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五

《直斋书录解题》——陈振孙

  ○楚辞类

  △《楚辞》十七卷

  汉护都水使者光禄大夫刘向集,后汉校书郎南郡王逸叔师注,知饶州曲阿洪祖兴庆善补注。逸之注虽未能尽善,而自淮南王安以下为训传者今不复存,其目仅见于《隋》《唐志》,独逸《注》幸而尚传,兴祖从而补之,于是训诂名物详矣。

  △《离骚释文》一卷

  古本,无名氏。洪氏得之吴郡林虙德祖。其篇次不与今本同。今本首《骚经》,次《九歌》、《天问》、《九章》、《远游》、《卜居》、《渔父》、《九辨》、《招魂》、《大招》、《惜誓》、《招隐》、《七谏》、《哀时命》、《九怀》、《九叹》、《九思》。《释文》亦首《骚经》,次《九辨》,而后《九歌》、《天问》、《九章》、《远游》、《卜居》、《渔父》、《招隐士》、《招魂》、《九怀》、《七谏》、《九叹》、《哀时命》、《惜誓》、《大招》、《九思》。洪氏按:王逸《九章注》云“皆解于《九辨》中”,则《释文》篇第盖旧本也,后人始以作者先后次序之耳。朱侍讲按:天圣十年陈说之序以为旧本篇第混并,乃考其人之先后,重定其篇第,然则今本说之所定也。余按:《楚辞》刘向所集,王逸所注,而《九叹》、《九思》亦列其中,盖后人所益也欤。

  △《楚辞考异》一卷

  洪兴祖撰。兴祖少时从柳展如得东坡手校《楚辞》十卷,凡诸本异同,皆两出之;后又得洪玉父而下本十四五家参校,遂为定本。始补王逸《章句》之未备者;书成,又得姚廷辉本,作《考异》,附古本《释文》之后,其末,又得欧阳永叔、孙莘老、苏子容本于关子东、叶少协,校正以补《考异》之遗。洪于是书用力亦以勤矣。

  △《重定楚辞》十六卷、《续楚辞》二十卷、《变离骚》二十卷

  礼部郎中济北晁补之无咎撰。去《九思》一篇入《续楚辞》,定著十六卷,篇次亦颇改易,又不与陈说之本同。《续》、《变》二篇皆《楚辞》流派,其曰“变”者,又以其类《离骚》而少变也。新序三篇述其意甚详,然其去取之际,或有不可尽晓者。

  △《楚辞赘说》四卷

  右司郎宣城周紫芝少隐撰。尝为《哀湘累赋》,以反贾谊、扬雄之说;又为此书,颇有发明。

  △《楚辞集注》八卷、《辨证》二卷

  侍讲建安朱熹元晦撰。以王氏、洪氏注或迂滞而远于事情,或迫切而害于义理,遂别为之注。其训诂文义之外,有当考订者,则见于《辨证》,所以祛前注之蔽陋而明屈子微意于千载之下,忠魂义魄,顿有生气。其于《九歌》、《九章》,尤为明白痛快。至谓《山海经》、《淮南子》殆因《天问》而著书,说者反取二书以证《天问》,可谓高世绝识、毫发无遗恨者矣。公为此《注》在庆元退归之时,序文所谓“放臣弃子、怨妻去妇”,盖有感而讬者也。其生平于六经皆有训传,而其殚见洽闻、发露不尽者,萃见于此书。呜呼伟矣!其篇第视旧本益贾谊二赋而去《谏》、《叹》、《怀》、《思》。屈子所著二十五篇为《离骚》,而宋玉以下则曰《续离骚》。其言“《七谏》以下辞意平缓、意不深切,如无所疾痛而强为呻吟者”,尤名言也。

  △《楚辞后语》六卷

  朱熹撰。凡五十二篇。以晁氏《续》、《变》二书刊定,而去取则严而有意矣。

  △《龙冈楚辞说》五卷

  永嘉林应辰渭起撰。以《离骚》章分段释为二十段,《九歌》、《九章》诸篇亦随长短分之。其推屈子不死于汨罗,比诸浮海居夷之意,其说甚新而有理。以为《离骚》一篇辞虽哀痛而意则宏放,与夫直情径行、勇于踣河者,不可同日语;且其兴寄高远,登昆仑、历阆风、指西海、陟升皇,皆寓言也,世儒不以为实,顾独信其从彭咸葬鱼腹以为实者,何哉?然沉湘之事,传自司马迁,贾谊、扬雄,皆未尝有异说,汉去战国未远,决非虚语也。

  △《校定楚辞》十卷、《翼骚》一卷、《洛阳九咏》一卷

  秘书郎昭武黄伯思长睿撰。其序言:屈宋诸骚,皆书楚语、作楚声、纪楚地、名楚物,故可谓之“楚辞”。若“些”、“只”、“羌”、“谇”、“蹇”、“纷”、“侘”、“傺”者,楚语也;悲壮顿挫、或韵或否者,楚声也;沅、湘、江、澧、修门、夏首者,楚地也;兰、茝、荃、药、蕙、若、芷、蘅者,楚物也。既以诸家本校定,又以太史公《屈原传》至陈说之序附以今序,别为一卷,目以《翼骚》。《洛阳九咏者》,伯思所作也。

  ○总集类

  △《文选》六十卷

  粱昭明太子萧统德施撰。唐崇贤馆学士江都李善注。北海太守邕之父也。

  △《六臣文选》六十卷

  唐工部侍郎吕延祚开元六年表上,号“五臣集注”。五臣者:常山尉吕延济、都水使者刘承祖男良、处士张铣、吕向、李周翰也。以李善注惟引事,不说意义,故复为此注,后人并与李善原注合为一书,名“六臣注”。东坡谓五臣乃俚儒之荒陋者,反不及善,如谢瞻诗“苛慝暴三殇”,引“苛政猛于虎”,以父与夫为殇,非是。然此说乃实本于善也。

  李善注此句,但云“苛犹虐也”,初不及三殇。不审直斋之说何所本。

  △《玉台新咏》十卷

  陈徐陵孝穆集。且为作序。

  △《古文苑》九卷

  不知何人集。皆汉以来遗文,史传及文选所无者。世传孙洙巨源于佛寺经龛中得之,唐人所藏也。韩无谷类次为九卷,刻之婺州。《中兴》《书目》有孔逭《文苑》,非此书。孔逭晋人。本书百卷,惟存十九卷尔。又梁孝王忘忧馆诸士之赋,据题尚欠《文鹿》、《酒》、《几》三赋,家有《秦汉遗文》七赋,皆在常州,有板本。

  △《古文章》十六卷

  会稽石公辅编。与前书相出入而稍多,亦有史传中钞出者。首卷为《武王丹书》,其末蔡琰《胡笳十八拍》也。《馆阁书目》又有《汉魏文章》二卷,集宋玉以下文八十八首,未见。

  △《西汉文类》四十卷

  唐柳宗元之弟宗直尝辑此书,宗元为序,亦四十卷,《唐艺文志》有之,其书不传。今书陶叔献元之所编次。未详何人。梅尧臣为之序。

  △《三国文类》四十卷

  不知何人所集。

  △《三谢诗》一卷

  集谢灵运、惠连、玄晖。不知何人集。《中兴书目》云唐庚子西。

  △《谢氏兰玉集》十卷

  吴兴汪闻集谢安而下子孙十六人诗三百余篇。闻熙宁六年进士。序称新天子即位丙寅之岁,盖元祐元年也。

  △《梁词人丽句》一卷

  唐李商隐集梁明帝萧巋而下十五人诗并鬼诗、童谣。

  △《玉台后集》十卷

  唐李康成集。

  △《箧中集》一卷

  唐元结次山录沈千运、赵微明、孟云卿、张彪、元季川、于逖、王李友七人诗二十四首,尽箧中所有次之。荆公《诗选》尽取不遗。唐中世诗高古如此,今人乃专尚季末,亦异矣。《馆阁书目》以为结自作,入别集类,何其不审也!

  △《国秀集》三卷

  唐国子进士芮挺章撰。集李峤至祖咏九十人诗二百二十首。天宝三载国子进士楼颖为之序。

  △《搜玉小集》一卷

  自崔湜至崔融三十七人诗六十一首。

  △《窦氏联珠集》五卷

  唐褚藏言所序窦氏兄弟五人诗。各有小序。曰国子祭酒常中行、国子司业牟贻周、容管经略群丹列、婺州刺史庠胄卿、武昌节度使巩友封。皆拾遗叔向之子也。五人者,惟群以处士荐入谏省,庠以辟举进,余皆进士科。

  △《唐御览诗》一卷

  唐翰林学士令狐楚纂刘方平而下迄于梁凡三十人诗二百八十九首。一名《唐新诗》,又名《选进集》,又名《元和御览》。

  △《河岳英灵集》二卷

  唐进士殷璠集常建等诗二百三十四首。

  △《极玄集》一卷

  唐姚合集王维至戴叔伦二十一人诗一百首。曰:“此诗家射雕手也。”

  《姚氏残语》云:“殷璠为《河岳英灵集》,不载杜甫诗;高仲武为《中兴间气集》,不取李白诗;顾陶为《唐诗类选》,如元、白、刘、柳、杜牧、李贺、张祐、赵嘏皆不收;姚合作《极玄集》,亦不收杜甫李白,彼必各有意也。

  △《中兴间气集》二卷

  唐渤海高仲武序。集至德以后终于大历钱起等二十六人诗一百三十二首。各有小传,叙其大略,且拈提其警句,而议论文辞皆凡鄙。

  △《唐类表》二十卷

  不知集者。《馆阁书目》有李吉甫所集五十卷,未之见也。

  △《断金集》一卷

  唐令狐楚、李逢吉自为进士以至宦达所与唱酬之诗。开成初裴夷直为之序。

  △《唐诗类选》二十卷

  唐太子校书郎顾陶集。凡一千二百三十二首。自为序,大中丙子岁也。陶,会昌四年进士。

  △《汉上题襟集》三卷

  唐段成式、温庭筠、逢皓、余知古、韦蟾、徐商等倡和诗什、往来简牍。盖在襄阳时也。

  △《松陵集》十卷

  唐皮日休、陆龟蒙吴淞倡和诗也。

  △《本事诗》一卷

  唐司勋郎中孟启集。

  △《群书丽藻》六十五卷

  按:《三朝艺文志》一千卷,崔遵度编。《中兴馆阁书目》但有《目录》五十卷,云南唐司门员外郎崔遵度撰。以六例总括古今之文,一曰“六籍琼华”,二曰“信使瑶英”,三曰“玉海九流”,四曰“集苑金銮”,五曰“绛阙蕊珠”,六曰“凤首龙编”。为二百六十七门,总一万三千八百首。今无目录,合三本,共存此卷数。断续讹缺,不复成书,当其传写时固已如此矣。其目止有四种,无“金銮”、“蕊珠”二类,姑存之,以备阙文。按《江南余载》:遵度,青州人,居金陵,高尚不仕。《中兴书目》云“司门郎”,未知何据也。

  △《才调集》十卷

  后蜀韦谷集唐人诗。

  △《洞天集》五卷

  汉王贞范集道家、神仙、隐逸诗篇。汉乾祐中也。

  △《烟花集》五卷

  蜀后主王衍集艳诗二百篇,且为之序。

  △《文苑英华》一千卷

  太平兴国七年,命学士李昉、扈蒙、徐铉、宋白等阅前代文学,撮其精要,以类分之。续又命苏易简、王祜等。王雍熙三年,书成。

  △《唐文粹》一百卷

  两浙转运使合肥姚铉宝臣撰。铉,太平兴国八年进士第三人,在杭州与知州薛映不协,映摭其罪状数条,密以闻,当夺一官,特除名,贬连州文学。其自为序称吴兴姚铉者,盖本郡望也。

  △《集选目录》二卷

  丞相元献公晏殊集。《中兴馆阁书目》以为不知名者,误也。大略欲续《文选》,故亦及于庾信、何逊、阴铿诸人。而云唐人文者,亦非也。莆田李氏有此书,凡一百卷。力不暇传,姑存其目。

  △《唐百家诗选》二十卷

  王安石以宋次道家所有唐人诗集选为此编。世言李、杜、韩诗不与,为有深意,其实不然。按此集非特不及此三家,而唐名人如王右丞、韦苏州、元、白、刘、柳、孟东野、张文昌之伦,皆不在选。意荆公所选,特世所罕见,其显然共知者,固不待选耶?抑宋次道家独有此一百五集,据而择之,他不复及耶?未可以臆断也。

  △《四家诗选》十卷

  王安石所选杜、韩、欧、李诗。其置李于末而欧反在其上,或亦谓有所抑扬云。

  △《唐僧诗》三卷

  吴增法钦集唐僧三十四人诗二百余篇。杨杰次公为之序。

  △《名臣贽种隐君书启》一卷

  祥符诸贤所与种放明逸书启也。首篇张司空齐贤书,自叙平生出处甚详,可以见国初名臣气象。

  △《西昆酬唱集》二卷

  景德中馆职杨亿大年、钱惟演希圣、刘筠子仪唱和。凡二百四十七章。亦有赓属者,共十五人。所谓“昆体”者,于此可见。亿自为序。

  △《九僧诗》一卷

  九僧者:希昼、保暹、文兆、行肇、简长、惟凤、惠崇、宇昭、怀古。凡一百七首。景德元年,直昭文馆陈克序,目之曰“琢玉工”,以对姚合“射雕手”。九人惟惠崇有别集。欧公《诗话》乃云其集已亡,惟记惠崇一人。今不复知有九僧者,未知何也。

  九僧者,剑南希昼、金华保暹、南越文兆、天台行肇、沃州简长、青城惟凤、淮南惠崇、江东宇昭、峨嵋怀古。

  △《宝刻丛章》三十卷

  宋敏求次道以四方碑刻诗文,集为此编。多有别集中所逸者。

  △《乐府集》十卷、《题解》一卷

  题刘次庄。《中兴书目》直云次庄撰。取前代乐府,分类为十九门,而各释其命题之意。按:《唐志》乐类有《乐府歌诗》十卷者二,有吴兢《乐府古题要解》一卷。今此集所载,止于陈、隋人,则当是唐集之旧。而序文及其中颇及杜甫、韩愈、元、白诸人,意者次庄因旧而增广之欤。然《馆阁书目》又自有吴兢《题解》及别出《古乐府》十卷、《解题》一卷,未可考也。

  △《乐府诗集》一百卷

  太原郭茂倩集。凡古今号称乐府者皆在焉。其为门十有二。首尾皆无序文,《中兴书目》亦不言其人。今按:茂倩,侍读学士劝仲褒之孙,昭陵名臣也,本郓州须城人,有子曰源中、源明。茂倩,源中之子也。但未详其宫位所至。

  △《和陶集》十卷

  苏氏兄弟追和。傅共注。

  △《仕涂必用集》十卷

  吴郡祝熙载序云陈君材夫所编。皆未详何人。录景德以来人表、笺、杂文,亦有熙载所撰者,题为祝著作,当是未改官制前人也。

  △《汝阴唱和集》一卷

  元祐中苏轼子瞻守颍,与签判赵令畤德麟、教授陈师道无己唱和。晁说之以道为之序,李廌方叔后序。二序皆为德麟作也。

  △《三家宫词》三卷

  唐王建、蜀花蕊夫人、本朝丞相王珪三人所著。

  △《五家宫词》五卷

  石晋宰相和凝、本朝学士宋白、中大夫张公庠、直秘阁周彦质及王仲修,共五人。各百首。仲修当是王珪之子。

  △《本朝百家诗选》一百卷

  太府卿曾慥端伯编。官至太府卿。编此所以续荆公之《诗选》,而识鉴不高,去取无法,为小传略无义类,议论亦凡鄙。陆放翁以比《中兴间气集》,谓相甲乙,非虚语也。其言欧、王、苏、黄不入选,以拟荆公不及李、杜、韩之意。荆公前《选》实不然,余固言之矣。

  △《皇朝文鉴》一百五十卷

  吕祖谦编。初,淳熙丁酉,孝庙因观《文海》,下临安府校正刊行,翰苑周必大夜直,宣引偶及之,因奏:“此书江佃类编,殊无伦理,书坊板行可耳,恐难传后,莫若委馆阁别加诠次。”遂以命祖谦。既成,赐名《文鉴》,诏必大为之序。时祖谦已得末疾,遂除直中秘,且赉银绢各三百。中书舍人陵骙驳之,论皆不行。继有近臣密启,云其所取之诗,多言田里疾苦,乃借旧作以刺今;又所载章疏,皆指祖宗过举,尤非所宜。于是锓板之议亦寝。周益公序既成,封以遗吕一读,命藏之。盖亦未当乎吕之意也。张南轩以为无补治道,何益后学?而朱晦庵晚岁尝语学者曰:“此书编次,篇篇有意,每卷首必取一大文字作压卷,如赋取《五凤楼》之类;其所载奏议,亦系一时政治大节,祖宗二百年规模与后来中变之意,尽在其中,非《选》、《粹》此也。”

  △《历代确论》一百一卷

  不知何人集。自三皇、五帝以及五代,凡有论述者,随世代编次。

  △《江西诗派》一百三十七卷、《续派》十三卷

  自黄山谷而下三十五家,又曾纮、曾思父子诗。详见诗集类。诗派之说本出于吕居仁,前辈多有异论,观者当自得之。

  △《輶轩集》一卷

  鄱阳洪皓、历阳张邵、新安朱弁使金得归,道间唱酬。邵为之序。

  △《古今绝句》二卷

  吴说传朋所书杜子美、王介甫诗。师礼之子,王令逢原之外孙也。

  △《玄真子渔歌碑传集录》一卷

  玄其子渔歌,世止传诵其“西塞山前”一章而已。尝得其一时倡和诸贤之辞各五章,及南卓、柳宗元所赋,通为若干章。因以颜鲁公《碑述》、《唐书》本传以至近世用其词入乐府者,集为一编,以备吴兴故事。

  △《艇斋师友尺牍》二卷

  南丰曾季貍裘父之师友往复书简。其子潍辑而刻之。自吕居仁、徐师川以降,下至淳熙、乾道诸贤咸在焉。裘父萧然布衣,而名流敬爱之若此,足以知其人之贤,而亦以见当时风俗之美也。

  △《脍炙集》一卷

  朝请郎严焕刻于江阴。韩吏部而下杂文二十余篇。

  △《唐人绝句诗集》一百卷

  洪迈景卢编。七言七十五卷,五言、六言二十五卷。各百首,凡万,上之重华宫,可谓博矣。而多有本朝人诗在其中,如李九龄、郭震、滕白、王嵒、王初之属。其尤不深考者,梁何仲言也。

  △《唐绝句选》五卷

  莆田柯梦得东海编。所选仅一百六十六首,去取甚严。然人之好恶,亦各随所见耳。

  △《唐绝句选》四卷

  仓部郎中福清林清之直父以洪氏《绝句》钞取其佳者。七言一千二百八十,五言百五十六,六言十五首。

  △《考德集》三卷

  强至所集韩魏公琦薨后时贤祭文、挽诗。

  △《四家胡笳词》一卷

  蔡琰、刘商、王安石、李元白也。

  △《选诗》七卷

  文选中录出别行。以人之时代为次。

  △《宏辞总类》四十一卷、《后集》三十五卷、《第三集》十卷、《第四集》九卷

  起绍圣乙亥,迄嘉定戊辰。皆刻于建昌军学。相传绍兴中太守陆时雍所刻前集也,余皆后人续之。戊辰以后,时相不喜此科,主司务以艰僻之题困试者,纵有记忆不遗、文采可观,辄复推求小疵,以故久无中选者。初,绍圣设科,但曰宏辞,不试制、诰,止于表、檄、露布、诫谕、箴、铭、颂、记、序九种,亦不用古题。及大观,改曰词学兼茂。去诫谕及檄,而益以制、诰,亦为九种四题,而二题以历代故事。及绍兴,始名博学宏辞,复益以诰、赞、檄,为十一种,三日试六题,各一今一古,遂为定制。

  △《古文关键》二卷

  吕祖谦所取韩、柳、欧、苏、曾诸家文标抹注释,以教初学。

  △《迂斋古文标注》五卷

  宗正寺簿四明楼昉旸叔撰。大略如吕氏《关键》,而所取自《史》、《汉》而下至于本朝、篇目增多、发明尤精当,学者便之。

  △《历代奏议》十卷

  吕祖谦集。

  △《国朝名臣奏议》十卷

  吕祖谦集。凡二百篇。

  △《皇朝名臣奏议》一百五十卷

  丞相沂国忠定公赵汝愚编进。时为蜀帅。

  △《续百家诗选》二十卷

  三衢郑景龙伯允集,以续曾慥前《选》。凡慥所遗及在慥后者皆取之。然其率略尤甚。

  △《江湖集》九卷

  临安书坊所刻本。取中兴以来江湖之士以诗驰誉者。而方惟深子通承平人物,晁公武子止尝为从官,乃亦在其中。其余亦未免玉石兰艾,混淆杂遝。然而士之不能自暴白于世者,或赖此以有传。书坊巧为射利,未可以责备也。

  △《回文类聚》三卷

  桑世昌泽卿集。以《璇玑图》为本初,而并及近世诗词,且以至道御制冠于篇首。

  △《滁阳庆历集》十卷、《后集》十卷

  朝散郎滁人徐徽仲元集。断自庆历以来。曾肇子开绍圣中谪守,为之序。其《后集》则吴珏、所续,宣和四年,唐恪钦叟序之。末及绍兴,盖又后人续入之尔。

  △《吴兴诗》一卷

  熙宁中知湖州孙氏集,而不著名。以其时考之,孙觉莘老也。

  △《吴兴分类诗集》三十卷

  霅川倪祖义子由编。大抵以孙氏所集大略而增广之,且并及近时诸公之作。然亦病于太详。祖义,齐斋之子,少聪俊,仕未达,得年五十以死。

  △《会稽掇英集》二十卷、《续集》四十五卷

  熙宁中郡守孔延之、程师孟相继纂集。其《续集》则嘉定中汪纲俾郡人丁燧为之。

  △《润州类集》十卷

  监润州仓曹曾旼彦和纂。始东汉,终南唐。

  △《京口诗集》十卷、《续》二卷

  镇江教授熊克集开宝以来诗文。本二十卷,止刻其诗。续又得二卷,自南唐而上曾所遗者,补八十余篇。

  △《嘉禾诗集》一卷

  不知集者。

  △《永嘉集》三卷

  亦不知何人集。

  △《天台集》二卷、《别编》一卷、《续集》三卷

  初,李庚子长集本朝人诗为二卷,未行,太守李兼孟达得之;又得郡士林师箴所辑前代之作,为赋二、诗二百,乃以本朝人诗为《续集》而并刻焉。《别编》则师箴之子表民所补也。

  △《括苍集》三卷、《后集》五卷、《别集》四卷、《续》一卷

  郡人吴飞英、陈百朋相继纂辑。

  △《钓台新集》六卷、《续集》十卷

  郡人王旉集。续者郡守谢德舆子上也。

  △《长乐集》十四卷

  福建提刑吴兴俞向集。宣和三年序。

  △《清漳集》三十卷

  通判漳州赵不敌编。

  △《扬州诗集》二卷

  教授马希孟编。元丰四年秦观作序。

  △《宣城集》三卷

  知宣州安平刘泾。元符三年序。

  △《南州集》十卷

  太平州教授林桷子长集。

  △《南纪集》五卷、《后集》三卷

  知汉阳军于霆、教授施士衡编。其《后集》则教授巩丰也。

  △《相江集》三卷

  不知何人集。“相江”者,韶州曲江别名。

  △《艮岳集》一卷

  不知集者。其首则御制记文也。

  △《桃花源集》二卷、又二卷

  绍圣丙子四明田孳序。淳熙庚子县令赵彦琇重编,合为一卷。下卷则淳熙以后所续。

  △《庾楼纪述》三卷、《琵琶亭诗》一卷

  不知集者。

  △《东阳记咏》四卷

  亦不知集者。

  △《盘洲编》二卷

  洪丞相适兄弟子侄所赋园池诗也。

  △《琼野录》一卷

  学士洪迈园池记述题咏。其曰“琼野”者,从维扬得琼花,植之而生,遂以名圃。

  △《清晖阁诗》一卷

  史正志创阁于余陵,僚属皆赋诗。

  △《会稽纪咏》六卷

  汪纲仲举帅越,多所修创。严陵洪璞每事为一绝,赓者四人,曰张氵旻、王栐、程震龙、冯大章。又有诸葛兴为古诗二十篇。

  △《萧秋诗集》一卷

  玉山徐文卿斯远作《萧秋诗》,四言九章、章四句,赵蕃昌甫而下,和者十三人,绍熙辛亥也,赵汝谈履常亦与焉。后三十三年,嘉定癸未,乃序而刻之。文卿晚第进士,未授官而死,有诗见《江湖集》。

  △《唐山集》一卷、《后集》三卷

  卞圜宋佽编。“唐山”者,临安昌化县也。

  △《后典丽赋》四十卷

  金华唐仲友与政编。仲友以辞赋称于时。此集自唐末以及本朝盛时,名公所作皆在焉,止于绍兴间。先有王戊集《典丽赋》九十三卷,故此名《后典丽赋》。王氏集未见。

  △《指南赋笺》五十五卷、《指南赋经》八卷

  皆书坊编集时文。止于绍熙以前。

  △《指南论》十六卷。又本前后二集,四十六卷

  淳熙以前时文。

  △《擢犀策》一百九十六卷、《擢象策》一百六十八卷

  擢犀者,元祐、宣、政以及建、绍初年时文也,《擢象》则绍兴末。大抵科举场屋之文,每降愈下,后生亦不复识前辈之旧作,姑存之以观世变。

  △《文章正宗》二十卷

  参知政事真德秀希元撰。自序:“正宗”云者,以后世文词之多变,欲学者识其源流之正也。自昔集录文章,若杜预、挚虞诸家,往往湮没不传。今行于世者,惟梁《昭明文选》、姚铉《文粹》而已。繇今视之,二书所录,果得源流之正乎?故今所集,以明义理、切世用为主,其体本乎古而旨近乎经者,然后取焉;否则,辞虽工亦不录。其目凡四,曰“辞命”、曰“议论”、曰“叙事”、曰“诗赋”。去取甚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