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六

《直斋书录解题》——陈振孙

  ○别集类上

  △宋玉集一卷

  楚大夫宋玉撰。《史记屈原传》言:“楚人宋玉、唐勒、景差之徒,盖皆原之弟子也,而玉之辞赋独传,至以屈、宋并称于后世,余人皆莫能及。”

  △《枚叔集》一卷

  汉弘农都尉淮阴枚乘撰。叔其字也。《隋志》:“梁时有二卷,亡。”《唐志》复著录。今本乃于《汉书》及《文选》诸书钞出者。

  △《董仲舒集》一卷

  汉胶西相广川董仲舒撰。

  △《刘中垒集》五卷

  汉中垒校尉刘向子政撰。前四卷,《封事》并见《汉书》,《九叹》见《楚辞》,末《请雨华山赋》见《古文苑》。

  △《扬子云集》五卷

  汉黄门郎成都扬雄子云撰。大抵皆录《汉书》及《古文苑》所载。

  △《二十四箴》一卷

  扬雄撰。今广德军所刊本,校集中无《司空》、《尚书》、《博士》、《太常》四箴。集中所有,皆据《古文苑》。而此四箴,或云崔駰,或云崔子玉,疑不能明也。

  △《蔡中郎集》十卷

  后汉左中郎将陈留蔡邕伯喈撰。《唐志》二十卷,今本阙亡之外,才六十四篇。其间有称建安年号及为魏宗庙颂述者,非邕文也。卷末有天圣癸亥欧阳静所书《辨证》甚详,以为好事者杂编他人之文相混,非本书。

  △《陈思王集》二十卷

  魏陈王曹植子建撰。卷数与前志合。其间亦有采取《御览》、《书钞》、《类聚》诸书中所有者,意皆后人附益,然则亦非当时全书矣。其间或引挚虞《流别集》。此书国初已亡,犹是唐人旧传也。

  △《陈孔璋集》十卷

  魏丞相军谋掾广陵陈琳孔璋撰。案《魏志》:文帝为五官中郎将,及平原侯植,皆好文学,山阳王粲仲宣、北海徐干伟长、广陵陈琳孔璋、陈留阮瑀元瑜、汝南应瑒德琏、东平刘植公榦,并见友善。自邯郸淳、繁钦、路粹、丁廙、杨修、荀绰等,亦有文采,而不在此七人之列,世所谓“建安七子”者也。但自王粲而下才六人,意子建亦在其间耶。而文帝《典论》则又以孔融居其首,并粲、琳等谓之七子,植不与焉。今诸家诗文散见于《文选》及诸类书。其以集传者,仲宣、子建、孔璋三人而已。余家亦未有《仲宣集》。

  △《阮步兵集》十卷

  魏步兵校尉陈留阮籍嗣宗撰。籍,瑀之子也。

  △《嵇中散集》十卷

  魏中散大夫谯嵇康叔夜撰。本姓奚,自会稽徙谯之铚县嵇山,家其侧,遂氏焉。取“稽”字之上,志其本也。所著文论六七万言。今存于世者,仅如此。《唐志》犹有十五卷。

  △《张司空集》三卷

  晋司空范阳张华茂先撰。前二卷为四言、五言诗,后一卷为祭、祝、哀、诔等文。

  △《陆士衡集》十卷

  晋平原内史吴郡陆机士衡撰。

  △《陆士龙集》十卷

  晋清河内史陆云士龙撰。太康平吴,二陆入洛,张茂先所谓“利获二俊”者也。逊、抗之后,而有机、云,可谓代不乏人矣。然皆不免其身。才者身之累也,况居乱世乎!机好游权门,抑又有以取之耶?

  △《刘司空集》十卷

  晋司空中山刘琨越石撰。前五卷差全可观,后五卷阙误,或一卷数行,或断续不属,殆类钞节者,末卷《刘府君诔》尤多讹,未有别本可以是正。

  △《陶靖节集》十卷

  晋彭泽令浔阳陶潜渊明撰。或云渊明字元亮,大司马侃曾孙,自号五柳先生,世称靖节征士。

  △《陶靖节年谱》一卷、《年谱辨证》一卷、《杂记》一卷

  吴郡吴仁杰斗南为《年谱》,蜀人张縯季长辨证之,又杂记前贤论靖节语。此蜀本也,卷末有阳休之、宋庠序录、私记,又有治平三年思悦题,称“永嘉示以宋丞相刊定之本”。思悦者,不知何人也。

  △《鲍参军集》十卷

  宋前军行参军东海鲍照明远撰。世多云鲍昭,以避唐武后讳也。沈约《宋书》、李延寿《南史》皆作鲍照。而《馆阁书目》直以为鲍昭,且云上党人,非也。

  △《谢宣城集》五卷

  齐中书郎陈郡谢朓玄晖撰。集本十卷,楼炤知宣州,止以上五卷赋与诗刊之,下五卷皆当时应用之文,衰世之事。可采者已见本传及《文选》。余视诗劣焉,无传可也。

  △《孔德璋集》十卷

  齐太子詹事山阴孔稚圭德璋撰。《北山移文》,其所作也。

  △《沈约集》十五卷、《别集》一卷、又九卷

  梁特进吴兴沈约休文撰。约有文集百卷,今所存惟此而已。十五卷者,前二卷为赋,余皆诗也。《别集》杂录诗文,不分卷。九卷者,皆诏草也。《馆阁书目》但有此九卷及诗一卷,凡四十八首。

  △《昭明太子集》五卷

  梁太子萧统德施撰。

  △《何仲言集》三卷

  梁水部郎何逊仲言撰。本传集八卷,《馆阁书目》同。今所传止此。

  △《江文通集》十卷

  梁散骑常侍江淹文通撰。

  △《庾开府集》二十卷

  周司宪中大夫南阳庾信子山撰。信,肩吾之子,仕梁及周。其在扬都,有集四十卷;及江陵,又有三卷,皆兵火不存。今集止自入魏以来所作,而《哀江南赋》实为首冠。

  △《稽圣赋》三卷

  北齐黄门侍郎琅邪颜之推撰。其孙师古注。盖拟《天问》而作。《中兴书目》称李淳风注。

  △《唐太宗集》三卷

  唐太宗皇帝本集四十卷。《馆阁书目》但有诗一卷六十九首而已。今此本第一卷赋四篇、诗六十五首,后二卷为碑铭、书诏之属,而讹谬颇多。世所传太宗之文见于石刻者,如《帝京篇》、《秋日效庚信体诗》、《三藏圣教序》,皆不在。又《晋书》纪、传论,称“制曰”者四,皆太宗御制也。今独载宣、武二纪论,而《陆机》、《王羲之传》论不预焉。《宣纪》论复重出,其他亦多有非太宗文者杂厕其中,非善本也。

  △《东皋子》五卷

  唐大乐丞太原王绩无功撰。绩,文中子王通仲淹之弟也。仕隋,为正字,嗜酒简放,不乐仕进。晚以大乐吏焦革善酿,求为其丞,不问流品,亦阮嗣宗步兵之意也。革死,乃归于所居,立杜康祠,为文祭之,以焦革配。自号东皋子。其友吕才鸠访遗文,编成五卷,为之序。有《醉乡记》传于世。其后陆淳又为后序。

  △《卢照邻集》十卷

  唐新都尉范阳卢照邻撰。以久病,自沈颍水。

  △《骆宾王集》十卷

  唐临海丞义乌骆宾王撰。宾王后为徐敬业传檄天下,罪状武后,所谓“一抔之土未乾,六尺之孤安在”者也。其首卷有鲁国郗云卿序,言宾王光宅中广陵乱伏诛,莫有收拾其文者,后有敕搜访;云卿撰焉。又有蜀本,卷数亦同,而次序先后皆异。序文视前本加详,而云广陵起义不捷,因致遁逃,文集散失,中宗朝诏令搜访。

  △《陈拾遗集》十卷

  唐右拾遗射洪陈子昂伯玉撰。黄门侍郎卢藏用为之序。又有《别传》系之卷末。子昂仕武后,既不过,以父丧家居。县令段简贪暴,取货弗厌,致之狱以死,年财四十二。子昂为《明堂议》、《神凤颂》,纳忠贡谀于孽后之朝,大节不足言矣。然其诗文在唐初实首起八代之衰者。韩退之《荐士诗》言“国朝盛文章,子昂始高蹈”,非虚语也。卢序亦简古清壮,非唐初文人所及。

  △《宋之问集》十卷

  唐越州长史河汾宋之问延清撰。

  △《沈佺期集》十卷

  唐中书舍人内黄沈佺期云卿撰。自沈约以来,始以音韵、对偶为诗,至之问、佺期,益加靡丽。学者宗之,号为沈宋。唐律盖本于此。二人者皆以谄附二张进,景龙中俱为修文馆学士。佺期《回波词》有所谓“齿录牙绯”者,其为人可知。之问尤反覆无行,卒以罪死。

  △《张燕公集》三十卷

  唐宰相范阳张说说之撰。一字道济,与苏颋号“燕许大手笔”。家未有《苏许公集》。二人名相,而以文擅天下,盛矣哉。

  △《曲江集》二十卷

  唐宰相曲江张九龄子寿撰。曲江本有元祐中郡人邓开序,自言得其文于公十世孙苍梧守唐辅而刊之,于末附以中书舍人樊子彦所撰《行状》、会稽公徐浩所撰《神道碑》及太常博士郑宗珍《议谥文献状》。蜀本无之。

  △《王右丞集》十卷

  唐尚书右丞河中王维摩诘撰,建昌本与蜀本次序皆不同,大抵蜀刻唐六十家集多异于他处本,而此集编次尤无伦。维诗清逸,追逼陶、谢。《辋川别墅图画》摹传至今。尝与裴迪同赋,各二十绝句。集中又有与迪书,略曰:“夜登华子冈,辋水沦涟,与月上下。寒山远火,明灭林外。深巷寒犬,吠声如豹。村墟夜舂,复与疏钟相间。此时独坐,僮仆静默,每思曩昔,携手赋诗。当待春中,卉木蔓发。轻鲦出水,白鸥矫翼。露湿青皋,麦雉朝雊。傥能从我游乎?”余每读之,使人有飘然独往之兴。迪诗亦佳,然他无闻于世,盖亦高人也。辋川在蓝田县西南二十里,本宋之问别圃,维后表为清源寺,终墓其西。

  △《龙筋凤髓判》十卷

  唐司门员外郎陆泽张鷟文成撰。鷟,调露中进士,事迹见张荐传。荐之祖也。唐以书判拔萃科选士,此集凡百题,自《省台》、《寺监》、《百司》,下及《州县》、《类事》、《属辞》,盖待选预备之具也。鷟自号浮休子。

  △《李翰林集》三十卷

  唐翰林供奉广汉李白撰。《唐志》有《草堂集》二十卷者,李阳冰所录也。今案:阳冰序文但言十丧其九,而无卷数。又乐史序文称《李翰林集》十卷,别收歌诗十卷,因校勘为二十卷,又于馆中得赋、序、表、书、赞、颂等,亦为十卷,号曰《别集》。然则三十卷者,乐史所定也。家所藏本,不知何处本,前二十卷为诗,后十卷为杂著,首载阳冰、史及魏颢、曾巩四序,李华、刘全白、范传正、裴敬碑志,卷末又载《新史》本传,而《姑孰十咏笑矣》、《悲来》、《草书》三歌行亦附焉,复著东坡辨证之语,其本最为完善。别有蜀刻大小二本,卷数亦同,而首卷专载碑、序,余二十三卷歌诗,而杂著止六卷。有宋敏求后序,言旧集歌诗七百七十六篇,又得王溥及唐魏万集本,因裒唐《类诗》诸编洎石刻所传,广之无虑千篇。以《别集》、杂著附其后。曾巩盖因宋本而次第之者也,以校旧藏本篇数,如其言,然则蜀本即宋本也耶?末又有元丰中毛渐题,云“以宋公编类之勤,曾公考次之详,而晏公又能镂板以传于世”,乃晏知止刻于苏州者。然则蜀本盖传苏本,而苏本不复有矣。

  △《杜工部集》二十卷

  唐左拾遗检校工部员外郎剑南节度参谋襄阳杜甫子美撰。王洙原叔裒中外书九十九卷,除其重复,定取千四百五篇,古诗三百九十九,近体千有六。起太平时,终湖南所作,视居行之次若岁时为先后。别录杂著为二卷,合二十卷,宝元二年记,遂为定本。王琪君玉嘉祐中刻之姑苏,且为后记。元稹《墓铭》亦附第二十卷之末。又有遗文九篇,治平中太守裴集刊,附集外。蜀本大略同。而以遗文入正集中,则非其旧也。世言子美诗集大成,而无韵者几不可读。然开、天以前文体大略皆如此。若《三大礼赋》,辞气壮伟,又非唐初余子所能及也。

  △《校定杜工部集》二十二卷

  秘书郎黄伯思长睿所校。既正其差误,参考岁月出处异同,古、律相间,凡一千四百十七首。杂著二十九首,别为二卷。李丞相伯纪为序之。

  △《贾幼几集》十卷

  唐起居舍人河南贾至幼几撰。《唐志》二十卷,别十五卷。李淑《书目》云:至集有三本,又有十卷者,有序。今本无序,《中兴馆阁》本亦同。

  △《元次山集》十卷

  唐容管经略使河南元结次山撰。蜀本但载自序,江州本以李商隐所作序冠其首。蜀本《拾遗》一卷,《中兴颂》、《五规》、《二恶》之属皆在焉。江本分置十卷。结自号漫叟。

  △《颜鲁公集》十五卷、《补遗》一卷、《附录》一卷

  唐太子太师京兆颜真卿清臣撰。之推五世孙,师古曾侄孙。案《馆阁书目》:嘉祐中宋敏求惜其文不传,乃集其刊于金石者,为十五卷。今本序文,刘敞所作,乃云吴兴沈侯编辑,而不著沈之名。刘元刚刻于永嘉,为后序,则云“刘原父所序,即宋次道集其刻于金石者也”,又不知何据?元刚复为之《年谱》,益以《拾遗》一卷,多世所传帖语,且以《行状》、《碑传》为附录。鲁公之裔孙裕,自五代时官温州,与其弟伦祥。皆徙居永嘉乐清。本朝世复其家,且时褒录,其子孙亦有登科者。

  △《萧功曹集》十卷

  唐扬州功曹参军萧颖士茂挺撰。门人柳并为序。颖士,梁鄱阳王之裔,敏悟夙成,负才尚气,见恶于李林甫,其后卒不遇以死,寿亦不逮中年。

  △《毛钦一集》二卷

  唐荆州长林毛钦一撰。长林,荆门军属县。钦一上诸公书自称毛钦一,字杰。或时又以杰为名。唐人以字行者多矣。自号云梦子。开元中人。

  △《吴筠集》十卷

  唐嵩阳观道士华阴吴筠贞节撰。筠举进士不中第,天宝初召至京师,为道士,待诏翰林,为高力士所恶而斥,后入剡中天台卒,弟子谥为宗元先生。事见《隐逸传》。传称筠所善孔巢父、李白,歌诗相甲乙。巢父诗未之见也。筠诗固不碌碌,岂能与太白相甲乙哉!

  △《独孤常州集》二十卷

  唐常州刺史洛阳独孤及至之撰。其门人梁肃编集,为后序。而李舟为序于篇首。且刻崔祐甫所为《墓志》。其子曰郁字古风者,亦有名,韩退之志其墓。

  △《高常侍集》十卷

  唐左散骑常侍渤海高适达夫撰。适年五十始为诗,即工部子美所善也。豪杰之士,亦何所往而不能哉!

  △《刘随州集》十卷

  唐随州刺史宣城刘长卿文房撰。诗九卷,末一卷杂著数篇而已。建昌本十卷,别一卷为杂著。长卿,开元二十一年进士。

  △《刘虞部集》十卷

  唐虞部郎中刘商子夏撰。武元衡为之序。集中有《送弟归怀州旧业序》言:“高祖当武德经纶,勋在王府。”案:武德功臣,有刘文静、宏基、政会,史皆有传。文静之后诛绝,宏甚、政会传,后无所考,未详何人之后也。《胡笳十八拍》行于世。

  △《戎昱集》五卷

  唐虔州刺史扶风戎昱撰。其侄孙为序言:“弱冠谒杜甫于渚宫,一见礼遇。”集中有哭甫诗,世所传“在家贫亦好”之句,昱诗也。

  △《梁补阙集》二十卷

  唐右补阙翰林学士安定梁肃敬之撰。崔恭为之序,首称其从释氏,为天台大师元浩之弟子。今案《独孤及集》后序,称“门下生”,颇述师承之意。韩愈亦言其佐助陆相贡士,所与及第者,皆赫然有闻。然则梁固名儒善士也,而独以为师从释氏者,何哉?

  △《陆宣公集》二十二卷

  唐宰相嘉兴陆贽敬舆撰。权德舆为序,称《制诰集》十三卷、《奏草》七卷、《中书奏议》七卷。今所存者,《翰苑集》十卷、《榜子集》十二卷。序又称别集文、赋、表、状十五卷,今不传。

  △《权丞相集》五十卷

  唐宰相略阳权德舆载之撰。杨嗣复为序。德舆父皋,以不污禄山见《卓行传》。其子璩,为中书舍人,劾李训倾覆,亦能世其家。性宽和,有大体,文亦纯雅宏赡。三世名迹,可谓德门矣!墓碑韩昌黎所为也。序又言九年掌诰,自纂录为五十卷,不在此集内,今未之见。

  △《裴晋公集》二卷

  唐宰相河东裴度中立撰。

  △《昌黎集》四十卷、《外集》十卷

  唐吏部侍郎南阳韩愈退之撰。李汉序。漠,文公婿也。其言“辱知最厚且亲,收拾遗文,无所失坠”者,性后之人伪妄,辄附益其中也。外有《注论语》十卷传学者,《顺宗实录》五卷列于史官,不在集中。今《实录》在《外集》。然则世所谓《外集》者,自《实录》外皆伪妄,或韩公及其婿所删去也。“南阳”者,唐东都之河阳,《春秋传》“晋于是始启南阳”者也。《新书》以为邓州,非是。方崧卿《年谱》辨之详矣。

  △《韩文公志》五卷

  金堂樊汝霖泽之撰。汝霖尝为《韩集谱注》四十五卷,又集其碑志、祭文、序谱之属为一编,此是也。《谱注》未之见。汝霖,宣和六年进士,仕至泸帅以卒,玉山汪端明志其墓。

  △《昌黎集》四十卷、《外集》一卷、《附录》五卷、《年谱》一卷、《举正》十卷、《外钞》八卷

  《年谱》,洪兴祖撰,莆田方崧卿增考,且撰《举正》以校其同异,而刻之南安军。《外集》但据嘉祐蜀本刘煜所录二十五篇,而附以石刻联句、诗文之遗见于他集者。及葛峤刻柳文,则又以大庚丞韩郁所编注诸本号《外集》者,并考校疑误,辑遗事,共为《外钞》刻之。

  △《校定韩昌黎集》四十卷、《外集》十卷

  晦庵朱侍讲熹以方氏本校定。凡异同定归于一,多所发明,有益后学。《外集》皆如旧本,独用方本益大颠三书。愚案:方氏用力于此集勤矣,《外集》删削甚严,而存此书以见其邀速常语,初无崇信之说,但欲明世间问答之伪,而不悟此书为伪之尤也,盖由欧阳公跋语之故。不知欧阳公自以《易大传》之名与己意合,从而实之,此自通人之一蔽,东坡固尝深辨之,然其谬妄,三尺童子所共识,不待坡公也。今朱公决以为韩笔无疑,方氏未足责,晦翁识高一世,而其所定者乃尔,殆不可解。今案《外钞》第七卷曰“疑误”者,韩郁注云,潮州灵山寺所刻,末云吏部侍郎潮州刺史者,非也。退之自刑部侍郎贬潮,晚乃由兵部为吏部,流俗但称韩吏部尔。其书盖国初所刻,故其谬如此。又潮本《韩集》不见有此书,使灵山旧有此刻,集时何不编入?可见此书妄也。然其妄甚白,亦不待此而明。

  △《柳柳州集》四十五卷、《外集》二卷

  唐礼部员外郎柳州刺史河东柳宗元子厚撰。刘禹锡作序,言编次其文为三十二通,退之之志若祭文,附第一通之末。今世所行本皆四十五卷,又不附志文,非当时本也,或云沈元用所传穆伯长本。

  △《柳先生集》四十五卷、《外集》二卷、《别录》一卷、《摭异》一卷、《音释》一卷、《附录》二卷、《事迹本末》一卷

  方崧卿既刻《韩集》于南安军,其后,江阴葛峤为守,复刊《柳集》以配之。《别录》而下,皆峤所裒集也。《别录》者,《龙城录》及《法言注》五则。《龙城》近世人伪作。

  △《重校添注柳文》四十五卷、《外集》二卷

  姑苏郑定刊于嘉兴。以诸家所注辑为一编,曰《集注》,曰《补注》,曰章,曰孙,曰韩,曰张,曰董氏,而皆不著其名。其曰“重校”,曰“添注”,则其所附益也。

  △《韩柳音辨》二卷

  南剑州教授新安张敦颐撰。绍兴八年进士也。

  △《李元宾集》五卷

  唐太子校书江东李观元宾撰。观与韩退之贞元八年同年进士。明年试博学宏词,观中其科,而愈不在选,《颜子不贰过论》,其年所试文也。又一年,观年二十九,卒,愈为之志铭。使观不死,可量也哉!陆希声得其文二十九篇,为之序。庆历中,章詧又得十四首于楚人赵昂,通为五卷。

  △《欧阳行周集》五卷

  唐国子四门助教莆田欧阳詹行周撰。詹亦韩愈同年进士,故其集中各有《明水赋》。詹亦早死,愈为之哀词,尤拳拳焉。李翱作传,而李集不载。其序,福建廉使李贻孙所为也。詹之为人,有《哀辞》可信矣,黄璞何人斯,乃有太原西髻之谤。好事者喜传之,不信愈而信璞,异哉!“高城已不见”之句,乐府此类多矣,不得以为实也。然“高城已不见”之诗,题云《途中寄太原所思》,盖亦有以召其疑也。昔人以暧昧受谤,传之千古,尚未能明,孰谓今人之行己而可不谨哉?

  △《元氏长庆集》六十卷

  唐宰相河南元稹微之撰。《中兴书目》止四十八卷,又有《逸诗》二卷。稹尝自汇其诗为十体,其末为艳诗,晕眉约鬓,匹配色泽,剧妇人之怪艳者。今世所传《李娃》、《莺莺》、《梦游春》、《古决绝句》、《赠双文》、《示杨琼》诸诗,皆不见于六十卷中。意馆中所谓“逸诗”者,即其艳体者耶。稹初与白乐天齐名,文章相上下,出处亦不相悖。晚而欲速化,依奄宦得相,卒为小人之归,而居易终始全节。呜呼!为士者可以鉴矣!

  △《白氏长庆集》七十一卷、《年谱》一卷、又《新谱》一卷

  唐太子少傅太原白居易乐天撰。案:集后记称前著《长庆集》五十卷,元微之为序;《后集》二十卷,自为序;今又《续后集》五卷,自为记:前后七十五卷。时会昌五年也。《墓志》乃云“集前后七十卷”。当时预为志,时未有《续后集》。今本七十一卷,苏本、蜀本编次亦不同,蜀本又有《外集》一卷,往往皆非乐天自记之旧矣。《年谱》,维扬李璜德劭所作,楼大防参政得之,以遗吴郡守李伯珍谏议刻之。余尝病其疏略牴牾,且号为《年谱》而不系年,乃别为《新谱》,刊附集首。

  △《白集年谱》一卷

  知忠州汉嘉何友谅以居易旧治既刊其《文集》,又作《年谱》,刊之集首。始余为谱既成,妹夫王栐叔永守忠录寄之,则忠已有此《谱》,视余《谱》详略互见,亦各有发明。其辨李崖州三绝非乐天作,及载晁子止之语,谓与杨虞卿为姻家,与牛僧孺为师生,而不陷牛李党中,与余暗合,因并存之。详见《新谱》末章。

  △《刘宾客集》三十卷、《外集》十卷

  唐检校礼部尚书兼太子宾客中山刘禹锡梦得撰。集本四十卷,逸其十卷。常山宋次道裒辑其遗文,得诗四百七篇、杂文二十二篇,为《外集》。然未必皆十卷所逸也。

  △《李文公集》十卷

  唐山南东道节度使李翱习之撰。蜀本分二十卷。集中无诗,独有《戏赠》一篇,拙甚,决非其作也。然《韩集远游联句》有习之一联,云“前之讵灼灼,此去信悠悠”,亦殊不工。他无一语,意者于诗非所长而不作耶。习之为文,源委于退之,可谓得其传矣,但其才气不能及耳。

  △《樊宗师集》一卷、《绛守园池记注》一卷

  唐谏议大夫南阳樊宗师绍述撰。韩文公为《墓志》,称《魁纪公》三十卷,《樊子》三十卷,诗文千余篇,今所存才数篇耳,读之殆不可句。有王晟者,天圣中为绛倅,取其《园池记》章解而句释之,犹有不尽通者。孔子曰“辞达而已矣”,为文而晦涩若此,其湮没弗传也宜哉。书以“魁纪公”名,异甚,文之不可句,当亦类是。

  △《皇甫持正集》六卷

  唐工部郎中新定皇甫湜持正撰。东都修《福先寺碑》三千字,一字索三缣。其轻傲不羁,非裴晋公钜德,殆不能容之也。今集才数十篇,《碑》不复存,意其多所亡逸。然湜之矜负如此,固不苟为人作,人亦未必敢求之也。

  △《林藻集》一卷

  唐岭南节度副使莆田林藻纬乾撰。藻,贞元七年进士,试《珠还合浦赋》,叙珠去来之意,人谓有神助焉。

  △《林蕴集》一卷

  唐邵州刺史林蕴复梦撰。藻之弟也,见《儒学传》。蕴父披,苏州别驾,有子九人,世号“九牧林氏”。其族至今衣冠诗礼,以蕴所为父墓碑考之,其八子为刺史、司马,其一号处士。而披之父为饶阳郡守,祖为瀛州刺史,盖亦盛矣。

  △《沈下贤集》十二卷

  唐福建团练副使吴兴沈亚之下贤撰。元和十年进士,仕不出藩府。长庆中为栎阳尉,太和中谪掾郢州,皆集中可见者也。吴兴者著郡望,其实长安人。

  △《孟东野集》十卷

  唐溧阳尉武康孟郊东野撰。惟末卷有书二篇、赞一篇,余皆诗也。郊,贞元十二年进士。

  △《吕衡州集》十卷

  唐衡州刺史河中吕温和叔撰。一字化光。刘禹锡为序。温本善韦执谊、王叔文,偶使绝域,得免在八司马之数,而终以好利败。与窦群、羊士谔昵比,倾诬宰相李吉甫,谪死。屦校不惩,至于灭耳,此其所以为小人欤。

  △《会昌一品集》二十卷、《别集》十卷、《外集》四卷

  唐宰相赵郡李德裕文饶撰。《一品集》者,皆会昌在相位制诰、诏册、表疏之类也;《别集》诗赋、杂著;《外集》则《穷愁志》也。德裕自穆宗时已掌内外制,累践方镇,遂相文宗,平生著述讵止此,此外有《姑臧集》五卷而已,其不传于世者亦多矣。《穷愁志》晚年迁谪后所作,凡四十九篇,其论精深,其词峻洁,可见其英伟之气。《周秦行纪》一扁,奇章怨家所为,而文饶遂信之尔。

  △《李卫公备全集》五十卷、《年谱》一卷、《摭遗》一卷

  此永嘉及蜀本三十四卷之外,有《姑臧集》五卷,《献替记》、《辨谤略》等诸书共十一卷。知镇江府江阴耿秉直之所辑;并考次为《年谱》、《摭遗》。《姑臧集》者,兵部员外郎段令纬所集,前四卷皆西掖、北门制草,末卷惟《黠忧斯朝贡图》及歌诗数篇。其曰“姑臧”,未详。卫公三为浙西,出入十年,皆治京口,故秉直刻其集。若永嘉,则其事颇异。郡故有海神庙,本城北隅丛祠。元祐中太守范峋梦其神自言李姓,唐武宗时宰相,南迁以没。寤而意其为德裕,访得其祠,遂作新庙,且列上其事。自是日盛,赐庙额,封王爵。然卫公平生于温,盖邈乎不相及也,殊有不可晓者。

  △《平泉杂文》一卷

  即《别集》第九、第十卷。平泉山居所作诗、赋、记也。

  △《樊川集》二十卷、《外集》一卷

  唐中书舍人京兆杜牧牧之撰。牧,佑之孙。其甥裴延翰编而序之。《外集》皆诗也。又在天台录得集外诗一卷,别见诗集类,未知是否?牧才高,俊迈不羁,其诗豪而艳,有气概,非晚唐人所能及也。

  △《李义山集》八卷、《樊南甲乙集》四十卷

  唐太学博士河内李商隐义山撰。商隐,令狐楚客,开成二年进士,书判入等。从王茂元、郑亚辟,二人皆李德裕所善,坐此为令狐绹所憾,竟坎■〈土禀〉以终。《甲乙集》者,皆表章、启牒四六之文。既不得志于时,历佐藩府,自茂元、亚之外,又依卢弘正、柳仲郢,故其所作应用若此之多。商隐本为古文,令狐楚长于章奏,遂以授商隐。然以近世四六观之,当时以为工,今未见其工也。

  △《玉溪生集》三卷

  李商隐自号。此集即前卷中赋及杂著也。

  △《孙樵集》十卷

  唐职方郎中孙樵可之撰。自为序。凡三十五篇,盖其删择之余也。樵,大中九年进士。东坡尝曰:“学韩愈而不至者为皇甫湜,学湜而不至者为孙焉樵。”

  △《李甘文集》一卷

  唐侍御史李甘和鼎撰。甘欲坏郑注麻,坐贬死。杜牧所为赋诗者也。

  △《薛逢四六集》一卷

  唐秘书监河东薛逢陶臣撰。

  △《敕语堂判集》一卷

  唐宰相荥阳郑畋台文撰。

  △《文泉子》十卷

  唐中书舍人长沙刘蜕复愚撰。自为序云:“覃以九流之旨,配以不竭之义,曰泉。”有《文冢铭》,甚奇。蜕,大中四年进士。其为西掖,在咸通时。

  △《一鸣集》一卷

  唐兵部诗郎虞乡司空图表圣撰图见《卓行传》,唐末高人胜士也。蜀本但有杂著,无诗。自有诗十卷,别行。诗格尤非晚唐诸子所可望也。其论诗以“梅止于酸,盐止于咸;咸酸之外,醇美乏焉”,东坡尝以为名言。自号知非子,又曰耐辱居士。

  △《文薮》十卷

  唐太常博士襄阳皮日休袭美撰。日休,咸通八年进士。黄巢之难,陷贼中,为“果头三屈律”之谶,贼疑讥己发拳,遂见害。陆游《笔记》以《皮光业碑》辨其不然。

  △《笠泽丛书》四卷、《补遗》一卷

  唐处士吴郡陆龟蒙鲁望撰。为甲、乙、丙、丁,诗文、杂编。政和中朱衮刊之吴江。末有四赋,用蜀本增入。

  △《笠泽丛书蜀本》十七卷

  元符中郫人樊开所序。龟蒙自号天随子、甫里先生、江湖散人。与皮日休善,有《松陵倡和集》,皆不在《文薮》、《丛书》中。

  △《罗江东甲乙集》十卷、《后集》五卷、《湘南集》三卷

  唐乡贡进士新城罗隐昭谏撰。隐举进士不第,更辟诸镇幕府,罗绍威待以从叔。晚依吴越,奏授给事中。《甲乙集》皆诗;《后集》有律赋数首;《湘南集》者,长沙幕中应用之文也。隐又有《淮海寓言》、《谗书》等,求之未获。《谗书》刊于新城县。

  △《投知小录》三卷

  唐神策判官阳秦韬玉中明撰。田令孜客。中和二年特赐及第。

  △《凤策联华》三卷

  唐虞部郎中淮南从事秋浦顾云垂象撰。多以拟古为题,盖行卷之文也。云,咸通十五年进士。

  △《聱书》十卷

  唐天复进士沈颜可铸撰。传师之孙,仕伪吴,顺义中为翰苑。名“聱”者,以元结聱叟自况也。其文骫骳,而自序之语,极其矜负。

  △《李后主集》十卷

  江南国主李煜重光撰。

  △《田霖四六集》一卷

  南唐田霖撰。

  △《扈载集》十卷

  后周翰林学士范阳扈载仲熙撰。少俊,早达,年三十六以死。其子蒙,显于国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