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故事:蓝桥相会

书阁
书阁
书阁
1898
文章
0
评论
2021年4月6日
评论
30 9066字阅读30分13秒

赠樊夫人
裴航
同舟胡越犹怀思,况遇天仙隔锦屏。
倘若玉京朝会去,愿随鸾鹤入青冥

答裴航
樊夫人
一饮琼浆百感生,玄霜捣尽见云英。
蓝桥便是神仙窟,何必崎岖上玉清。

  这两首诗见于清人彭定求等编的《全唐诗》卷860,是唐穆宗长庆年间秀才裴航与仙人樊夫人之间的定情诗。这个故事最早见于唐人裴铏的《传奇》。关于裴铏和其传奇小说《传奇》,在《唐诗故事》(四)“昆仑飞侠”中已作介绍。这个故事说的是:

  唐朝长庆年间,有个秀才叫裴航,因科举考试不中到鄂渚去漫游,拜访老朋友崔相国。崔相国赠给他二十万钱,要长途携带回到京城,因而雇大船载到湘汉。同船有一位樊夫人,是位国色天香的美人。两人隔着帷帐问答交谈,仍觉亲近融洽。裴航虽感亲切,但没有办法直接见面去表达自己的心曲。于是他就贿赂樊夫人的侍妾袅烟,求她送达一首诗:“同为胡越犹怀想,况遇天仙隔锦屏。倘若玉京朝会去,愿随鸾鹤入青云。”诗意说:我俩同时身处湖湘这蛮荒之地却让我产生思念之情,但是天仙般的美人隔着什锦屏风无法相亲。假如你是到天上的玉京朝会,我愿追随你骑着青鸾和白鹤共入青冥”。诗送去之后,很久没有得到答复,裴航多次讯问袅烟,袅烟说:“娘子看了诗如同没看过一样,你让我怎么办?”裴航没有办法,于是在道途中搜求名酒珍果去送给她。樊夫人这才派袅烟去召裴航相见。到帐帷之后,觉得玉莹光寒,花明丽景,樊夫人乌云似的鬟鬓低垂,修眉如新月淡扫,其举止就是烟霞以外的仙人,怎肯与尘俗之人为偶?裴航几乎看呆了,再拜行礼,愣了很久。樊夫人说:“我有丈夫在汉南,将要弃官而幽居深山,召我前去诀别。我深为担忧,又担心不能如期赶到,哪里还有心情留意顾盼他人呢?只不过很高兴与郎君同舟共济,请不要以此产生谐谑之心。”裴航说:“不敢。”裴航知道樊夫人操守如冰霜,不可冒昧相求,于是喝了酒就回来了。事后,樊夫人回赠一首诗,让袅烟拿送给裴航,诗中说:“一饮琼浆百感生,玄霜捣尽见云英。蓝桥便是神仙窟,何必崎岖上玉清。”诗意是说:喝了你赠送的名酒我百感交集,玄霜捣成后就可以得到云英。蓝桥就是神仙居住的地方,何必随我上青冥去玉京?裴航看了这首诗,感激又惭愧,但不知道诗中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自此之后,樊夫人和裴航再没有见面,只是让袅烟表达寒暄而已。抵达襄后汉,樊夫人与使婢带着妆奁,没有和裴航告辞就走了,没人能知道她到哪里去。

  裴航到处寻访她,可是樊夫人隐迹匿形,意无踪影。裴航也只好整治行装回京。经过蓝桥驿附近,因为口渴得很,就下驿道去找水喝。看见三四间茅屋,低而又狭窄,有个老妇人在纺麻苎。裴航作揖后讨水喝。老妇人喊道:“云英,拿一罐水来,郎君要喝。”裴航听后很惊讶,回想起樊夫人关于“云英”的诗句想不出其中的道理。不一会儿,在苇箔的下面伸出一双白玉般的手,捧着一个瓷罐子。裴航接过来喝水,只觉得异香浓郁,透到门外,真是玉液琼浆。于是在还回瓷罐子时,突然揭开苇箔,看见一个女子,象露珠裹着的红玉,象春风融化了的雪彩,脸胜腻玉,鬓如浓云,娇滴滴地掩面遮身,即使红兰隐于幽谷,也不能和她的美丽芳容相比。裴航呆了,脚象扎根了似的不能走开。于是便对老妇人说:“我的仆人和马都饿了,希望在此休息,定当重重答谢,望您不要拒绝我们。”老妇人说:“任从郎君自便。”而且就让其仆人吃饭喂马。过了很久,裴航对老妇人坦白说:“刚才看见小娘子,艳丽得使人吃惊,姿容超过当世之人,我所以徘徊不能离去,就是因为希望纳厚礼而娶她,可以吗?”老妇人说:“她已应许嫁给一个人,只是时候没到未能成亲罢了。我现在年老多病,只有这个孙女,昨天有个神仙送给我灵丹,但必须用玉杵臼捣之一百天,方能吞服,服后能长生。您如果一定要娶我的孙女,条件就是找得这个(月巽),我一定把她嫁给你。其余金帛等物,对我没有用它之处。”裴航拜谢说:“我愿意以百日为期限,一定带杵臼到来,请不要再应许别人。老妇人说:“就这样吧!”裴航就这样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蓝桥。

  等到了京城,一点也不把科举的事放在心上,只是到坊曲闹市喧腾的街道去,高声打听那里有玉杵臼,竟没有一点影子和回响。他一心一意寻找玉杵臼,有时遇到朋友,也好象不认识似的,大家都说他是狂人。数月余日,偶然遇到一个卖玉的老汉,老汉对他说:“最近我接到了虢州药铺卞老的信,说是有玉杵臼要卖掉,见郎君恳切寻求到这种程度,我当写信指引你去。”裴航惭愧地一再感谢这宝贵的信息,来到虢州。果然看到这千百计寻求的玉杵臼。但卞老说:“除非出钱二百贯,否则不卖”。裴航倾囊而出,又把仆人和马都卖掉,才凑足20万(一缗等于一千钱)。于是独自一人步行奔向蓝桥。昔日那个老妇人见此大笑说:“天下有如此讲信用的人吗?我怎能爱惜孙女而不酬谢他的功劳呢?”女郎也微笑着说:“虽然这样,然而还要为我们捣药一百天,才能商议婚姻之事”。老妇人把药从襟带间解下来,裴航就开始捣药,白天干活晚上休息,到晚上老妇人就把药和杵臼收归内室。裴航又听到捣药的声音,就去偷看,看到有个白兔拿着杵臼,雪白的光芒辉映满室,可以照出细毛和芒刺,于是裴航的意志更加坚定。就这样捣满一百天,老妇人把药吞服后,对裴航说:“我当进洞去告诉亲戚,为裴郎准备帐帷,你且留在这稍等”。说后,就带着女郎进了山,

  不一会,就见一队车马仆隶前来,迎接裴航前去。道路尽头,裴航看到一个很大的府第,一眼望不到头,镶珠的门扉在日光下闪动,里面有帐幄屏帷及珠翠珍玩,没有一件不尽善尽美,简直超过贵戚之家。仙童侍女引导裴航入帐完成礼仪后,裴航向老妇人下拜,感激涕零。老妇人说:“裴郎本来是清冷裴真人的子孙,命中注定要出世为仙,还不当感谢我这老婆子吗!”接着便带着裴航引见参加婚礼的诸位宾客诸,多半是神仙中人。其中有一个仙女,梳着鬟鬓穿着霓衣,说是云英的姐姐。裴航拜见后,仙女说:“裴郎不认识我了吗?”裴航说:“从前不是姻亲,想不起来在哪儿拜识。”仙女说:“不记得从鄂渚同船回到襄汉的人了吗?”裴航很惊讶,诚恳地道歉并表示敬意。后来问左右的人,回答说:“这是小娘子的姐姐云翘夫人,仙君刘纲的妻子,已经是真人,担任玉皇大帝的女官。”老妇人就让裴航领妻子进入玉峰洞中,到琼楼珠室去居住。以绛雪琼英之丹为食。裴航逐渐变得体性清虚,毛发变得深青带红,后又转绿,进入神化自在之境,亦超升为上仙。

  到了太和年间,其友人卢颢在蓝桥驿的西边遇到他,于是说起得道之事。裴航就赠给卢颢蓝田美玉十斤、紫府灵丹一粒。两人叙话一整天,裴航让卢颢到他亲友那里去送信。卢颢磕头说:“老兄已经得道成仙,无论如何求您教我如何长生?”裴航说:“老子说,‘虚其心,实其腹’,现在的人,心越来越实,怎能懂得道家之理?”卢颢还是不明白,裴航就告诉他:“心多妄想,腹漏精溢,就可以知道虚实了。凡人自有不死之术、返老还童之丹方,只是您未便可教,将来再说吧!”卢子知道不可能请求得到了,但还等宴席终了才离去。后世的人没有遇见裴航的。

  这是篇人神相恋、神奇又浪漫的爱情故事,是唐传奇中描写人神相恋故事的代表之作。裴铏生活在唐末,当时政局动荡,战乱频仍,社会险象环生。当时的人们尤其是士大夫找不到出路,因而陷于空虚苦闷,便通过崇奉道教、追求幻想,来得到精神上的宣泄和满足,这是唐末产生大量神仙道化小说如《传奇》、《灵异录》、《树萱录》、《潇湘录》的社会原因。与此同时,婚姻幸福美满,爱情执着专一,这也是小说一个永远说不完的题材。两者的结合,就产生了这篇《蓝桥相会》。小说中的裴航,对爱情的执着追求,通过老妇人设下的种种考验,这是他获得美满爱情成,也是他能得道成仙的主要原因。作者肯定什么、追求什么,取向是很显豁的。

  作为唐传奇中描写人神相恋故事的代表之作,这篇小说在艺术上确有许多成功之处:

  第一,裴铏的《传奇》在艺术上的最大成功之处就是通过曲折的情节和众多的细节来塑造人物形象,从而为后来的章回小说创造出典型的范例,这在《裴航》中亦有充分的体现。《裴航》最大的成功之处就在于通过上述手法塑造了一个不同流俗,对爱情又执着专一的士大夫形象。有唐一代的士大夫,均以中进士、娶世家“五姓女”、修国史为人生最高理想。但裴航却与此大唱反调。裴航原是一位求仕的秀才,在从鄂渚返京途中,邂逅蓝桥下绩麻姑娘云英,为她的美貌所倾倒。他不顾门第的高低,向其求婚。为了得到云英之爱,他放弃举业,不顾别人的耻笑,到处访求聘物玉杵臼,并不惜倾囊而出,甚至卖马、卖仆,带着玉杵臼徒步奔向蓝桥。当云英又进一步提出“捣药百日,方议姻好”这个新的条件后,他仍无怨无悔,捣药百日,毫无懈怠,终于与云英结为百年之好,而且在云英的超度下成为上仙。通过坚持不懈的努力,获得了爱情,也获得了长生,这个晚唐社会人人向往的最完美结局。这虽然不出以貌相悦的中国传统小说窠臼,也与作者的崇道思想有关,但毕竟是个带有时代叛逆特征又有着美好追求的新人形象,他与同为唐人小说《莺莺传》中的张生,《霍小玉》中的李益有着天壤之别。

  第二,这篇小说情节结构波澜起伏,亦开中国传统小说以情节取胜的先河。小说一开始,写裴航在湘汉与樊夫人同船,两人相悦相见,又相互赠诗,读者会以为故事情节会在这两人之间展开,孰知仅仅是铺垫,主要情节的一个“得胜头回”;当裴航千辛万苦找到玉杵臼,徒步送交老婆婆,如约奉上聘礼后,读者也松了口气,以为大功告成之际,孰知又起波澜:云英又进一步提出“捣药百日,方议姻好”这个新的条件,裴航又再一次受到考验。当然,裴航追求爱情的执着坚贞、无怨无悔的性格特征,在这进一步的考验中更进一步展现出来。这里需要指出的是,《裴航》虽是文人写就的一篇传奇,但是以民间故事作为基础的。这种设定一个目标并不断变化,以考验爱情忠诚度的模式,是民间故事常用的手法。不仅是是中国,西方的《巨人传》,西方的《坎特柏雷故事集》,俄罗斯的伊凡王子故事中皆不乏这类事例。但《裴航》的高明之处在于:裴航与樊夫人的故事不仅仅是个铺垫,樊夫人不仅仅是个陪衬。这个短短的故事却有两条线索:一条是明线,即裴航爱慕、追求和得到云英的爱情;还有一条暗线:樊夫人赠诗“一饮琼浆百感生,玄霜捣尽见云英”等实际上已对整个故事展开作出暗示和安排,整个故事就是沿着“一饮琼浆百感生,玄霜捣尽见云英。蓝桥便是神仙窟,何必崎岖上玉清”而展开。老妇人要玉杵臼作为聘物,甚至卖玉老汉提供的线索,虢州药铺卞老的高价索要,也皆是樊夫人安排的考验。等到裴航经受住诸般考验后,再让裴航和樊夫人在云英婚礼上再次相见,交代樊夫人和云英关系,点破这一切皆是樊夫人的撮合和精心安排。让明暗两条线交汇到一起结。可见开头一段并非纯是铺垫,许仙不虚。足见作者情节安排的精巧。

  第三,裴铏在《传奇》中创造一种骈散结合的语言表达方式:以骈文、诗赋描写人物或场景,以散文方式叙事,这也成为后来中国文言小说和白话小说基本的语言表达方式。《裴航》篇也是如此,叙述故事时用的是散文,但在描写樊夫人外貌时用的就是骈文:“玉莹光寒,花明丽景,云低鬟鬓,月淡修眉,举止烟霞外人,肯与尘俗为偶”;描写云英也是如此:“露裛琼英,春融雪彩,脸欺腻玉,鬓若浓云,娇而掩面蔽身,虽红兰之隐幽谷,不足比其芳丽也”。用大量的比喻组成韵语,在形象上和音韵节奏上皆构成美感。这种组合方式在后来的传统小说中虽搞得很烂俗,但开始给人的感觉还是很新鲜的。

  裴铏的《裴航》对后来的文学创作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如在小说方面:唐·李玫《纂异记》“裴航”,宋代皇都风月主人的《绿窗新语》卷上《裴航蓝桥遇云英》,罗烨《醉翁谈录》《裴航遇云英于蓝桥》,清平山堂话本《蓝桥记》皆有转录;被改编成戏剧的,最早见于宋官本杂剧《裴航相遇乐》。此后有元代庾天锡《裴航遇云英》,明龙膺《蓝桥记》石牧《裴航遇仙》杂剧,明代杨之炯《玉杵记》,吕天成《蓝桥》传奇,清代黄兆森《裴航遇仙》,云水道人《蓝桥玉杵记》杂剧等;文人笔记有:宋·计有功《唐诗纪事》卷四十八“裴航”,宋·李昉《太平广记》卷五○“神仙”,宋·曾慥《类说》卷三十二,宋·罗烨《醉翁谈录》辛集卷一“神仙嘉会类·裴航遇云英于蓝桥”,明·胡应麟《玉壶遐览》卷二,明·蒋一葵《尧山堂外纪》清·贾茗辑《女聊斋志异》卷三“裴航”等。甚至道家典籍和科技书籍对此也有记载:如元·赵道一《历世真仙体道通鉴後集》卷四“裴航”;清·张宗法《三农纪》卷二十三“谋生”等。

  至于引用裴航遇云英典故的小说、笔记、戏曲、诗词者更多,如明·西湖渔隐主人《续欢喜冤家》第十八回“王有道疑心弃妻子”;明·凌濛初《初刻拍案惊奇》卷十八“丹客半黍九还 富翁千金一笑”;清·《梼杌闲评》第三回“陈老店小魏偷情 飞盖园妖蛇托孕”;元·钟嗣成《录鬼薄》卷上裴航遇云英》;宋·周密《武林旧事》卷十《裴航相遇乐》;宋·杨泽民·浣溪沙:“芳蕊鬅松夹道垂。珠幢玉节下瑶池。异香团就小花儿。应念裴航佳句好,休论白傅送行悲。月娥亲自送仙衣”;元曲《洞庭湖》:“玉杵闲,玄霜尽,何敢蓝桥望行云。裴航自有神仙分。原是个窃玉人,做了个赏月人,成就了折桂人”;纳兰容若词《忘堂春》:“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晚晴簃诗汇》卷一百四十九,朱泰修诗:“十里桑麻百尺梧,山重水复一村孤。蓝桥自是神仙境,不在裴航事有无”;戏曲:明·杨柔胜《玉环记》第十出“皋谒延赏”等。可见其影响是极其广泛和深远的。

  其实,唐诗中还有一个关于“云英”的故事,发生在晚唐诗人罗隐身上,诗名《答云英见诮赠妓云英》,作者是罗隐,诗曰:

钟陵醉别十余春,重见云英掌上身。
我未成名君未嫁,可能俱是不如人。

  此诗载于清人沈德潜的《唐诗别裁》(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年版,下卷688页)。

  这个故事得从罗隐的经历说起。罗隐(833—910),字昭谏,新城(今浙江富阳市新登镇)人。唐宣宗大中十三年(859)底至京师,应进士试,历七年不第,于是改名为罗隐。懿宗咸通八年(867)乃自编其文为《谗书》,益为统治阶级所憎恶,所以罗衮赠诗说:“谗书虽胜一名休”。后来又断断续续考了几年,总共考了十多次,自称“十二三年就试期”,最终还是铩羽而归,史称“十上不第”。唐昭宗光化年(898-901)间,同事将及第新榜拿给他看,罗隐不胜感慨,在榜后題了首诗,即有名的《题新榜》:“黄土原边狡兔肥,犬如流电马如飞。灞陵老将无功业,犹忆当时夜猎归”。诗中自比武艺超群但命运不好的汉代飞将军李广,以此发泄唐末对埋没人才的愤懑。黄巢起义后,罗隐避乱隐居九华山。僖宗光启三年(887)55岁时归乡依吴越王钱镠,历任钱塘令、司勋郎中、给事中等职。后梁开平三年十二月十三日(910年1月26日)去世。

  其实,罗隐具有杰出的文学才华。罗隐小时候便在乡里以才学出名,他的诗和文章都很出众,为时人所推崇,他和同族另外两个有才的被合称“三罗”。他是晚唐文学中最杰出的代表之一,罗隐工诗能文,与陆龟蒙、皮日休齐名;又与罗虬、罗邺并称“三罗”。诗文都很出色,诗歌如《雪》:“尽道丰年瑞,丰年事若何?长安有贫者,为瑞不宜多!”《西施》:“家国兴亡自有时,吴人何苦怨西施。西施若解倾吴国,越国亡来又是谁?”都能别出心裁,具有极强的讽刺意味和抨击力。散文以《谗书》为代表,更是“愤懑不平之言,不遇于当世而无所以泄其怒之所作”(方回《谗书》跋),如《英雄之言》通过刘邦、项羽的两句所谓“英雄之言”,深刻地揭露了那些以救民涂炭的“英雄”自命的帝王的强盗本质。说天鸡》、《汉武山呼》、《三闾大夫意》、《叙二狂生》、《梅先生碑》等篇,也都是嘻笑怒骂,涉笔成趣,显示了他对现实的强烈批判精神和杰出的讽刺艺术才能。鲁迅》曾予以高度评价:“唐末诗风衰落,而小品放了光辉。但罗隐的《谗书》,几乎全部是抗争和愤激之谈……正是一榻糊涂的泥塘里的光彩和锋芒。”(《小品文的危机>》

  上面这首《赠妓云英》就是写于十多次落第之后。诗下有作者的自注:“(罗)隐下第,见旧妓云英。云英曰:‘罗秀才尚未脱白!’因赠以诗。”《唐才子传》中也有类似的记载,更详细一点:“隐初贫来赴举,过钟陵,见营妓云英有才思。后一纪,下第过之。英曰:‘罗秀才尚未脱白’。隐赠诗云:‘钟陵醉别十余春,重见云英掌上身。我未成名卿未嫁,可能俱是不如人’”。意思是说罗隐初次因贫穷而去参加科举考试,路过钟陵时结识营中的官妓云英,云英的才思给他留下深刻印象。十二年考试落榜后又再次遇见云英,云英说:“罗秀才啊,你还没摘掉白丁的帽子!”罗隐便写了这首诗送她。所谓“脱白”是指中举。古代衣服的颜色是有严格规定的,庶民(包括秀才)只能穿白色,九品官员服“浅青”,八品服“深青”,七品服“浅绿”六品服“深绿”五品服“浅绯”四品服“深绯”,三品以上大员才能服“紫”,所以考中举人以上才能改变服色,俗称“脱白”。妓女云英这句是大实话,但也带有嘲笑之意,所以回赠她这首诗。所谓“掌上身”是咏歌云英的身体轻巧、舞姿高妙,像像当年的赵飞燕一样,可以作“掌上舞”。诗的最后两句将两人的遭遇和命运作一类比:自己文采高妙,但多次落第,至今仍是白身;云英身体轻巧、舞姿高妙至今也仍是营妓未能嫁人:“可能俱是不如人”。诗的结句用反语对这个压抑人才、摧残精英的社会进行反讽和抨击。比起白居易的“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叹息,更多了一些愤怒和挖苦!所以明代屠中孚说:“若《答云英见诮》及《题新榜》二绝,真堪为之涕落。”(《刻罗江东集序》)。

  其实,云英这句带有玩笑的大实话,也反映了当时的社会取向。如上所述,唐代的士大夫,均以中进士、娶世家“五姓女”、修国史为人生最高理想,这也影响到世人的看法。据《唐才子传》:光启三年,55岁时归乡依吴越王钱镠,历任钱塘令、司勋郎中、给事中等职,在吴越诗名日隆,几乎家喻户晓。有次,邻国南唐派使者来吴越,朝臣问使者见过罗给事(罗隐,官给事中)没有?使者说没见,也不知道这个人。吴越的朝臣很诧异说:“四海闻罗,江东何拙之甚?”知名度这么高的罗隐,四海都闻名,而你们南唐人却不知道,不是愚昧太很了吗?南唐的使者也回答得巧妙:“为金榜无名,所以不知。”这段故事,也可以为《裴航》中的裴航不顾流俗、不慕功名的品质作一旁证。

附《裴航》裴铏

  长庆中,有裴航秀才,因下第游于鄂渚,谒故旧友人崔相国。值相国赠钱二十万,远挈归于京。因佣巨舟载于湘、汉。同载有樊夫人,乃国色也。言辞问接,帷帐昵洽。航虽亲切,无计道达而会面焉。因赂侍妾袅烟而求达诗一章,曰:“同为胡越犹怀想,况遇天仙隔锦屏。惝若玉京朝会去,愿随鸾鹤入青云。”诗往,久而不答。航数诘袅烟。烟曰:“娘子见诗若不闻,如何?”航无计,因在道求名酝珍果而献之。夫人乃使袅烟召航相识。及褰帷,而玉莹光寒,花明丽景,云低鬟鬓,月淡修眉,举止烟霞外人,肯与尘俗为偶!

  航再拜揖,愕眙良久之。夫人曰:“妾有夫在汉南,将欲弃官而幽栖岩谷,召某一诀耳。深哀草扰,虑不及期,岂更有情留盼他人,的不然耶?但喜与郎君同舟共济,无以谐谑为意耳。”航曰:“不敢。”饮讫而归。操比冰霜,不可干冒。夫人后使袅烟持诗一章,曰:“一饮琼浆百感生,玄霜捣尽见云英。蓝桥便是神仙窟,何必崎岖上玉清。”航览之,空愧佩而已,然亦不能洞达诗之旨趣。后更不复见,但使袅烟达寒暄而已。遂抵湘汉,与使婢挈妆奁,不告辞而去。人不能知其所造。

  航遍求访之,灭迹匿形,竟无踪兆。遂饰装归辇下。经蓝桥驿侧近,因渴甚,遂下道求浆而饮。见茅屋三四间,低而复隘。有老妪缉麻苎。航揖之,求浆。妪咄曰:“云英,擎一瓯浆来,郎君要饮。”航讶之,忆樊夫人诗有云英之句,深不自会。俄于苇箔之下,出双玉手,捧瓯,航接饮之,真玉液也。但觉异香氤郁,透于户外。因还瓯,遂揭箔,睹一女子,露裛琼英,春融雪彩,脸欺腻玉,鬓若浓云,娇而掩面蔽身,虽红兰之隐幽谷,不足比其芳丽也。航惊怛植足,而不能去。因白妪曰:“某仆马甚饥,愿憩于此,当厚答谢,幸无见阻。”妪曰:“任郎君自便。”且遂饭仆秣马。良久,谓妪曰:“向睹小娘子,艳丽惊人,姿容擢世,所以踌蹰而不能适。愿纳厚礼而娶之,可乎?”妪曰:“渠已许嫁一人,但时未就耳。我今老病,只有此女孙。昨有神仙遗灵丹一刀圭,但须玉杵臼,捣之百日,方可就吞,当得后天而老。君约娶此女者,得玉杵臼,吾当与之也。其余金帛,吾无用处耳。”航拜谢曰:“愿以百日为期,必携杵臼而至,更无许他人。”妪曰:“然。”航恨恨而去。

  及至京国,殊不以举事为意。但于坊曲闹市喧衢而高声访其玉杵臼,曾无影响。或遇朋友,若不相识,众言为狂人。数月余日,或遇一货玉老翁曰:“近得虢州药铺卞老书云:‘有玉杵臼货之。’郎君肯求如此,此君吾当为书导达。”航愧荷珍重,果获杵臼。卞老曰:“非二百缗不可得。”航乃泻囊,兼货仆货马,方及其数。遂步骤独挈而抵蓝桥。昔日妪大笑曰:“有如此信士乎?吾岂爱惜女子而不酬其劳哉。”女亦微笑曰:“虽然,更为捣药百日,方议姻好。”妪于襟带间解药,航即捣之。昼为而夜息,夜则妪收药臼于内室。航又闻捣药声,因窥之,有玉兔持杵臼,而雪光辉室,可鉴毫芒。于是,航之意愈坚。如此日足,妪持而吞之曰:“吾当入洞而告姻戚,为裴郎具帐帏。”遂挈女入山,谓航曰:“但少留此。”逡巡,车马仆隶,迎航而往。

  别见一大第连云,珠扉晃日,内有帐幄屏帏,珠翠珍玩,莫不臻至,愈如贵戚家焉。仙童侍女,引航入帐就礼讫,航拜妪悲泣感荷。妪曰:“裴郎自是清冷裴真人子孙,业当出世,不足深愧老妪也。”及引见诸宾,多神仙中人也。后有仙女,鬟鬓霓衣,云是妻之姊耳。航拜讫,女曰:“裴郎不相识耶?”航曰:“昔非姻好,不醒拜侍。”女曰:“不忆鄂渚同舟回而抵湘汉乎?”航深惊怛,恳悃陈谢。后问左右,曰:“是小娘子之姊,云翘夫人,刘纲仙君之妻也。已是高真,为玉皇之女吏。”妪遂遣航将妻入玉峰洞中,琼楼珠室而居之,饵以绛雪琼英之丹,体性清虚,毛发绀绿,神化自在,超为上仙。

  至太和中,友人卢颢遇之于蓝桥驿之西。因说得道之事。遂赠蓝田美玉十斤,紫府云丹一粒,叙话永日,使达书于亲爱。卢颢稽颡曰:“兄既得道,如何乞一言而不教授?”航曰:“老子曰:‘虚其心,实其腹。’今之人,心愈实,何由得道之理。”卢子懵然。而语之曰:“心多妄想,腹漏精溢,即虚实可知矣。凡人自有不死之术,还丹之方,但子未便可教,异日言之。”卢子知不可请,但终晏而去。后世人莫有遇者。

玄霜捣尽见云英

唐诗故事:秦王破阵乐 诗词清话

唐诗故事:秦王破阵乐

唐诗与舞蹈(其一) 七德舞(秦王破阵乐) 白居易 七德舞——美拨乱,陈王业也。 七德舞,七德歌,传自武德至元和。元和小臣白居易,观舞听歌知乐意,乐终稽首陈其事。 太宗十八举义兵,白旄黄钺定两京。擒充戮...
汉魏南北朝乐府清赏之二十 诗词清话

汉魏南北朝乐府清赏之二十

南朝乐府·吴声歌 华山畿   华山畿,君既为侬死,独生为谁施?欢若见怜时,棺木为侬开!(之一)     啼著曙,泪落枕将浮,身沈被流去(之七)   相送劳劳渚,长江不应满,是侬泪成许。(之十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