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林翼:湘军崛起不可或缺的关键人物

书阁
书阁
书阁
1898
文章
0
评论
2021年3月15日
评论
41 3343字阅读11分8秒

    世人谈论清季“同治中兴”,常称“曾(国藩)胡(林翼)左(宗棠)李(鸿章)”为“中兴名臣”,这四位也正是湘军(淮军)的领袖。的确,这四位都是湘军(淮军)功业中不可缺少的人物。曾国藩为湘军创办人、总首领,于湘军影响最大,自不必说。但其余三位胡、左、李比较,则湘军兴起阶段,胡林翼几乎与曾国藩一样必不可少。可以说,没有胡林翼,便没有后来的湘军。

    一、艰难时刻,苦心维护曾国藩核心地位

    湘军初起,领兵统帅的曾国藩的职位是“在籍侍郎”,或叫“前兵部侍郎”。就是这位“在籍侍郎”编练的湘军,远胜正规军,一战湘潭,再战岳阳,三战武汉,节节胜利,攻入江西。但也正因为如此,曾国藩受到清廷权贵的猜忌,得不到咸丰皇帝的信任,他的职位也长期是尴尬的“在籍侍郎”。而这一身份给曾国藩领兵作战带来许许多多的麻烦。军队生存,最要紧的是粮饷,曾国藩不是地方官,没有地盘,筹饷成了湘军生存的极大问题。湖南、江西两省的地方官,合作时,曾国藩的日子便好过些,不合作时,湘军形同乞丐。尤其湘军与太平军在江西相持的一段时间里,曾国藩处境极为困难,办事非常艰苦,有时真是呼天不应,呼地不灵,他自己形容是“群疑众侮,积泪涨江”。1857年,曾国藩更是借父亲去世,自己须按例丁忧,不待朝命便离开军营,负气居家一年半之久。

    就在曾国藩最为困难的日子里,胡林翼给了他最大的支持。胡林翼成为湘军另一位统帅,职位迅速提升,与曾国藩的赏识、提拔是分不开的。但是胡林翼于1855年升任湖北巡抚后,就职位级别,已可与仍是“前兵部侍郎”的曾国藩平起平坐,而胡林翼掌控湖北地盘,论实力,实已在曾国藩之上。而胡林翼则处处时时维护湘军,维护曾国藩湘军最高统帅的地位。凡有大事,都与曾国藩商量,尊重曾国藩的意见,处处为曾国藩着想。曾国藩居家半年后,胡林翼就奏请清廷命曾国藩出来领兵,为清廷拒绝。次年,胡林翼利用太平军石达开大军进入浙江之机,以自己无法分身为由,再次奏请命曾国藩出山调度。这一次,清廷准许曾国藩出来带兵,但职位还是那个尴尬的“前兵部侍郎”。胡林翼又设计为曾国藩谋取四川总督职位,虽然未成,但其一片苦心,早为曾国藩感激在心。对于曾国藩一手带起来的湘军将领,胡林翼也推诚相待,处处维护。古人所谓“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用在胡林翼对曾国藩上,可谓恰当。可以说,是胡林翼与曾国藩的精诚合作,成就了湘军,特别是度过了曾国藩和湘军最困难的阶段。

    曾国藩的心里,对胡林翼十分感激。他在许多场合,都表达过这种心情。比如1858年8月,胡林翼之母去世,按当时规矩,胡林翼需要“丁忧”,即离开湖北守孝。曾国藩非常担心,他在写给吉安前线的曾国荃的信中说:“水陆数万人皆仗胡公以生以成,一旦失所依倚,关系甚重。”

    1860年曾国藩升任两江总督,不久又有了钦差大臣的头衔,第二年,又破天荒节制江浙皖赣四省军务,官职、权势已远高过胡林翼,但曾对胡林翼非常尊重。比如制定分路进攻太平天国的战略计划,就与胡林翼仔细商议,征求胡林翼的意见再作决定。曾国藩平日生活、做事给人的印象都很刻板,但与胡林翼通信却也常幽默一下。他把战略计划写给胡林翼征求意见时,称这是考科举的头场考卷,让胡林翼改正。说是“如大段不差,即请将细处核改。如大体全错,即请一笔涂抹,全行改正。”接到胡林翼赞成的回信后,曾国藩先将计划的奏折拜发,然后又写信给胡林翼说:“头场拙稿,荷蒙佳批,今日即交卷拜摺矣。此后有骂我何不早赴苏境者,余即对以场稿经先生批定也。”意思是说,今后如有人指责我不早赴江苏,我便说胡林翼老兄也是这个意见。

    1861年10月,胡林翼病逝。曾国藩感到几年来胡林翼委曲求全,有功不报或推让他人,于是上书为胡请功。原来清廷为了监督湘军,控御号称“九省通衢”的武汉,派了满族官员官文担任湖广总督。为了笼络官文,胡林翼将治鄂功绩多推让官文,报告战争胜利的奏折也都将官文署名在前。每次胡林翼统帅湘军得胜,都成了官文得胜,加官进爵,样样都是官文优先。现在,曾国藩该说说话了。先前在湘军攻占安庆报捷折中,曾国藩就推首功为胡林翼,说“楚军围攻安庆,已逾两年,其谋始于胡林翼一人画图决策”,“前后布置规模,谋剿援贼,皆胡林翼所定”。一人一人,就是说只胡林翼一人,并没有算官文的份。这次,他专门上了一个《沥陈前湖北抚臣胡林翼忠勤勋绩摺》,其中历数胡林翼整理湖北、顾全大局、调度将士、谋划进兵的种种功劳,特别指明,咸丰七年以来,“每遇捷报之摺,胡林翼皆不具奏,恒推官文与臣处主稿。偶一出奏,则盛称诸将之功,而己不与焉。其心兢兢以推让僚友、扶植忠良为务。外省盛传楚师协和,亲如骨肉,而于胡林翼之苦心调护,或不尽知”。曾国藩还说,湖北以残破贫瘠之地,养兵六万,月费至四十万,而商民不疲,吏治蒸蒸日上,都是胡林翼之功。

    清政府接到奏折,下令追赠总督,并按总督例为胡林翼治丧。后来又给了胡林翼最高的谥号:文忠。这一谥号只有朝廷最为奖赏的大臣才能得到。胡林翼之前,林则徐死后谥文忠;胡林翼之后,李鸿章、荣禄死后谥文忠。由此可见清廷给胡林翼谥号之高。曾国藩以及其他湘军将领,总算得到了一点安慰。

    二、整理湖北,成湘军可靠后方

    胡林翼对湘军极为重要的还有湖北的治理。

    曾胡左李四人中,胡林翼死得最早,所以一般人只注意他镇压太平天国一件事,实际上还有一件事,那就是胡林翼把一个长期动荡不安的、吏治民生都糟糕透顶的湖北治理得井井有条,充分显示了他的政治、行政才干。晚清数十年湖北有作为的官员,先有胡林翼,后有张之洞,其他人,可说难以望其项背。

    咸丰、同治之际,太平天国三进三出武汉,同时吏治腐败,盗贼蜂起。胡林翼接任湖北巡抚后,大力整顿,从罢免腐败和不称职的各级官员,到提出中饱整理财政,处处显示了他的才干。经过三年的苦心经营,胡林翼把一个“天下第一破烂之鄂,变成天下第一富强之省”,湖北也成了湘军的可靠后方。

    对于胡林翼治鄂的成就,当时人就给予很高评价。曾国藩在给左宗棠的信中又说,胡林翼“再造江、汉糜烂之区,变为富强,意量之远,魄力之大”,无人可比。及至胡林翼去世后曾国藩的《沥陈前湖北抚臣胡林翼忠勤勋绩摺》,更是系数胡林翼治理湖北的功劳。

    可以说,湘军得湖北地盘,更得胡林翼治理湖北,真如虎添翼,尤其前期湘军,必不可少。

    三、调适各方关系,促湘军成长

    曾国藩初创湘军,有一种湖南人的蛮狠干劲,遇事勇往直前,对官场的颟顸、腐败、低效十分痛恨,但不善于调整人事关系,战事胜利得不到清廷的信任,战事失利更遭冷嘲热讽。胡林翼升为湖北巡抚后,十分注意调整湘军集团与外部的关系,也注意调整湘军内部的关系。

    湘军对外的关系,最成功者当为湖广总督官文。前面说过,清廷让官文做湖广总督,坐镇武汉,监视湘军。胡林翼明知此中深意,但对官文极力笼络。胡林翼让自己母亲认官文宠妾为干女儿,每年将盐厘三千金供官文挥霍;凡好事,必推让官文出头,算上官文首功。因此,官文基本上对胡林翼言听计从,让胡在湖北放手大干,为湘军崛起大大减少了阻力。有学者认为,胡林翼与官文的关系,是湘军集团与清廷关系的缩影,由于胡林翼的努力,达成了双方的合作,正是由于双方的合作,才有了湘军对太平天国作战的胜利(王国平《论胡林翼与官文的关系及其影响》)。后来,曾国藩之弟曾国荃任湖北巡抚,便无法忍受官文,以巡抚弹劾总督,官文虽然离湖北,转眼便署理直隶总督,而湘系集团却更遭猜忌,曾国荃1866年弹劾官文,自己1867年就“因病”去职。由此更可见胡林翼处理人事关系的能力。

    湘军集团内部关系的调适,最重要的是左宗棠、李鸿章与曾国藩的关系。左宗棠才干超群,但性格恃才傲物,有时把曾国藩也不放在眼里。1857年曾国藩负气离军营,左宗棠严厉批评,曾国藩也很生气,两人一度不通音问,在胡林翼调节下才和好如初。1860年,李鸿章因为劝阻曾国藩弹劾兵败的李元度无效,负气离曾国藩幕府,胡林翼深知李鸿章才干,劝李鸿章说:你以后必定发达,但一定依附曾公才可以成事。又向曾国藩进言,说李鸿章才干可用。曾国藩主动写信给李鸿章,李遂回到曾幕府。

    由此可见,对湘系来说,无论对内对外调整关系,胡林翼都是不可缺少的关键人物。

晚年武则天:权力是最好的春药 史海浮沉

晚年武则天:权力是最好的春药

武周久视元年(700年),一则关于女皇帝武则天(624—705年)要“选美”的消息,很快骚动了洛阳城和整个帝国。 这一年,叱咤风云的武则天,已经76岁了。 一时间,到处都是要给武则天进献男色的奏折,帝...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