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序

《岛夷志略》——

  九海環大瀛海,而中國曰赤縣、神州。其外為州者復九,有稗海環之。人民禽獸,莫能相通如一區中者,乃為一州。此騶氏之言也,人多疑其荒唐誕誇。況當時外徼未通於中國,將何以徵驗其言哉!漢、唐而後,於諸島夷力所可到、利所可到,班班史傳,固有其名矣。然考於見聞,多襲舊書,未有身遊、目識而能詳記其實者,猶未盡徵之也。

  西江汪君煥章,當冠年嘗兩附舶東西洋,所遇輒採錄其山川風土物產之詭異、居室飲食衣服之好尚,與夫貿易賚用之所宜,非親見不書,則庶平其可徵也。與予言海中自多鉅魚,若蛟龍、鯨鯢之屬,群見遊戲,鼓濤距風,莫可名數;舟人燔雞毛以觸之,則遠遊而沒。一島嶼間或廣袤數千里,島人浩穰。其君長所居,多明珠、麗玉、犀角、象牙、香木為飾,橋梁或甃以金銀,若珊瑚、琅玕、玳瑁,人不以為奇也。所言尤有可觀,則騶衍皆不誕焉。知是志之外,煥章之所未歷,不有瑰怪廣大又逾此為國者哉!大抵一元之氣,充溢乎天地,其所能融結為人、為物,惟中國文明則得其正氣。環海以外,氣偏於物,而寒燠殊候、材質異賦,固其理也。今乃以耳目弗迨而盡疑之可乎?莊周有言:六合之外,聖人存而不論。然博古君子,求之異書,亦所不廢也。泉修郡乘,既以是志刊入之,煥章將歸,復刊諸西江,以廣其傳,故予序之。

  至正十年二月朔日,翰林修撰河東張翥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