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故事:太白醉草

书阁
书阁
书阁
1898
文章
0
评论
2021年4月6日
评论
9 7951字阅读26分30秒

清平调

李白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槛杆。

国学这三首《清平调》,是李白诗作中流传最广、最为人称道的诗作之一。而且同李白其它名作不同的是,它是按帝王之命当场即兴之作,更是在宿醉未醒、“以水靧(huì,洗)面”下“草就”,这就是“谪仙人”才能做到,非凡夫俗子所能成就了。关于太白醉草“清平调”的故事,许多历史笔记都有记载,而且见于正史《新唐书》中,并非像有的唐诗故事,仅见于野史稗乘或小说家的虚构敷衍。13513国4kj5k学jlk4k网2n4m5

国学《新唐书·李白传》中记载说:天宝初年,李白南游绍兴一带,结识了道士吴筠。后来,吴筠被好神仙的唐玄宗李隆基招入内廷,所以李白也来到长安。在长安时见到时为太子宾客的贺知章。贺在读过李白的《蜀道难》后,惊叹说:“你不是凡人,是天上贬谪到人间的仙人!”贺知章将李白推荐给唐玄宗,玄宗在金銮殿,纵论天下世事,并献上一篇赋。玄宗大悦,赏给饮食,并亲手为之调羹,并封李白为翰林供奉。但李白仍不拘礼法,与一班酒友在长安街市上醉饮。有天,玄宗坐在兴庆宫沉香亭内,意有所感,想让李白写首歌词。召来后,仍大醉未醒。侍者以水洗面,才稍稍好一点。但拿起笔来便写就词章,婉丽精切美妙无比。玄宗爱其才,经常召他赴宴。13513国4kj5k学jlk4k网2n4m5

国学杜甫诗歌《醉中八仙歌》中曾写道:“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乃酒中仙”,说的也是醉草《清平调》中一个片段。13j4k国1jouf学iugjk网ljgsf

国学《新唐书》中所说的道士吴筠(?—778),字贞节,一作正节。唐朝华州华阴(今陕西华阴县)人。年轻时曾习儒业,进士落第后隐居南阳倚帝山。天宝初召至京师,请隶人道门。后入嵩山,师从道教上清派法主潘师正。为人清高耿直,与李白性格近似,所以两人在绍兴一带结识后交往甚密。李白为翰林待诏,一说便是吴筠推荐。后来也像李白一样被高力士谗言中伤,固辞还山。大历十三年(778)卒于剡中。吴筠对道教理论有很多阐发,并有自己独特的修炼实践经验。道教著作主要有《玄纲论》和《神仙可学论》。贺知章(659年-744年),字季真,号石窗,晚年号四明狂客,唐代越州永兴(今浙江萧山)人,唐武后证圣元年(695)中进士,初授国子四门博士,终任太子宾客、银青光禄大夫兼正授秘书监,因而人称“贺监”。贺知章诗文精佳,且书法品位颇高,尤擅草隶,“当世称重”,好事者供其笺翰,每纸不过数十字,共传宝之。诗文与包融、张旭、张若虚并称“吴中四士”。贺知章生性旷达豪放,善谈笑,好饮酒,又风流潇洒,为时人所倾慕。当看到李白的诗文,即赞为“谪仙人也”,后成为忘年之交。晚年上疏请度为道士,求还乡里,诏许之,赐鉴湖一曲。千古传诵的《回乡偶书》“少小离家老大回”即作于回乡之时。

国学《新唐书》以及《清平调》中所说的“沉香亭”在兴庆宫内。兴庆宫位于长安城东偏北处,原来是玄宗为亲王时的王府。开元二年(714)进行大规模改造,开元十六年竣工,玄宗主要居处和处理政务均在此。兴庆宫内主要的宫殿有正殿、大同殿、南薰殿,以及著名的沉香亭、勤政务本楼和花萼楼。兴庆宫内还有个湖泊叫兴庆池,由城外浐河引水注入而成,据说曾有黄龙出入其中,故又称龙池。玄宗时的宰相张九龄有诗曰:“天启神龙生碧泉,泉水灵源侵迤延”(《奉和圣制龙池篇》)唐代皇帝经常在龙池宴集大臣,名诗人沈佺期、张说、张九龄、苏颋、韦元旦等留下不少应制诗篇。这里也是唐代皇族和贵戚们水上游乐“公园”,一直到元代,龙池都还存在。宋仁宗庆历二年(1042),范雍等十八人在兴庆池泛舟赋诗,从诗句“绿竹绕池浮蚱蜢,绮马照水戏秋千”、“歌吹满舡花夹岸,酒帘无处不留人”来看,兴庆池已变成市民的的游览之地,而且美丽又繁华。直到元末元顺帝至元元年(1335)镇守西安的安顺王王妃还在兴庆池举行过盛大宴会。大约到明代中叶,兴庆池才干涸,兴庆宫一带皆成为农田。今日,成为兴庆宫公园。沉香亭在兴庆池东,当时栽种了不少名贵的牡丹,到了花开时节,唐玄宗常携杨贵妃在此赏花饮酒,观看歌舞,成为当时宫廷生活的一大盛事。元稹在《连昌宫词》中对此有段记述:“上皇正在望仙楼,太真同凭阑干立。楼上楼前尽珠翠,炫转荧煌照天地”。caduf国90a87学f0qej网ad878

今日兴庆宫公园内“沉香亭”

国学李白醉草《清平调》之事,在一些文史笔记和诗话、词话,如李浚《松窗录》、张岱《快园道古》、于敏中、英廉《日下旧闻考》、沈雄《古今词话》、陆蓥《问花楼诗话》、冯金伯辑《词苑萃编》、袁枚《随园诗话》、王弈清《历代词话》、毛奇龄《西河词话》等皆有记载传抄,无名氏的《杨太真外传》更将它编为小说。在这些记载中这段史实更为生动、具体,当然也更加夸张:

国学唐玄宗开元年间,宫中多种玄宗喜爱的木芍药,即今日的牡丹。有次得到四种颜色的牡丹“红、紫、浅红、通白”,玄宗下令移植于兴庆池东沉香亭前。当牡丹怒放之际,一日,唐玄宗骑着心爱的“照夜白”马,杨贵妃坐着凤辇相随,一同前来赏花。皇上下诏梨园弟子中最出色的前来伴驾。得十六个乐手,由宫中最著名的乐师李龟年率队而来。一到沉香亭,李龟年便令他那班梨园弟子拿出乐器,准备奏乐起舞为皇上与贵妃助兴。那知唐玄宗却吩咐到:“赏名花,对爱妃,哪能还老听这些陈词旧曲呢?”遂命龟年持金花笺,急召翰林学士李白进宫来写新词。哪知李白宿醉未醒。侍者以水洗面,才稍稍好一点。但拿起笔来便写就《清平调》三章,以花喻人,比附精当贴切又文辞优美。唐玄宗看了十分满意,当即便令梨园弟子用丝竹伴奏,让李龟年唱起新曲。李龟年展喉而歌,杨贵妃拿着玻璃七宝杯,倒上西凉州进贡的葡萄美酒,边饮酒边欣赏歌词对她的赞颂,不觉喜上眉梢。唐玄宗一见愈发兴起,忍不住也亲自吹起玉笛来助兴,每到一首曲终之际,都要延长乐曲,重复演奏,尽兴方止。杨贵妃饮罢美酒,听完妙曲,遂款款下拜,向唐玄宗深表谢意。这段佳话让李龟年留下终生难忘的印象,他曾对五王说,他一生歌曲唱的最出色的,就是在李白在沉香亭所作的三首《清平调》。89qeh国jhadj学q1837网i0auv

国学说起来,这三首《清平调》写的也确实是好。三首诗中,把牡丹和杨妃交互在一起写,花即是人,人即是花,把人面、花光浑融一片,觉得春风满纸,花光满眼,人面迷离,牡丹国色天香,美人花容月貌,互相比衬,彼此交织,语语浓艳,字字流葩,如“一枝红艳露凝香”,既是花红、又是面容,既是花香、也是体香。“云想衣裳花想容”更是服饰胜过彩云,面容胜过花容;至于“春风拂槛”“巫山云雨”,更是在暗示名花、美妃皆同蒙帝王恩泽,难怪玄宗读后大喜。从篇章结构上说,第一首第一首以牡丹比贵妃,歌咏她的美艳,从空间来写,把读者引入蟾宫阆苑;第二首从时间来写,把读者引入楚襄王的阳台,汉成帝的宫廷,运用典故,以带露之花比贵妃得宠;第三首归到目前的现实,兼咏贵妃和牡丹。诗笔不仅挥洒自如,而且相互钩带。“其一”中的春风,和“其三”中的春风,前后遥相呼应。无怪这三首诗当时就深为唐玄宗所赞赏,古代诗论家们对这三首《清平调》也是好评如潮:明人周珽称其为“语语浓艳,字字葩流”(《唐诗选脉会通评林》);清人沈德潜也说:(《清平调》)“三章“三章合花与人言之,风流旖旎,绝世丰神。”(《唐诗别裁》)yedd国学网u3470L’;c4s

云想衣裳花想容

国学但是,李白得宠于这三首《清平调》,也得罪于这三首《清平调》。《新唐书·李白传》和李浚《松窗录》都有记载说:自此以后玄宗甚是垂青李白,异于其它翰林学,“帝爱其才,数宴见”,想给李白封官,但数次都被杨玉环阻止了,因为高力士曾对杨玉环进谗:杨玉环本来对赞颂自己的三首《清平调》非常喜欢,常常吟哦。高力士见后挑拨说:“我还以为你会把李学士恨入骨髓,想不到你还唱这三首词”。杨玉环不解,高力士便说:“你难道没有看到他在词中将你比作赵飞燕吗?”(《清平调》第二首中结尾两句为:“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赵飞燕为汉成帝的皇后,身轻若燕,能作掌上舞。相传汉成帝为赵飞燕造了一个水晶盘,令宫人用手托盘,赵飞燕则在水晶盘上潇洒自如地舞蹈。而杨玉环则体态丰腴,,时谚有“燕瘦环肥,各得其宜”之语。另外赵飞燕曾与赤凤私通,将赵飞燕作比附,也有讥杨妃之宫闱不检的内涵。这两项都犯了杨玉环的大忌,当然要阻止玄宗给李白封官了。那么,高力士为什么要嫉恨李白,对杨贵妃进谗呢?这又与他受李白侮辱,李白醉后要他为己脱靴有关。李白据《旧唐书》、《续资治通鉴》和《容斋随笔·四笔》等文史记载,这也是李白被“赐金放还”的主要原因:“尝沉醉殿上,引足令高力士脱靴,由是斥去”。这段史料民间传说、小说、戏曲中,就变成富有才华的李白狂傲政治、有意贬抑权奸的故事。例如、明代冯梦龙的话本小说《醒世恒言》中就有个《李谪仙醉草吓蛮书》。故事写番使前来唐朝下书,但翰林学士拆开一看全然不识一字。天子让主持进士考试的南省试官杨国忠开读。“杨国忠开看,双目如盲,亦不晓得”。玄宗大怒,“限三日,若无人识此番书,一概停俸;六日尤人,一概停职;九日无人,一概问罪。别选贤良,并扶社稷”。贺知章回家将此事说与李白,此时李白因参加进士考试不肯行贿而被杨国忠黜落,正闲居友人贺知章家中。李白对贺知章说愿与圣上分忧。贺于是保举李白上殿。李白拿起蛮书“看了一遍,微微冷笑,对御座前将唐音译出,宣读如流。玄宗大喜,即日拜为翰林学士,并设宴于金銮殿,要李白“开怀畅饮,休拘礼法”。李白尽量而饮,不觉酒浓身软。天子令内官扶于殿侧安寝。下面最精彩的“醉草吓蛮书”故事:

次日五鼓,天子升殿。净鞭三下响,文武页班齐。李白宿醒犹未醒,内官催促进朝。百官朝见已毕,天子召丰白上殿,见其面尚带酒容,两眼兀自有朦胧之意。天子分付内侍,教御厨中造三分醒酒酞鱼羹来。须臾,内恃将金盘捧到鱼羹一碗。天子见羹气大热,御手取牙答调之良久,赐与李学士。李白跪而食之,顿觉爽快。是时百官见天子恩幸李白,且惊且喜,惊者怪其破格,喜者喜其得人。惟杨国忠,高力士愀然有不乐之色。圣旨宣番使入朝,番使山呼见圣已毕。李白紫衣纱帽,飘飘然有神仙凌云之态,手捧番书立于左侧柱下,朗声而读,一字尤差,番使大骇。李白道:“小邦失礼,圣上洪度如工,置而下较,有诏批答,汝宜静听!”番官战战兢兢,跪于阶下。天子命设七宝床于御座之傍,取于闻白五砚,象管免毫笔,独草尤香墨,五色金花笺,排列停当。赐李白近御榻前,坐锦墩草沼。李白奏道:“臣靴不净,有污前席,望皇上宽恩,赐臣脱靴结袜而登。”天子准奏,命一小内侍:“与李学士脱靴。”李白又奏道:“臣有一言,乞陛下赦臣狂妄,臣方敢奏。”天子道:“任卿失言,朕亦不罪。”李白奏道:”臣前入试春闹,被杨大师批落,高大尉赶逐,今日见二人押班,臣之神气不旺。乞玉音分付杨国忠与臣捧砚磨墨,高力士与臣脱靴结袜,臣意气始得自豪,举笔草诏,口代天言,方可不辱君命。”天子用人之际,恐拂其意,只得传旨,教“杨国忠捧砚,高力十脱靴”。二人心里暗畸自揣,前日科场中轻薄了他,“这样书生,只好与我磨墨脱靴。”今日恃了天子一时宠幸,就来还话,报复前仇。出于无奈,下敢违背圣旨,正是敢怒而下敢言。05awemk国学网rWR034$@

国学很显然,这段故事是将史实中的醉草《清平调》三章改为“醉草吓蛮书”,将《新唐书》中玄宗初次召见李白时的“帝赐食,亲为调羹,有诏供奉翰林”改到李白醉草“吓蛮书”的前后,并将“醉殿上,引足令高力士脱靴”改为醉草“吓蛮书”的条件,并由高力士扩大到高力士、杨国忠二人,以此来抨击贪赃枉法、埋没人才的权奸。在称颂和表露超常的才华的同时更加突出他酷爱自由的个性、蔑视权势小人的傲骨和淋漓酣畅的诗酒精神。应当说,这种改编和创造,到更符合李白不容于朝廷被“赐金放还”的真正原因。因为李白被“赐金放还”,绝不是《新唐书》所说的“醉殿上,引足令高力士脱靴”一个偶发事件那样简单,应是有下面两个因素长期造成的:一方面是自己的人生理想得不到实现,极度苦恼之中,变得更加颓放。当年李白接受征召赴长安,是非常兴奋的:“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南陵别儿童入京》),以为自己“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的政治理想借此可以达到实现了,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此时的唐玄宗已不是励精图治的开元盛世天子,而是“从此君王不早朝”的风流君王了。他看中乃至奖赏李白,只不过把他当做可以填新词、谱新曲的御用文人,作为太平盛世的一种点缀而已,对于怀有“扶社稷、安黎元”壮志的李白来说,内心自然非常痛苦与失落。本来就嗜酒狂放的李白自然会更加醉酒佯狂,以致表示“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将进酒》),以致“天子呼来不下船,自称臣是酒中仙”(杜甫《醉中八仙歌》),以致“沉醉殿上,引足令高力士脱靴,由是斥去”。另一方面,李白为人又正直高傲、遗世独立,他不会为高官厚禄曲己求人、奴颜婢膝,更不会与奸佞随波逐流、同流合污,按他自己的话来说,三年长安生活,常常是“揄扬九重万乘主,谑浪赤墀青锁贤”(《玉壶吟》)。让杨国忠磨墨、高力士脱靴,大概就是他“谑浪赤墀青锁贤”的事例之一。这种与朝廷风气尖锐对立的人文品格固持,即使唐玄宗没有“赐金放还”,他也要辞职归去了。在“赐金放还”之前,他对唐玄宗就说过“徒希客星隐,弱植不足援!”(《书情赠蔡舍人雄》),要学东汉的严光,辞别汉光武帝,归隐湖上了。

国学但在孟棨的《本事诗》中,醉草的诗歌中虽也将杨玉环比作赵飞燕,但却不是三首《清平调》而《宫中行乐词》十首;虽也要求有人磨墨,但不是宰相杨国忠而是“二内臣”。既然没有高力士脱靴这一情节,也就不会有高力士向杨玉环进谗这回事。那么李白的赐金放还也就与杨玉环无关,而是玄宗本人不满意。《本事诗》中是这样叙述的:

国学玄宗听到关于李白介绍后,将李白召入翰林院。玄宗非常欣赏李白过人的才华和文章辞藻,又有超人的识见,想等一等给他一个很高的官职,因此暂时就没有任命他具体的官职,只是在御前供奉。有次因为要宫人歌舞,便吩咐高力士:“面对良辰美景,哪能专门听宫廷乐队歌舞,必须有文人学士前来吟咏留下美妙词章,这样才可以夸耀于后世”,于是下令召见李白。李白此时正应邀赴宁王酒宴,已喝的酩酊大醉。来到御前跪拜时便瘫在那里。玄宗知道谱曲非李白所长,便要李白用五律写十首《宫中行乐词》。李白拜倒在地说:“宁王赏我酒,我已经喝醉了。请皇上原谅臣的放肆,我才能发挥自己微薄的伎俩”。玄宗说:“可以”。于是下令让两个内监来搀扶他,又替李白研墨并把蘸好墨的笔递到他手上,又让两个内侍在他前面张上朱丝栏。李白拿起笔想了一下,然后,毫无停顿,文不加点,立马将十首诗草就。而且笔迹龙飞凤舞,词句精美,对仗工饬。其中第一首写道:“柳色黄金嫩,梨花白雪香。玉楼巢翡翠,金殿宿鸳鸯。选妓随雕辇,徵歌出洞房。宫中谁第一。飞燕在昭阳”李白从此经常出入宫中,玄宗恩礼殊厚。但最后竟然上表章要求离开朝廷。玄宗也认为李白不具备国家重臣的气质。下诏赐金放还。

国学孟棨说的十首《宫中行乐词》今存八首,上述为第二首。全诗铺陈帝王富贵生活,但铺排中亦有讽谏。首联写春景,为全篇作环境渲染。后面四句描写皇帝的宫廷生活。玉楼、珠殿、雕辇(装饰华美的人挽车)、洞房(神仙洞府般的房屋),铺陈皇家富贵,旖旎风光。其中“金殿宿鸳鸯”已暗指李隆基和杨玉环,给尾联以赵飞燕比喻杨玉环作了伏笔。在李白之前,描绘宫廷享乐生活的宫体诗,多为风格绮靡浮艳,语言纤巧农丽。但李白的《宫中行乐词》却华丽而不失清新,铺张而不忘讽兴。虽是奉命而作,却能自有崖岸。所以沈德潜说这组诗“于缘情绮靡中,不忘讽意,寄兴独远”(《唐诗别裁》)

国学孟棨是唐代人,比起写《新唐书》的宋人欧阳修等自然更接近李白的时代。但《新唐书》“文学传”不选孟棨《本事诗》中这段记载而取李浚的《松窗录》。倒不是松窗录中记载情节更曲折,更富传奇性,更在于《松窗录》记载中的唐玄宗“赏名花、对妃子”而求新词,更符合天宝后期这位重色轻国的荒淫帝王思想行为;让杨国忠磨墨、高力士脱靴更能突出李白蔑视权贵的傲骨精神;高力士的进谗和“上尝三欲命李白官,卒为宫中所悍而止”也更能体现当时朝政的昏暗和玄宗的昏庸,而这些正是导致安史之乱的主因。由此可见,欧阳修等所撰的《新唐书》在选材上是很有政治眼光的。当然,从中也可看出“李白醉草”这个唐诗故事的演变进化过程。@%@62S12国学网34KZ^$#!%NUI#$

附《新唐书·李白传》

国学天宝初,南入会稽,与吴筠善,筠被召,故白亦至长安。往见贺知章,知章见其文,叹曰:“子,谪仙人也!”言于玄宗,召见金銮殿,论当世事,奏颂一篇。帝赐食,亲为调羹,有诏供奉翰林。白犹与饮徒醉于市。帝坐沈香亭,意有所感,欲得白为乐章,召入,而白已醉,左右以水靧面,稍解,授笔成文,婉丽精切无留思。帝爱其才,数宴见。白尝侍帝,醉,使高力士脱靴,力士素贵,耻之,擿其诗以激杨贵妃,帝欲官白,妃辄沮止。白自知不为亲近所容,益骜放不自修,与知章、李适之、汝阳王李琎、崔宗之、苏晋、张旭、焦遂为“酒八仙人”。恳求还山,帝赐金放还。

《本事诗》孟棨

国学玄宗闻之,召入翰林。以其才藻绝人,器识兼茂,欲以上位处之,故未命以官。尝因宫人行乐,谓高力士曰“对此良辰美景,岂可独以声伎为娱,倘时得逸才词人吟咏之,可以夸耀於后”遂命召白。时宁王邀白饮酒,已醉。既至,拜舞颓然。上知其薄声律,谓非所长,命为宫中行乐五方律诗十首,白顿首曰“宁王赐臣酒,今已醉。倘陛下赐臣无畏,始可尽臣薄技”上曰“可”即遣二内臣掖扶之,命研墨濡笔以授之,又令二人张朱丝栏於其前。白取笔抒思,略不停缀,十篇立就,更无加点。笔迹遒利,凤跃龙拏。律度对属,舞不精绝。其首篇曰“柳色黄金嫩,梨花白雪香。玉楼巢翡翠,金殿宿鸳鸯。选妓随雕辇,徵歌出洞房。宫中谁第一。飞燕在昭阳”文不尽录。常出入宫中,恩礼殊厚。竟以疏从乞归。上亦以非廊庙器,优诏罢遣之。

《松窗录》李浚

国学开元中,禁中初重木芍药,即今牡丹也。〔《开元天宝花木记》云,禁中呼木芍药为牡丹。〕得四本,红、紫、浅红、通白者,上因移植于兴庆池东沉香亭前。会花方繁开,上乘照夜白,太真妃以步辇从,诏特选梨园弟子中尤者,得乐十六部。李龟年以歌擅一时之名,手捧檀板,押众乐前,将歌之。上曰“赏名花,对妃子,焉用旧乐词为”遂命龟年持金花笺,宣赐李白,立进《清平调》辞三章。白欣然承旨,犹苦宿酲未解,因援笔赋之。辞曰:“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晓拂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其一)。一支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其二)。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栏杆(其三)”龟年遽以辞进。

国学上命梨园弟子,约略调抚丝竹,遂促龟年以歌。太真妃持玻璃七宝盏,酌西凉州蒲桃酒,笑领歌意甚厚。上因调玉笛以倚曲,每曲遍将换,则迟其声以媚之。太真饮罢,敛绣巾重拜上。龟年常语于五王,独忆以歌得自胜者,无出于此,抑亦一时之极致耳。上自是顾李翰林,尤异于他学士。会高力士终以脱靴为深耻,异日,太真妃重吟前词,力士戏曰:“此为妃子怨李白,深入骨髓,何反拳拳如是?”太真因惊曰:“何翰林学士能辱人如斯?”力士曰:“以飞燕指妃子,是贱之甚矣”!太真颇深然之。上尝三欲命李白官,卒为宫中所悍而止。v$!wjj8_ALs!@e_国学网a5j%

唐诗故事:秦王破阵乐 诗词清话

唐诗故事:秦王破阵乐

唐诗与舞蹈(其一) 七德舞(秦王破阵乐) 白居易 七德舞——美拨乱,陈王业也。 七德舞,七德歌,传自武德至元和。元和小臣白居易,观舞听歌知乐意,乐终稽首陈其事。 太宗十八举义兵,白旄黄钺定两京。擒充戮...
汉魏南北朝乐府清赏之二十 诗词清话

汉魏南北朝乐府清赏之二十

南朝乐府·吴声歌 华山畿   华山畿,君既为侬死,独生为谁施?欢若见怜时,棺木为侬开!(之一)     啼著曙,泪落枕将浮,身沈被流去(之七)   相送劳劳渚,长江不应满,是侬泪成许。(之十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