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岩洞

《桂海虞衡志》——范成大

  余尝评桂山之奇,宜为天下第一。士大夫落南者少,往往不知,而闲者亦不能信。余生东吴,而北抚幽蓟,南宅交广,西使岷峨之下,三方皆走万里,所至无不登览。太行、常山、衡岳、庐阜皆崇高雄厚,虽有诸峰之名政尔魁然大山峰云者,盖强名之,其最号奇秀,莫如池之九华,歙之黄山,括之仙都,温之雁荡,夔之巫峡,此天下同称之者,然皆数峰而止耳,又在荒绝僻远之濒,非几杖间可得,且所以能拔乎其萃者,必因重冈复岭之势,盘亘而起,其发也有自来。桂之千峰,皆旁无延缘,悉自平地崛然特立,玉筍瑶篸,森列无际,其怪且多如此,诚当为天下第一。韩退之诗云:“水作青罗带,山如碧玉篸。”柳子厚《訾家洲记》云:“桂州多灵山,发地峭竖,林立四野。”黄鲁直诗云:“桂岭环城如雁荡,平池苍玉忽嵯峨。”观三子语意,则桂山之奇固在目中,不待余言之赘。顷尝图其真形,寄吴中故人,盖无深信者,此未易以口舌争也。山皆中空,故峰下多佳岩洞,有名可纪者三十馀所,皆去城不过七八里,近者二三里,一日可以遍至,今推其尤者,记其略。

  读书岩,在独秀峰下,直立郡治后,为桂主山。傍无坡阜,突起千丈,峰趾石屋有便房石榻石牖,如环堵之室。颜延年守郡时,读书其中。

  伏波岩,突然而起且千丈,下有洞可容二十榻,穿凿通透,户牖傍出,有悬石如柱,去地一线,不合俗名马伏波。试剑石前浸江滨,波浪汹涌,日夜漱啮之。

  叠彩岩,在八桂堂后,支径登山太半,有洞曲转,穿出山背。

  白龙洞,在南溪平地半山中,龛有大石屋,由屋右壁入洞,行半途有小石室。

  刘仙岩,在白龙洞之阳,仙人刘仲远所居也。石室高寒,出半山间。

  华景洞,高广如十间屋,洞门亦然。

  水月洞,在宜山之麓,其半枕江,天然刓刻作大洞门,透彻山背。顶高数十丈,其形正员,望之端整如大月轮,江别派流贯洞中。踞石弄水,如坐卷蓬大桥下。

  龙隐洞,龙隐岩,皆在七星山脚,没江水中。泛舟至,石壁下有大洞,门高可百丈,鼓棹而入,仰观洞顶,有龙迹,夭矫若印泥然,其长竟洞。舟行仅一箭许,别有洞门,可出岩。在洞侧山半有小寺,即岩为佛堂,不复屋。

  雉岩,亦江滨,独山有小洞,洞门下临漓江。

  立鱼峰,在西山后。雄伟高峻,如植立一鱼。馀峰甚多,皆苍石刻峭。

  栖霞洞,在七星山。七星山者,七峰位置如北斗。又一小峰在傍,曰辅星。石洞在山半腹,入石门下行百馀级,得平地可坐数十人。傍有两路,其一西行,两壁石液凝冱,玉雪晶荧,顶高数十丈,路阔亦三四丈,如行通衢中,顿足曳杖,铿然有声,如鼓钟声,盖洞之下又有洞焉。半里遇大壑,不可进,一路北行,俯偻而入,数步则宽广,两傍十许丈,钟乳垂下累累,凡乳床必因石派而出,不自顽石出也。进里馀所见益奇。又行食顷则多歧,游者恐迷途不敢进,云通九疑山也。

  元风洞,去栖霞傍数百步,风自洞中出,寒如冰雪(元字胡涓切)。

  曾公洞,旧名冷水岩。山根石门砑然,入门,石桥甚华,曾丞相子宣所作。有涧水,莫知所从来,自洞中右旋,东流桥下,复自右入,莫知所往。或谓洑流入于江也。度桥有仙田数亩,过田路窄且湿,俯视石罅尺馀,匍匐而进,旋复高旷,可通栖霞。

  屏风岩,在平地断山峭壁之下。入洞门,上下左右皆高广,百馀丈中有平地,可宴百客。仰视钟乳森然,倒垂者甚多。蹑石磴五十级,有石穴通明,透穴而出,则山川城郭,恍然无际。余因其处作朝天观,而命其洞曰空明。

  隐山六洞,皆在西湖中隐山之上。一曰朝阳,二曰夕阳,三曰南华,四曰北牖,五曰嘉莲,六曰白萑。泛湖泊舟,自西北登山,先至南华。出洞而西,至夕阳,洞穷有石门可出,至北牖,出洞十许步至朝阳。又西至北牖,穴口隘狭,侧身入,有穴通嘉莲。西湖之外,既有四山,巉岩碧玉,千峰倒影,水面固已奇绝,而湖心又浸阴山诸洞之外,别有奇峰,绘画所不及,荷花时有,泛舟故事胜赏甲于东南。

  北潜洞,在隐山之北,中有石室、石台、石果之属。石果作荔枝、胡桃、枣、栗之形,人采取玩之,或以饤盘相问遗。

  南潜洞,在西湖中罗家山上。

  佛子岩,亦名钟隐岩。去城十里,号最远。一山窣起莽苍中,山腰有上中下三洞。最广中洞,明敞高百许丈,上洞差窄。一小寺就洞中结架,因石屋为堂室。

  虚秀洞,去城差远。大石室面平野,室左右皆有径隧,各数十百步,穿透两傍,亦临平野。以上所纪,皆附郭可日涉者,馀外邑岩洞尚多,不可皆到。兴安石乳洞最胜。余罢郡时过之,上中下亦三洞。此洞与栖霞相甲乙,他洞不及也。阳朔亦有绣山、罗汉、白鹤、华盖、明珠五洞,皆奇。又闻容州都峤有三洞,天融州有灵岩真仙洞,世传不下桂林,但皆在瘴地,士大夫尤罕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