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中

《南方草木状》——嵇含

  木類

  ○木類

  楓人,五嶺之間多楓木,岁久則生瘤癭,一夕遇暴雷驟雨,其樹贅暗長三五尺,謂之楓人。越巫取之作術,有通神之驗。取之不以法,則能化去。

  楓香,樹似白楊,葉圓而歧分,有脂而香。其子大如鴨卵,二月華發,乃著实。八九月熟,曝乾可燒。惟九真郡有之。

  薰陸香,出大秦。在海边,有大樹,枝葉正如古松。生於沙中,盛夏,樹膠流出沙上,方採之。

  榕樹,南海、桂林多植之。葉如木麻,实如冬青,樹幹拳曲,是不可以為器也。其本棱理而深,是不可以為材也。燒之无焰,是不可以為薪也。以其不材,故能久而无傷。其蔭十畝,故人以為息焉。而又枝條既繁,葉又茂細,軟條如藤,垂下漸漸及地,藤梢入土,便生根節,或一大株,有根四五處,而橫枝及鄰樹,即連理。南人以為常,不謂之瑞木。

  益智子,如筆毫,長七八分,二月花,色若蓮,著实,五六月熟。味辛,雜五味中,芬芳。亦可鹽曝。出交趾、合浦。建安八年,交州刺史張津,嘗以益智子粽餉魏武帝。

  桂出合浦,生必以高山之巔,冬夏常青。其類自為林,間无雜樹。交趾置桂園,桂有三種:葉如柏葉,皮赤者,為丹桂;葉似柿葉者,為菌桂;其葉似枇杷葉者,為牡桂。《三輔黃圖》曰:甘泉宮南有昆明池,池中有靈波殿,以桂為柱,風來自香。

  朱槿花,莖葉皆如桑,葉光而厚,樹高止四五尺,而枝葉婆娑。自二月開花,至中冬即歇。其花深紅色,五出,大如蜀葵,有蕊一條,長於花葉,上綴金屑,日光所爍,疑若焰生。一叢之上,日開数百朵,朝開暮落。插枝即活。出高凉郡。一名赤槿,一名日及。

  指甲花,其樹高五六尺,枝條柔弱,葉如嫩榆。與耶悉茗、末利花皆雪白,而香不相上下。亦胡人自大秦国移植於南海。而此花極繁細,才如半米粒許。彼人多折置襟袖間,盖資其芬馥尔。一名散沫花。

  蜜香,沉香,鷄骨香,黃熟香,棧香,青桂香,馬蹄香,鷄舌香。案此八物,同出於一樹也。交趾有蜜香樹,幹似柜柳,其花白而繁,其葉如橘。欲取香,伐之經年,其根幹枝節,各有別色也。木心與節堅黑,沉水者,為沉香;與水面平者,為鷄骨香;其根,為黃熟香;其幹,為棧香;細枝緊实未爛者,為青桂香;其根節輕而大者,為馬蹄香;其花不香,成实乃香,為鷄舌香。珍異之木也。

  桄榔,樹似栟櫚实,其皮可作綆,得水則柔韌,胡人以此聯木為舟。皮中有屑如麵,多者至数斛,食之與常麵无異。木性如竹,紫黑色,有紋理,工人解之,以製弈枰。出九真、交趾。

  訶梨勒,樹似木梡。花白,子形如橄欖。六路,皮肉相著,可作飲,変白髭髮令黑。出九真。

  蘇枋,樹類槐花。黑子。出九真。南人以染絳,漬以大庾之水,則色愈深。

  水松,葉如檜而細長,出南海。土產眾香,而此木不大香,故彼人无佩服者,嶺北人極愛之,然其香殊勝在南方時。植物,无情者也,不香於彼而香於此,豈屈於不知己而伸於知己者歟?物理之难穷如此。

  刺桐,其木為林。三月三時,布葉繁密,後有花赤色,間生葉間,旁照他物,皆朱殷。然三五房凋,則三五復發,如是者竟岁。九真有之。

  棹樹,幹葉俱似椿,以其葉鬻汁漬果,呼為棹汁。若以棹汁雜彘肉食者,即時為雷震死。棹出高凉郡。

  杉,一名披煔。合浦東二百里,有杉一樹,汉安帝永初五年春,葉落,隨風飄入洛陽城。其葉大常杉数十倍,術士廉盛曰:合浦東杉葉也。此休徵當出王者。帝遣使驗之,信然。乃以千人伐樹,役夫多死者。其後三百人坐断株上食,过足相容,至今犹存。

  荊,寧浦有三種:金荊可作枕,紫荊堪作床,白荊堪作履。與他處牡荊蔓荊全異。又彼境有杜荊,指病自愈。節不相當者,月暈時刻之,與病人身齊等,置床下,雖危困亦愈。

  紫藤,葉細長,莖如竹根,極堅实,重重有皮。花白子黑,置酒中,历二三十年亦不腐敗。其甚截置煙炱中,經時成紫香,可以降神。

  榼藤,依樹蔓生,如通草藤也。其子紫黑色,一名象豆,三年方熟。其殼貯藥,历年不坏。生南海。解諸藥毒。

  蜜香紙,以蜜香樹皮葉作之。微褐色,有紋如魚子,極香而堅韌。水漬之,不潰爛。泰康五年,大秦献三萬幅,常以萬幅賜鎮南大將軍當陽侯杜預,令寫所撰《春秋釋例》及經傳集解以進。未至而預卒,詔賜其家,令上之。

  抱香履,抱木生於水松之旁,若寄生。然極柔弱,不勝刀鋸。乘濕時刳而為履,易如削瓜。既乾,則韌不可理也。履雖猥大,而輕者若通脫木,風至則隨飄而動,夏月納之,可御蒸濕之氣。出扶南、大秦諸国。泰康六年,扶南貢百雙,帝深叹異,然哂其製作之陋,但置諸外府,以備方物而已。按東方朔《瑣語》曰:木履起於晉文公時,介之推逃祿自隱,抱樹而死。公抚木哀叹,遂以為履。每怀從亡之功,輒俯視其履曰:悲乎足下!足下之称,亦自此始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