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地记

《吴地记》——陆广微

  按《史記》及《吳越春秋》,自禹治水已後,分定九州。《禹貢》揚州之域,吳國四至:東亘滄溟,西連荊郢,南括越表,北臨大江,蓋吳國之本界也。今郡在京師東南三千一百九十里,當磨蝎斗女之位列,婺女星之分野。從秦始皇并吞六國之後,至漢順帝永建四年,有山陰縣人殷重,獻策於帝,請分江置兩浙,詔司空王襲封,從錢唐江中分,向東為會稽郡,向西為吳郡。至陳朝貞明元年,改為吳州。隋文帝開皇九年,改郡邑至橫山東,新立城郭;一本云:「隋開皇十三年,改為蘇州。」唐武德七年,移新州,却復舊址,升為望,管縣七,鄉一百九十四,戶一十四萬三一本作「二」。千二一本作「三」。百六十一。兩稅茶鹽酒等錢六十九萬二千八百八十五貫七十六文。

  吳縣九萬九一本作「七」。千九百六十三貫三百七十三一本無「三」字。文;

  長洲縣九萬八千五百七十六貫五百七十六文;

  嘉興縣一十七萬八千七十六貫一百二十文;

  昆山縣一十萬九千五百三貫七百三十八文;

  常熟縣九萬七百五十貫七百七十四一本無「四」字。文;

  華亭縣七萬二千一百八十二貫四百三十一文;

  海鹽縣四萬六千五百八十一貫五十八文。

  續添吳江縣三萬六千二百六十九貫一百文;

  使司割隸醬菜錢一十萬七千七百二十貫二百四一本作「三」。十六一本作「八」。文;

  留蘇州軍事醬菜衣糧等錢一十七萬八千三百四十九貫九十八文;一本作「九百二文」。

  團練使軍資等三十一本無「十」字。萬六一本作「七」。千八百三十貫文送納一本無「納」字。上都。

  地名甄冑,水名通波,城號闔閭,臺曰姑蘇。隩壤千里,是號全吳。昔周太王三子,長泰伯、次仲雍、次季歷。季歷生子昌,有聖瑞。太王有疾,泰伯、仲雍以入山采藥,乃奔吳,文身斷髮,示不可用,以讓季歷。子昌立,是為西伯,即文王也。吳人義泰伯,歸之為王。泰伯三讓弟仲雍,仲雍立,號句吳。殂卒,葬梅里。而仲雍立。仲雍生季簡,季簡生叔達,叔達生周章,周章卒。其後至壽夢,始別築城,為宮室於平門西北二里,自泰伯至壽夢十九世。壽夢生四子:長諸樊,次餘祭,次餘昧、次季札。季札賢,壽夢欲立之,季札讓不可,乃立諸樊。諸樊卒,吳人固立札,札不受,棄室而耕之野,乃止。封札於延陵,號曰延陵季子,而餘祭立。四年,吳使季子行聘諸國,餘祭卒,授弟餘昧,立四年,卒。欲授立季札,季札讓,逃去。餘昧之子曰僚立,為諸樊之子公子光所弒,在位十三年。僚好炙魚,非專諸炙不食。諸樊之子光,潛以百金,令專諸進魚王僚,置匕首於炙魚中,刺僚死。子光篡立,是為闔閭。王又令刺客要離,袖劍殺吳公子慶忌,即王僚子也。季子歷三年還,聞僚被弒,乃匍匐往其墳號哭。於是子光謝過於季子,季子曰:「苟先君無廢祀,民無廢主,社稷有奉,「有奉」,一本作「有本」。乃吾君也。哀死事生,以待天命耳。」

  闔閭城,周敬王六年伍子胥築。大城周迴四十五里三十步,小城八里六百六十步。陸門八,以象天之八風;水門八,以象地之八卦。《吳都賦》云「通門二八,水道陸衢」是也。西閶、胥二門,南盤、蛇二門,東婁、匠二門,北齊、平二門。不開東門者,為絕越之故也。西閶、胥門下,錢本另為一條。

  閶門,亦號破楚門,吳伐楚,大軍從此門出。陸機詩曰:「閶門勢嵯峨,飛閣跨通波。」又孔子登山,望東吳閶門,嘆曰:「吳門有白氣如練。」今置曳練坊及望館坊,因此。

  胥門,本伍子胥宅,因名。石碑見在。出太湖等道水陸二路,今陸廢。門南三里有儲城,越疑作吳。王貯糧處。十五里有魚城,越王養魚處。門西南有越來溪。

  盤門,古作蟠門,嘗刻木作蟠龍,鎮此以厭越。又云水陸相半,沿洄屈曲,故名盤門。又云吳大帝蟠龍,故名。門內有武烈大帝廟,在祀典。東南二里有後漢破虜將軍孫堅墳,又有討逆將軍孫策墳。

  蛇門,南面,有陸無水,春申君造以禦越軍。在巳地,以屬蛇,因號蛇門。前漢梅福,字子真,為南昌尉,避王莽亂政,稱得仙,棄妻子,易姓名。有人見福隱市卒,即此門也。

  匠門,又名干將門。東南水陸二路,今陸路廢。出海道,通大萊一作海。沿松江,下滬瀆。闔閭使干將於此鑄劍,采五山之精,合五金之英,使童女三百人祭爐神,鼓橐,金銀不銷,鐵汁不下。其妻莫邪曰:「鐵汁不下,有計。」干將曰:「先師歐冶鑄劍之穎不銷,親鑠耳,以然成物,吾何難哉?可女人娉爐神,當得之。」莫耶聞語,投入爐中,鐵汁出,遂成二劍。雄號干將,作龜文;雌號莫邪,鰻文。餘鑄得三千,并號作龜文劍。干將進雄劍於吳王,而藏雌劍;時時悲鳴,憶其雄也。門南三里有葑門、赤門,有赤欄將軍墳,在蛇門東,陸無水道,故名赤門。東南角又有魴鱮門,吳曾魴鱮見,因號,并非八門之數也。

  婁門,本號鏐門。東南,秦時有古鏐縣。至漢王莽改為婁縣。東南二里有漢吳邵太守朱梁墳,本名肇,避後漢和帝諱,改為梁,今吳郡朱氏皆梁之後。塘北有顧三老墳,見存。

  齊門,北通毘陵。昔齊景公女聘吳太子終累,闔閭長子、夫差兄也。齊女喪夫,每思家國,因號齊門。後葬常熟海隅山東南嶺,與仲雍、周章等墳相近。葬畢,化白龍沖天而去,今號為母冢墳。門東二里有廬江太守關臻墳。

  平門北面,有水陸通毘陵。子胥平齊,大軍從此門出,故號平門。東北三里,有殷賢臣申公《太平寰宇記》引《郡國志》云:「申公巫臣冢在匠門西南,疑此處誤衍申公二字。」巫咸墳,亦號巫門。西北二里有吳偏將軍孫武墳。西北三里有醬醋城,漢劉濞築。東北三里有潁川太守陸宏墳。

  吳縣望在郡下,秦始皇二十六年置。漢王莽改泰德縣。陳貞明元年,後主復為吳縣。隋開皇九年,越國公楊素移郡及縣於橫山東五里。今復移城內。管鄉三十,戶三萬八千三百六十一,坊三十。

  吳公子慶忌墳,在縣西北三十五里,今呼慶墳。

  步騭墳,在縣西北三里。隲仕吳為驃騎將軍,代陸遜為丞相,有石碑,見存臨頓橋西南。

  周瑜墳,在縣東二里。瑜字公瑾,廬江舒人。仕吳大將軍、南郡大守。美姿貌,時年二十四,吳中皆呼為周郎。及孫權稱尊號,謂公卿曰:「非周公瑾,不帝矣!」瑜少精思音樂,雖三爵之後,樂有闕誤,必知之,則回顧。時人謠曰:「曲有誤,周郎顧。」

  顧野王墳,在橫山東,平陸地,遺言不起墳。野王,宇體倫,仕陳武帝,為門下侍郎。博綜群書,廣搜經籍,撰梁《瑞應圖》七十卷、《御覽》三百六十卷。宮人各念一卷,常隨駕行,內人謂之「着脚《御覽》」。

  姑蘇臺,在吳縣西南三十五里。闔閭造,經營九年始成。其臺高三百丈,望見三百里外,作九曲路以登之。

  射臺在吳縣橫山安平里。

  鴨城,在吳縣東南二十里。

  匠門外沙里中,《吳郡志》引下有「吳王築以養鴨」六字。城東五里有猪墳,是吳王畜猪之所。東二里有豆園,吳王養馬處。又有鷄陂,闔閭置豆園在陂東。

  織里,今織里橋,在麗娃鄉,俗呼失履橋、利娃鄉,訛也。

  澹臺湖,在吳縣東南十里。孔子弟子澹臺滅明,字子羽,宅陷為湖,湖側有墳。

  夏駕湖,壽夢盛夏乘駕納涼之處。鑿湖為池,置苑為囿,故今有苑橋之名。

  蔡經宅,在吳縣西北五十步。經,後漢人,有道術,煉大丹,服菖蒲,得仙。今蔡仙鄉即其隱處也。

  馮驩宅,在吳縣東北二里五十步。驩,孟嘗君門下客。今有彈鋏巷,其墳在側,石碑見存。

  長洲縣望在郡下,貞觀七年,分吳縣界,以苑為名。地名茂苑,水名仙山鄉。東一百里,有秦時古鏐縣,王莽改為婁縣。北三里有甪溪,廣八里,深四丈,西入太湖。北四十里有湖,廣四里,深三丈。縣北二十七里有岑陂、夏駕陂、馬的陂,吳國古有此。管坊三十,鄉三十,戶二萬三千七百。

  華池,在長洲縣大雲鄉安昌里。

  華林園,在長洲縣華林橋。

  南宮城,在長洲縣干將鄉長樂里。

  嘉興縣,本號長水縣,在郡南一百四十三里。周敬王十年置,在谷口湖。秦始皇二十六年重移,改由拳縣。黃龍三年,嘉禾野生,改禾興縣。吳赤烏五年,避吳王太子名,改嘉興縣。前有晉一作「南齊」。妓錢唐蘇小小墓,東五里有天心池。東二里有會稽太守朱買臣墳。西五百步有晉兵部尚書徐恬宅,捨為靈光寺。縣北三十里有槜里地,是吳越戰敵處。縣南一百里有語兒亭,句踐令范蠡取西施以獻夫差,西施於路與范蠡潛通,三年始達於吳,逐生一子至此亭,其子一歲能言,因名語兒亭。《越絕書》曰:「西施亡吳國後,復歸范蠡,同泛五湖而去。」東二十五里有長谷亭,入華亭縣。西北行七十里,有震澤。今升縣望,管鄉五十,戶二萬七千五十四。

  昆山縣,在郡東七十里,地名全吳,水名新陽。貞觀十三年,分在吳縣東置縣。東南一百九十里,有晉將軍袁山松城,隆安二年築。時為吳郡太守,以禦孫恩軍,在滬瀆江濱,半毀江中。山松能楷書,梁武帝評其書云:「山松書如深山道士,見人便欲縮頭。」卒贈司空將軍,葬橫山東二里。會昌四年升縣,管鄉二十四,戶一萬三千九百八一。

  常熟縣,在郡北一百里,漢建安二年,分吳縣海虞置,本號海虞縣,至唐貞觀九年,改常熟縣。北一百九十步有孔子弟子言偃宅,中有聖井,闊三尺,深十丈。傍有盟,盟北百步有浣紗石,可方四丈。縣北二里有海隅山,仲雍、周章并葬山東嶺上。闔閭三子,長曰終累,婚齊女,蚤亡,亦葬此山。山有三洞穴,穴側有石壇,周迴六十丈。山東二里有石室,太公呂望避紂之處。山西北三里有越王句踐廟,郭西二里有夫差廟,拆姑蘇臺造。管鄉二十四,戶一萬三千八百二十。

  華亭縣,在郡東一百六十里,地名雲間,水名谷水。天寶五年置。蓋晉元侯陸遜宅,造池亭華麗,故名。有陸遜、陸機、陸瑁三墳,在東南二十五里橫山中。有鶴鳴、鶴唳、元鶴。管鄉二十二,戶一萬二千七百八十。

  海鹽縣,在郡東南二百二十里,地名殷水,水名福見。秦始皇二十六年置。陷為柘湖,又改武原縣,陷為當湖。隆安五年,改東武洲,移在故邑上。咸康七年,改禦越,復號海鹽縣。陳貞明元年,割屬鹽官。武德七年,隸歸嘉興。景雲二年重置。先天二年廢。開元五年,刺史張廷珪奏請重置。縣東十一里,有晉穆帝、何皇后宅。十五里有公孫捷、田開疆、古冶子三墳,俱事齊景公,勇烈,有功於景公。為晏子佞以桃二顆,令言功,三人同日死,葬于此縣。東南三十里有秦柱山,有五百童女避秦始皇難於此,後并得仙。縣西五里有會骸山,是陸華兄弟尋金牛之處。管鄉一十五,戶一萬三千二百。會昌四年,升為縣。

  虎邱山,避唐太祖諱,改為武邱山,又名海涌山,在吳縣西北九里二百步。闔閭葬此山中,發五郡之人作冢,銅椁三重,水銀灌體,金銀為坑。《史記》云:「闔閭冢在吳縣閶門外,以十萬人治冢,取土臨湖。葬經三日,白虎鋸其上,故名虎邱山。」《吳越春秋》云:「闔閭葬虎邱,十萬人治。葬經三日,金精化為白虎,蹲其上,因號虎邱。」秦始皇東巡,至虎邱,求吳王寶劍。其虎當墳而踞,始皇以劍擊之,不及,誤中于石。其虎西走二十五里,忽失。《吳郡志》引《吳地記》,「失」字下作「因名其地曰虎鏐」。于今虎鏐,唐諱虎,錢氏諱鏐,改為滸墅。劍無復獲,乃陷成池,故號劍池。池旁有石,可坐千人,號千人石。其山本晉司徒王珣與弟司空王珉之別墅。咸和二年,捨山宅為東西二寺,立祠於山。寺側有貞娘墓,吳國之佳麗也。行客才子多題詩墓上。有舉子譚銖作詩一絕,其後人稍稍息筆。

  花山,在吳縣西三十里。其山蓊鬱幽邃。晉太康二年,生千葉石蓮花,因名。山東二里有胥屏亭,吳王闔閭置。亭東二里有館娃宮,吳人呼西施作娃,夫差置,今靈岩山是也。晉太尉陸玩捨宅置寺,宮旁有石鼓,大三十圍。《吳志》云:「其鼓有兵則鳴。」晉隆安二年,賊孫恩作亂,鼓鳴。山上有池,旱亦不涸。中有蒓甚美,夏食之,則去熱,吳中以為佳品。

  支硎山,在吳縣西十五里。晉支遁,字道林,嘗隱於此山,後得道,乘白馬升雲而去。山中有寺,號曰報恩,梁武帝置。

  岝崿山,在吳縣西十二里。吳王僚葬此山中。有寺號思益,梁天監二年置。

  餘杭山,又名四飛山。舊《府志》引《吳地記》:「以四面視之,勢若飛動也。」在吳縣西北三十里,有漢豫章太守陸烈墳;東二里有漢山陰縣令陸寂墳。山有白土如玉,甚光潤,吳中每年取以充貢,號曰石脂,亦曰白堊、白蟮。東三里有夫差義子墳十八所。《圖經續記》云:「夫差墓在吳縣西餘杭山之卑猶位,今名陽山者是也,宰嚭亦葬其旁。」

  橫山,又名據湖山,在吳縣西南十六里。中有朱植《吳郡志》引作「朱桓」。疑形諱,或避宋諱也。墳,及晉門下侍郎陸雲公墳。

  鷄籠山,在吳縣西三十里。以形似鷄籠,因名。晉太康二年,司空陸玩葬此山,掘得石鳳飛去,今鳳凰墩是也。陸玩,字士瑤,為左僕射。蘇峻之難,與兄曄隨帝在石頭城,以曄、玩吳民之望,不敢加逼遷。既登公輔,嘗嘆息謂賓客曰:「我為三公,是天下無人。」其謙抑若是。疾薨,以佐命之勛,特置七十家守墳。子納,字祖言,清操絕俗,不改素業,為吳興守。至郡,不受俸祿。征討大都督謝安詣納,殊無供辦,茶果清談而退,終尚書令,亦葬此山。

  卑猶山,在吳縣西二十里,吳太宰嚭所葬。嚭,楚伯州犁之孫,楚誅伯州犁,奔吳,吳以為大夫。讒佞夫差而誅子胥,後句踐滅吳,誅嚭,以其不忠也。

  女墳湖,在吳縣西北六里。《越絕書》曰:「夫差小女字幼玉,見父無道,輕士重色,其國必危,遂願與書生韓重為偶。不果,結怨而死。夫差思痛之,金棺銅椁,葬閶門外。其女化形而歌曰:『南山有鳥,北山張羅。鳥既高飛,羅當奈何?志欲從君,讒言孔多。悲怨成疾,沒身黃壚。』」又趙曄《吳越春秋》云:「闔閭有女愛,怨王先食蒸魚,乃自殺。王痛之,厚葬於閶門外。其女化為白鶴,舞於吳市,千萬人隨觀之。後陷成湖,今號女墳湖。」

  流杯亭在女墳湖西二百步,闔閭三月三日泛舟游賞之處。《吳郡志》引下有「今基隍猶存」五字。

  太湖。按《漢書志》云:「《爾雅·釋地》曰:『吳越之間有具區。』郭璞云:『今吳縣西南太湖,即震澤也。中有包山,去縣一百三十里,其山高七十丈,周迴四百里。下有洞庭穴,人潛行水底,無所不通,號為地脉。又有大小二雷山。』」按《越絕書》曰:「太湖周迴三萬六千頃,亦曰五湖。」虞翻云:「太湖有五道之別,故謂之五湖。」《國語》曰:「吳越戰於五湖。」在笠澤,一湖耳。張勃《吳錄》云:「五湖者,太湖之別名,以其周行五百里,以五湖為名。」周處《風土記》曰:「舜漁澤之所也。」《揚州記》曰:「太湖,一名震澤,一名洞庭。今湖中包山有石穴,其深莫知其極,即十大洞天之第九,林屋洞天也。」《洞庭山記》曰:「洞庭有二穴,東南入洞,幽邃莫測。昔闔閭使令威丈人尋洞,秉燭晝夜而行,繼七十日,不窮而返。啟王曰:『初入,洞口狹隘,傴僂而入。約數里,忽遇一石室,可高二丈,常垂津液。』內有石床枕硯,石几上有素書三卷,持回,上於闔閭,不識,乃請孔子辯之。孔子曰:『此夏禹之書,并神仙之事,言大道也。』王又令再入,經二十日却返,云:『不似前也。唯上聞風水波濤,又有異蟲,撓人撲火,石燕蝙蝠大如鳥,前去不得。』丈人姓毛名萇,號曰毛公。今洞庭有毛公宅,石室并壇存焉。」

  松江,一名松陵,又名笠澤。《左傳》曰:「越伐吳,禦之笠澤。」其江之源,連接太湖。一江東南流五十里,入小湖;一江東北二百六十里,入於海;一江西南流,入震澤;此三江之口也。咸仲云:「松,容也,容裔之貌。」《尚書》云「三江既入,震澤底定」是也。晉張翰仕齊王冏,在京師,見秋風起,思松江鱸魚鱠,遂命駕東歸。俄而冏敗,人皆謂之見機。卒葬橫山東五里。

  唐曹恭王廟,在松江。恭王,太宗第十四子。調露元年,則天皇后出為蘇州刺史。

  百口橋,後漢郡人顧訓家有百口,五世同居。鄉人效之,共議近宅造百口橋,以彰孝義也。

  乘魚橋,在交讓瀆。郡人丁法海與琴高友善,高世隱不仕,共營東皋之田。時歲大稔,二人共行田畔,忽見一大鯉魚,長可丈餘,一角兩足雙翼,舞於高田。法海試上魚背,靜然不動,良久遂下。請高登魚背,魚乃舉翼飛騰,沖天而去。

  琴高宅,在交讓瀆法海寺西五十步。法海寺,濟陽丁法海捨宅所置。法海,蓋丁令威之裔。殿宇浮圖下有令威煉丹井也。

  皋橋,在吳縣北三里有五十步。漢議郎皋伯通字奉鄉所居,因名。伯通卒,葬胥門西二百步,號伯通墩。高士梁鴻隱居伯通廡下,為人賃舂,每歸,妻為具食,舉案齊眉。伯通察而異之曰:「彼傭能使其妻敬之如此,非凡人也。」舍之於家。鴻潛閉門,著書十餘篇,疾困,告主人曰:「昔延陵君葬子嬴、博之間,不歸鄉里。慎勿令我子持喪歸去。」乃卒。伯通等求葬地於吳要離冢傍,咸曰:「要離烈士,伯鸞清高,宜令相近。」葬畢,妻子歸扶風。

  都亭橋,壽夢於此置都驛,招四方賢客。基址見存。

  炭渚橋,吳時海渚通源,後沙漲為陸。基址見存。

  定跨橋,闔閭於行苑內置,游賞之處。基址見存。

  重元寺,梁衛尉卿陸僧瓚,天監二年,旦暮見住宅有瑞雲重重覆之,遂奏請捨宅為重雲寺。臺省誤寫為重元,賜大梁廣德重元寺。

  乾元寺,晉高士戴顒捨宅置。乾元初,蘇州節度采訪使鄭桂清書寺額,奉敕依年號為乾元寺。

  通元寺,吳大帝孫權吳夫人捨宅置。晉建興二年,郡東南二百六十里有滬瀆,漁人夜見海上光明,照水徹天。明日,睹二石神像浮水上。眾言曰:「水神也。」以三牲日祝迎之,像背身泛流而去。時郡有信士朱膺及東陵寺尼,率眾,香花鐘磬,入海迎之,載入郡城。像至通元寺前,諸寺競爭,數百人牽拽不動。眾議云:「像應居此寺。」言畢,數人舁試,像乃輕舉。便登寶殿,神驗屢彰,光明七日七夜不絕。梁簡文帝制《石佛碑》,曰有迦葉佛、維衛佛。梵字刻于像背。唐東宮長史陸柬之書碑。中宗載初九年,則天皇后遣使送珊瑚鏡一面、鉢一副,宣賜供養,兼改通元寺為重雲寺。開元五年,改開元寺,兼賜金魚字額。舊通元寺移鹽官縣東四十里鮑郎市。其後像失一軀,後人造一軀以并之。龍光寺,梁天監二年,金紫光祿大夫陸杲字明霞捨宅置,陸柬之書額。龍光寺下,錢本另為一條。

  永定寺,梁天監三年,蘇州刺史吳郡顧彥先捨宅置,陸鴻漸書額。

  宴聖一作「坐」。寺,梁天監三年,司徒長史吳郡張融捨宅置,右衛翊陸彥遠書額。

  禪房寺,宋建武二年,蘇州刺史張岱捨宅置,吳郡陸曾一作「魯」。書額。

  流水寺,吳郡陸襄括宅置。三殿三樓,高僧清閑建。吳郡縣令田業伯葉書額。

  唐慈寺,宋建武元年,高士將軍捨宅置。

  朱明寺。晉隆安二年,郡人朱明,孝義立身,而家大富。與弟同居,聽其妻言樹壞宅,欲棄兄異居。明知弟意,乃以金帛餘穀盡給與弟,唯留空宅。忽一夕,狂風驟雨,悉吹財帛還歸明宅。弟與妻羞見鄉里,自盡。明乃捨宅為寺,號朱明寺。

  般若臺,晉穆侯何準置。內有水池石橋,銅像一軀高一丈六尺,高士戴顒建。唐景龍二年,有神光現,數日不歇,奉敕改神景寺。東北有般若橋,因寺而名。

  崇福寺,梁天監三年,武帝置。周朝廢之。寶應元年,重置造。

  龍興寺,則天皇后置。御書額八方。開元五年,再興此寺,刺史張廷珪模勒御書于碑。

  慈悲寺,齊永明二年,吳人薛曇捨宅置。未周,曇卒,遺言遷其靈柩於殿下。

  陸卿寺,梁莊捨宅置。

  崇善、王芝二觀,并天監二年置。

  古館八所

  全吳。通波。龍門。臨頓。升羽。烏鵲。江風。夷亭。《吳郡志》引云:「吳國古館三,曰升月,曰烏鵲,曰江風。升月在帶城橋東。烏鵲在烏鵲橋,今為營寨。江風在渴烏巷。又新館二,曰通波,曰全吳。」

  古坊六十所

  通波。三讓。水浮。闔閭。坤維。館娃。調啁。平權。金風。南宮。通關。舊《府志》作「闤」。盍簪。吳趨。自賁。南祀。長干。望館。曳練。萇楚。處暑。常棣。白華。即次。甘節。吳歈。洊雷。義和。噬嗑。嘉魚。陋蜀。

  已上三十坊在吳縣。

  遷善。旌孝。儒教。綉衣。太元。黃鸝。玉鉉。布德。立義。孫君。青陽。建善。從義。迎春。載耜。開冰。麗澤。釋菜。和令。夷則。南政。仲呂。必大。豸冠。八貂。同仁。天宮。布農。富春。「春」作「仁」。循陔。

  已上三十坊在長洲縣。

  吳地記後舊本原文

  周太王三子,長曰泰伯,次曰仲雍,次曰季歷。季歷賢而生聖子文王昌。昌必有天下,故泰伯以天下三讓於季歷焉。周與吳皆后稷之後,姓姬氏。吳國泰伯在位四十九年,無子,弟仲雍立。

  周繇王在位三十七年。子熊遂立之。

  熊遂在位四十九年。子早軫立之。

  早軫在位五十九年。子款吾立之。

  款吾在位三十九年。兄夷處立之。

  夷處在位三+八年。侄壁羽立之。

  璧羽在位三十六年。子齊元立之。

  齊元在位五十年。子柯盧立之。

  柯盧在位二十七年。弟柯轉立之。

  柯轉在位二十四年。子嬌夷立之。

  嬌夷在位二十四年。侄鴟夷立之。

  鴟夷在位三十年。子界嗣立之。

  界嗣在位三十五年。子知濟立之。

  知濟在位二十七年。子諸樊立之。

  諸樊在位十四年。弟餘濟立之。

  餘濟在位十七年。弟餘昧立之。

  餘昧在位二十一年。子僚立之。

  子僚在位十三年。堂弟子光立之。

  子光在位三十年。子光,諸樊之子,殺僚篡位,號闔閭,子夫差立之。

  夫差在位二十三年。為越王句踐所殺,國滅。

  已上計二十五主,治國總六百二十四年。

  羅城,作亞字形,周敬王六年丁亥造。至今唐乾符三年丙申,凡一千八百九十五年。又至大宋淳熙十三年丙午,總二千二百十五年。其城南北長十二里,東西九里。城中有大河,三橫四直,蘇州名標十望,地號六雄,七縣八門,皆通水陸。郡郭三百餘巷,吳、長二縣,古坊六十,虹橋三百有餘。地廣人繁,民多殷富,古跡靈踪,實□異事。後因王郢叛亂,羅城乃以重修。今姑纂成圖畫,以俟後來者添修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