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人绝句鉴赏之十二

书阁
书阁
书阁
1898
文章
0
评论
2021年4月6日
评论
38 7878字阅读26分15秒

野步 贺铸

津头微径望城斜,水落孤邨格嫩沙。
黄草庵中疏雨湿,白头翁妪坐看瓜。

  贺铸(1063——1120),字方回,又名贺三愁,人称贺梅子,自号庆湖遗老。此人长身耸目,面色铁青,人称贺鬼头。原籍山阴(今浙江绍兴市),生长卫州(今河南汲县)。出身贵族,宋太祖贺皇后族孙,所娶亦宗室之女。自称远祖本居山阴,是唐·贺知章后裔,以知章居庆湖(即镜湖),故自号庆湖遗老。为人博学强记。任侠喜武,喜谈当世事,“可否不少假借,虽贵要权倾一时,小不中意,极口诋之无遗辞”(《宋史·贺铸传》)。贺铸年少读书,17岁时离家(辉县)赴汴京,曾任右班殿直,监军器库门,出监临城县酒税。元丰元年(1078)改官滏阳都作院。五年赴徐州领宝丰监钱官。由于所任皆冷职闲差,抑郁不得志,自称“四年冷笑老东徐”。元祐三年(1088)赴和州任管界巡检,此虽武职,但位低事烦,不遂其愿。不久因李清臣、苏轼推荐,改文职,任承事郎,为常侍。旋请任闲职,改监北岳庙。绍圣二年(1095)授江夏宝泉监,在任上整理旧稿,编成《庆湖遗老前集》。元符元年(1098)因母丧去职,不久东归,游历或居住于苏、杭一带。徽宗建中靖国元年(1101),服丧期满,召为太府寺主簿,继又改任宣议郎,通判泗州。崇宁四年(1105)迁宣德郎,通判太平州。再迁奉议郎。大观三年(1109)以承议郎致仕,卜居苏州。重和元年(1118)以太祖贺后族孙恩,迁朝奉郎,赐五品服。他因尚气使酒,终生不得美官,悒悒不得志。晚年更对仕途灰心,在任一年再度辞职,定居苏州。家藏书万余卷,杜门校书,这一时期,他继续编成《应湖遗老集》。宣和七年(1125)二月甲寅(十二)日(3月18日)卒于常州之僧舍。

  贺铸诗、词、文皆善。但从实际成就看,他的诗词成就高于文,而词又高于诗能诗文,为北宋词坛名家,存词280余首。其词内容、风格较为丰富多样,兼有豪放、婉约二派之长,所以张耒赞为“盛丽如游金、张之堂,而妖冶如揽嫱、施之袂;幽洁如屈、宋,悲壮如苏、李”(《东山词序》)。其中以深婉丽密之作为最多。长于锤炼语言并善融化前人成句,他自己曾说:“吾笔端驱使李商隐、温庭筠,常奔命不暇。”(《建康集》卷八《贺铸传》)这主要指他善于融化中晚唐诗句入词。他融化前人诗句的技巧,堪与周邦彦比美。用韵特严,富有节奏感和音乐美。部分描绘春花秋月之作,意境高旷,语言浓丽哀婉,近秦观、晏几道。其其代表作《青玉案》、《踏莎行》、《石州慢》、《生查子》等,都是辞美而情深的婉约佳篇。其爱国忧时之作,悲壮激昂,又近苏轼。南宋爱国词人辛弃疾等对其词均有续作,足见其影响。贺铸的词,据叶梦得《建康集》卷八称,贺铸曾自编为《东山乐府》,但未言卷数。今存者名《东山词》,有《四印斋所刻词》本,又有涉园影宋金元明本续刊本及《强村丛书》本。

  贺铸诗为词名所掩,其实也有相当成就。陆游称赞他“诗文皆高,不独工长短句”(《老学庵笔记》)他7岁学诗,至元祐三年,三十年间已逾五、六千首。经过不断删汰,自编《庆湖遗老诗集》时只存9卷。可见其写作之勤和数量之巨,远过于词。其为人豪爽精悍,故其诗也“灏落轩豁,有风度,有气骨”“(曹庭栋《宋百家诗存》),“工致修洁,时有逸气”(《四库全书总目》),格调往往近于苏轼。只是题材内容不甚宽广。《黄楼歌》《游金陵雨花台》《海陵西楼寓目》等诗奔放杰出,气格悲凉苍劲,而《秦淮夜泊》《杨柳枝词》等则清新雅丽。《清堂燕》等作格调又近于小词。贺铸的诗,据《宋故朝奉郎贺公墓志铭》记载,有《庆湖遗老前后集》20卷。但南宋初年仅存《前集》,光宗绍熙三年(1192)胡澄序而刻之以传。其子方廪又搜求故稿、碑石编为《后集补遗》。有李之鼎宜秋馆据旧钞校刻本。

“解作江南断肠句,只今唯有贺方回”(黄庭坚《寄贺方回》)

  贺铸词最大的特点之一就是善于描景,做到寄情于景。如他的名作《青玉案》将自己失意“断肠”的闲情化为可感可知的“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以“一川烟草,满城飞絮”这个江南暮春景色来比喻忧愁的深广;以江南四月的典型气候特征“梅子黄时雨”,来比喻愁之时间长和难以断绝,不仅形象、真切地表现出词人怀念亡妻又怜己坎坷的失意、迷茫、凄苦的内心世界,同时也生动、准确地展现了江南暮春时烟雨迷蒙的情景。深得当时人们的赞赏,罗大经称之为“兴中有比,意味深长”(《鹤林玉露》卷七),王灼赞为“语精意新,用心良苦”(《碧鸡漫志》卷二),贺铸也因此得个“贺梅子”的雅号,黄庭坚更是极口称赞说:“解作江南断肠句,只今唯有贺方回”(《寄贺方回》)。

  他的诗其实也以状物工巧、情景交融著称,尤其是一些旅途行役、登临游赏诗篇,只是为词名所掩,少有人知罢了。这首《野步》即使如此。这首诗诗句皆是写景,但通过“津头微径”、“水落孤邨”、黄草湿庵和枯坐的看瓜白头翁妪的描叙,一个孤寂落寞的诗人情怀无处不凸显出来。下面做一略述:

  “野步”,即在野外散步,显然这是一首以眼前之景为描写对象的景物诗。起句从远望着笔,“津头微径”则是诗人远望时落脚的地点。但这并不是简单的地点的交待,而是参与了景片的构成和总体形象的创造。“津头”、“微径”、“城斜”连缀起来,构成的画面不但高远,而且给人一种幽深、阔大的动势。因为“斜”字所赋予人的动态感,是生活实践诉予人的客观感受,而且在艺术中,也早就为人注意。如林逋的“疏影横斜水清浅”,以“斜”形梅枝之状,正是这个原因。这句与杜牧的《山行》诗起句相类。但杜牧的“远上寒山石径斜”,写的是人在行进中所观之景,强调的是山路的险峻幽深,而这一句是远望之景,注意的则是随地势起伏上下而建筑的城市的态势,所以不但画面不同,情调也不同。

  次句写眼边景。“水落”暗应“津头”,“孤村”有关“微径”。杜甫有诗说“水落鱼龙夜,山空鸟鼠秋”;庾信有诗说“秋水牵沙落,寒藤抱树疏”,可见这句暗示了季节是在秋天。“格”即阻隔,“嫩沙”犹言充满了水分的湿润的沙。水落沙显,说明时间不长。村落过去被水分隔,如今又被沙划清了界限,所以依然是“孤”。至此,开阔中略带一点萧索的野景,便生动地浮现在读者的眼前了。

  后二句诗人视线再向近处收束,写的是眼下身边之景:在枯黄色的草棚里,枯坐着两个看瓜的老人,发自如霜。因为刚刚下过一阵稀稀拉拉的小雨,草棚里还有点点积雨在滴。雨湿草棚,水落孤村,浮动在这幅画面上的,不是正有缕缕的寒气吗?!

  这首诗首句写眼外之景,次句写眼前之景,三、四句写身边之景,把镜头步步向近处逼进,而最后放大在读者眼里的,则是枯坐在湿草棚里看瓜的白发翁妪。尽管诗人没有描绘出这一对老人的气色神情,但在萧索的自然景观的描写中,已经把诗人对他们的观感透露出来了。当然也是表现了诗人自己的情愫,因为“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以我观物,事物皆著我之色彩”。表面上是描叙瓜棚枯坐的一对白发翁妪,反映的却是诗人渡头空守、孤寂落寞的情怀。《宋史本传》说他志向高远却一生坎坷,老大无成,晚年辞官退居苏州。闭门不出,校书编辑,可做可作这一情怀的注脚。

  从表现手法上看,这首诗的最大特色是色彩和谐,黄、白二色又是整个色彩的主调。不仅后二句开头第一字即用了“黄”、“白”两个颜色字,而且第一句中的“津”,第二句中的“嫩”,也正是暗写了水白沙黄。这样就和“黄草”、“白头”互相照映并呈现出色阶,使整个画面的色调既有醒目的比较又有清楚的渐进层次,因此它所体现的情感的旋律也就舒缓有序。杨万里《宿新市徐公店》中说:“儿童疾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这是同色搭配,只是在浓淡深浅上显示不同,杜甫《春夜喜雨》说:“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这是用明暗的变化来表现夜景的动人。而贺铸的这首诗却介于对比和渐进之间,因此和谐中有变化,变化又不离和谐,这就是它的色彩美的特点。

  当然,色彩美是以增强意境美为目的的,但在渲染手法上,又各有不同。范晞文在《对床夜语》中说:“老杜多欲以颜色字置第一字,却引实写来。如‘红入桃花嫩,青归柳叶新’是也。”但杜甫用颜色字又远不只这一种,上面所举的《春夜喜雨》中的两句,就是把颜色字放在句末。至于“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绝句》)则又是把颜色字夹在句中了。

  然而给诗着色,又不一定非用颜色字不可。有的诗把某个季节某种景物具有的代表性的色彩隐去,只用名词直白,读者依然不难想象出其中的颜色,且在画面的总体上,同样有着强烈的色彩感,温庭筠的“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商山早行》)中的“月”和“霜”,就是不色而色的。同样,贺铸这首诗前两句中的“津头”、“水落”、“微径”、“孤村”,虽然字面上并无颜色,但它们一经和全诗的整体画面融合渗透,也就自然带上色彩了。

  《王直方诗话》载贺铸的诗论说。“学诗于前辈,得八句云:‘平淡不涉于流俗,奇古不邻于怪癖,题咏不窘于物义,叙事不病于声律。比兴深者通物理,用事工者如己出。格见于成篇,浑然不可镌,气出于言外,浩然不可屈,尽心于诗,守而勿失。”从实际看,他的理论和创作还有一段差距,但读了这首《野步》,是可以看出诗人向他的理论方向所作的努力的。

 
  附

《岩下放言》卷中 宋·叶梦得

  正素处士张举字子厚,昆陵人,治平初试春官,司马温公主文赋,公以第四人登第,既得官归,即不仕终身。元祐初,尝起为颖州教授,力辞不就,余家与之有连,故余冠得拜之。稍长益相亲,亦不以不肖视余,清通远略,不为崖异,与前此号隐居巷然自夸於俗者不类。士大夫既以相与推高,日款其门,随上下接之,无不满其意。贺铸最有口才,好雌黄人物於子厚,亦无间言,每折节事之,常称曰“通隐先生”。

《围炉诗话》卷五 清·吴乔

  贺铸方回工于词,而诗亦绝胜。如《放鹤亭》云:万顷白云山缺处,一庭黄叶雨来时。《茱萸湾晚泊》云:荻浦渔归初下雁,枫桥市散只啼鸦。《汉上属目》云:白云蒙山头,清川山下流。芳洲采香女,薄暮漾归舟。并蒂双荷叶,逢迎一障羞。持情不得语,大妇在高楼。皆妙

《诗人玉屑》卷十八 宋·魏庆之

  贺铸,字方回,尝作一绝,题于定林寺云:破冰泉脉漱篱根,坏衲遥疑挂树猿。蜡屐旧痕寻不见,东风先为我开门。荆公见之,大相称赏,缘此知名。方回尝作望夫石诗云:亭亭思妇石,下阅几人代。荡子长不归,山椒久相待。微云荫发彩,初月辉娥黛。秋雨叠苔衣,春风舞罗带。宛然姑射人,矫首尘冥外。陈迹遂无穷,佳期从莫再。脱如鲁秋氏,妄结桑下爱。玉质委渊沙,悠悠复安在。交游间无不爱之。〔《王直方诗话》〕

《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三十七 胡仔

  王直方《诗话》云:“方回言学诗于前辈,得八句云:平淡不流于浅俗,奇古不邻于怪僻,题咏不窘于物象,叙事不病于声律,比兴深者通物理。用事工者如己出,格见于成篇,浑然不可镌,气出于言外,浩然不可屈。尽心于诗,守此勿失”。

  王直方《诗话》云:“贺铸字方回,尝作一绝,题于定林寺云:‘破冰泉脉漱篱根,坏衲遥疑挂树猿,蜡屐旧痕寻不见,东风先为我开门’。荆公见之,大相称赏,缘此知名。方回尝作《望夫石诗》云:‘亭亭思妇石,下阅几人代。荡子长不归,山椒久相待。微云荫发彩,初月辉蛾黛,秋雨叠苔衣,春风舞罗带,宛然姑射人,矫首尘冥外。陈迹遂无穷,佳期从莫再。脱如鲁秋氏,妄结桑下爱。玉质委渊沙,悠悠复安在’。交游间无不爱之。

  潘子真《诗话》云:“世推方回所‘作梅子黄时雨’为绝唱,盖用寇莱公语也,寇诗云:‘杜鹃啼处血成花,梅子黄时雨如雾’。”

渰渰 王令

渰渰轻云弄落晖,坏檐巢满燕来归。
小园桃李东风后,却看杨花自在飞。

  王令(1032——1059),字逢原,初字钟美,后改字逢原。原籍元城(今河北大名)。5岁丧父母,随其叔祖王乙居广陵(今江苏扬州)。长大后在天长、高邮等地以教学为生,有治国安民之志。仁宗至和二年(1053),王安石由舒州通判被召进京路过高邮,王令赋《南山之田》诗求见。王安石大喜,誉为“可以任世之重而有功于天下”(《王逢源墓志铭》),并将其妻妹嫁给他。但享年日浅,28岁早卒。王安石在《思逢源》中有“妙质不为平世得,微言唯有故人知”之句,对他的才高命短、未得重用表示惋惜。

  王令是北宋名扬于江淮一带的青年诗人。在他仅有短暂的十年创作时间,却写出了70多篇散文和480多首诗作。他的诗歌代表了他文学创作的主要成就。他的诗受韩愈、孟郊、卢仝、李贺的影响较深,构思新奇,造语精辟,气势磅礴,意境奥衍。诸如“长星作彗倘可假,出手为扫中原清”(《偶闻有感》);“终当力卷沧溟水,来作人间十日霖”(《龙池》)等句,均笔意纵横、气格雄壮。其中以《暑旱苦热》尤其突出。刘克庄称其诗“骨气老苍,识度高远”(《后村诗话·前集》)。其他如《不雨》、《良农》、《饿者行》、《和洪与权逃民》及五言长诗《梦蝗》等篇,则同情民间疾苦,对黑暗政治作了深刻的揭露。《松》、《大松》、《次韵和人古松》等诗,托物寄兴,抒发了崇高理想无法实现的愤慨。《渰渰》、《庭草》、《江上》、《金山寺》等写景抒情小诗,清新自然,别具一格。不过,有些作品有生硬粗率之病,艺术上还不够成熟。

  王令诗文由其外孙吴说编为《广陵集》,未刊行,近代始有嘉业堂刻本。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新版《王令集》,即据嘉业堂本校点,诗赋文21卷。另有《拾遗》、《附录》、《年谱》等。

  他的诗大多是与友人的酬答唱和之作,主要叙述了自己的生平、志向与人生态度,为温饱而四处奔波的苦难生活。王令一生艰难,心情一直比较沉郁,这类诗的基调也比较低沉。但也偶有明快清新之作。这首《渰渰》即是其中之一。诗中所描绘的是春天傍晚特有的繁忙喧闹的景象。诗人捕捉的是云动风起时霎那间变化的物态,极力表现了大自然界的蓬勃生机。在对跃动着生命力的自然物的美的欣赏和描绘中,表露了诗人对自由的向往和对舒展个人才志抱负的信心。因此读这首诗,不仅可以从艺术上看到王令在多种风格上的尝试和成绩,还可以帮助我们从另一个侧面了解王令的个性和为人。

  “渰渰”,云生云起的样子。在诗歌中用形容词做题目是不多见的,可见这首诗是诗人有感于云起风动的韵味而作。所以,借描绘风云之状以表现诗人内心的“情动”,是这首诗写作的起因和目的。

  首句是远望之景,从状云落笔。夕阳西下,轻云舒卷于天空,层生层迭,使落日的余辉时隐时现。这意味着,风就要来了。但这毕竟不是夏日的雷暴天气,时以云起风动之势,是缓缓而来,并无“黑云压城城欲摧”的紧张急迫,故用一“弄”字以显其形态。“弄”是古诗词中习用的动词,常用来表现轻盈活泼的情味和抒发爱怜玩赏的兴致。李白《别山僧》有句云:“何处名僧到水西?乘舟弄月宿泾溪”,表现的是人对月玩赏的情志志;于良史《春山夜月》中的“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流露的是人对花的爱怜之情,这都是以人“弄”物的。还有一种便是以物“弄”物,赋物体以人的情志,借以曲折地表达人的赏物之情,如柳永的《望海潮》中的“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王令诗中的“滨溶轻云弄落晖”亦是如此,只不过其含义更为丰富、空灵而已。

  “坏檐巢满燕来归”,从时间上说,是紧承上句而来。日暮昏黄,风云渐起,燕雀自然归巢。这一句所写的似乎是一种生生不息的自然规律因而平淡无奇,其实妙处也就在于无奇中表现了诗人的匠心。因为归巢的晚鸟是“燕”,这就点明了诗中所写的景物是在春天,同时也暗合了首句对春天晚风气氛的描写。从对律动的表现看,这一句也是紧紧配合首句的,因为在巢满的“满”字中,我们不难想象众燕呢喃之状,这与“渰渰”而起之云,又是多么协调的配合。至于“坏檐”的“坏”字的用法,从实处说,是对“满”字的补充,以状众燕躁动之势竟至屋檐不堪其累而坏了,或者暗示住屋的老旧。燕子筑巢喜在老旧之屋,这是生活常识,也说明诗人观察的细致;从虚处说,这显然正是诗人化丑为美的艺术追求,在轻云渐合,归燕巢满的艺术形象中,加入一个“坏檐”,这不但使画面更富有生活气息,而且也更容易动人情思。这与八大山人笔下具有明确的思想性的枯枝败荷用法相同。在读古诗词时,对于类似“坏檐”这样的“丑”的艺术形象,我们应多从审美的角度去理解它,才会把握得更准确些。

  诗的最后二句,写的是风动,依然承首句而来,表现的是云起生风的必然性的景观。前两句写云起燕归之状,后两句写风吹花飞之势,整首诗表现的都是动的旋律。它不但写出了春天傍晚特有的自然景观和生活情趣,同时也充分地表现了诗人的愉悦之情。在诗人对自然界的饶有兴味的生趣的咏叹中,我们真切地感受到了诗人对未来的憧憬和信心。一个充满着生命力的青年诗人的形象,也就活跃在我们的眼前了。有人认为王令的诗“少年的风味很重”,如果这是事实的话,这首诗就是一个证明。不过,这正是一件好事,如果一个少年人尽写老气横秋的诗,那倒真是一种不幸了。

  王令的诗是以奇崛峭拔见胜的,但这首诗却显得深远简淡。不过,王令在这首诗中所表现出的深远简淡,与梅尧臣、苏舜钦等人所主张和表现的“平淡”和“古拙”又是不同的。这当然不仅仅是美学观点的区别,也是他们政治思想的区别所致。在王令的眼光里,自然界往往具有更多的社会性的色彩,所以“沧沧”之云,也就带有明显的象征性的内容。诗的最后一句用“却看”二字钩勒,突出了杨花的自在飞扬之状,这就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诗人对自己的政治理想和抱负实现的无比信心。正因为如此,诗中所表现的情感就是平而不静,淡而不闲。

  这首诗可能受了吴融的《杨花》诗的影响。吴诗云:“不斗稀华不占红,自飞晴野雪蒙蒙。百花长恨风吹落,惟有杨花独爱风。”这首诗在以杨花与桃李作比较中,突出了杨花一身洁白、临风而喜、迎风而上的品性和风姿,其寓意是不难看出的。但王令在《渰渰》中却更加强调了杨花自由飞翔之状,加上把翻飞的杨花放在广阔的天宇背景之中,作者的胸怀之开阔,也就不难想见了。

  在王令其它托物言志之作中,含蓄并不是他所注重的,惟这首诗是个例外。他的《春晚二首》就是直抒胸臆。其一云:“春来还自有游人,常是春归独念春。落后见花尤更惜,不知谁忍扫花尘?!”其二云:“三月残花落”。更开,小檐日日燕飞来。子规夜半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这里的第二首,与《沧沧》同一题材,但情感的直露,意旨的明白,却显然过于《沧沧》。从这方面看,王令诗歌的雄浑新奇几乎逼近韩愈、卢仝,而其遒劲清新显然与王安石同一神彩。

 
  附

《思逢源》 王安石

布衣阡陌动成群,卓荦高才独见君。杞梓豫章蟠绝壑,骐驎騕褭跨浮云。
行藏已许终身共,生死那知半路分。便恐世间无妙质,鼻端从此罢挥斤。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卷一百五十三·集部六 清·纪昀等

  令,元城人。幼随其叔祖乙居广陵,遂为广陵人。初字钦美,后王萃字之曰逢原。少不检。既而折节力学,王安石以妻吴氏之妹妻之。年二十八,卒。遗腹一女,適吴师礼。生子曰“说”。其集即说所编。凡诗赋十八卷、文十二卷。又拾遗一卷,墓志、事状及交游、投赠、追思之作皆附焉。令才思奇轶,所为诗磅礴奥衍,大率以韩愈为宗,而出入於卢仝、李贺、孟郊之间。虽得年不永,未能锻炼以老其材,或不免纵横太过。而视局促剽窃者流,则固倜倜乎远矣。刘克庄《后村诗话》尝称其《暑旱苦热》诗“骨力老苍,识度高远”。又称其《富公并门入相》、《答孙莘老》、《闻雁》诸篇。明冯惟讷编《古诗纪》,以其《於忽操》三章误收入古逸诗中,以为庞德公作。岂非其气格遒上,几与古人相乱,故惟讷不能辨欤。古文如《性说》等篇,亦自成一家之言。王安石於人少许可,而最重令。同时胜流如刘敞等,并推服之。固非阿私所好矣。

唐诗故事:秦王破阵乐 诗词清话

唐诗故事:秦王破阵乐

唐诗与舞蹈(其一) 七德舞(秦王破阵乐) 白居易 七德舞——美拨乱,陈王业也。 七德舞,七德歌,传自武德至元和。元和小臣白居易,观舞听歌知乐意,乐终稽首陈其事。 太宗十八举义兵,白旄黄钺定两京。擒充戮...
汉魏南北朝乐府清赏之二十 诗词清话

汉魏南北朝乐府清赏之二十

南朝乐府·吴声歌 华山畿   华山畿,君既为侬死,独生为谁施?欢若见怜时,棺木为侬开!(之一)     啼著曙,泪落枕将浮,身沈被流去(之七)   相送劳劳渚,长江不应满,是侬泪成许。(之十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