嶺南風物記

《岭南风物记》——吴绮

  嶺南節氣大抵與江南較早。三月,江南春時,其風自下而上,故清明可放紙鳶,若嶺南,則十月十一月可放,春時反不能上,此一驗也。

  嶺南天氣常如三四月時,夏多雨則不熱,秋無雨則甚熱,東坡云:四時皆似夏,一雨便成秋。許丁卯集云:江南帶日秋偏熱,海雨隨風夏亦寒。皆實録也。

  端溪,在肇慶羚羊峡,硯石産老坑,有三洞,曰西、曰東、曰中。西勝於中,中勝於東,大抵坑之上層為天花板,燥而不佳,最低者為沙板,雖細亦不佳,惟中層水岩細軟純滑,斯為佳品。羊肝色為上,次青花、鸜鵒眼、火烙紋、蕉葉白,再次水紋、古■〈土答〉,岩石色雖純而其眼如黄蠟,中無晴點。朝天岩雖有蕉葉白、火烙紋,然紅黑而不艶,石中帶微白星,此岩俱在峽山。左右亞婆坑在靈山寺後,雖有蕉白火烙,然石甚粗,其眼如黄泡,非佳品也。若屏風背,石色純黑無光艶,市估所售者,俱係此石。又有梅花坑,粗燥不堪,眼如黄豆,惟可用以礪刃耳。大抵各洞皆有眼,惟黄龍則老坑始有之,辨者取以為硯,然皆石之病耳。或曰端石,視之如有沙,鋪其面而抹之,則甚細滑,且有青花者為上。其青花亦有辨,石中隱隱有青紋一片,以水拭而方見者,真青花也。若青點散亂者非。

  英石,出韶州府英徳縣,峰紋聳秀,扣之有金玉聲為佳。而其要有三:曰縐、漏、瘦,縐謂紋理波折,漏謂洞壑玲瓏,瘦謂峰巒秀削,備此三者方見硯山全徳矣。 宋長白曰:研山之玩創自南宫,按浛洭縣,自英徳遡流而上,西去百有餘里,元章作尉於此,袖中把弄實浛洭所産,後因其地并入英徳,世人遂誤傳為英石,而市估所售皆贗物也。余嘗三過浛洭,覧其遺址,元章墨池大字猶在焉,惟研山杳不可得。詢之土人,以溪流暴漲,必俟秋深水涸,於沙坑淘取,所謂脱沙者是也。瞻望憮然,留題石壁而去。

  星巖石,出肇慶府七星巖,白質青紋,亦有如山水狀者,可飾几案屏榻,頗類大理,但稍脆耳。其白者,碎之,婦人可以塗面,粤東閨中多用之。

  蠟石,色黄如蠟,亦有峰巒形勝,大似黄子久筆意,長徑數尺,小不盈掬,温潤可觀,嶺南特重之。

  嫩石,出南雄府,琢之可為釜畫。

  眉石,出恵州府,婦人可用畫眉。

  石墨,出南雄府始興縣小溪中,長短似墨,人或取以畫眉。

  紫石英,出東莞縣爆山,舊以貢獻,大如指頭,小如石榴子,明澈如水晶,光澤紫艶可愛。爆山之鄉名周家村,翟姓聚族而居,離城十五里許,土人得石英饋遺,或以飾帶、飾器,亦入藥用,療婦人絶孕,至十年無子者,修治服食,輕身延年。

  碣石,衛北五里,玄武山上有三台,石如品字,後忽裂,縫内有字云:一拳打破三台石,後有霸占二十秋。時衛官張一權方到,即有蘇利之變,據此凡二十載,葢應於此。衛西北五里,道旁有石,形如犀牛,昂首仰望,其南山上,一石圓如月,俗謂犀牛望月。

  丹竈泥,出羅浮葛洪煉丹處。泥如小彈丸,紅黄色,拾歸可療心痛,與不服水土之病。以一丸置杯水中,忽旁泡起纍纍,有煙滚滚,上衝水靣,須臾泥方消散。

  玲瓏岩,出南雄府始興縣。洞中有獅象二石,大如几案,其白如雪,相去丈許,宛如獅象之形。土人取獅石一塊,象石一塊,放醋盤中,相去尺許,輙能相就,離之復合。

  木棉花,出廣州,葉如單葉茶花,大如茶鍾口,花時無葉,其色赤,高可數丈,遠望如百尺丹霞,亭亭可愛,實即攀枝花,每挺七葉,其棉輕軟,可作坐裀。

  佛桑花,出廣州,其枝葉如桑,花似芍藥稍小,色有數種,單葉,花似葵,惟大紅者極可愛。 宋長白曰:佛桑即扶桑也,移根海外,閩中最佳,嘗於温陵洪文襄宅,見有髙至丈餘者,其花如斗,不减洛陽萬歲紅。

  馬纓丹,出廣州府,花如江南繡毬,花四出,但不圓耳。色大紅,鮮妍可愛,即将衰卸,垂垂亦如珊瑚。家制府異其名曰“珊瑚毬”,殊為雅稱矣。

  金鳳花,出廣州府,一名孔雀花,四瓣金黄色,首尾兩翼皆全,宛如鳳凰飛翥狀,其尾修長尤似。鐵樹花,出瓊州府,樹止一二尺,葉宻而紅。

  指甲花,出廣州,本大如佛桑花,黄白色,一花數出,清香甚,婦人採其葉,用礬石染指甲,鮮艶奪目,詩云“彈箏亂落桃花片”是也。俗呼九里香。

  桃花,出瓊南,二八月兩放皆實。海漆,出瓊州海上,有花如芍藥,曰倒粘子,漬以為膠,可代柿漆。

  素馨花,出廣州府,自西國移植,不變水土,相傳素馨乃女子名,以相思而死,其墓上産此,故其香染人衣袂,不易散也。廣州城南有花田,偽漢劉鋹塟美人於此,此種尤多,土人取花結為綵燈,亦風艷有致。

  丫蘭,出羅浮,花大而白,枝上復生一枝,故曰丫蘭。次者為出架白,又次者青蘭,又次者為秋露白,其花短小,最下者名金枝玉葉,其花紅色。

  樹蘭,出廣府,一名魚子蘭,六七月作花,纍纍如金粟,芳烈異常,土人多用作香,并入茶中。

  紗葉,出廣州府光孝寺,即菩提葉,肇慶天寧寺皆有之,光孝者尤大而佳。六七月間取其葉,以少石灰水浸之,二十日則膚去觔存,竟如紗縠,土人以之作燈,併為婦人釵鉺之屬,如金絲然也。

  符竹,出羅浮山。葛洪居山,偶書符竹葉上,以壓山精,今竹葉上,每葉皆有一符,作黄白色,筆書宛然,山中人常以贈客,云藏之可以辟邪。

  菊花,出瓊南,四時皆放。

  棉花樹,出瓊南,可髙五六尺。

  茄樹,出瓊南,可髙四五尺。

  月月紅,出瓊州,有樹髙丈餘者。

  知風草,出瓊州,土人視節,知一歲■〈風貝〉風之候,每一節一風,無節無風。

  茉莉花,出廣州,花田中有千葉者,土人至夏秋之交,取之穿篾,作燈毬,晩以燃燭,香色皆異常,若明珠光潔,而酷烈尤甚,肇慶亦有之。

  卍字果,出廣州,亦名蓬鬆果,樹本髙數丈。桄榔果作卍字形,字畫方正,蒂在卍字之中,生食香甘可口。

  萬年松,出羅浮水石澗中,拾歸同沙水栽,盛即乾,置書籍中數十年,枯朽後,旦以水沃之,不過二三日,青緑生長如故。

  人面子,出廣州,核如人面。

  肇慶府羚羊峽内有春海棠,花様如秋海棠,惟葉上有刺,其花帶香。

  芭蕉子,出肇慶,大小如雞卵,一名龍奶,味酸甜,可食,有香,其子尤美。

  龍鬚草,出廣西懐集,徳慶州亦出,青子,連州亦出,做蓆

  匠人,出在肇慶府城對過金渡村。

  波羅蜜,出瓊州,大如斗,剖之味如蜜,其香異常,形如東瓜,皮上有刺,如佛頭旋螺文,内瓤甚甜,每房有核,核如青果。

  偏桃果,出廣州,大如鴨卵,色青黄,味酸甜,可食。

  夢想,出雷州,不知何木,大如鴨卵,以其實切片泡湯,只用一二片,即滿一碗甘美,殊異常品。

  君遷樹,出廣州,俗呼牛奶子,張衡《西京賦》平仲君遷即此樹也。

  優曇缽,出肇慶,似枇杷,無花而實。

  桬棠果,出羅定州,其味如李而無核。

  千歲果,出肇慶府開平,如榧梢大。

  柑,出四會縣,色赤如日,其味稍減。

  椰子,出瓊州,文昌縣者為佳,中有漿如酒,可飲,宜

  母子,出廣州,狀如柑。

  鶴膝竹,出韶州府,如鶴膝然。

  單竹,出南雄府,練竹為麻,可作布。

  龍蔥竹,出羅浮山,第三十一嶺半是巨竹,皆七八圍,節長丈餘,葉如芭蕉大。

  五子樹,出潮州府潮陽縣,實如梨,有五核,可治金創及霍亂。

  秋風子,出廣州府。

  斷續藤,出肇慶府新興縣,山中行渴,則取汁飲之,號東風菜。

  羅望子,出廣州府。

  庵摩勒,出廣州府。

  羅漢竹,出廣州府。

  鷹爪蘭,出廣州府,葉如瑞香,花似鷹爪,可以架植之。

  仙人掌,出廣州府。

  龍蘭,出韶州府。

  羊齒子,出羅定州。

  頻婆果,出廣州,樹極大,果如蠶豆莢,子圓如豆藏其中,老則迸開如桐,瓢狀,色大紅,土人取其熟食之。

  黄皮果,出廣州,狀如金菊,漿似葡萄,但微酸耳,核青色,形如瓠,種多寡不一,土人云:此果消食,更能順氣。

  羊桃果,出廣州,狀如皂角,五片相簇,青白色,香味如橄欖而酸澁無核。其樹有髙四五丈者,大可數圍,果有秈糯二種,糯者色黄少甜,廣人去稜邉切片,用生薑榨油,用為小菜,云可寛胸,兼能治瘧。

  蒲葵扇,出廣州新會縣。其製度精巧者,一柄可値三兩許,其大者五六尺,土人以之蔽日。

  凡梅花皆五出,惟瓊州者六出,予詩云“倍得三分白,平添一段香”,葢謂此也。夀陽粧額益為斌媚矣。

  荔枝至上品者,名挂緑,亦名緑羅袍;次上者名黑葉;其他有名紅孩兒十八娘子者、大路者、進奉者,有名尚書懐者,相傳楊妃所嗜即此,至火山其味甚薄,斯為下矣。若肇慶新興之香荔,味甘而核甚小,斯為荔中之神品也。 宋長白曰:荔枝斷以閩中為上,若興化漳浦所出,瓤極厚而核甚小,味正甜,嶺南猶在西川之下,蔡君謨、歐陽永叔《荔枝譜》辨之詳矣。

  烏欖,出廣州,較青果獨大而色正黑,核中之仁形如蠶蛹,可以作果。

  化州橘紅,在州治中廳事前,一株有百餘顆,取以作藥,患痰傷食氣滯者,取少許泡湯,其効甚速,或云以治傷寒不汗者尤妙,或云州治外所産不堪入藥,土人饋遺皆贋物也。

  肇慶有竹一種,大者如蘆而質脆,葉亦如蘆,長尺餘,細者則實心,頭垂下,或亦作花。予於府庠中見之,蒼頭云天寧寺後園亦有此竹,而多芒刺如薔薇然,詢之土人,名曰大頭點,不知出於何種。

  廣州有百日紅,俗名丁冬花,梗花紅色,皆如珊瑚,瓣作兩層,一層上托,一層似和包形,開時纍纍倒垂,且甚耐久,殊可愛玩,若江南以紫薇花為百日紅,則大異矣。

  髙州府有千葉茉莉,花大而香,形如白

  蓮。蒲澗,相傳安期生得道處也,在白雲山下,出石菖蒲多九節者,道經云餌之可以長生。

  廣州糧道署中有樹,名管葉,如土牛膝,髙可一二十丈,大可數圍,托根署地而郡城之内咸四望焉,蒋少叅作軒其下,為老樹軒。云此樹不知年歲,相傳雷擊之者三,而不能傷,葢他處所無也。

  孔雀,出肇慶府髙要、四會二縣,其尾貯瓶中為玩,但蚊喜食之,夏月不可出供也。

  金鳳,出儋州,大如指,身五色,冠首修尾,儼如美人釵上金鳳也。

  秋風鳥,出雷州,至八月中秋前五日,水中魚化為鳥,從風而起,土人網得,肥美可食,中秋後則無之,故曰秋風鳥。

  潮鷄,出廣州,似鷄而小,潮至則鳴。

  灰鶴,出廣州府。

  五色雀,出恵州羅浮山,貴人至則先翔舞。

  雲白鳥,出肇慶府,能辟蛇。

  鵕■〈義鳥〉鳥,出肇慶府,似山鷄,其羽有光,漢以飾侍中冠,杜詩云“何須不著鵕■〈義鳥〉冠”,此也。

  越王鳥,出肇慶府,似鳶,喙勾,可受二升,似越王烏喙,故以為名也。

  五色鳥,出羅浮,形類鸜鵒,五色各異,黄白緑黑紅,禀五方正色,一毛不雜,别名五姊妹,每年飛遶博羅城隍廟樹,翔集一春,不窠不雛,去,他時亦不再至。

  丁髻娘,出肇慶府,一名鳳頭雀、登竿鳥,大小毛片皆如燕子,惟頭作鳳冠而尾紅,小兒養之,甚馴,不用籠畜,每放之,一二日復來,以飯粒飼之,飽則復去,去則復來,率以為常。

  西洋鷄,短足昂首,其尾拂地,與恒種殊異;其狗毛長如獅子狀,養之馴熟,坐立惟人所命。

  烏鴉,出儋州,以口銜火,置人屋上,用翅扇焚,則羣鳴飛舞。

  至昌化則無喜鵲,到感恩鴉亦無矣。

  山呼鳥,出廣州府,一名珊瑚,形似喜鵲能為百鳥之音,甚可聽。

  金錢鷄,出羅定府,較家鷄甚馴,毛羽皆灰色,遍身圓圏如太極圖,間紅黑色爛然可觀。瓊南文昌縣亦有之,一名五福鳥,凡人家有吉慶事,則鼓翅翔舞。

  碧鷄,出髙州,朱冠、黄喙、紅足,毛黑色而有翠光。

  鷓鴣,在在有之,飛必南向,遇霜露時則以木葉自覆其背,舟行峽内,鈎輈格磔,四山爭響。 宋長白曰:草木花鳥皆為地氣所鍾,百粤位應南離耀靈炎火,故花多紅色,鳥喜南翔,不特鷓鴣然也,余嘗有句云“越鳥多南翥,蠻花少北枝”,似亦實録云。

  潜牛,出肇慶府江中,形似魚,能上岸與牛鬬,角軟,入水則堅。

  果下馬,出羅定州,髙不踰三尺,駿者有兩脊骨,又呼雙脊馬,徤而能行。

  白猿,出羅定州,長六七寸,其身如雪。若黑者即墨矣。

  石猴,出海南,其小如拳,可夜宿筆筒中。

  海南山中,猴多而難捕,捕者用一人懷利刃獨往山中,猴欺其寡而羣就之,出不意斫得其一,羣猴悉不敢動,任所拘執矣。

  他處蒼蠅皆無血,惟廣州肇慶有之,或有滿肚墨水者。

  瓊州府出壁虎能鳴者。

  恵州府有青螺可為杯。

  鸚鵡螺,出海南,其形如鸚鵡,故名。製以為杯,可容醇醪四兩。

  禾蟲,出廣州,禾熟時有之,長數尺,土人斷之亦復成形,形如馬蝗,以治饌甚鮮,然畏而遠之,正恐不能下咽也。

  羅浮神蝶,産於羅浮蝴蝶洞中,不知何時,作繭於樹葉,山中人出以贈客,懸之窓户林木之上,至三四月時輒蠕動,動(疑衍)久之則出,出則伏繭上,數日而後翔舞飛集,翅如巨掌,金碧朱翠,爛然奪目,約十數日則有他蝶引之而去。其出繭時,雖極力注視,方轉睫間,不知其何以出也,及其欲去,雖籠置宻室中,倐而不見,亦不知其何以去,葢神物也。相傳為葛洪妻鮑氏遺衣所化,其信然歟。 宋長白曰:舟行自湞江而上,漸入三連,其地有蟲,厥名含毒,與北方柏靈相似而更小,噆人肌膚,痛痒特甚,以手搔之輒復壅腫,疑是蛇蟲毒氣所化。

  恵州濵海别有二湖,一鹹一淡,各産小蟹,其大如錢,以螺殻為房,寄居其内名,曰寄生。好事者捕得,就其房之廣狹,别以金銀模之,蟲見光彩即棄舊巢而居焉,貯於香奩紙裹中,頗堪把玩,間日飼以微物,其飲水也,必從其鹹淡之宜,反是則死。

  嘉魚,出肇慶府楊栁沙,與夔州丙穴者相似,身白而長,肌細少骨。但丙穴者以春社出,至秋而止,肇慶者以秋社出,至春而止,不可多得也。

  沙魚,出雷州府,有虎鹿鋸三種。海南沙魚,暑天上沙灘滚跌,踰時即變虎鹿二種,其變虎者頂無王字,行不能速;其變鹿者角無鋒稜,至冬月復入水為魚,凡魚俱卵生,惟沙魚胎生,一生必兩。

  毛龜,出韶州府,大如錢,以水浴之,其毛披放皆碧緑色,置之案頭可辟蠅。

  異龜,出廣州,曾見一龜大如宫碗口,頂有白色如白果形,腹下作紅黄色,四足,有鱗,不知何産也。

  黄雀魚,出惠州府,八月化為雀,十月後入水化為魚。

  鱞魚,出恵州府,大如指長八寸,脊骨美滑宜羹。

  巨龜,出恵州府,背生樹木,望之儼如洲渚。

  ■〈魚昔〉魚,出恵州府海中,大盈丈,腹有洞貯水,養子,朝出口,暮入臍。

  ■〈魚居〉魚,出恵州府,亦名狼籍。

  龜魚土肉,出恵州府,大如小兒臂,有腹無口,目有三,十足如笄簪。

  笄魚,出惠州府,如笄,長尺

  章魚,出潮州府,有八足。

  鬼頭魚,出韶州。

  鱘龍魚,出肇慶府諸地,其形魚頭、龍腰、鼇尾。

  蟹,出廣州府,二螯八跪,後有二扁足,其肉少,味淡,其膠沾殻。

  龍頭鰕,出海南恵州等處,頭似龍,身有金色,大者約有十餘斤。

  蕉布,出肇慶府屬,不結子,皮績為布,夏月衣之不作汗氣,比葛色微黄。

  紵霜布,出韶州翁源縣。

  竹布,出韶州仁化縣,以竹搥取絲,績為布,即單竹也。

  女兒香,出東莞縣馬蹄岡、金桔嶺、梅林、百花洞諸鄉,離城四十里,土人採香歸家,女兒揀選,拾其精者而藏之,故有女兒之名。栽種于清明未雨之前,收成於二三十年之後,必祖孫父子相繼為業,畧無近功。又擇地土所宜,故他鄉罕樹焉。香樹葉似樹蘭而叢宻覆蔭,行人折枝代傘,謂之香隂。實可榨油,燃燈最明,黽蟻百蟲不敢近,悞觸之斷翼脱足而死。性大熱,悞入飲食,亦令人吐。皮堪作紙,堅厚過於桑料,名曰純皮紙。香之身出地上者,名曰白木香,能辟穢、去潮濕。香必種十餘年之久,然後伐其正身之白木,就其正身之近地鑿孔開香門,香經伐之後,則枝葉旁抽,而婆娑益茂,經開香門之後,則香氣隨雨露所漬,趨結於根頭之下矣。初年,於香門穴中鑿採一片,覆以純黄潔土,次年則可得二三片,年愈久則根頭寛洞成窩,出香愈多,而味愈永,名曰牙香,以其形狀如馬之牙也,俗人亦呼為香頭牙。香中去其連頭,葢底枯槁白木而存留其純粹者,曰選香,謂經揀選過也,選中又選,其生結、穿胸、黑格、黄熟、馬尾浸者,為最上,即女兒香矣。其次水熟、白紋、藕衣紋者,燒時雖香,微帶酸氣如沉速,不足貴也。何謂生結香,香頭根下遇有隙穴,受日月霜露漸漬,日久結成胎塊,而香身不枯,受土生氣與之相接,名曰“生結”。生結之香,曝之烈日,其香滿室,既有生結,必有穿胸之形迹,必有黑格之發露,葢穿胸、黑格乃生結之徴騐也。何謂黄熟?香樹不知其幾經數百年,本末皆枯朽,揉之如泥,中存一塊,土氣養之,黄如金色,其氣味靜穆異常,亦名“熟結”。至於馬尾浸,則香之植朱砂黄土中,厯年久而自成者一線,光黑如漆浸於香上,體質堅凝,肌理宻實,乃香之津液積結而成,其氣味與生結等,而更悠揚,此所以為貴也。

  沉香,有活生死結,以瓊州為最,如外國者,不但不可入藥,焚之亦無佳味。“生活結”者,乃係取之於生樹者,“死結”乃已伐之樹,過數十年再取者,為“死結”其功味欠“生活結”者十之三四矣。而名有牛角沉、将軍帽、雨淋頭、菱角殻、沙糖結等名,總之以生活為上。如藥香花剷之數,其精脉微細,入藥不大佳玅,只可借爐火耳。宋長白曰:沉香入藥,最難辨識,海南别有一本,其質堅紉,略帶酸香,土人截成方片,用鐡條熾熱,沃以香水,名為夾板,入水即沉,以鐡氣浸入木理故也,若以入藥,貽害非淺。

  九里香,木本,葉如黄楊,花似野繡毬,色白其香甚烈,葢珍木也。

  桂酒,出恵州博羅縣,蘇軾有頌。

  猴酒,出瓊州,土人每在山中得猴酒,或在岩石窩内,或於半破椰殼内得之,問之土人,云猴以稻米采草藥共嚼之,如人之造酒同,一二日即成酒,味如淡水燒,然亦不多得。

  藤菜,出恵州之豐湖,可敵蓴菜。

  米豆,出雷州海中思靈島,一種後數年收實,《淮南子》云豆之至美者。

  界稻,出雷州府,十月種,次年四月熟。

  廣東有米名秋分粘者,精美絶倫。又有黄芋、紅芋,香味異於一切。

  鄭儋州尚智為予言,海冦楊二冦瓊州時,一庠生方娶婦,入門交拜,賊突至,遂掠入舟,婦見賊,怒曰:“我雖猶女子,然已為士人妻矣,狂賊何敢汚我!”遂躍入海而死。一家埋金於室,一婢守之,賊入詰其資,婢始猶乞哀,備受榜掠,知不得免,乃大聲極罵賊,剔其齒,斷其舌,終不告以金之所在,遂至於死。二事皆節義之尤者,惜其姓氏不傳也。

  進士坊,在瓊州臨高縣。有進士與知縣不睦,竟為知縣滅其家,将石坊移於文廟前,磨去“進士”二字,鐫“黌宫”二字在上,逺觀之,“進士”二字仍顯明在上,人以為寃。

  沉香浦有二,一在廣州府西,即吳隱之投香處;一在瓊州府臨高縣城南,時没時見。

  藍關,在恵州新寧縣,道旁有昌黎祠,祠下有碑,大書“歩雪仙踪”四字,然其事荒謬,殊不可考。

  畫不如樓,在連州,乃劉禹錫所建也,山水佳絶,為一境之勝,信非名人不能有名地耳。

  朝雲墓,在恵州府北門外三里許,至今郡人春日遊賞者,多至其處。

  前漢伏波将軍祠,在連州祀路博徳也。

  金花夫人者,故女巫也,死而靈異,有目疾者,禱之輙效,羊城特尊奉之,春時賽會與天妃相埓。

  粤俗産男日,先以薑酒奉其祖先,隨用甘蔗糖兼醋煑薑片請客,及饋送親戚鄰里,故俗人問人云“生男”曰“何時飲薑酒”,探人“生男”曰“薑酒曾香未”,葢生男則必具薑酒可知矣。

  粤俗婚娶,新郎行親迎之禮。大家親迎,必覔數友敏慧才捷者為伴郎,至女家,則攔門索詩賦,名曰“攔詩”,新郎捉筆,伴郎或代之,詩賦成,然後遣女于歸。

  瓊州五指山中有黎人,與土人交易不用銀錢,惟用牛布。

  肇髙雷羅山中有猺獞,耕於山,獵於山,不入版籍,惟設猺頭以治之耳。宋長白曰:廣屬三連,即古桂陽地也。内有八排,皆猺所居。有生熟之别,熟猺供賦不供役;生猺則獷悍特甚,自稱盤瓠之遺,不事耕種,惟以揲刼為生。昌黎曾令陽山所云“好則人,怒則獸”,此類是也。獞與猺略同,而穴居野處,兩類鴟張,殆無虗日,葢隱若敵國。

  海口所有神曰班師,乃淫女所祀之神,若男子欲慕彼女子不得,許神愿則得。

  海南有黎人,其黎女多端妍,未許聘時則白面,若許聘即以夫家來聘花樣刺之於面,終身不易。其山有黎老峰,頗稱靈怪。

  廣東,初行親禮,規矩用檳榔。富者用檳榔一百斤,或三二十斤亦可;貧者用四兩、半斤,以為定親之禮。鄉里村間,貧者娶親時,只用青布一塊包頭,再用雨傘一把,将新人接回拜堂,即此以為完娶之禮。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