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上

《江表志》——郑文宝

  《江表志》者,有国之时,朝章国典,灿然可观。执政大臣以史笔为不急之务,洎开宝之起居郎高远当职始,编辑升元以来故事,将成一家之言,书未成,远疾亟,数箧文章皆令焚之无孑遗矣。太宗皇帝欲知前事,命汤悦、徐铉撰成《江南录》十卷,事多遗落,无年可编,笔削之际,不无高下。当时好事者往往少之,文宝耳目所及,编成三卷。方国志则不足,比通厯则有余,聊足补亡,以候来者。庚戌岁闰二月二十三日序。

  
  南唐高祖姓李,讳知诰。生于徐州。有唐郑王疏属之枝泒。父志祖荣俱不仕。帝少孤,有姊出家为尼,出入徐温家,帝亦随姊往来。温妻李氏以其同姓怜其明慧,收为养子,居诸子之上,名曰“知诰”,累典郡符。温为丞相,封齐王,出镇金陵。留帝在都,执杨氏政事。帝沈机远略,莫知其际,折节谦下,中外所瞻。才及弱冠即秉大权。杨都浩繁之地,海内所闻,率由俭素,无所耽溺。内辅幼主,外弼义父,延杨祚十余年,帝之力也。幼主即帝位,而丞相温总其兵。尝以谶词“有东海鲤鱼飞上天”之语,由是怀逼主禅位之心矣。帝加九锡封齐王。丙申年,执政者欲以杨氏一朝然后受禅。烈祖不可,遂以国称唐,改元昇元。始更李氏名,升追尊丞相温为义祖,皇帝吴帝为让皇帝,在位七年,年五十六,庙号烈祖,谥曰孝高,陵曰永陵。元恭皇后宋氏祔焉,子璟立,即玄宗也。

  ○皇子

  玄宗。晋王景遂(改封燕王赠太子)。齐王景达(改封鄂王赠太子)。江王景逖(赠中书令,俱玄宗弟)。

  ○宰相

  宋齐丘、王令谋、张延翰、李建勋、周宗、严球、张居咏、孙晟。

  ○使相

  李德诚(赵王)、张崇、张宣、周本、李简、王舆、刘威、刘信、王绾、柴再用、刘金、徐价、马仁裕。

  ○枢密使

  杜光邺、陈褒。

  ○将帅

  崔太初、王舆、姚景、祖重恩、李■〈饣番〉。

  ○文臣

  杨彦伯、高弼、孙晟、李正明、龚凛、萧俨、成幼文、贾潭。

  严球为相,是年王慎辞奉使北朝,球在病,请告烈祖,授以论,答凡百事皆中机务。球欲一见,就宅访之。球览毕尤所深美,请更添一二事:“北朝若问黑云长剑多少,及五十指挥皆在部下,柴再用不曾赴任,将何以对?”慎辞既到北朝,一无所问,首问黑云长剑并柴再用所之,慎辞依前致对。梁太祖锐意南征,即时罢兵。慎辞还朝,夜宿金山,尝有诗云:“淮船分蚁点,江市聚蝇声。”烈祖性多猜忌,闻之。宋齐丘因而兴谮收慎辞,以竹笼盛之,沈于江口。

  魏王知训,徐温之子也。烈祖曲宴引金觞赐酒曰:“愿我弟百年长寿。”魏王意烈祖毒,引他器均之,曰:“愿与陛下各享五百岁。”烈祖不饮,申渐高乘谈谐并而饮之,纳金钟于怀袖,丞趋而去,到家脑溃而终。

  宋齐丘镇钟陵,有布衣李匡尧累赘谒于宋。宋知其忤物,托以他故终不与之见。一曰宋公丧子,匡尧随吊客造谒,宾司复之,乃就宾次,大署二十八字:“安排唐祚挫强吴,尽是先生说庙谟。今曰丧雏犹自哭,让王宫眷合何如?”

  让皇迁于泰州永宁宫,数年未卒,每有枯杨生枝叶延及五岁,即有中使赐袍笏加冠,即曰而终。

  让皇居泰州永宁宫,尝赋诗云:“江南江北旧家乡,三十年来梦一场。吴苑宫门今冷落,广陵台殿已荒凉。云笼远岫愁千片,雨滴孤舟泪万行。兄弟四人三百口,不堪回首细思量。”

  申渐、高尝因曲宴天久无雨,烈祖曰:“四郊之外皆言雨足,惟都城百里之地亢旱何也?”渐高云:“雨怕抽税,不敢入京。”翌曰,市征之令得蠲除。

  种氏者,乐部中之官妓也。有宠于永陵,生江王景逖。烈祖矜严峻整,有难犯之色。尝作怒数声,金铺振动,种夫人左手擎饭,右手捧匙,安详而进之,雷电为少霁,后封越国太妃。

  柴再用按家乐于后园,有左右人窃于其门隙观之,柴知乃召至后园使观,按习曰:“隙风恐伤尔眸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