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八

《岭外代答》——周去非

  花木門 果實附 草附

  桂

  南方號桂海,秦取百粤,號曰桂林。桂之所產,古以名地。今桂產於欽、賓二州,於賓者,行商陸運致之北方;於欽者,舶商海運致之東方。蜀亦有桂,天其以為西方所資歟?桂之用於藥,尚矣,枝能發散,肉能補益,二用不同。桂性酷烈,易以發生,古聖人其知之矣。桂枝者,發達之氣也,質薄而味稍輕,故傷寒湯飲,必用桂枝發散,救裏最良。肉桂者,溫厚之氣也,質厚而味沉芳,故補益圓散,多用肉桂。今醫家謂桂年深則皮愈薄,必以薄桂為良,是大不然,桂木年深愈厚耳,未見其薄也。以醫家薄桂之謬,考於古方桂枝肉桂之分,斯大異矣。又有桂心者,峻補藥所用也。始剥厚桂,以利竹棬曲,刮取貼木多液之處,狀如絰帶,味最沉烈,於補益尤有功。桂開花如海棠,色淡而葩小,結子如小橡子,取未放之蘂乾之,是為桂花,宛類茱萸,藥物之所緩,而食品之所須也。種桂五年乃可剥,春二月、秋八月,木液所剥之時也。桂葉比木樨葉稍大,背有直脈三道,如古圭製然,因知古人製字為不苟云。

  榕

  榕,易生之木,又易高大。葉如槐,輪囷蔭樾,可覆數畝者甚多。根出半身,附幹而下壟,壟抱持以入土,故有榕木倒生根之語。四時結子,葉脱亦無時,隨落隨生,春時亦搖落滿庭。禽鳥銜其子寄生它木上,便鬱茂。根鬚沿木身垂下至地,得土氣滋直盛壯,久則過其所寄,或遂包裹之。柳州柳侯廟,庭前大榕,有桃榔一株生其中,相傳以為異,知者以為本榕子寄生桄榔上,歲久反抱合之,非異也。榕,閩中亦有之。

  沙木

  沙木與杉同類,尤高大,葉尖成叢,穗小,與杉異。猺峒中尤多。劈作大板,背負以出,與省民博易。舟下廣東,得息倍稱。

  燕脂木

  燕脂木堅緻,色如燕脂,可鏇作器,出融州及州峒,桂林屬縣亦有之。

  思櫑木

  思櫑木生兩江州峒,堅,入清水中,百年不腐。峒人及交阯以為弓弩、標槍之材,為天下最。

  檳榔

  檳榔生海南黎峒,亦產交阯。木如椶櫚。結子葉間如柳條,顆顆叢綴其上。春取之為軟檳榔,極可口;夏秋採而乾之為米檳榔;漬之以鹽為鹽檳榔;小而尖者為雞心檳榔;大而匾者為大腹子;悉下氣藥也。海商販之,瓊管收其征,歲計居什之五。廣州稅務收檳榔稅,歲數萬緡。推是,則諸處所收,與人之所取,不可勝計矣。

  桄榔

  桄榔木似椶櫚,有節如大竹,靑綠聳直,高十餘丈。有葉無枝,蔭綠茂盛,佛廟神祠,亭亭列立如寶林然。結子葉間,數十穗下垂,長可丈餘。翠綠點綴,有如纓絡,極堪觀玩。其根皆細鬚,堅實如鐵,鏇以為器,悉成孔雀尾斑,世以為珍。木身外堅內腐,南人剖去其腐,以為盛溜,力省而功倍。溪峒取其堅以為弩箭,沾血一滴,則百裂於皮裏,不可撤矣。不惟其木見血而然,雖木液一滴,著人肌膚,卽徧身如鍼刺,是殆木性攻行於氣血也歟?凡木似椶櫚者有五:桄榔、檳榔、椰子、夔頭、桃竹是也。檳榔之實,可施藥物;夔之葉,可以蓋屋;桃竹可以為杖;椰子可以為果蓏;若桄榔則為器用而可以永久矣。

  椰子木

  椰木,身葉悉類椶櫚、桄榔之屬。子生葉間,一穗數枚,枚大如五升器。果之大者,惟此與波羅蜜耳。初採,皮甚靑嫩,已而變黃,久則枯乾。皮中子殼可為器,子中穰白如玉,味美如牛乳,穰中酒新者極清芳,久則渾濁不堪飲。

  竹

  嶺南竹品多矣,傑異者數種,因錄於後。

  斑竹,本出於全之清湘,桂林屬縣皆有之。初生時,但點點淡靑,靨如苔痕。久則靑退而紫斑漸明,中有疊暈。江浙間斑竹,直一沁痕而無暈也。

  澀竹,一名簩竹。每一節上半猶是常竹,其半筠膚粗澀,視之似生細毛,可借以磨琢爪甲。人取其澀處,削成錯子,黑漆其裏,以相贈遺。用久刓滑,醋浸少頃,火炙乾,復澀矣。老者彌澀,然亦奇物。邕州兩江多有之。

  簜竹,葉大且密,略如蘆葉,穠陰鬱然,它竹不逮。節上出小筍,籜破成枝。春深,根旁大筍才出,經冬不已,極易種。

  竻竹,其上生刺,南人謂刺為竻。種之極易密,久則堅甚。新州素無城,以此竹環植,號曰竹城。交阯外城亦種此竹。

  人面竹,節密而凸,橫斜相間。每凸處,突出長圓,宛如人面。近根之處幾百節,密密相聚,人亦採為拄杖。

  釣絲竹,身葉皆類蕩竹,枝極柔弱,垂下搖曳,數尺如釣絲。可愛,筍瘦而白,於食品最佳。

  箭竹,山中悉有之。諸郡治兵器,各自足用,不求之嶺北。桂林十二枝箭,為錢二百,則其簳賤可知矣。

  荔枝圓眼

  荔枝,廣西諸郡所產,率皮厚肉薄,核大味酸,不宜曝乾,非閩中比,佳者莫如興化。海南荔子,可比閩中,不及興化矣。然廣西諸郡,富產圓眼,大且多肉,遠勝閩中。邕州惟官莊所產數根絕奇,肉厚味長,又當與興化皺玉比矣。靜江一種曰龍荔,皮則荔子,肉則圓眼,其葉與味,悉兼二果,色靑時便熟,後但微黃,可蒸食,如熟栗。不可生噉,令人發癎。多食能生痰。與荔枝同時。

  紅鹽草果

  邕州取新生草果,入梅汁鹽漬,令色紅,曝乾,薦酒,芬味甚高,世珍之。草豆蔻始結實如小舌,卽擷取,紅鹽乾之,名鸚哥舌,尤為難得。一廬山茶罐,可貯五百枚。

  八角茴香

  八角茴香,出左、右江蠻峒中,質類翹尖,角八出,不類茴香,而氣味酷似,但辛烈,只可合湯,不宜入藥。中州士夫以為薦酒,咀嚼少許,甚是芳香。

  餘甘子

  南方餘甘子風味過於橄欖,多販入北州。方實時,零落藉地,如槐子、楡莢。土人乾以合湯,意味極佳。其木可以制器,欽陽所產為最。蓋大如桃李,清芬尤甚也。世間百果,無不軟熟,唯此與橄欖雖腐尤堅脆,可以比德君子。南人有言曰:“餘甘一時熟,獐一日肥。”其說:蓋二物忽然有異,則餘甘熟一時頃而復生,獐肥一日而復瘦也。欽州靈山縣一士人姓甯,其大父一日往山間,忽見餘甘徧山,如來禽紛熟。飽餐快甚。須臾便復靑脆,袖中猶攜數熟餘甘,歸以示閭里,至傳為異事。

  石栗

  石栗,殼厚硬,白褐色,圓形,如橡子。

  杓栗

  杓栗,灰褐色,正圓,殼硬,有柄似杓。

  蕉子

  芭蕉極大者凌冬不凋,中抽一榦,節節有花如菡萏。花謝有實,一穗數枚,如肥皂,長數寸。去皮取肉,軟爛如綠柿,極甘冷。四季實。以梅汁漬,暴乾按匾,所云“芭蕉乾”是也。

  雞蕉則甚小,亦四季實。

  芽蕉,小如雞蕉,尤香嫩甘美,南人珍之,非他蕉比。秋初方實。

  烏欖

  烏欖如橄攬,靑黑色,肉爛而甘,亦可作蔬茹。核差長,其中仁,味鬆美,薦酒泛茶皆珍。相饋遺者,獨以核致遠,微暴乾,椎取仁。

  方欖,亦橄欖類,三角或四角。出兩江州峒。

  柚子

  柚,南州名臭柚,大如瓜,人亦食之。皮甚厚,穰極小。打碑者,捲皮蘸墨以代氈刷,宜墨而不損紙,頗便於用也。

  赤柚子,如橄欖,皮靑而肉赤。春實。

  百子

  南方果實以“子”名者百二十,或云百子,或云七十二子。半是山野問草木實。江浙山中木子亦有之,猿狙所食,非佳實也。因錄其識且可食者,見於後。

  羅晃子,殼長數寸,如肥皂。內有二三實如肥皂子,亦如橄欖,皮有七重,煨食甘美,類熟栗。亦曰羅望子。

  木竹子,皮色形狀,全似大枇杷。肉甘美,微爛。子亦似枇杷核。秋冬間實,半靑黃時採食,收藏至三四月不壞。

  人面子,如大梅李,生靑熟黃,核如人面,兩目鼻口皆具。肉甘酸,宜蜜餞。鏤為細瓣,去核按匾煎之,微有橘柚芳氣,南果之珍也。

  五稜子,形甚詭異。瓣五出,如田家碌碡狀。皮黃,甚薄。味酸,久則微甘。朴切之,或以蜜漬,始可食。閩中亦有之,謂之羊桃。

  黎朦子,如大梅,復似小橘。味極酸。或云自南蕃來。番禺人多不用醯,專以此物調羹,其酸可知。又以蜜煎鹽漬暴乾,收食之。

  櫓罟子,大如半升椀。諦視之,數十房攢聚成毬,每房有縫如柏子之未裂,攢結甚堅,非刀斧不破。冬生色靑,至夏紅。破其瓣,食之微甘。苗叢高丈許卽成幹。葉長如菱、蘆,刺生兩旁。土人密植以為藩籬。或乾其葉,去刺,以織席,卧之摵摵有聲。

  搓擦子,如錐栗。殼中多白毛,須搓擦而後可食。肉甘而微澀。

  地蠶子,生土中,如小蠶,又似甘露子而不尖。味如棃、藕而淡。亦以薦酒。

  火炭子,如烏李。

  山韶子,色紅,有刺,肉如荔枝。以下並夏實。

  部蹄子,如黃大石榴。

  木賴子,如淡黃大李。

  黏子,如指面大,褐色。

  千歲子,叢生,如靑黃李,味甘。

  赤棗子,如酸棗,微長。味酸。生巖石上。

  藤韶子,大如鳧卵,蒂紅色。以下並秋實。

  古米子,殼黃,中有肉如米粒,一顆數十粒。

  殼子,如靑梅,味甘。

  藤核子,生白藤上,如小蒲桃,一穗數百枚,淡黃色。

  木蓮子,如胡桃,皮殼皆紫褐色。

  蘿蒙子,黃大如棖柚。

  特乃子,狀似榧子而圓長,亦類石蓮。色褐,有殼。連殼蒸熟食之,味稍淡。

  不納子,似黃熟小梅,絕易爛,爛則皮肉附核。核可為經珠,似菩提子。或云:頃曾進入京師,被黜,故以名。

  羊矢子,色狀全似羊矢,味亦不佳,中有小核。

  日頭子,狀如櫻桃,色如蒲桃,穗生。味極甘,賓州尤多。

  秋風子,色狀俱似楝子,味酸澀,邕州有之。或名隨風子,增城自有隨風子,入藥用,非此類。

  黃皮子,如小棗,甘酸,佳味稍耐久,可致遠。

  朱圓子,正圓,深紅,可玩。狀似苦楝子,又似無蒂棠毬子。微甘,冬實。

  粉骨子,皮黃,肉如粉,味酸。

  搭骨子,匾如大橘,皮裏空虛。

  布衲子,似李子而黃。

  黃肚子,如小石榴。皮乾硬,如沒石子。枯莖如棘,其上點綴布生,不甚堪食。

  蒲奈子,狀如棗而差圓,味酸甜,其核可為數珠。

  水泡子,生水濱,小木。白花似玉蝴蝶,結子似金甖而黃白無刺。味甘多液,肉理輕盈,如水泡然。

  水翁子,生水濱,大木。葉似枇杷,大如指面,色紅而甘。

  巾斗子,似海紅。

  沐浣子,似棠毬,色黃,皮皺可浣衣。

  牛粘子,卽牛妳也。

  天威子,如橄欖而小,鹽糝和之,可以作鮓。

  石胡桃,堅如石,其中肉無幾,味與北胡桃略同。

  頻婆果,極鮮紅可愛。佛書所謂“脣色赤好如頻婆果”是也。

  木饅頭,在中州蔓生枝葉間,可以充藥物;在南州則木生,不生於枝葉,而綴生於本身,可以為果實。二物其形相類,但蔓者肉薄多子,未熟先落;木生者肉厚,中有飴蜜,當其紅熟,亦頗可口。深廣難得佳果,公筵多用以備數。人乃附會其說曰:“廣中公筵,刻木為饅頭,識其下曰:『某州公庫一樣若干』。”斯言過矣。

  藤

  藤,梧州產,大者可為胡牀,小者圈為盤盂,又其小而細長者,織以為籠篋、卧簟,耐久而文理可觀。其葉則以為漁父之蓑,一領可終身用矣。藤州州治之外,嘗有古藤甚大,故以名州。

  花藤

  花藤在西融州。藤中斕斑,其花紋如攢銀杏葉,或似牡丹花片,照之透明。乃鏇以為器用,人多珍之。

  膽甁蕉

  膽甁蕉,一根惟一身。離地寸許,其身特大,而其上漸小,至葉乃大開敷,長大,翠綠,正如膽甁中插數枝蕉葉也。亭館列植,尤可愛玩。亦名象蹄蕉,言如象蹄然。

  水蕉

  水蕉,不結實,南人取之為麻縷,片乾灰煮,用以織緝。布之細者,一匹直錢數緡。

  紅蕉花

  紅蕉花,葉瘦類蘆箬,中心抽條,條端發花。葉數層,日拆一兩葉。色正紅,如榴花、荔子,其端各有一點鮮綠,尤可愛。花心有鬚,蒼黑色。春夏開,至歲寒猶芳。

  南山茶

  南山茶,葩蕚大倍中州者,色微淡,葉柔薄有毛,結實如棃,大如拳。中有數子,如肥皂子大。別自有一種,葉厚硬,花深紅,如中州所出者。

  素馨花

  素馨花,番禺甚多,廣右絕少,土人尤貴重。開時旋掇花頭,裝於他枝。或以竹絲貫之,賣於市,一枝二文,人競買戴。

  茉莉花

  茉莉花,番禺亦多,土人愛之。以淅米漿日溉之,則作花不絕,可耐一夏。花亦大,且多葉,倍常花。六月六日,又以治魚腥水一溉,益佳。

  石榴花

  石榴花,南中一種,四季常開。夏中既實之後,秋深復又大發花,且實,枝頭顆顆罅裂,而其旁紅英粲然。併花實折飣盤筵,極可玩。

  史君子花

  史君子花,蔓生,作架植之。夏開,一簇一二十葩,輕盈似海棠,白與深紅相雜齊開,此為最異。《本草》謂開時白,久則紅,蓋未詳也。

  添色芙蓉花

  添色芙蓉花,晨開正白,巳午微紅,夜深紅。歐陽文忠公《牡丹譜》有添色紅,與此同意。此花枝條,終冬不枯,有高出屋者。

  豆蔻花

  豆蔻多矣,白豆蔻出南蕃,草豆蔻出邕州溪峒,而諸郡山間亦有豆蔻花,最可愛。其葉叢生如薑葉。其開花,抽一幹,有蘀包之,蘀去,有花一穗,蘂數十綴之,悉如指面。其色淡紅,如蓮花之未敷,又如葡萄之下垂。范石湖嘗作詩,有“貫珠垂寶絡,翦綵倒鸞枝”之句。南人取花漬以梅汁,日乾之,香味芳美,極有風致。余初見之,意草蔻,而味辛激。人亦取其子為蜜果。

  泡花

  泡花,南人或名柚花,春末開。蘂圓白如大珠,既拆則似茶花。氣極清芳,與茉莉、素馨相逼。番禺人採以蒸香,風味超勝,桂林好事者或為之。其法:以佳沉香薄片劈著淨器中,鋪半開,花與香層層相間,密封之。明日復易,不待花萎香蔫也。花過乃已,香亦成。番禺人吳宅作心字香及瓊香,用素馨、茉莉,法亦爾。大抵浥取其氣,令自薰陶以入香骨,實未嘗以甑釜蒸煮之。

  曼陀羅花

  廣西曼陀羅花,徧生原野,大葉白花,結實如茄子,而徧生小刺,乃藥人草也。盜賊採乾而末之,以置人飲食,使之醉悶,則挈篋而趍。南人或用為小兒食藥,去積甚峻。

  拘那花

  拘那花,葉瘦長,略似楊梅。夏開淡紅花,一朶數十蕚,繁如紫薇。花瓣有鋸文,如翦金,至秋深猶有之。

  水西花

  水西花,葉如萱草,花黃,夏開。

  裹梅花

  裹梅花,卽木槿。有紅白二種。葉似蜀葵,採者連蒂包裹黃梅,鹽漬暴乾以薦酒,故名。

  玉脩花

  玉脩花,粉紅色,四季開。

  月禾

  欽州田家鹵莽,牛種僅能破塊,播耕之際,就田點穀,更不移秧,其為費種莫甚焉。既種之後,不耘不灌,任之於天地。地暖,故無月不種,無月不收。正二月種者曰早禾,至四月五月收。三月四月種曰晚早禾,至六月七月收。五月六月種曰晚禾,至八月九月收。而欽陽七峒中,七八月始種早禾,九十月始種晚禾,十一月十二月又種。名曰月禾。地氣既暖,天時亦為之大變,以至於此!

  大蒿

  大蒿,容、梧道中久無霜雪處,蒿草不凋,年深滋長,大者可作屋柱,小亦中肩輿之杠。漕屬王仲顯沿檄失轎杠,從者斫道旁木代之,行數里輒脆折,怪,視之,蒿也。古有蒿柱之說,豈其類乎?

  都管草

  都管草,一莖六葉,置室中辟蜈蚣,蛇不敢入。

  蛆草

  蛆草,高一二尺,狀如茅。夏月插一枝盤筵中,蚊蠅不近,食物亦不速腐。柳州有之。

  銅鼓草

  銅鼓草,其實大者如瓜,小人者如萊菔。治瘍毒,醋磨塗之。

  石髮

  石髮,出海上,纖長如絲縷,淡綠色。置食肴中,極可愛。然易爛,而薄於味。

  匾菜

  匾菜,出海上,細如荇帶,匾如薤韭。長一二尺,亦宜盤筋,比石髮差有味。筋靭可咀嚼。

  胡蔓草

  廣西妖淫之地,多產惡草,人民亦稟惡德。有藤生者曰胡蔓,葉如茶,開小紅花,一花一葉。揉其葉漬之水,涓滴入口,百竅潰血而死矣。愚民私怨,茹以自斃。人近草側,其葉自搖。蓋其惡氣,好攻人氣血如此。人將期死,探其葉心,嚼而水吞之,面黑舌伸。家人覺之,急取抱卵不生雞兒細研,和以麻油,抉口灌之,乃盡吐出惡物而甦;小遲,不可救矣。若欲驗之,齒及爪甲靑,探銀釵咽中,銀變靑黑者是也。人死焚屍,次日灰骨中已生胡蔓數寸。此等惡種,火不能焚,天之生物,有如此者!朝廷每歲下廣西尉司除胡蔓,此亦人代天工之意,勿謂其不可去而一不問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