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故事:破镜重圆

书阁
书阁
书阁
1898
文章
0
评论
2021年4月6日
评论
16 3874字阅读12分54秒

镜与人俱去,镜归人不归。
无复嫦娥影,空留明月辉。
          ——徐德言
今日何迁次,新官对旧官。
笑啼俱不敢,方验作人难。
    ——乐昌公主

  这就是成语典故“破镜重圆”中两位主人公徐德言和乐昌公主对咏的两首诗。徐德言是南朝著名的才子,飘泊在北方时曾写过一首著名的《长安听百舌诗》,抒写他对故乡的怀念:“万里风烟异,一鸟忽相惊。那能对远客,还作故乡声”。乐昌公主是陈朝后主陈叔宝的大妹,名叫陈贞。为人不仅体态婀娜,端庄秀美,而且工诗词、精乐礼,是一位才貌双全的美丽公主。才子佳人自然宜其室家,陈后主便将乐昌公主下嫁徐德言,并将徐提拔为中书舍人,夫妇二人互敬互爱,夫唱妇随。但好景不长:北方的杨坚取代北周建立了隋朝后,便厉兵秣马,矛头直指南方陈朝。眼看国势危如累卵、亡国在即。徐德言有天拿出一面铜镜对妻子说:“你才艺容貌冠绝当时,又出身皇族,如果陈朝灭亡,必然会被权贵之家掠去,我俩就此永诀。假若情缘未断,我俩有重逢之日,但也会关山重重且形容改变,难以相认,必须有一件信物作证。”说着,将手中的镜子劈为两半。自己留下一半,将另一半递给妻子,说:“分别以后,请你每年逢正月十五,让仆人到京城街上去卖这半面镜子。那一天,我也一定到街上去寻找,也许那时还能见面。”妻子含泪答应下来。陈国灭亡后,乐昌公主随着陈国皇室被掳到北方。根据《北史》所载,这些皇室成员有的充实后宫,如陈后主姑姑宁远长公主纳入后宫后受隋文帝宠爱,封为宣华夫人者,有的赐赠功臣贺若弼、杨素等为妾。史籍中记载的隋文帝赐给杨素的“陈主妹”,就是乐昌公主。杨素爱乐昌公主的容貌和才艺,对她很是宠爱。此时徐德言饱受战乱之苦,但仍坚守信约,一路上忍饥挨饿,也来到了京城。就在正月十五那天他依旧约来到街上。果然,他看到一个老头,也手持半面破镜在那里叫卖,而且要价颇高,过往人均笑这老头发疯弄傻。徐德言见状,连忙把老头叫到自己住处,拿出自己的半面镜子与之合成一面,又详细叙述了事情的始末,并题诗一首:“镜与人俱去,镜归人不归。无复嫦娥影,空余明月辉”。当年镜子和人一道离去,现在分开的镜子重圆了,人却难圆。就像天上的月亮,空见其清辉,却不见了月宫中的嫦娥。乐昌公主见到此诗后感慨万分,哭泣得寝食俱废。杨素见状,连忙亲自问讯,方得知这一悲哀动人的爱情盟誓。感动之下,让人把徐德言叫来,把乐昌公主仍还给徐德言,并且赠了许多礼物,还设宴款为二人送行。杨素知道乐昌公主颇有才华,席间让她写诗一首,乐昌公主思前想后,心中又悲又喜,既欣喜破镜重圆,回到心爱之人身边,又感激杨素磊落大度,有君子成人之美而不忍作别,真有说不出来的滋味,于是写道:“今日何迁次,新官对旧官。笑啼俱不敢,方信做人难”。诗中新官是指杨素,旧官是指徐德言。公主感叹世事变迁,现在是哭笑不得,去留皆难,真叫人难舍难分啊!后来,乐昌公主和徐德言一起回到江南,两人白头偕老。

  夫妻分离,破镜为凭,这则传说最早见于托名西汉东方朔的《神异经》。《神异经》在说到为何在铜镜的背后铸上一只喜鹊时解释道:“昔有夫妇将别,破镜,人执半以为信。其妻与人通,其镜化鹊飞至夫前,其夫乃知之。后人因铸镜为鹊安背上,自此始也。”此时的铜镜是作为背叛盟誓的警戒物。但自隋初徐德言与乐昌公主破镜重圆的故事发生后,唐代诗人对这类题材的处理由负面变成正面,皆是咏歌二人的爱情坚贞,被迫分离的无奈和对盟誓的坚守,如中唐诗人元稹长诗《古决绝词》就引用这个故事作为例证,写有 “我自顾悠悠而若云, 又安能保君皑皑之如雪。感破镜之分明,睹泪痕之馀血。 幸他人之既不我先,又安能使他人之终不我夺”等句,其中既有对徐德言和乐昌公主坚守盟誓、破镜重圆的感慨,也有移情它恋的担忧,仍才残留有《神异经》故事的影子。但到了晚唐杜牧的《破镜》诗,已成为专门咏歌两人信守盟誓、爱情坚贞了。诗云:

佳人失手镜初分,何日团圆再会君。
今朝万里秋风起,山北山南一片云。

  宋词基本上秉承杜牧等唐代诗人对此的基调,且更多借破镜分离来抒发自己爱情遭遇中的伤感和思念,如北宋词人赵令畤的《蝶恋花》:“镜破人离何处问,路隔银河,岁会知犹近。只道新来消瘦损,玉容不见空传信。   弃掷前欢俱未忍,岂料盟言,陡顿无凭准。地久天长终有尽,绵绵不似无穷恨。”;南宋宰相、词人吴潜( 1195- 1262) 的《蝶恋花》:“野树梅花香似扑。小径穿幽,乐意天然足。回首人间名利局。大都一觉黄粱熟。别墅谁家屏簇簇。绮户疏窗,尚有藏春屋。镜断钗分何处续。伤心芳草庭前绿。”;南宋末年著名词人 张炎的《渡江雪》:“锦香缭绕地,深灯挂壁,帘影浪花斜。酒船归去後,转首河桥,那处认纹纱。重盟镜约,还记得、前度秦嘉。惟只有、叶题堪寄,流不到天涯。     惊嗟。十年心事,几曲阑干,想萧娘声价。闲过了、黄昏时候,疏柳啼鸦。浦潮夜涌平沙白,问断鸿、知落谁家。书又远,空江片月芦花。”类似者还有吴潜的《永遇乐·祝告天公》、《水调歌头·过了中秋后》和《满江红·楼观峥嵘》,赵长卿的《一丛花·阶前春草乱愁芽》、《蓦山溪·满城风雨》等。

  北宋词人秦观有《调笑令》10 首, 模仿调笑转踏歌舞曲诗词结合的形式, 咏叹10 位女子。其中第二首即是 “乐昌公主”。 这首调笑转踏, 可说是在北宋时期, 集合叙事和抒情手法来演绎“乐昌分镜”故事最完整的一种。

  其诗曰:

  金陵往昔帝王州, 乐昌公主最风流, 一朝隋兵到江上, 共抱凄凄去国愁, 越公万骑鸣萧鼓, 剑拥玉人天上去, 空携破镜望红尘, 千古江枫笼辇路。

  其词云:

  辇路, 江枫古, 楼上吹萧人在否? 菱花半襞香尘污, 往日繁华何处? 旧欢新爱谁是主?啼笑两难分付。

  词中提到的德言分镜、乐昌去国、越公(杨素封为越国公)纳宠几乎与孟棨《本事诗》前半段情节相同,词作最后两句“旧欢新爱谁是主?啼笑两难分付。”也是从乐昌公主诗“笑啼俱不敢, 方验作人难。”引申而来,当强调的仍是分离相思之苦。北宋末年还出现一首大曲《新水令》,更加详细地记述徐德言与乐昌公主相见、相爱到相分、相合的整个过程: 

  冒风连骑出金城, 闻孤猿韵切, 怀念亲眷。为笑徐都尉, 徒夸彩绘, 写出盈盈娇面。振旅阗阗, 与睹同讶阆苑神仙, 越公深羡。骤万马、凌凌转盼。感先锋, 容放镜, 收鸾鉴。一半归前陈。惨怛切, 同陪元帅恣欢恋。二岁偶尔, 将军沉醉连绵, 私令婢捧菱花,都市寻遍。新官听说邀郎宴。因命赋悲欢,孰取, 做人甚难。梅妆复照, 傅粉重见。

  词中带有调笑的意味,反映了宋代歌舞大曲喜插科打趣的市民倾向,但他以中心事件作领的叙事手法已经和接近明清传奇相当接近。南宋朱翌《猗觉寮杂记》卷下曾提到:“宣和末, 京师盛歌《新水》”并具体说到“大曲新水歌乐昌公主与徐德言破镜复合事”。陈元靓的《岁时广记》第十二卷“尚公主”条目下亦记载记载了这首《新水令》, 更指出这是宋人“作词嘲之(徐德言) ”。可见徐德言和乐昌公主破镜重圆故事已在文人和市民间广泛流传。

  但孟棨《本事诗》的价值在于:他在赞美两人信守盟誓、爱情坚贞之外,又加上“杨素还妻”、君子“成人之美”的主题,不但使情节更为丰富, 而且在爱情盟誓之外增添了作者的人文理想。宋元话本小说、传奇故事和戏曲基本上都是按《本事诗》的基调来发展丰富的,如宋代李昉辑纂的大型类书《太平广记》中, 即按《本事诗》增修文句, 并收录在第一百六十六卷“气义”类,小标题也改成“杨素”。

  据周德清《中原音韵》、《永乐大典》中的戏文著录以及徐渭的《南词叙录》考证, 我们知道乐昌公主破镜重圆故事在宋代已改编成戏曲。收录在1956 年编纂的《宋元戏文辑佚》中就有宋代南戏《乐昌公主破镜重圆》,其情节就是在《本事诗》的基础上加以拓展。根据现存残曲的内容, 可以分作6 个主要情节: 嫁娶后夫唱妇随四时游赏,祸乱之中夫妻分镜盟誓述怀,徐德言村店相思、描画妻容,乐昌公主村店被抓北去,德言元宵京城买镜,杨素畏妻不犯乐昌。宋代戏文之后, 又有元杂剧沈和甫的《徐驸马乐昌分镜记》。明传奇方面,则有佚本《破镜重圆》, 见录于徐渭《南词叙录》。另外《曲品》和《南词新谱》则分别著录有《合镜记》和《新合镜记》。万历年间,凌虚子( 清余居士) 编选的曲集《月露音》,其卷三“愤”集收录的〔四朝元〕以下七支曲子,就是选自《合镜记》。胡文焕的《群音类选》有《合镜记》六出共三十九支曲子选入“官腔”。以邪初刻和二刻《拍案惊奇》闻名于世的凌蒙初编选的《南音三籁》、《旧编南九宫谱》和《增定南九宫曲谱》也有选录《新合镜记》曲子。可见,《新合镜记》以及上述入选的相关曲子在万历年间非常流行。因该剧已经失传,但再从《群音类选》选出的曲文内容来看,其主要情节是:徐德言娶公主;两情相悦, 徐德言赐镜定情;逃难在即, 乐昌分镜以志后约;元宵破镜再合;杨素向乐昌探问前事;徐德言乐昌公主夫妇团圆。

  破镜重圆这一题材,还对一些小说、戏剧的人物、情节产生影响:

  杜光庭所著的唐人传奇《虬髯客传》中,有一侠女叫红拂。杨素府中家妓,因手持红拂而得名。她不但武艺高强而且富有政治远见。他看到隋末天下即将大乱,杨素虽居高位,不过是“尸居余气”,便跟着后来成为唐朝开国功臣的李靖私奔。但到了张凤翼著的明代传奇《红拂记》之中,手持红拂深受杨树才宠爱的却变成乐昌公主。冯梦龙的《墨憨重定女丈夫传奇》则用乐昌故事润色关目。宋人话本《宋小官团圆破毡笠》,通过描写宋小官与刘宜春感情上的坎坷挫折, 但最终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故事, 赞扬了刘宜春对宋小官坚贞不渝的爱情。其中主要道具便是一顶破毡笠,颇类乐昌公主故事中的“铜镜”,也许就是受了“破镜重圆”故事的启发。

唐诗故事:秦王破阵乐 诗词清话

唐诗故事:秦王破阵乐

唐诗与舞蹈(其一) 七德舞(秦王破阵乐) 白居易 七德舞——美拨乱,陈王业也。 七德舞,七德歌,传自武德至元和。元和小臣白居易,观舞听歌知乐意,乐终稽首陈其事。 太宗十八举义兵,白旄黄钺定两京。擒充戮...
汉魏南北朝乐府清赏之二十 诗词清话

汉魏南北朝乐府清赏之二十

南朝乐府·吴声歌 华山畿   华山畿,君既为侬死,独生为谁施?欢若见怜时,棺木为侬开!(之一)     啼著曙,泪落枕将浮,身沈被流去(之七)   相送劳劳渚,长江不应满,是侬泪成许。(之十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