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城南记》——张礼

  夫吾人與天地為體,故天地鍾名勝,吾人畜瑰竒精相為屬。所以特達之士,欲身俱而相融焉。有以夫!然絃極而内、絃極而外,元會以前、元會以後,方象之得、方象之失,觀玩其大、觀玩其小,必欲以身融焉。雖至聖之神、飛僊之幻,難矣■。祗見其不融也,有神會之而已。以意遇也,不必以形遇也。意以涵形,何形非意。以一識也不必以凡識也,一以運凢,何凢非一,如是而同體之功得其庶幾。維斯《逰城南記》,紀名勝於瑣遺,正寄意之一也。遂推廣之以公特達之士云。萬厯壬寅春,廣平王家瑞凝真子號裕參弁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