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序

《朝鲜赋》——董越

  弘治元年春,先生圭峰董公,以右庶子兼翰林侍講奉詔使朝鮮國,秋八月歸復使命。首尾留國中者不旬日,於是宣布王命,延見其君臣之暇,詢事察言,將無遺善。餘若往來在道,有得於周爰,諮訪者尤多,於是遂罄其所得,參諸平日所聞,據實敷陳為使朝鮮賦一。通萬有千言,其所以獻納於上。前者率皆此意,而士大夫傳誦其成編,莫不嘉歎,以為鑿鑿乎可信,而郁郁乎有文也。傳曰:賦者,敷陳其事而直言之。先生文體有焉,而叔孫穆子所稱,使職如諏,謀度詢必咨于周者,備見言表。是雖古昔聖王雅歌所陳不過是矣。初先生之出祖也,鵬嘗竊附贈言,有模冩山河誦太平之句,葢深冀先生必有以大鳴國家之盛,比先生還朝而鵬守制,未獲與聞述作。兹幸得覩是賦,於邑司訓王君本仁所,捧讀數四,揄揚莫既。本仁故與予同年,吳大尹徳純為夀梓以傳,屬引其端,此正門牆效勤時也,遂不敢以僣陋辭。弘治三年十二月八日泰和歐陽鵬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