卢二门。 渊与仆射李冲特相友善。冲重渊门风,而渊祗冲才官,故结为婚姻,往来亲密。至 于渊荷高祖意遇,颇亦由冲。渊有八子。

  长子道将,字祖业,应袭父爵,而让其第八弟道舒。有司奏闻,诏曰:“长嫡 承重,礼之大经,何得辄授也?”而道将引清河王国常侍韩子熙让弟仲穆鲁阳男之 例,尚书李平重申奏,诏乃听许。道将涉猎经史,风气謇谔,颇有文才,为一家后 来之冠,诸父并敬惮之。彭城王勰、任城王澄皆虚襟相待。勰为中军大将军,辟行 参军。迁司徒东閤祭酒、尚书左外兵郎中,转秘书丞。出为燕郡太守。道将下车, 表乐毅、霍原之墓,而为之立祠。优礼儒生。励劝学业,敦课农桑,垦田岁倍。入 为司徒司马。卒,赠龙骧将军、太常少卿,谥曰献。所为文笔数十篇。

  子怀祖,太学博士、员外散骑侍郎。卒。

  怀祖弟怀仁,武定中,太尉铠曹参军。

  道将弟亮,字仁业。不仕而终。子思道。

  亮弟道裕,字宁祖,少以学尚知名,风仪兼美。尚显祖女乐浪长公主,拜驸马 都尉、太子舍人,寻转洗马。迁散骑侍郎,转安远将军、中书侍郎、兼秘书丞。寻 以母忧去官。服终,复拜中书侍郎。迁龙骧将军、太子中庶子、幽州大中正。转长 兼散骑侍郎,加左将军。神龟二年,除左将军、泾州刺史。其年七月卒官,年四十 四。赠抚军将军、青州刺史,赐帛三百匹,谥曰文侯。

  子景绪,武定中,仪同开府录事参军。

  道裕弟道虔,字庆祖,粗闲经史,兼通算术。尚高祖女济南长公主。公主骄淫, 声秽遐迩,先无疹患,仓卒暴薨。时云道虔所害。世宗秘其丑恶,不苦穷治。尚书 尝奏道虔为国子博士。灵太后追主薨事,乃黜道虔为民,终身不仕。孝昌末,临淮 王彧因将出征,启除道虔奉车都尉。道虔外生李彧尚庄帝姊丰亭公主,因相藉托。 永安中,除辅国将军、通直常侍,寻加征虏将军。以议历勋,赐爵临淄伯,迁散骑 常侍。天平初,征南将军,转都官尚书、本州大中正。出除骠骑将军、幽州刺史, 寻加卫大将军,卒于官。赠都督幽瀛二州诸军事、骠骑大将军、尚书右仆射、司空 公、瀛州刺史,谥曰恭文公。主二子,昌宇、昌仁。昌宇不慧,昌仁早卒。道虔又 娶司马氏,有子昌裕。及司马见出之后,更娉元氏,生二子昌期、昌衡。兄弟竞父 爵,至今未袭。

  道虔弟道侃,字希祖。州主簿,沉雅有学尚。孝昌末卒。二子早夭,以弟道约 子正达为后。武定中,征虏将军、大尉记室参军。

  道侃弟道和,字叔维。兄弟之中,人望最下。冀州中军府中兵参军。卒。

  子景豫。景豫弟景熙,武定中,仪同开府谘议。

  道和弟道约,字季恭。起家员外郎,累迁司空录事参军、司徒属、幽州大中正、 辅国将军、光禄大夫。转司徒右长史。太傅李延寔出除青州。延寔先被病,道约, 延寔之妻弟,诏以道约为延寔长史,加散骑常侍,寄以匡维也。永熙中,车骑将军、 左光禄大夫,领广平王赞仪同开府长史。天平中,开府仪同高岳请为长史。岳转除 青冀二州,道约仍为长史,随岳两籓,有毗佐之称。兴和末,除卫大将军、兗州刺 史,在州颇得民和。武定元年卒,年五十八。赠使持节、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 幽州刺史。

  子正通,开府谘议。少有令誉,征赴晋阳,遇患卒。妻郑氏,与正通弟正思淫 乱,武定中,为御史所劾,人士疾之。

  道约弟道舒,字幼安,袭父爵。自尚书左主客郎中为冠军将军、中书侍郎。卒。

  渊弟敏,字仲通,小字红崖,少有大量。太和初,拜议郎,早卒。赠威远将军、 范阳太守,谥曰靖。高祖纳其女为嫔。敏五子。

  义僖,字远庆,早有学尚,识度沉雅。年九岁,丧父,便有至性。少为仆射李 冲所叹美。起家秘书郎,历太子舍人、司徒中郎。神龟初,任城王澄奏举义僖,除 散骑侍郎,转冠军将军、中散大夫。以母忧去职。幽州刺史王诵与义僖交款,每与 旧故李神俊等书曰:“卢冠军在此,时复惠好,辄留连数日,得谘询政道。”其见 重若此。齐王萧宝夤启为开府谘议参军,辞疾不赴。寻兼司空长史,拜征虏将军、 太中大夫。散秩多年,澹然自得。李神俊劝其干谒当途。义僖曰:“学先王之道, 贵行先王之志,何能苟求富贵也?”

  孝昌中,除散骑常侍。时灵太后临朝,黄门侍郎李神轨势倾朝野,求结婚姻。 义僖虑其必败,拒而不许。王诵谓义僖曰:“昔人不以一女易五男,卿岂易之也?” 义僖曰:“所以不从,正为此耳。从之恐祸大而速。”诵乃坚握义僖之手曰:“我 闻有命,不敢以告人。”遂适他族。临婚之夕,灵太后遣中常侍服景就家敕停。内 外惶怖,义僖夷然自若。建义初,兼都官尚书,寻除安东将军、卫尉卿。普泰中, 除都官尚书,加骠骑大将军、左光禄大夫。

  义僖少时,幽州频遭水旱,先有谷数万石贷民,义僖以年谷不熟,乃燔其契。 州闾悦其恩德。性宽和畏慎,不妄交款,与魏子建情好尤笃,言无所隐。义僖性清 俭,不营财利,虽居显位,每至困乏,麦饭蔬食,忻然甘之。永熙中,风疾顿发。 兴和中卒,年六十四。赠本将军、仪同三司、瀛州刺史,谥孝简。

  子逊之,武定中,太尉记室参军。

  逊之弟世猷,齐王开府集曹参军。

  义僖弟义忭,字叔预。司空行参军、本州治中、散骑侍郎、司徒谘议参军。

  子孝章,仪同开府行参军,早亡。

  义忭弟义敦,字季和。征北府默曹参军。

  子景开,字子达。武定中,仪同开府属。

  义敦弟义安,字幼仁,不仕。义僖诸弟并远不逮兄也。

  敏弟昶,字叔达,小字师颜,学涉经史,早有时誉。太和初,为太子中舍人、 兼员外散骑常侍,使于萧昭业。高祖诏昶曰:“卿便至彼,勿存彼我。密迩江扬, 不早当晚,会是朕物。卿等欲言,便无相疑难。”又敕副使王清石曰:“卿莫以本 是南人,言语致虑。若彼先有所知所识,欲见便见,须论即论。卢昶正是宽柔君子, 无多文才,或主客命卿作诗,可率卿所知,莫以昶不作,便复罢也。凡使人之体, 以和为贵,勿递相矜夸,见于色貌,失将命之体。卿等各率所知,以相规诲。”及 昶至彼,值萧鸾僭立,于是高祖南讨之,昶兄渊为别道将。而萧鸾以朝廷加兵,遂 酷遇昶等。昶本非骨鲠,闻南人云兄既作将,弟为使者。乃大恐怖,泪汗交横。鸾 以腐米臭鱼豆供之。而谒者张思宁辞气謇谔,曾不屈挠,遂以壮烈死于馆中。昶 还,高祖责之曰:“衔命之礼,有死无辱,虽流放海隅,犹宜抱节致殒。卿不能长 缨羁首,已是可恨,何乃俯眉饮啄,自同犬马?有生必死,修短几何。卿若杀身成 名,贻之竹素,何如甘彼刍菽,以辱君父乎?纵不远惭苏武,宁不近愧思宁!”昶 对曰:“臣器乏陆、随,忝使闽越。属萧鸾昏狂,诛戮无道。恐不得仰奉明时,归 养老母,苟存尺蠖,屈以求伸。负辱朝命,罪宜万死,乞归司寇,伏听斧钺。”遂 见罢黜。久之,复除彭城王友,转秘书丞。景明初,除中书侍郎,迁给事黄门侍郎、 本州大中正。昶请外禄,世宗不许。迁散骑常侍,兼尚书。

  时洛阳县获白鼠。昶奏曰:

  谨案《瑞典》,外镇刺史、二千石、令长不祗上命,刻暴百姓,人民怨嗟,则 白鼠至。臣闻祯不虚见,德合必符;妖不妄出,咎彰则至。是以古之人君,或怠瑞 以失德,或祗变而立功,斯乃万古之殷鉴,千龄之炯诫。比者,灾气作沴,恆阳亏 度,陛下流如伤之慈,降纳隍之旨,哀百姓之无辜,引在予之深责。举贤黜佞之诏, 道映于尧先;进思纳谏之言,事光于舜右。伏读明旨,俯观征谴,敢布庸瞽,以陈 万一。

  窃惟一夫之耕,食裁充口;一妇之织,衣止蔽形。年租岁调,则惟常理,此外 征求,于何取足?然自比年以来,兵革屡动。荆扬二州,屯戍不息;钟离、义阳, 师旅相继。兼荆蛮凶狡,王师薄伐,暴露原野,经秋淹夏。汝颍之地,率户从戎; 河冀之境,连丁转运。又战不必胜,加之退负,死丧离旷,十室而九。细役烦徭, 日月滋甚;苛兵酷吏,因逞威福。至使通原遥畛,田芜罕耘;连村接闬,蚕饥莫食。 而监司因公以贪求,豪强恃私而逼掠。遂令鬻裋褐以益千金之资,制口腹而充一朝 之急。此皆由牧守令长多失其人,郡阙黄霸之君,县无鲁恭之宰,不思所以安民, 正思所以润屋。故士女呼嗟,相望于道路;守宰暴贪,风闻于魏阙。往岁法官案验, 多挂刑网,谓必显戮,以明劝诫。然后遣使覆讯,公违宪典。或承风挟请,轻树私 恩;或容情受贿,辄施己惠。御史所劾,皆言诬枉;申雪罪人,更云清白。长侮上 之源,滋陵下之路。忠清之人,见之而自怠;犯暴之夫,闻之以益快。白鼠之至, 信而有征矣。

  伏愿陛下垂睿哲之鉴,察妖灾之起。延对公卿,广询庶政;引见枢纳,博求民 隐。存问孤寡,去其苛碎;轻徭省赋,与民休息。贞良忠谠,置之于朝;奸回贪佞, 弃之于市。则九官勿戒而恆敬,百县不严而自肃,士女欣欣,人有望矣。

  诏曰:“朕纂承鸿绪,伏膺宝历,思靖八方,惠康四海。当必世之期,麟凤不 降;属胜残之会,白鼠告咎。万邦有罪,实唯朕躬。尚书敷纳机猷,献替是寄,谠 言有闻,朕实嘉美。”转侍中,又兼吏部尚书,寻即正,仍侍中。昶守职而已,无 所激扬也。与侍中元晖等更相朋附,为世宗所宠,时论鄙之。

  出除镇东将军、徐州刺史。永平四年夏,昶表曰:“萧衍琅邪郡民王万寿等款 诚内结,潜来诣臣,云朐山戍今将交换,有可图之机。臣即许以旌赏,遣其还入。 至三月二十四夜,万寿等奖率同盟,攻掩朐城,斩衍辅国将军,琅邪、东莞二郡太 守,带朐山戍主刘晣并将士四十余人,传首至州。臣即遣兼郯城戍副张天惠率骁勇 二百,径往赴之。琅邪诸戍络绎继援,而衍郁洲已遣二军以拒天惠。天惠与万寿等 内外齐击,俘斩数百,便即据城。”诏昶曰:“彭宋地接边疆,势连淮海,威御之 术,功在不易。朐山险塞,寇之要防,水陆交凑,扬、郁路冲,畜聚凶徒,虔刘边 鄙,青、光、齐、衮每罹其患。卿妙算既敷,克城殄众,展疆辟土,何善如之!庸 勋之懋,朕用嘉止。故遣左右直长阎遵业具宣往怀。此戍郁洲之本,存亡所系。今 既失守,有不存之心;彼见扼喉,将图救援之计。今水雨盛行,宜须防守。卿可深 思拟捍之规,攘敌之略,使还具闻。”

  昶又表:“萧衍将张稷、马仙琕、阴虔和等各领精兵,分屯诸堰;昌义之、张 惠绍、王神念、王茂光承彼传信,续发建鄴。自存之计,并归于此。量力准寇,事 恐不轻。何者?此兵九千,贼众四万,名将健士,远近毕集,邀凭雨热,决死来战, 藉众乘凶,希固巢穴。所以倾国而举,非为朐山,将恐王师固六里,据湖冲,南截 淮浦,势崩难测,海利盐物,交阙常贡。所虑在大,有必争之心。若皇家经略,方 有所讨,必须简将增兵,加益粮仗,与之亢拟。相持至秋,天麾一动,开拓为易。 图南之计,事本在今,请增兵六千、米十万石;如其不也,伏听朝议。”昶又表: “贼徒大集,众旅强盛,置栅朐山,屯守门井,并围固城,昼夜连战。恐狡势既强, 后难除揃。辄欲令征虏将军赵遐率勒见兵,与之决胜。遐虑众少不敌,若一举失利, 则众心挫怯,求待大众俱至,奋锐击之。窃谓此谋,非为孟浪。且臣本奉朝规,令 相拒守,以待凉月。今岁已云秋,高风渐举,经算大图,时事既至。且鲍口以东, 陆运无阂,朐、固之间,本无停潦,宜时掩击边陲。而贼自夏以来,贯甲不歇,从 六里以北,城栅相连,役使兵人,便已疲殆。若大众临之,必可禽捷。一城退溃, 众垒土崩,乘胜图之,易于振朽。脱兵不速至,长彼炽心,军士忧惶,自生异议。 请速简配,以及事机。”诏曰:“一克获朐山,计本于昶,乘胜之规,终宜有寄。 是以起兵之始,即季处分,前机经略,一以任之。今既请兵,理宜速遂。可遣冀、 定、瀛、相四州中品羽林、虎贲四千人赴之。”

  又诏昶曰:“朐山之克,实由于卿,开疆拓土,实为长策。然经讨未服,非卿 而谁?而蚁徒送死,规侵王略,天亡小贼,数在无远。故前者命卿亲临指授,寻以 卿疾未瘳,且待消息。今既痊复,宜遵前旨,秉戈挥锐,殄寇为怀。已发虎旅五万, 应机电赴,指辰而至,遂卿本请。截彼东南,亮委高算。”又诏昶曰:“取朐置戍, 并是卿计,始终成败,悉归于卿。卿以兵少请益,今已遂卿本意。如闻东唐陆道甚 狭,一辄之外,皆是大水。彼必据之,以断军路。若已如此,更设何策?其军奇兵 变,遽以表闻。又闻衍军将帅,每有流言,云魏博淮阳、宿豫,乃是两宜。若实有 此,卿可量朐山薪水得支几时。脱事容往返,驰驿速闻。如薪水少急,即可量计。 若理不可尔,亦将军裁决。”

  昶既儒生,本少将略,又羊祉子燮为昶司马,专任戎事,掩昶耳目,将士怨之。 朐山戍主傅文骥粮樵俱罄,以城降衍。昶见城降,于是先走退。诸军相寻奔遁,遇 大寒雪,军人冻死及落手足者三分而二。自国家经略江左,唯有中山王英败于钟离, 昶于朐山失利,最为甚焉。世宗遣黄门甄琛驰驿锁昶,穷其败状。诏曰:“朐山之 败,伤损实深,推始究末,罪钟元帅。虽经大宥,轻重宜别,昶一人可以免官论坐, 自余将统以下悉听依赦复任。”

  未几,拜太常卿,仍除安西将军、雍州刺史,又进号镇西将军,加散骑常侍。 熙平元年卒于官。赠征北将军、冀州刺史,谥曰穆。

  昶宽和矜恕,善于绥抚,其在徐州,戍兵疾,亲自检恤。至番兵年满不归,容 充后役,终昶一政,然后始还。人庶称之。

  子元聿,字仲训,无他才能。尚高祖女义阳长公主,拜驸马都尉。位太尉司马、 光禄大夫。卒,赠中书监。

  子士晟,仪同开府掾。

  元聿第五弟元明,字幼章。涉历群书,兼有文义,风彩闲润,进退可观。永安 初,长兼尚书令,临淮王彧钦爱之。及彧开府,引为兼属,仍领部曲。出帝登阼, 以郎任行礼,封城阳县子,迁中书寺郎。永熙末,居洛东缑山,乃作《幽居赋》焉, 于时元明友人王由居颍川,忽梦由携酒就之言别,赋诗为赠。及明,忆其诗十字云: “自兹一去后,市朝不复游。”元明叹曰:“由性不狎俗,旅寄人间,乃今有梦, 又复如此,必有他故。”经三日,果闻由为乱兵所害。寻其亡日,乃是得梦之夜。 天平中,兼吏部郎中,副李谐使萧衍,南人称之。还,拜尚书右丞,转散骑常侍, 监起居。积年在史馆,了不厝意。又兼黄门郎、本州大中正。元明善自标置,不妄 交游,饮酒赋诗,遇兴忘返。性好玄理,作史子新论数十篇,文笔别有集录。少时 常从乡还洛,途遇相州刺史、中山王熙。熙博识之士,见而叹曰:“卢郎有如此风 神,唯须诵《离骚》,饮美酒,自为佳器。”遂留之数日,赠帛及马而别。元明凡 三娶,次妻郑氏与元明兄子士启淫污,元明不能离绝。又好以世地自矜,时论以此 贬之。

  元明弟元缉,字幼绪。凶率好酒,曾于妇氏饮宴,小有不平,手刃其客。起家 秘书郎,转司徒祭酒。稍迁辅国将军、司徒司马,卒于官。赠散骑常侍、都督幽瀛 二州诸军事、骠骑大将军、吏部尚书、幽州刺史,谥曰宣。

  子士深,开府行参军。

  昶弟尚之,字季儒,小字羡夏,亦以儒素见重。太和中,拜议郎,转赵郡王征 东谘议参军。母忧去官。后为太尉主簿、司徒属、范阳太守、章武内史、兼司徒右 长史,加冠军将军,转左长史。出为前将军、济州刺史。入除光禄大夫。正光五年 卒,年六十二。赠散骑常侍、安东将军、青州刺史。

  长子文甫,字元祐。少有器尚,涉历文史,有誉于时。位司空参军,年四十九 卒。

  子敬舒,有文学,早亡。

  文甫弟文翼,字仲祐。少甚轻躁,晚颇改节。为员外郎,因师乡里。永安中, 为都督,守范阳三城,拒贼帅韩娄有功,赐爵范阳子。永熙中,除右将军、太中大 夫。栖迟桑井而卒,年六十。

  子士伟,兴和中,中散大夫。

  文翼弟文符,字叔僖,性通率。位员外郎、羽林监、尚书主客郎中,迁通直散 骑侍郎。永安中卒,年四十。

  子子潜,武定中,齐文襄王中外府中兵参军。

  度世,李氏之甥。其为济州也,国家初平升城。无盐房崇吉母傅氏,度世继外 祖母兄之子妇也。兗州刺史申纂妻贾氏,崇吉之姑女也,皆亡破军途,老病憔悴。 而度世推计中表,致其恭恤。每觐见傅氏,跪问起居,随时奉送衣被食物;亦存赈 贾氏,供其服膳。青州既陷,诸崔坠落,多所收赎。及渊、昶等并循父风,远亲疏 属,叙为尊行,长者莫不毕拜致敬。闺门之礼,为世所推。谦退简约,不与世竞。 父母亡,然同居共财,自祖至孙,家内百口。在洛时有饥年,无以自赡,然尊卑怡 穆,丰俭同之。亲从昆弟,常旦省谒诸父,出坐别室,至暮乃入。朝府之外,不妄 交游。其相勖以礼如此。又一门三主,当世以为荣。渊兄弟亡,及道将卒后,家风 衰损,子孙多非法,帷薄混秽,为论者所鄙。

  度世从祖弟神宝,中书博士。太和中,高祖为高阳王雍纳其女为妃。

  初,玄从祖兄溥,慕容宝之末,总摄乡部,屯于海滨,遂杀其乡姻诸祖十余人, 称征北大将军、幽州刺史,攻掠郡县。天兴中讨禽之,事在《帝纪》。

  溥玄孙洪,字曾孙。太和中,历中书博士,稍迁高阳王雍镇北府谘议参军、幽 州中正、乐陵阳平二郡太守。洪三子。

  长子崇,字元礼。少立美名,有识者许之以远大。景明中,骠骑府法曹参军。 早卒。

  子子刚,司空行参军、荆州骠骑府主簿。没于关中。

  崇弟仲义,小名黑,知名于世。高阳王雍司空行参军、员外散骑侍郎、幽州别 驾。

  弟三子叔矩,字子规。武定中,尚书郎。

  子规弟子正,司徒法曹参军。崇兄弟官虽不达,至于婚姻,常与玄家齐等。

  仲义弟干,字幼祯。州主簿。

  子让,仪同开府参军。

  洪弟光宗,子观,观弟仲宣,事在《文苑传》。

  仲宣弟叔虎,武定初,司徒谘议参军。

  洪从弟附伯,附伯弟侍伯,并有学识。附伯位至沧州平东府长史。侍伯,永熙 中卫大将军、南岐州刺史。

  侍伯从弟文伟,兴和中,骠骑大将军、青州刺史、大夏县开国男。

  史臣曰:卢玄绪业著闻,首应旌命,子孙继迹,为世盛门。其文武功烈,殆无 足纪,而见重于时,声高冠带,盖德业儒素有过人者。渊之兄弟亦有二方之风流。 雅道家声,诸子不逮,余烈所被,弗及盈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