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十二

《 水经注 》

○漻水

漻水出江夏平春县西。

漻水北出大义山,南至厉乡西,赐水入焉。水源东出大紫山,分为二水,一水西迳厉乡南,水南有重山,即烈山也。山下有一穴,父老相传云,是神农所生处也,故《礼》谓之烈山氏。水北有九井,子书所谓神农既诞,九井自穿,谓斯水也。又言汲一井则众水动。井今堙塞,遗迹仿佛存焉。亦云赖乡,故赖国也,有神农社。赐水西南流入于漻,即厉水也,赐、厉声相近,宜为厉水矣。一水出义乡西,南入随,又注漻。漻水又南迳随县,注安陆也。

南过安陆入于涢。

○蕲水

蕲水出江夏蕲春县北山。

山,即蕲柳也。

水首受希水枝津,西南流历蕲山,出蛮中,故以此蛮为五水蛮。五水:谓巴水、希水、赤亭水、西归水,蕲水其一焉。,蛮左凭居,阻藉山川,世为抄暴。宋世沈庆之于西阳上下,诛伐蛮夷,即五水蛮也。

南过其县西。

晋改为蕲阳县,县徙江洲,置大阳戍,从齐齐昌郡移治于此也。

又南至蕲口,南入于江。

蕲水南对蕲阳州,入于大江,谓之蕲口。洲上有蕲阳县徙。

○决水

决水出庐江雩娄县南大别山。

俗名之为檀公岘,盖大别之异名也。其水历山委注而络其县矣。

北过其县东。

县,故吴也。《春秋左传》襄公二十六年,楚子、秦人侵吴及雩娄,闻吴有备而还,是也。《晋书地道记》云:在安丰县之西南,即其界也。故《地理志》曰:决水出雩娄。

又北过安丰县东。

决水自雩娄县北,迳鸡备亭。《春秋》昭公二十三年吴败诸侯之师于鸡父者也。安丰县故城,今边城郡治也。王莽之美丰也。世祖建武八年,封大将军、凉州牧窦融为侯国,晋立安丰郡。

决水自县西北流,迳蓼县故城东,又迳其北,汉高帝六年,封孔藂为侯国。世谓之史水。决水又西北,灌水注之,其水导源庐江金兰县西北东陵乡大苏山,即淮水也。许慎曰:出雩娄县。俗谓之浍水。褚先生所谓神龟出于江、灌之间,嘉林之中,盖谓此水也。灌水东北迳蓼县故城西,而北注决水,故《地理志》曰:决水北至蓼入淮,灌水亦至蓼入决。《春秋》宣公八年,冬,楚公子灭舒蓼。臧文仲闻之曰:皋陶庭坚不祀,忽诸德之不逮,民之无援,哀哉!

决水又北,右会阳泉水,水受氵夫水,东北流迳阳泉县故城东,故阳泉乡也。汉献帝中,封太尉黄琬为侯国。又西北流,左入决水,谓之阳泉口也。

又北入于淮。

俗谓之浍口,非也。斯决、灌之口矣。余往因公至于淮津,舟车所届,次于决水,访其民宰,与古名全违。脉水寻经,方知决口。盖灌、浍声相伦,习俗害真耳。

○沘水

沘水出庐江灊县西南,霍山东北。

灊者,山、水名也。《开山图》,灊山围绕大山为霍山。郭景纯曰:灊水出焉。县即其称矣。《春秋》昭公二十七年,吴因楚丧,围灊是也。《地理志》曰:沘水出沘山,不言霍山,沘字或作淠。

淠水又东北迳博安县,泄水出焉。

东北过六县东。

淠水东北,右会蹹鼓川水,水出东南蹹鼓川,西北流,左注淠水。

淠水又西北迳马亨城西,又西北迳六安县故城西,县故皋陶国也。夏禹封其少子,奉其祀。今县都陂中有大冢,民传曰公琴者,即皋陶冢也。楚人谓冢为琴矣。

汉高帝元年,别为衡山国,五年属淮南,文帝十六年,复为衡山国,武帝元狩二年,别为六安国,王莽之安风也,《汉书》所谓以舒屠六。晋太康三年,庐江郡治。淠水又西北,分为二水,芍陂出焉。

又北迳五门亭西,西北流迳安丰县故城西,《晋书地道记》:安丰郡之属县也,俗名之曰安城矣。

又北会濡水,乱流西北注也。

北入于淮。

水之决会,谓之沘口也。

○泄水

泄水出博安县。

博安县,《地理志》之博乡县也,王莽以为扬陆矣。泄水自县上承沘水于麻步川,西北出,历濡溪,谓之濡水也。

北过芍陂,西与沘水合。

泄水自濡溪迳安丰县,北流注于淠,亦谓之濡须口。

西北入于淮。

乱流同归也。

○肥水

肥水出九江成德县广阳乡西。

吕忱《字林》曰:肥水出良馀山,俗谓之连枷山,亦或以为独山也。北流分为二水,施水出焉。

肥水又北迳荻城东,又北迳荻丘东,右会施水枝津,水首受施水于合肥县城东,西流迳成德县,注于肥水也。

北过其县西,北入芍陂。

肥水自荻丘,北迳成德县故城西,王莽更之曰平阿也。又北迳芍陂东,又北迳死虎塘东,芍陂渎上承井门,与芍陂更相通注,故《经》言入芍陂矣。

肥水又北,右合阎涧水。水上承施水于合肥县,北流迳浚遒县西,水积为阳湖,阳湖水自塘西北,迳死虎亭南,夹横塘西注。宋泰始初,豫州司马刘顺帅众八千,据其城地,以拒刘勔,赵叔宝以精兵五千,送粮死虎,刘勔破之。此塘水分为二,洛涧出焉。黎浆水注之,水受芍陂,陂水上承涧水于五门亭南,别为断神水,又东北迳五门亭东,亭为二水之会也。断神水又东北迳神迹亭东,又北谓之豪水,虽广异名,事实一水。又东北迳白芍亭东,积而为湖,谓之芍陂。陂周百二十许里,在寿春县南八十里,言楚相孙叔敖所造。魏太尉王凌与吴将张休战于芍陂,即此处也。陂有五门,吐纳川流,西北为香门陂,陂水北迳孙叔敖祠下。谓之芍陂渎。又北分为二水:一水东注黎浆水,黎浆水东迳黎浆亭南。文钦之叛,吴军北入,诸葛绪拒之于黎浆,即此水也。东注肥水,谓之黎浆水口。

又北过寿春县东。

肥水自黎浆北迳寿春县故城东为长濑津,津侧有谢堂北亭,迎送所薄,水陆舟车,是焉萃止。又西北右合东溪,溪水引渎,北出西南流迳导公寺西。寺侧因溪建刹五层,屋宇间敞,崇虚携觉也。又西南流注于肥。

肥水又西迳东台下,台即寿春外郭东北隅阿之榭也。东侧有一湖,三春九夏,红荷覆水,引渎城隍,水积成潭,谓之东台湖,亦肥南播也。

肥水西迳寿春县故城北,右合北溪,水导北山,泉源下注漱石,颓隍水上,长林插天,高柯负日,出于山林。精舍右,山渊寺左。道俗嬉游,多萃其下。内外引汲,泉同七净。溪水沿注,西南迳陆道士解南精庐。临侧川溪,大不为广,小足间居,亦胜境也。溪水西南注于肥水。

北入于淮。

肥水又西分为二水,右即肥之故渎,遏为船官湖,以置舟舰也。肥水左渎,又西迳石桥门北,亦曰草市门,外有石梁渡北洲,洲上有西昌寺。寺三面阻水,佛堂设三像,真容妙相,相服精炜,是萧武帝所立也。寺西即船官坊,苍兕、都水,是营是作。湖北对八公山,山无树木,惟童阜耳。山上有淮南王刘安庙。刘安是汉高帝之孙,厉王长子也。折节下士,笃好儒学,养方术之徒数十人,皆为俊异焉。多神仙秘法鸿宝之道。忽有八公,皆须眉皓素,诣门希见。门者曰:吾王好长生,今先生无住衰之术,未敢相闻。八公咸变成童,王甚敬之。八士并能炼金化丹,出入无间,乃与安登山,薶金于地,白日升天。余药在器,鸡犬舐之者,俱得上升。其所升之处,践石皆陷,人马迹存焉。故山即以八公为目,余登其上,人马之迹无闻矣,惟庙像存焉。庙中图安及八士像,皆坐床帐如平生,被服纤丽,咸羽扇裙帔,巾壶枕物,一如常居。庙前有碑,齐永明十年所建也。山有隐室石井,即崔琰所谓:余下寿春,登北岭淮南之道室,八公山石井在焉。亦云:左吴与王春、傅生等寻安,同诣玄洲,还为著记,号曰《八公记》,都不列其鸡犬升空之事矣。按《汉书》,安反,伏诛,葛洪明其得道,事备《抱朴子》及《神仙传》。肥水又左纳芍陂渎。渎水自黎浆分水,引渎寿春城北,迳芍陂门右,北入城。昔钜鹿时苗为县长,是其留犊处也。渎东有东都街,街之左道北,有宋司空刘勔庙。宋元徽二年,建于东乡孝义里。庙前有碑,时年碑功方创,齐永明元年方立。沈约《宋书》言,泰始元年,豫州刺史殷琰反,明帝假勔辅国将军,讨之,琰降。不犯秋毫,百姓来苏,生为立碑,文过其实。建元四年,故吏颜幼明为其庙铭,故佐庞珽为庙赞,夏候敬友为庙颂,并附刊于碑侧。渎水又北迳相国城东,刘武帝伐长安所筑也,堂宇厅馆,仍故以相国为名。又北出城,注肥水。

又西迳金城北,又西,左合羊头溪水。水受芍陂,西北历羊头溪,谓之羊头涧水。北迳熨湖,左会烽水渎,渎受淮于烽村南,下注羊头溪,侧迳寿春城西,又北历象门,自沙门北出金城西门逍遥楼下,北注肥渎。肥水北注旧渎之横塘,为玄康南路驰道,左通船官坊也。

肥水迳玄康城,西北流,北出水际,有曲水堂,亦嬉游所集也。

又西北流。昔在晋世,谢玄北御苻坚,祈八公山,及置阵于肥水之滨,坚望山上草木,咸为人状,此即坚战败处。非八公之灵有助,盖苻氏将亡之惑也。肥水又西北注于淮,是曰肥口也。

○施水

施水亦从广阳乡肥水别,东南入于湖。

施水受肥于广阳乡,东南流迳合肥县。应劭曰:夏水出城父东南,至此与肥合,故曰合肥。阚骃亦言:出沛国城父东,至此合为肥。余按川殊派别,无沿注之理,方知应、阚二说,非实证也。盖夏水暴长,施合于肥,故曰合肥也。非谓夏水。施水自成德东迳合肥县城南,城居四水中,又东有逍遥津,水上旧有梁。孙权之攻合肥也,张辽败之于津北,桥不撤者两版。权与甘宁蹴马趋津,谷利自后著鞭助势,遂得渡梁。凌统被铠落水,后到追亡,流涕津渚。

施水又东,分为二水,枝水北出焉,下注阳渊。施水又东迳湖口戍,东注巢湖,谓之施口也。

○沮水

沮水出汉中房陵县淮水,东南过临沮县界。

沮水出东汶阳郡沮阳县西北景山,即荆山首也,高峰霞举,峻竦层云。《山海经》云:金玉是出,亦沮水之所导。故《淮南子》曰:沮出荆山。高诱云:荆山在左冯翊怀德县,盖以洛水有漆沮之名故也。斯谬证耳。杜预云:水出新城郡之西南发阿山,盖山异名也。

沮水东南流,迳沮阳县东南。

县有潼水,东迳其县南,下入沮水。

沮水又东南迳汶阳郡北,即高安县界。郡治锡城,县居郡下城,故新城之下邑。义熙初分新城立。西表悉重山也。

沮水南迳临沮县西,青溪水注之。水出县西青山,山之东有滥泉,即青溪之源也。口径数丈,其深不测,其泉甚灵洁。至于炎阳有亢,阴雨无时,以秽物投之,辄能暴雨。其水导源东流,以源出青山,故以青溪为名。寻源浮溪,奇为深峭。盛弘之云:稠木傍生,凌空交合,危楼倾崖,恒有落势。风泉传响于青林之下,岩猨流声于白云之上,游者常若目不周玩,情不给赏。是以林徒栖托,云客宅心,泉侧多结道士精庐焉。青溪又东流入于沮水。沮水又屈迳其县南。晋咸和中,为沮阳郡治也。

沮水又东南,迳当阳县城北。城因冈为阻,北枕沮川,其故城在东百四十里,谓之东城,在绿林长坂南,长圾,即张翼德横矛处也。

沮水又东南迳驴城西、磨城东,又南迳麦城西,昔关云长诈降处,自此遂叛。《传》云:子胥造驴、磨二城以攻麦邑,即谚所云;东驴西磨,麦城自破者也。沮水又南迳楚昭王墓。东对麦城,故王仲宣之赋《登楼》云:西接昭丘是也。

沮水又南,与漳水合焉。

又东南过枝江县东,南入于江。

沮水又东南迳长城东,又东南流注于江,谓之沮口也。

○漳水

漳水出临沮县东荆山,东南过蓼亭,又东过章乡南。

荆山在景山东百馀里,新城沶乡县界。虽群峰竞举,而荆山独秀。漳水东南流,又屈西南,迳编县南,县旧城之东北百四十里也。西南高阳城,移治许茂故城,城南临漳水。又南历临沮县之章乡南。昔关羽保麦城,诈降而遁,潘璋斩之于此。

漳水又南迳当阳县,又南迳麦城东,王仲宣登其东南隅,临漳水而赋之曰:夹清漳之通浦,倚曲沮之长洲是也。漳水又南,洈水注之。《山海经》曰:洈水出东北宜诸之山,南流注于漳水。

又南至枝江县北乌扶邑,入于沮。

《地理志》曰:《禹贡》,南条荆山,在临沮县之东北,漳水所出,东至江陵入阳水,注于沔。非也。今漳水于当阳县之东南百馀里而右会沮水也。

○夏水

夏水出江津于江陵县东南。

江津豫章口东有中夏口,是夏水之首,江之汜也。屈原所谓过夏首而西浮,顾龙门而不见也。龙门,即郢城之东门也。

又东过华容县南。

县,故容城矣。《春秋》鲁定公四年,许迁于容城是也。北临中夏水,自县东北,迳成都郡故城南。晋永嘉中,西蜀阻乱,割华容诸城为成都王颖国。夏水又迳交趾太守胡宠墓北。汉太傅广身陪陵,而此墓侧有广碑,故世谓广冢,非也。其文言是蔡伯喈之辞。历范西戎墓南。王隐《晋书地道记》曰:陶朱冢在华容县,树碑云是越之范蠡。《晋太康地记》、盛弘之《荆州记》、刘澄之《记》,并言在县之西南。郭仲产言在县东十里,捡其碑题云:故西戎令范君之墓。碑文缺落,不详其人,称蠡是其先也。碑是永嘉二年立。观其所述,最为究悉,以亲迳其地,故违众说,从而正之。

夏水又东,迳监利县南。晋武帝太康五年立县,土卑下泽多陂池,西南自州陵东界,迳于云杜、沌阳,为云梦之薮矣。韦昭曰:云梦在华容县。按《春秋》鲁昭公三年,郑伯如楚,子产备田具,以田江南之梦。郭景纯言,华容县东南巴丘湖是也。杜预云:枝江县、安陆县有云梦。盖跨川互隰,兼苞势广矣。

夏水又东,夏杨水注之。水上承杨水于竟陵县之柘口,东南流与中夏水合,谓之夏杨水。又东北迳江夏惠怀县北,而东北注。

又东至江夏云杜县,入于沔。

应劭《十三州记》曰:江别入沔为夏水源,夫夏之为名,始于分江,冬竭夏流,故纳厥称,既有中夏之目,亦苞大夏之名矣。当其决入之所,谓之堵口焉。郑玄注《尚书》,沧浪之水,言今谓之夏水,来同故世变名焉。刘澄之著《永初山川记》云:夏水,古文以为沧浪,渔父所歌也。因此言之,水应由沔。今按夏水是江流沔,非沔入夏。假使沔注夏,其势西南,非《尚书》又东之文,余亦以为非也。自堵口下,沔水通兼夏目,而会于江,谓之夏汭也。故《春秋左传》称吴伐楚,沈尹射奔命夏汭也。杜预曰:汉水曲入江,即夏口矣。

○羌水

羌水出羌中参狼谷。

彼俗谓之天池白水矣。《地理志》曰:出陇西羌道。东南流迳宕昌城东,西北云天池五百馀里。

羌水又东南,迳宕婆川城东而东南注。昔姜维之寇陇右也,闻钟会入汉中,引还,知雍州刺史诸葛绪屯桥头,从孔函谷将出北道。绪邀之此路,维更从北道。渡桥头,入剑阁,绪追之不及。羌水又东南,阳部水注之。水发东北阳部溪,西南迳安民戍,又西南注羌水,又东南迳武街城西南,又东南迳葭芦城西,羊汤水入焉。水出西北阴平北界汤溪,东南迳北部城北,又东南迳五部城南,东南右合妾水,傍西南出即水源所发也。羌水又迳葭芦城南,迳馀城南,又东南左会五部水。水有二源,出南、北五部溪,西南流合为一水,屈而东南注羌水。羌水又东南流至桥头,合白水,东南去白水县故城九十里。

又东南至广魏白水县,与汉水合,又东南过巴郡阆中县,又南至垫江县东南入于江。

○涪水

涪水出广魏涪县西北。

涪水出广汉属国刚氐道徼外,东南流迳涪县西,王莽之统睦矣。臧宫进破涪城,斩公孙恢于涪,自此水上。县有潺水出潺山。水源有金、银矿,洗取火合之,以成金银。潺水历潺亭而下注涪水。涪水又东南迳绵竹县北。臧宫溯涪至平阳,公孙述将王元降,遂拔绵竹。涪水又东南与建始水合,水发平洛郡西溪,西南流,屈而东南流,入于涪。

涪水又东南迳江油戍北。邓艾自阴平景谷步道,悬兵束马入蜀,迳江油、广汉者也。涪水又东南,迳南安郡南,又南与金堂水会,水出广汉新都县,东南流入涪。涪水又南,枝津出焉,西迳广汉五城县,为五城水,又西至成都,入于江。

南至小广魏,与梓潼水合。

小广魏,即广汉县地,王莽更名曰广信也。

○梓潼水

梓潼水出其县北界,西南入于涪。

故广汉郡,公孙述改为梓潼郡。刘备嘉霍峻守葭萌之功,又分广汉以北,别为梓潼郡,以峻为守。县有五女,蜀王遣五丁迎之,至此,见大蛇入山穴,五丁引之,山崩,压五丁及五女,因氏山为五妇山,又曰五妇候,驰水所出。一曰五妇水,亦曰潼水也。其水导源山中,南迳梓潼县。王莽改曰子同矣。自县南迳涪城东,又南入于涪水,谓之五妇水口也。

又西南至小广魏南,入于垫江。

亦言涪水至此入汉水,亦谓之为内水也。北迳垫江。昔岑彭与臧宫自江州,从涪水上。公孙述令延岑盛兵于沈水。宫左步右骑,夹船而进,势动山谷,大破岑军,斩首溺水者万馀人,水为浊流。沈水出广汉县,下入涪水也。

○涔水

涔水出汉中南郑县东南旱山,北至安阳县,南入于沔。

涔水即黄水也。东北流,迳城固南城北。城在山上,或言韩信始立,或言张良创筑,未知定所制矣。义熙九年,索遐为果州刺史,自成固治此,故谓之南城。城周七里,衿涧带谷,绝壁百寻。北谷口造城,东门傍山寻涧,五里有馀,盘道登陟,方得城治。城北水旧有桁,北渡涔水。水北有赵军城,城北又有桁,渡沔,取北城,城即大成固县治也。黄水右岸有悦归馆,涔水历其北,北至安阳左入沔,为涔水口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