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礼南郊 明堂

《武林旧事》——周密

  三岁一郊,预于元日降诏,以冬至有事于南郊,或用次年元日行事明堂止于半年前降诏,用是岁季秋上辛日。选于五六月内择日命司漕宋刻“司”作“帅”及修内司修饰郊坛,及绞缚青城斋殿等屋,凡数百间,悉覆以苇席,护以青布,并差官兵修筑泥路,自太庙至泰湮门,又自嘉会门至丽正门,计九里三百二十步明堂止自太庙至丽正门,皆以潮沙填筑,其平如席,以便五辂之往来。每队各有歌头,以彩旗为号,唱和《杵歌》等曲,以相两街,居民各以彩缎钱酒为犒。又命象院教象前导朱旗,以二金三鼓为节,各有幞头紫衣蛮奴乘之,手执短钁,旋转跪起,悉如人意。市井因竞市绘塑小象,以馈遗四方。又以车五乘,压之以铁,多至万斤,与辂轻重适等,以观疾徐倾侧之势。至前一月进呈,谓之“闪试”。及驾出前一日,缚大彩屋于太庙前,置辂其中,许都人观瞻。先自前一月以来,次第按试习仪,殆无虚日。郊前十日,执事陪祀等官,并受誓戒于尚书省宗室赴太庙受誓戒。前三日,百官奏请皇帝致斋于大庆殿。是日,上服通天冠,绛纱袍,{乡青}结佩,升高座,侍中奏请降座,就斋室。次日,车驾诣景灵宫,服衮冕行礼仪从并同四孟。礼毕驾回,就赴太庙斋殿宿斋。是夕四鼓,上服衮冕,诣祖宗诸室行朝飨之礼。是夜,卤簿仪仗军兵于御路两傍分列,间以糁盆烛,自太庙直至郊坛泰禋门,辉映如昼。宰执亲王,贵家巨室,列幕栉比,皆不远千里,不惮重费,预定于数月之前,而至期犹有为有力所夺者。珠翠锦绣,绚烂于二十里间,虽寸地不容闲也。歌舞游遨,工艺百物,辐辏争售,通宵骈阗,至五鼓则先驱,所至皆灭灯火,盖清道祓除之义。黎明,上御玉辂,从以四辂金、象、革、木,导以驯象,千官百司,法驾仪仗,锦绣杂遝,盖十倍孟飨之数,声容文物,不可尽述。次第出嘉会门,至青城宿斋明堂则径入丽正门斋殿斋宿。四壁皆三衙诸军,周庐坐甲,军幕旌旗,布列前后,传呼唱号,列烛互巡,往来如织。行宫至暮则严更警场太庙斋宿亦然。宋刻误“警惕”,鼓角轰振。又有卫士十余队,每队十余人,互喝云:“是与不是?”众应曰:“是!”又喝云:“是甚人?”众应曰:“殿前都指挥使某人。”谓之“喝拦”宋刻作“探”。至三鼓,执事陪祀官并入,就黄坛排立,万灯辉耀,灿若列星。凡龊灯皆自为志号,谓如捧俎官宋刻无“谓”字则画一人为捧俎之状等类。盖灯多,不容不以此辨认,亦有好奇可笑者。用丑时一刻行事,至期,上服通天冠、绛纱袍,乘辇至大次,礼部侍郎奏中严外辨,礼仪使奏请皇帝行事。上服衮冕,步至小次,升自午阶。天步所临,皆藉以黄罗,谓之“黄道”。中贵一人,以大金合贮片脑迎前撒之。礼仪使前导,殿中监进大圭。至版位,礼直官奏:“有司谨具,请行事。”宫架乐作。自此上进止皆乐作。时壝坛内外,凡数万众,皆肃然无哗。天风时送佩环韶濩之音,真如九天吹下也。太社令升烟燔牲旨首宋刻无“旨”字。上先诣昊天位,次皇地祇,次祖宗位,奠玉,祭酒,读册,文武二舞,次亚终献,礼毕宋刻“礼毕”上有“行”字。上诣饮福位,受爵,饮福酒登歌乐作。礼直官喝“赐胙”,次“送神”,次“望燎”讫,礼仪使奏礼毕。上还大次,更衣,乘辇还斋官,百僚追班,贺礼成于端诚殿。黎明,上乘大安辇,从以五辂进发。教坊排立,奏念致语口号讫,乐作,诸军队伍,亦次第鼓吹振作,千乘万骑,如云奔潮涌,四方万姓,如鳞次蚁聚,迤逦入丽正门。教坊排立,再奏致语口号,舞毕,降辇小憩,以俟辨严,登门肆赦。弁阳老人有诗云:“黄道宫罗瑞脑香,衮龙升降佩锵锵。大安辇奏乾安曲,万点明星簇紫皇。”又曰:“万骑云从簇锦围,内官排办马如飞宋刻“办”作“立”。九重阊阖开清晓,太母登楼望驾归。”李鹤田诗云:“严更频报夜何其,万甲声传远近随。栀子灯前红炯炯,大安辇上赴坛时。”

  郊坛,天盘至地高三丈二尺四寸,通七十二级,分四成,上广七丈,共十二阶,分三十六龛,舞阶阔一丈,主上升降由此阶,其余各阔五尺。

  圆坛之上,止设昊天上帝、皇地祗二神位,及太祖、太宗配天。

  十六龛案上云“三十六龛”,此云“十六龛”,或有误共祀五帝、太乙、感生、北极、北斗,及分祀众星三百六十位。

  仪仗用六千八百八十九人,自太庙排列至青城。

  玉辂下祗应人共三百二十一人:

  呵喝人员二人。

  教马官二人。

  挟捧轮将军四人。

  推轮车子官健八人。

  驾士班直二百三十二人。

  千牛卫将军二员。

  抱太常龙旗官六员。

  职掌五人。

  专知官一名。

  手分一名。

  库子八人。

  装挂匠二人。

  诸作工匠十五人。

  盖覆仪鸾司十一人。

  监官三员。

  金、象、革、木辂,每辂下一百五十六人。

  玉辂青饰。

  金辂黄饰。

  象辂红饰。革辂浅色饰。

  木辂黑饰。辂下人冠服并依辂色。

  玉辂前仪仗骑导:骑导官、左壁文臣、右壁武臣。六军仪仗官兵二千二百三十二人。左右诸卫将军宋刻无“卫”字十三员中道五员,左右八员。

  金吾街仗司:

  执矡矟八十人。

  摄将军八员。

  仗下监门二十六员。

  鼓吹五百八十三人。

  导架乐人三百三十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