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故事:道姑纵情

书阁
书阁
书阁
1898
文章
0
评论
2021年4月6日
评论
11 9716字阅读32分23秒

赠邻女  鱼玄机

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
枕上潜垂泪,花间暗断肠。
自能窥宋玉,何必恨王昌?

  唐朝是个诗的国度,空前绝后的大诗人层出不穷。诗人中不仅有李白、杜甫、白居易这类男性,也有许多出色的女性。薛涛、李冶、鱼玄机就是被后人誉为唐代三大女诗人。薛涛的故事前面已经说过,这里再说说鱼玄机。

  鱼玄机初名鱼幼微,字蕙兰。长安(今陕西西安)人,生卒年不详。唐懿宗咸通年间(860—874),也像薛涛一样,出身卑微“长安里家女”(《全唐诗》)。十七、八岁便嫁给补阙李亿为妾,甚得李亿宠爱,但为李妻所妒恨,被逐出家门,遂出家于长安咸宜观为女道士,改名鱼玄机。生活上变得更加自由和放纵鱼玄机性聪慧,好读书,有才思,尤工诗歌,与李郢、温庭筠等有诗篇往来,诗中往往大胆表达对忠贞爱情和自由生活的向往,因为被宋代一些道学意味颇重的诗论家评为“自是纵怀,乃娼妇也”(孙光宪《北梦琐言》)。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被京兆尹温璋以杀侍婢绿翘处死。《全唐诗》存诗五十余首,有《鱼玄机集》1卷。并有与薛涛、李冶合刊的《唐女诗人集三种》。ad8f7国a87fa学d67fa网87d6f

鱼玄机

南宋刻本《鱼玄机诗集》

  《赠邻女》一作“赠李亿员外”,但从诗中“自能窥宋玉”句来看,还是“赠邻女”较为妥帖。因为此句的典故出自宋玉的《登徒子好色赋》赋中宋玉指责登徒子好色,自己却很坚贞,所举的例子就是他家的邻女长得很美,勾引他他却不为所动。但即使诗题是《赠邻女》,也是一首寄寓诗,借安慰邻女来表达自己的爱情追求,从诗中“宋玉”、“王昌”的比附来看,皆为官宦又富有才华:宋玉是战国时代楚国的大夫,容貌俊美又是屈原之后最著名的辞赋家。据《襄阳耆旧传》:王昌在三国时代官为散骑常侍,姿容俊美,为时人所赏。后代诗中常以王昌指代容貌俊美又富有才情的官宦子弟。由此看来,鱼玄机追求的对象是李亿的可能性很大。李亿是唐宣宗大中十二年(858)戊寅科的状元,官授补阙。从两人离别后鱼玄机寄给李亿的诗作《情书寄子安补阙》中的诗句“莫听凡歌春病酒,休招闲客夜贪棋”来看,为人也是诗酒风流。两人从结识相爱到离别相思,有过不少篇什,在存诗五十余首存诗中占的比重最大。从这首诗的诗意来看,大概是两人相识相爱之后,鱼玄机决定嫁给李亿之前,表明心迹之作。鉴于“长安里家女”的卑微出身,她嫁给李亿只能做小妾,这对美丽又高傲的才女,自然是一种难堪。况且李亿的大妻悍妒,也有可能通过不同的渠道传到鱼玄机的耳中,但面对如此难堪甚至险恶的嫁后处境,鱼玄机却高声表白:“我愿意”,因为天下无价之宝好求,一心人却难求:“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这两句也是该诗的诗眼和思想上最闪光之处。因为它不仅反映出这位女诗人爱情追求的纯洁、真诚,它不带任何物欲,并非是爱上李亿的金钱和地位,而是心的相映,情的沟通。更重要的是,它揭示的是当时普遍社会现实。封建婚姻制度造成许多男子在爱情上喜新厌旧,情意不专,因而女子要想寻得一个有情有义的丈夫,比寻求一件无价之宝还难。因而这两句所体现的爱情追求,已不局限于鱼、李两人之间,已升华为一种纯洁的爱情观念和价值标准,从而具有普遍意义。13kj4国k1j4v学x7bx9网87356

  全诗八句,除了第二联是爱情追求的直接表白外,第一联和第三联皆是人物动作和行为的描述,为我们勾勒出一个风情万种、为相思断肠的女才人形象。“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在阳光下用长袖遮脸,怕让人看见自己愁眉不展;春日迟迟,仍无情无绪,懒于梳妆,这是形体动作来暗示相思之苦;“枕上潜垂泪,花间暗断肠”则在形体动作中加上主观情感。当然,这不仅仅是相思,可能还有嫁给李亿的痛苦抉择。因为出家的身份和李亿家中情形,将会给她带来什么处境和结局,诗人不是没有预感和思考的。鱼玄机后来被遣出后,曾给李亿写过一首诗《书情寄李子安》,开头两句就是回忆两人结合时的情形:“饮冰食檗志无功,晋水壶关在梦中”。檗(bò)即黄檗树,一种落叶乔木,俗称黄连树,味极苦。诗人说,出嫁前和婚后就做好苦撑苦挨、无怨无悔的打算,想不到还是愿望落空(志无功)。晋水、壶关,可能是两人昔日定情或之处。“晋水”,山西境内一条河流,出晋阳县西悬瓮山;“壶关”即壶关县,位于山西东南部长治市境内。其北有百谷山(今名老顶山),南有双龙山,两山夹峙,中间空断,山形似壶而得名。可见婚前婚后都作好了忍辱负重的准备,为何要这样无怨无悔?“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就是结论。为了得到“有心郎”,宁可忍辱负重、饮冰食檗。结尾两句“自能窥宋玉,何必恨王昌!”就是对无怨无悔的支持强调。这两句在修辞上叫“互文”,即两个句子中都有宋玉、王昌:“只要能看一看宋玉和王昌,又何必去怨恨宋玉和王昌”。互文是中国古代诗词常用的一种表达的方式,如“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木兰辞》)并非是将军都战死了,归来的只有战士,而是有的将军和壮士战死了,有的却得以生还。同样的还有“当窗理云鬓,对镜帖花黄”(《木兰辞》);“秦时明月汉时关”(王昌龄《出塞》);“烟笼寒水月笼沙”(杜牧《泊秦淮》);“将军角弓不得控,都护铁衣冷难着”(岑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等等。可见,诗人对婚后的艰难处境是有思想准备的,但为了同“有心人”的结合,她已经一切,不计后果。

  婚后的事实不出鱼玄机的预料,虽然她与李亿恩爱异常,但却其妻所不容。妻对妾的驱使、责打和处罚,是受法律保护的,非李亿所能左右。如果李亿拒不执行或执意颠倒,袒护和改变这种秩序,就要受到法律惩罚。《唐律》对于妻妾地位的巨大差别有明文规定:凡“以妻为妾,以婢为妻者,徒二年。以妾及客女为妻,以婢为妾者,徒一年半。各还正之”(《唐六典·户婚》)。制定此法的宰相长孙无忌解释道:“妻者,齐也,秦晋为匹。妾通卖买,等数相悬。婢乃贱流,本非俦类。若以妻为妾,以婢为妻,违别议约,便亏夫妇之正道,黩人伦之彝则,颠倒冠履,紊乱礼经”(《唐律疏议》)。所以鱼玄机对正妻的责打侮辱,只能含垢,只能忍受;李亿也只能忍受,只能回避。更让鱼玄机忍受不了的是李亿是官身,要去上朝,要去出行,就像《孔雀东南飞》中刘兰芝所感叹的那样:“君既为府吏,守节情不移。贱妾留空房,相见常日稀”,离别的忧伤和独处的孤独更让她哀苦无告,更像鬣狗在撕咬着她那多才又多情的心灵,鱼玄机现存的诗集中,有许多抒发此时此景下哀伤又愁怨的诗篇,如《寄子安》:

醉别千卮不浣愁,离肠百结解无由。蕙兰销歇归春圃,杨柳东西绊客舟。
聚散已悲云不定,恩情须学水长流。有花时节知难遇,未肯厌厌醉玉楼。

  从鱼玄机的相关诗作来看,李亿有次江南远行,两人曾在江陵作别。这首诗就是分别后思寄李亿的。“蕙兰销歇归春圃”是点出分别的时间是在春末,“杨柳东西绊客舟”交代送别的地点也暗示丈夫的去向,“有花时节知难遇”则点出李亿要到深秋方回(从另一首《书情寄子安》中的诗句“虽恨独行冬尽日,终期相见月圆时”来看,到冬末仍未回归),暗示别离的时间之长。诗中除了上述三句是在回忆分别时的情形,以叙事为主外,其余皆在反复抒发别后的思念和愁绪,更有别后李亿会不会移情别恋的担心,这都是深深挚爱着丈夫但又是身份低贱的“小妾”所特有的心理。鱼玄机在这类诗作中往往直接剖白自己的生活处境和内心世界,毫不讳言相思独处之苦,与同为唐代三位杰出女诗人的薛涛稳练含蓄的诗风明显不同,倒和宋代女词人李清照的类似诗作颇为接近。此时的寄远之作还有《隔汉江寄子安》、《江陵愁望寄子安》、《江陵愁望寄子安》等,诗题明确作别的地点是在汉江边,江陵城。诗人连续写出上述诗篇,可见相恋之深,思念之苦。其手法也都是反复抒发别后的思念和愁绪,和对李亿移情别恋的担心,只是更多了一些比喻,表达也含蓄一些,如“鸳鸯暖卧沙浦,鸂鶒闲飞橘林”(《隔汉江寄子安》);“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江陵愁望寄子安》),“如松匪石盟长在,比翼连襟会肯迟”(《书情寄子安》)。也多了一些景色的描绘,如“烟里歌声隐隐,渡头月色沈沈”(《隔汉江寄子安》);“枫叶千枝复万枝,江桥掩映暮帆迟”(《江陵愁望寄子安》),其旷远迷茫、暮色低垂之景和诗人哀怨凄迷之情异常契合,起到触景生情的铺垫渲染作用。可见鱼玄机不只是擅长直白抒情,也很富有描景和即景生情的才具。更为出色的是,这类看似直白的诗篇实则含蕴非常丰厚,暗用典故将许多言外之意暗含其中,如《江陵愁望寄子安》:adkjf国aiua9学87df8网a7dfa

枫叶千枝复万枝,江桥掩映暮帆迟。
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

枫叶千枝复万枝,江桥掩映暮帆迟

  其中“江桥掩映暮帆迟”表面上看是在描景,以景寓情,实则暗用好友温庭筠《望江南》中的名句“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苹洲”。温庭筠《望江南》是代拟体,写一位思妇在江楼上对远方丈夫的思念和盼望。诗人在此借用这个名句,无论身份、时间、地点都非常契合。至于“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不仅是个非常恰当的比喻,更是典故的化用。建安七子之一的徐干名作《室思》中有这么四句:“自君之出矣,明镜暗不治。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室思》也是代拟体,写一位思妇对远行在外丈夫的思念。所以一方面是描景,是比喻,同时又是暗用典故和名句,显得典雅而婉曲。《隔汉江寄子安》中的“含情咫尺千里,况听家家远砧”亦是如此。汉唐时代每到秋季,妇女们就要准备冬衣,有亲人远行在外者更要及早准备。其方法是将衣物放在水边石砧上,用杵棒捣洗干净,叫做“捣衣”。李白、杜甫的诗作中都描写过捣衣的场面,如“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春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李白《子夜吴歌》);“寒衣处处催刀尺,白帝城高急暮砧”(杜甫《秋兴八首》)。再如“莫听凡歌春病酒,休招闲客夜贪棋”(《书情寄子安》),一方面体现她对远方丈夫的关心,要他听一些庸俗的曲子(“凡歌”),不要过度饮酒,也不要晚上下棋下得太迟,实则其中也暗含着对丈夫在风月场中移情别恋的担心,只是表现的含蓄和婉曲罢了。苏轼评陶渊明诗“质而实绮,癯而实腴”,鱼玄机的上述诗作何尝不是这样!13kj4国kj9uf学da09f网7k3jr

  作为小妾,承受着大妻的驱使、责打和处罚;作为多情又敏感的才女,忍受着丈夫远离的孤独和思念,这还不是鱼玄机婚后苦难的全部和尽头。鱼玄机最担心还是终于来了,她被逐出了李门。究其原因,各种文史笔记所记不一:孙光宪说是“后爱衰”,鱼玄机原来的担心变成了现实;辛文房《唐才子传》则说是“夫人妒,不能容”。从《全唐诗》中所说的当鱼玄机为“京兆尹温璋所杀”后“李亿亦不知所终”等记载来看,“夫人妒,不能容”的可能性要大一些。被逐以后,鱼玄机还给李亿写了一些反映孤独凄苦表达思念的诗,也从侧面证明两人是棒打鸳鸯,被迫分离的。如这首《书情寄李子安补阙》:

饮冰食檗志无功,晋水壶关在梦中。秦镜欲分愁堕鹊,舜琴将弄怨飞鸿。
井边桐叶鸣秋雨,窗下银灯暗晓风。书信茫茫何处问,持竿尽日碧江空。

  仍然是寄书,仍然是表达自己的思念,但称呼已改变了:由当年的“寄子安”变成了“寄李子安”,而且还加上了官职“补阙”。可见此时两人已经离异,鱼玄机已被逐出,昔日的恩爱已成往事,昔日的甜蜜已成为今日的酸楚,但仍然要回忆,仍然要抒写,因为这已是诗人剩下的唯一慰藉,也是诗人唯一的精神财富。诗的开头两句就是回忆两人结合时的美梦:出嫁前就做好苦撑苦挨、无怨无悔的打算,想不到还是愿望落空(志无功)。下面两句妥帖运用历史人物和神话故事中的夫妻分离来作象征和比附:鹊桥堕落、飞鸿失偶,乐昌分镜、琴弦吐怨来抒写分离的凄苦。五、六两句则选取典型的时令和时刻来倾吐自己今日的孤独和思念:那瑟瑟的连绵不断的秋雨正是自己幽怨的情怀和不断的思念。“窗下银灯”更使人想起同是晚唐诗人李商隐的名句:“蜡炬成灰泪始干”;“暗晓风”更是在暗示思念不已彻夜难眠!后人多批评鱼玄机情滥甚至恣荡,殊不知她也有执着和坚守的时刻。这样的情感表达还不止一首,再如这首《送别》:13j4k国1jouf学iugjk网ljgsf

水柔逐器知难定,云出无心肯再归。
惆怅春风楚江暮,鸳鸯一只失群飞。

  诗中提到“春风楚江暮”,可能又是江汉一带,但与昔日的江汉分别已截然不同,昔日丈夫远游,短暂分离,今日则像柔水离开瓦罐,白云告别山岫一样覆水难收、永无归期了。akdjf国43987学sdfia网o9vua

  时间又值暮春季节,莺飞草长,落英缤纷,这是一个让人伤感的季节,对一个被遣离家、永无归期的少妇更是如此,她像一只失伴的鸳鸯,惆怅在暮霭沉沉楚江之上,这一切,使我们想起《孔雀东南飞》那位当年那位“举手长劳劳,两情同依依”的刘兰芝。caduf国90a87学f0qej网ad878

  人们在命运重锤的打击下,反应是各不相同的:软的,在重击下变形;脆的,在重击下粉碎;类似钢的,却在重击下迸发出夺目的火花。诗人也是一样:同是被流放边州达二十多年的元贞党人柳宗元和刘禹锡,刘禹锡矢志不移,坚韧顽强,终于从“巴山楚水凄凉地”流放归来,最后升任太子宾客;柳宗元则愤懑伤感、脆弱愁闷,终于在曙光来临之前死于流放地柳州。鱼玄机作为一个柔弱又敏感的才女,在命运的重击下则开始变形。在被遣出后,到咸宜观中成为一位道姑,在青灯黄庭的晨读夜诵中打发着时日。在对李亿的一番苦守苦等之后,终于从希望变为绝望,从坚守开始移情。首先瞩目的自然是像状元郎李亿那样的才子。据辛文房《唐才子传》:鱼玄机“与李郢端公同巷,居止接近,诗筒往反。复与温庭筠交游,有相寄篇什”。李郢,字端公,唐宣宗大中十年(856)进士,官终侍御史。诗作多写景状物,风格以老练沉郁为主,以七绝《南池》流传最广。温庭筠,晚唐著名诗人,也是花间词的鼻祖。其诗作《商山早行》中的“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词作《忆江南》中的“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北蘋洲”皆是传颂千古的名句。前面提到的鱼玄机诗《江陵愁望寄子安》中的“江桥掩映暮帆迟”也许就是受《忆江南》词意的启发。在与这些著名文人的交往中,与温庭筠的酬唱最多,据彭志宪,张燚《鱼玄机诗编年译注》(新疆大学出版社2007):大中十二年年(858)冬,温庭筠作《晚坐寄友人》,鱼幼微作《冬夜寄温飞卿》相和;大中十三年秋,鱼玄机作《感怀寄人》,庭筠以《鄠郊别墅寄所知》相和;咸通元年(860)温庭筠寄《初秋寄友人》,鱼幼微作《和友人次韵》相和;咸通三年鱼玄机收到温庭筠所寄《渚宫晚春寄秦地友人》,《西江贻钓叟骞生》(一作《西江寄友人骞生》)。遂作《和友人次韵;唐懿宗咸通九年(868),鱼玄机生命的最后一年,在咸宜观中作《和新及第悼亡诗二首》,温庭筠作《和友人悼亡》(一作《丧歌姬》)相和。但在这类官僚才子中,生活上最亲密的当属同巷的邻居李郢。鱼玄机诗集中有首《次韵西邻新居兼乞酒》,可知两人间不但有唱和,而且向其“乞酒”共饮:“况逢寒节添乡思,叔夜佳醪莫独斟”,看来关系非同一般。如在看看另一首唱和诗《闻李端公垂钓回寄赠》:qbenv国rj3ai学duiqo网a987d

无限荷香染暑衣,阮郎何处弄船归?
自惭不及鸳鸯侣,犹得双双近钓矶。

  诗中引用阮肇天台遇仙女的故事,主动称对方为郎,恐怕不经过对方默许,一般不敢作此比喻和用此称呼的。下两句更是出格,愿自己像鸳鸯一样,陪在李端公身旁垂钓。诗风如此大胆表白、奔放不羁,可见此时的鱼玄机,思想和情感已发生明显变化了。更能反映这个变化是下面这首《送别》:ad78q国w7ead学kjdnv网a8d87

秦楼几夜惬心期,不料仙郎有别离。
睡觉莫言云去处,残灯一盏野蛾飞。

  前面曾提到她与李亿诀别时曾写过一首《送别》,表达离别的凄苦和对李亿的相恋相思,但此《送别》非彼《送别》。诗中的“秦楼”、“仙郎”、“睡觉莫言云去处”等都很容易使我们想起柳永和姜夔与歌姬们诀别的诗词。孙光宪在《北梦琐言》中批评这类诗作“自是纵怀,乃娼妇也”虽是过激之词,但也并非空穴来风。鱼玄机看中李郢,因为李郢符合她的委身标准:风流才子,又是官僚,几乎和李亿相同。但是,李郢也和李亿一样,不可能和鱼玄机作双宿双飞的“鸳鸯侣”。于是,鱼玄机只好与更多的文士的交往流连,从中寻觅幸福的感觉,借以忘掉心中的愁闷,排遣道姑生活的寂寞凄凉,这几乎是鱼玄机入道之后的生活常态。具有的笔记介绍:鱼玄机在咸宜观中陆续收养了几个贫家幼女,作为她的弟子,实际上是她的侍女,开始过一种悠游闲荡的生活。并在观外贴出了一副红纸告示:“鱼玄机诗文候教”,这无疑是一旗艳帜,不到几天工夫,消息就传遍了长安,自认有几分才情的文人雅士、风流公子,纷纷前往咸宜观拜访鱼玄机,谈诗论文,聊天调笑,鱼玄机的艳名和诗名也就越传越广。从现存的鱼玄机诗作来看,同样并非是空穴来风:“焚香出户迎潘岳,不羡牵牛织女家”(《迎李近仁员外》);“曾陪雨夜同欢席,别后花时独上楼。忽喜扣门传语至,为怜邻巷小房幽”(《左名场自泽州至京,使人传语》);“旦夕醉吟身,相思又此春。雨中寄书使,窗下断肠人”(《寄国香》);“朝朝送别泣花钿,折尽春风杨柳烟”(《折杨柳》)。以致当代学者苏雪林认为:鱼玄机有“多方面的恋爱”著之篇章,“如说玄机不是娼妓式的人物,谁则信之?”89qeh国jhadj学q1837网i0auv

  当然,这种滥情也让鱼玄机付出生命的代价。据唐人皇甫枚的《三水小牍》:鱼玄机在咸宜观中收养了几个贫家女弟子中有位叫绿翘,人长得美丽聪慧。有天,鱼玄机要到友人处做客,吩咐绿翘说,在家守门不要外出。如有熟悉的客人来,就说我在某某处。鱼玄机在女伴处留到傍晚方归。绿翘告诉她:有某位客人来访,见老师不在,马都未下走了。这位访客向来与鱼玄机昵好,鱼玄机怀疑绿翘与之私通而故意骗她。到了夜晚,点上灯,关上门,开始审问绿翘。绿翘说:“我自从侍奉老师这么多年来,确实很自律。想不到被认为有这样的过失让老师生气。这位客人来到观前敲门,我门都未开,告诉他老师不在。他一句话未说便策马离开。至于说到男女之间情爱之事,我多年前就没有这种想法了,请老师不要怀疑我!”鱼玄机更加恼怒,将她扒了衣服鞭打数百下。看看人都不行了,绿翘要了一杯水,洒在地上发誓说:“老师身为道士,追求道家长生之道,但是却贪图肉体的欢乐,反而以自己的欲好来猜忌贞洁之人。我今日肯定要死在你手中了。假如上天不主持公道那就罢了;假如苍天有眼,有哪个能阻挡我这倔强的灵魂去向苍天控诉,让苍天来惩罚你的荒淫横暴”。说罢,倒地而死。鱼玄机很害怕,就在后院挖个坑偷偷将绿翘埋掉,自以为无人知道。此时是咸通九年春正月。有人询问绿翘到哪里去了,便说:“春雨刚停,她就逃跑了”。有次,客人在鱼玄机处宴会,到后院埋绿翘处小便,看见很多苍蝇聚在土堆上,赶走又飞回来。细细瞅一下,发现地上有血痕,还有股腥味。客人将这发现告诉了自己的仆人。这个仆人又告诉了自己的哥哥。他哥哥是在衙门当差的衙卒。曾经向鱼玄机索贿,鱼玄机没有给他,因而怀恨在心。因而偷偷跑到咸宜观前侦查,确实没有再见到绿翘。于是率领几个衙卒拿着观内后院,开挖绿翘埋葬处。绿翘被挖出后,颜貌如生人。衙卒遂将鱼玄机逮至京兆府。询问之下,鱼玄机供认不讳。此时朝中人士多为鱼玄机说情。但京兆尹温璋不为所动将此上奏朝廷。到了秋天,被处死刑。ad910国7aidi学au8vn网ajhda

  《三水小牍》这段记载,陆续被后人如宋代孙光宪的《北梦琐言》、计有功《唐诗纪事》、尤袤《全唐诗话》乃至清人编的《全唐诗》所引用。今天的学者如苏雪林等也深信不疑,但有的学者则认为这是皇甫枚的编造,理由是根据《唐律疏议》记载,唐代杀婢,罪不至死,而且还有许多朝廷大员施以援手(樊忠梨《鱼玄机死因新辩》内蒙古农业大学学报2010·5)。这类学者引证《唐律疏议》记载,自然没错。但他们忘了世人对鱼玄机的“自是纵怀,乃娼妇也”这类看法,而且从一个坚守誓言的才女便成为滥情乃至因妒杀人的罪犯,这更是士大夫阶层难以接受的。也许京兆尹温璋决意杀之的原因真正在此。况且自古就有“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说法,何况还有铁证在握?再说,《三水小牍》的作者与鱼玄机是同时代人,约唐僖宗广明中前后在世(841——911年),鱼玄机一案又是惊动上层、“朝士多为言者”的大案,皇甫枚在书中又将案发时间明确记为“咸通戊子春正月”(868),“至秋,竟戮之”。如无确凿证据,当不会如此。另外,从鱼玄机的杀人动机来看,这种过激行为的背后,也正是她极度的情感寂寞和不安全感所造成,也是可以理解的。

附《北梦琐言》卷九(宋·孙光宪)

  唐女道鱼玄机字蕙兰,甚有才思。咸通中,为李忆补阙执箕帚,后爱衰,下山隶咸宜观为女道士。有怨李公诗曰“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又云“蕙兰销歇归春浦,杨柳东西伴客舟”自是纵怀,乃娼妇也,竟以杀侍婢为京兆尹温璋杀之。有集行于世。

《唐诗纪事》卷七十八(宋·计有功)

  鱼玄机:《临江树》云:草色连荒岸,烟姿入远楼。叶铺秋水面,花落钓人头。根老藏鱼窟,枝低拂客舟。萧萧风雨夜,惊梦复添愁。

  玄机,咸通中西京咸宜观女道士也,字幼微。善属文,其诗有绮阳春望远,瑶徽春兴多。又殷勤不得语,红泪一双流。又焚香登玉坛,端简礼金阙。又云情自郁争同梦,仙貌长芳又胜花。后以笞杀女童绿翘事下狱,狱中有诗云: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又云:明月照幽隙,清风开短襟

附《唐才子传》(元·辛文房)

  鱼玄机:玄机,长安人,女道士也。性聪慧,好读书,尤工韵调,情致繁缛。咸通中及笄,为李亿补阙侍宠。夫人妒,不能容,亿遣隶咸宜观披戴。有怨李诗云“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与李郢端公同巷,居止接近,诗筒往反。复与温庭筠交游,有相寄篇什。尝登崇真观南楼,睹新进士题名,赋诗曰“云峰满目放春情,历历银钩指下生。自恨罗衣掩诗句,举头空羡榜中名”观其志意激切,使为一男子,必有用之才,作者颇赏怜之。时京师诸宫宇女郎,皆清俊济楚,簪星曳月,惟以吟咏自遣,玄机杰出,多见酧酢云。有诗集一卷,今传

附《三水小牍》“鱼玄机笞毙绿翘致戮”(唐·皇甫枚)

  西京咸宜观女道士鱼玄机字幼微,长安倡家女也。色既倾国,思乃入神。喜读书属文,尤致意于一吟一咏,破瓜之岁,志慕清虚。咸通初,遂从冠帔于咸宜,而风月赏玩之佳句,往往播于士林。然蕙兰弱质,不能自持,复为豪侠所调,乃从游处焉。于是风流之士,争修饰以求狎,或载酒诣之者,必鸣琴赋诗,间以谑浪,懵学辈自视缺然。其诗有“绮陌春望远,瑶徽秋兴多”,又“殷勤不得语,红泪一双流”,又“焚香登玉坛,端简礼金阙”,又云“多情自郁争因梦,仙貌长芳又胜花”。此数联为绝矣。一女僮曰绿翘,亦特明慧有色。忽一日,机为邻院所邀,将行,诫翘曰:“无出,若有熟客,但云在某处”。机为女伴所留,迨暮方归院,绿翘迎门曰:“适某客知链师不在,不舍辔而去矣”。客乃机素相昵者,意翘与之狎。及夜,张灯扃户,乃命翘入卧内,讯之。翘曰:“自执巾盥数年,实自检御,不令有似是之过致忤尊意。且某客至款扉,翘隔阖报云链师不在,客无言策马而去。若云情爱,不蓄于胸襟有年矣,幸链师无疑”。机愈怒,裸而笞百数,但言无之。既委顿,请杯水酹地曰:“链师欲求三清长生之道,而未能忘解珮荐枕之欢,反以沈猜厚诬贞正,翘今必死于毒手矣,无天则无所诉。若有,谁能抑我强魂。誓不蠢蠢于冥莫之中纵尔淫佚”。言讫绝于地。机恐,乃坎后庭瘗之,自谓人无知者。时咸通戊子春正月也。有问翘者,则曰“春雨霁,逃矣”。客有宴于机室者,因溲于后庭当瘗上,见青蝇数十集于地,驱去复来,详视之,如有血痕,且腥。客既出,窃语其仆,仆归复语其兄,其兄为府衙卒,尝求金于机,机不顾,卒深衔之。闻此遽至观门觇伺,见偶语者,乃讶不睹绿翘之出入。衙卒复呼数卒,携锸共突入玄机院发之,而绿翘貌如生,卒遂录玄机京兆府。吏诘之,辞伏,而朝士多为言者。府乃表列上,至秋,竟戮之。在狱中亦有诗曰:“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明月照幽隙,清风开短襟”。此其美者也。

唐诗故事:秦王破阵乐 诗词清话

唐诗故事:秦王破阵乐

唐诗与舞蹈(其一) 七德舞(秦王破阵乐) 白居易 七德舞——美拨乱,陈王业也。 七德舞,七德歌,传自武德至元和。元和小臣白居易,观舞听歌知乐意,乐终稽首陈其事。 太宗十八举义兵,白旄黄钺定两京。擒充戮...
汉魏南北朝乐府清赏之二十 诗词清话

汉魏南北朝乐府清赏之二十

南朝乐府·吴声歌 华山畿   华山畿,君既为侬死,独生为谁施?欢若见怜时,棺木为侬开!(之一)     啼著曙,泪落枕将浮,身沈被流去(之七)   相送劳劳渚,长江不应满,是侬泪成许。(之十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