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下

《南方草木状》——嵇含

  果類

  竹類

  ○果類

  檳榔樹,高十餘杖,皮似青桐,節如桂竹,下本不大,上枝不小,調直亭亭,千萬若一。森秀无柯,端頂有葉。葉似甘蕉,條派開破,仰望眇眇,如插叢蕉於竹杪。風至獨動,似舉羽扇之掃天。葉下繫数房,房綴数十实,实大如桃李,天生棘重累其下,所以御衛其实也。味苦澀,剖其皮,鬻其膚,熟如貫之,堅如乾棗。以扶留藤古賁灰並食,則滑美下氣消穀。出林邑。彼人以為貴,婚族客必先進,若邂逅不設,用相嫌恨。一名賓門藥餞。

  荔枝樹,高五六丈餘,如桂樹,綠葉蓬蓬,冬夏榮茂。青華朱实,实大如鷄子。核黃黑似熟蓮,实白如肪。甘而多汁,似安石榴。有甜酢者,至日將中,翕然俱赤,則可食也。一樹下子百斛。《三輔黃圖》曰:汉武帝元鼎六年,破南越,建扶荔宮。扶荔者,以荔枝得名也。自交趾移植百株於庭,无一生者,連年移植不息。後数岁,偶一株稍茂,然終无華实,帝亦珍惜之。一旦忽萎死,守吏坐誅死者数十,遂不復茂矣。其实則岁貢焉,郵傳者疲斃於道,極為生民之患。

  椰樹,葉如栟櫚,高六七丈,无枝條。其实大如寒瓜,外有粗皮,次有殼,圓而且堅。剖之有白膚,厚半寸,味似胡桃,而極肥美。有漿,飲之得醉。俗謂之越王頭,云昔林邑王與越王有故怨,遣俠客刺得其首,懸之於樹,俄化為椰子。林邑王憤之,命剖以為飲器,南人至今效之。當刺時,越王大醉,故其漿犹如酒。

  楊梅,其子如彈丸,正赤。五月中熟,熟時似梅,其味甜酸。陸賈《南越行紀》曰:羅浮山頂有胡楊梅,山桃繞其際,海人時登採拾,止得於上飽啖,不得持下。東方朔《林邑記》曰:林邑山楊梅,其大如杯碗,青時極酸,既紅味如崖蜜,以釀酒,號梅香酎。非貴人重客,不得飲之。

  橘,白華赤实,皮馨香,有美味。自汉武帝,交趾有橘官長一人,秩二百石,主貢御橘。吳黃武中,交趾太守士燮,献橘十七实同一蒂,以為瑞異,群臣畢賀。

  柑及橘之属,滋味甘美特異者也。有黃者,有赬者,赬者謂之壺柑。交趾人以席囊貯蟻,鬻於市者,其窠如薄絮,囊皆連枝葉,蟻在其中,並窠而賣。蟻赤黃色,大於常蟻。南方柑樹,若无此蟻,則其实皆為群蠹所傷,无復一完者矣。今華林園有柑二株,遇結实,上命群臣宴飲於旁,摘而分賜焉。

  橄欖樹,身聳,枝皆高数丈。其子深秋方熟,味雖苦澀,咀之芬馥,勝含鷄骨香。吳時岁貢,以賜近侍。本朝自泰康後亦如之。

  龍眼樹,如荔枝,但枝葉稍小。殼青黃色,形圓如彈丸,核如木梡子而不堅。肉白而帶漿,其甘如蜜,一朵五六十顆,作穗如莆萄然。荔枝过即龍眼熟,故謂之荔枝奴,言常隨其後也。《東覌汉記》曰:單于來朝,賜橙、橘、龍眼、荔枝。魏文帝詔群臣曰:南方果之珍異者,有龍眼、荔枝,令岁貢焉。出九真、交趾。

  海棗樹,身无閑枝,直聳三四十丈,樹頂四面共生十餘枝,葉如栟櫚。五年一实,实甚大,如杯碗。核兩頭不尖,雙卷而圓。其味極甘美。安邑御棗,无以加也。泰康五年,林邑献百枚。昔李少君謂汉武帝曰:臣嘗遊海上,見安期生食臣棗,大如瓜,非誕說也。

  千岁子,有藤蔓出土,子在根下,鬚綠色,交加如織。其子一苞恒二百餘顆,皮殼青黃色,殼中有肉如栗,味亦如之。乾者殼肉相離,撼之有声,似肉豆蔻。出交趾。

  五斂子,大如木瓜。黃色,皮肉脆軟,味極酸。上有五棱,如刻出。南人呼棱為斂,故以為名。以蜜漬之,甘酢而美。出南海。

  鉤緣子,形如瓜,皮似橙而金色,胡人重之。極芬香,肉甚厚白,如蘆菔。女工競雕鏤花鳥,漬以蜂蜜,點燕檀巧麗妙絕,无與為比。泰康五年,大秦貢十缶,帝以三缶賜王愷,助其珍味,誇示於石崇。

  海梧子,樹似梧桐,色白,葉似青桐,有子如大栗,肥甘可食。出林邑。

  海松子,樹與中国松同,但結实絕大,形如小栗,三角,肥甘香美,亦樽俎間佳果也。出林邑。

  庵摩勒,樹葉細,似合昏花。黃实似李,青黃色,核圓作六七棱,食之先苦後甘。術士以変白鬚髮,有驗。出九真。

  石栗,樹與栗同,但生於山石罅間。花開三年方結实。其殼厚而肉少,其味似胡桃人。熟時或為群鸚鵡至,啄食略尽,故彼人極珍貴之。出日南。

  人面子,樹似含桃,結子如桃实。无味,其核正如人面,故以為名。以蜜漬之,稍可食。以其核可玩,於席間飣餖御客。出南海。

  ○竹類

  云丘竹,一節為船出扶南。然今交廣有竹,節長二丈,其圍一二丈者,往往有之。

  ■〈思〉簩竹,皮薄而空多,大者徑不过二寸。皮粗澀,以鎊犀象,利勝於鉄。出大秦。

  石林竹,似桂竹,勁而利,削為刀,割象皮如切芋。出九真、交趾。

  思摩竹,如竹木,而筍生其節。筍既成竹,春而筍復生節焉。交廣所在有之。

  簞竹,葉疏而大,一節相去六七尺,出九真。彼人取嫩者磓浸紡績為布,謂之竹疏布。

  越王竹,根生石上,若細荻,高尺餘,南海有之。南人愛其青色,用為酒筹,云越王棄餘筭而生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