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器

《桂海虞衡志》——范成大

  南州风俗,猱杂蛮猺。故凡什器多诡异,而外蛮兵甲之制,亦边锁之所宜知者。

  竹弓,以熏竹为之。筋胶之制一如角弓,惟揭箭不甚力。

  黎弓,海南黎人所用,长弰木弓也。以藤为弦,箭长三尺。

  无羽镞,长五寸,如茨菰叶,以舞羽,故射不远三四丈,然中者必死。

  蛮弩,诸峒猺及西南诸蕃,其造作略同。以硬木为弓,桩甚短,似中国猎人射生弩,但差大耳。

  猺人弩,又名编架弩。无箭槽,编架而射也。

  药箭,化外诸蛮所用。弩虽小弱,而以毒药濡箭锋,中者立死,药以蛇毒草为之。

  蛮甲,惟大理国最工。甲胄皆用象皮,胸背各一大片,如龟壳,坚厚与铁等。又联缀小皮片为披膊,护项之属,制如中国铁甲叶,皆朱之。兜鍪及甲身内外,悉朱地间黄黑漆,作百花虫兽之文,如世所用犀毗器,极工妙。又以小白贝累累骆甲缝及装兜鍪,疑犹传古贝胄朱绶遗制云。

  黎兜鍪,海南黎人所用,以藤织为之。

  云南刀,即大理所作。铁青黑沈沈不■〈钅舀〉,南人最贵之。以象皮为鞘,朱之上,亦画犀毗花文。一鞘两室,各函一刀。靶以皮条缠束,贵人以金银丝。

  峒刀,两江州峒及诸外蛮无不带刀者。一鞘二刀,与云南同。但以黑漆杂皮为鞘。

  黎刀,海南黎人所作。刀长不过一二尺,靶乃三四寸,织细藤缠束之。靶端插白角片尺许,如鸱鸮尾,以为饰。

  蛮鞍,西南诸蕃所作。不用鞯,但空垂两木,镫镫之状,刻如小龛,藏足指其中。恐入荆棘,伤足也。后鞧镟木为大钱,累累贯数百,状如中国骡驴鞧。

  蛮鞭,刻木节节如竹根,朱墨间漆之。长才四五寸,其首有铁环,贯二皮条,以策马。

  花腔腰鼓,出临桂职田乡。其土特宜鼓腔,村人专作窑烧之,油画红花文以为饰。

  铜鼓,古蛮人所用。南边土中时有掘得者。相传为马伏波所遗,其制如坐墩,而空其下,满鼓皆细花纹,极工致。四角有小蟾蜍,两人舁行以手拊之,声全似鞞鼓。

  铳鼓,猺人乐。状如腰鼓,腔长倍之,上锐下侈,亦以皮鞔植于地,坐拊之。

  卢沙,摇人乐。状类箫,纵八管,横一管贯之。

  胡卢笙,两江峒中乐。

  藤合,屈藤盘绕,成柈合状,漆固护之。出藤梧等郡。

  鸡毛笔,岭外亦有兔,然极少。俗不能为免毫笔,率用鸡毛,其锋踉蹡不听使。

  练子,出两江州峒,大略似苎布。有花纹者,谓之花练。土人亦自贵重。

  緂,亦出两江州峒。如中国线罗,上有遍地小方胜纹。

  蛮毡,出西南诸蕃,以大理者为最。蛮人昼披夜卧,无贵贱,人有一番。

  黎幕,出海南。黎峒人得中国锦彩,拆取色丝,间木绵挑织而成,每以四幅联成一幕。

  黎单,亦黎人所织。青红间道,木绵布也。桂林人悉买以为卧具。

  槟榔合,南人既喜食槟榔。其法:用石灰或蚬灰并扶留藤同咀,则不涩。士人家至以银锡作小合,如银铤样,中为三室,一贮灰,一贮藤,一贮槟榔。

  鼻饮杯,南人习鼻饮。有陶器如杯碗,旁植一小管若瓶嘴,以鼻就管,吸酒浆。暑月以饮水,云水自鼻入,咽快不可言。邕州人已如此记之,以发览者一胡卢也。

  牛角杯,海旁人截牛角令平,以饮酒,亦古兕觥遗意。

  蛮碗,以木刻,朱黑间漆之。侈腹而有足,如敦瓿之形。

  竹釜,猺人所用。截大竹筒以当铛鼎,食物熟而竹不熸,盖物理自尔,非异也。

  戏面,桂林人以木刻人面,穷极工巧,一枚或值万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