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车驾言迈

书阁
书阁
书阁
1898
文章
0
评论
2021年3月19日
评论
40 2712字阅读9分2秒

  回车驾言迈

  回车驾言迈,悠悠涉长道。

  四顾何茫茫,东风摇百草。

  所遇无故物,焉得不速老?

  盛衰各有时,立身苦不早。

  人生非金石,岂能长寿考?

  奄忽随物化,荣名以为宝。

  【作品介绍】

  《回车驾言迈》出自《古诗十九首》中的第十一首。这是一乎哲理性的杂诗,但读来却非但不觉枯索,反感到富于情韵。

  【注释】

  回车驾言迈:『回』,转也。『言』,语助词。『迈』,远行也。

  悠悠:远而未至之貌。

  涉:本义是徒步过水。引申之,凡渡水都叫『涉』。再引申之,则不限於涉水。这里是『涉长道』,犹言『历长道』。

  茫茫:广大而无边际的样子。这里用以形容『东风摇百草』的客观景象,并承上『悠悠涉长道』而抒写空虚无着落的远客心情。

  所遇无故物二句:『故』,旧也。『无故物』承『东风摇百草』而言。『东风』,指春风,『百草』是新生的草。节序推移,新陈代谢,去年的枯草,已成『故物』,当然是看不到了。『焉得不速老』是由眼前事物而产生的一种联想;草很容易由荣而枯,人又何尝不很快地由少而老呢?

  盛衰各有时二句:『各有时』,犹言『各有其时』,是兼指百草和人生而说的。『时』的短长虽各有不同,但在这一定时间内,有盛必有衰,而且是由盛而衰的;既然如此,『立身』就必须早了。『早』,指盛时。『立身』,犹言树立一生的事业基础。

  人生非金石二句:『金』,言其坚,『石』,言其固。上句言生命的脆弱。『考』,老也。『寿考』,犹言老寿。下句是说,即使老寿,也有尽期,不能长久下去。

  奄忽随物化:『奄忽』,急遽也。『随物化』,犹言『随物而化』,指死亡。

  荣名:指荣禄和声名。

  说明:这首诗从客观景物的更新,联想到人生寿命的短暂,因而发出『立身不早』,沉沦失意的慨叹。

  【翻译】

  转回车子驾驶向远方,遥远的路途跋涉难以到达。

  一路上四野广大而无边际,春风吹生了枯萎的野草。

  眼前一切都是陌生无故物,像草之荣生,人又何尝不很快地由少而老呢。

  百草和人生的短长虽各有不同,但由盛而衰皆相同,既然如此处生立业就必须即时把握。

  人不如金石般的坚固,人的生命是脆弱的,即使长寿也有尽期,岂能长久下去。

  生命很快而急遽的衰老死亡,应立刻进取保得声名与荣禄。

  【赏析】

  疑义既释,则诗意及结构自明。诗以景物起兴,抒人生感喟。回车远行,长路漫漫,回望但见旷野茫茫,阵阵东风吹动百草。这情景,使行旅无已,不知税驾何处的诗人思绪万千,故以下作句,二句一层,反复剀陈而转转入深。“所遇”二句由景入情,是一篇枢纽。因见百草凄凄,遂感冬去春来,往岁的“故物”已触目尽非,那么新年的自和,则不能不匆匆向老。这是第一层感触。人生固已如同草木,那么一生又应该如何度过。“盛衰各有时,立身苦不早。”“立身”,应上句“盛衰”观之,其义甚广,当指生计、名位、道德、事业,一切卓然自立的凭借而言。诗人说,在短促的人生途中,应不失时机地产身显荣。这是诗人的进一层思考。但是转而又想:“人和非金石,岂能长寿考”,即使及早立身,也不能如金石之永固,立身云云,也属虚妄。这是诗人的第三层想头。那么起初的只有荣名——令誉美名,当人的身躯归化于自然之时,如果能留下一点美名为人们所怀念,那么也许就不虚此生了吧。终于诗人从反复的思考中,得出了这一条参悟。

  当汉末社会的风风雨雨,将下层的士子们恣意播弄时,他们都不约而同地对生命的真谛进行思索。有的高唱“何不策高足,先据要路津,无为守贫贱,轗轲常苦辛”(《古诗十九首·今日良宴会》),表现出争竞人世的奋亢;有的则低吟“服食求神仙,多为药所误。不如饮美酒,被服纨与素”(《古诗十九首·驱车上东门》),显示为及时行乐的颓唐。而这位愿以荣名为宝的诗人,则发而为洁身自好的操修。虽然他同样摆脱不了为生命之谜而苦恼的世纪性的烦愁,然而相比之下,其思致要深刻一些,格调也似乎更高一点。

  这是一乎哲理性的杂诗,但读来却非但不觉枯索,反感到富于情韵。这一方面固然因为他的思索切近生活,自然可亲,与后来玄言诗之过度抽象异趣,由四个层次的思索中,能感到诗人由抑而扬,由扬又以抑,再抑而再扬的感情节奏变化。另一方面,也许更重要的是,这位诗人已开始自觉不自觉地接触到了诗歌之境主于美的道理,在景物的营构,情景的交融上,达到了前人所未有的新境地。诗的前四句,历来为人们称道,不妨以之与《诗经》中相近的写法作一比较。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这首《黍离》是《诗经》的名篇。如果不囿于先儒附会的周大夫宗国之思的教化说,不难看出亦为行人所作。以此诗与之相比,虽然由景物起兴而抒内心忧苦的机杼略近,但构景状情的笔法则有异。《黍离》三用叠词“离离”、“靡靡”、“摇摇”,以自然的音声来传达情思,加强气氛,是《诗经》作为上古诗歌的典型的朴素而有效的手法。而此诗则显得较多匠心的营造。“回车驾言迈,悠悠涉长道。四顾何茫茫,东风摇百草。”“迈”、“悠悠”、“茫茫”、“摇”,叠词与单字交叠使用,同样渲染了苍茫凄清的气氛,然而不但音声历落,且由一点——“车”,衍为一线——“长道”,更衍为整个的面——“四顾”旷野。然后再由苍茫旷远之景中落到一物“草”上,一个“摇”字,不仅生动地状现了风动百草之形,且传达了风中春草之神,而细味之,更蕴含了诗人那思神摇曳的心态。比起《黍离》之“中心摇摇”来,此诗之“摇”字已颇具锻炼之功,无怪乎前人评论这个摇字为“初见峥嵘”.这种构景与炼字的进展与前折“所遇”二句的布局上的枢纽作用,已微逗文人诗的特征。唐皎然《诗式·十九首》云:“《十九首》辞精义炳,婉而成章,始见作用之功。”(作用即艺术构思),可称慧眼别具;而此诗,对于读者理解皎然这一诗史论析,正是一个好例。

  皎然所说“初见作用之功”很有意思,这又指出了《古诗十九首》之艺术构思尚属于草创阶段。此诗前四句的景象营构与锻炼,其实仍与《黍离》较近,而与后来六朝唐代诗人比较起来,是要简单得多,也自然得多。如陆云《答张博士然》: “行迈越长川,飘摇冒风尘。通波激枉渚,悲风薄丘榛。”机杼亦近,但刻炼更甚,而流畅不若。如果说《十首诗》是“秀才说家常话”(谢榛《四溟诗话》),那末陆云则显为秀才本色了。由《黍离》到此诗,再到陆云上诗,可以明显看出中国古典诗歌的演进足迹,而此诗适为中介。所以陆士雍《古诗镜·总论》说“《十九首》谓之《风》馀,谓之诗母”.

  对于人生目的意义之初步的朦胧的哲理思考,对于诗歌之文学本质的初步的胧的觉醒。这两个“初步”,也许就是此诗乃至《古诗十九首》整组诗歌,那永久的艺术魅力之所在。

行行重行行 古诗十九首

行行重行行

  行行重行行   行行重行行⑴,与君生别离⑵。   相去万余里⑶,各在天一涯⑷;   道路阻且长⑸,会面安可知?   胡马依北风⑹,越鸟巢南枝⑺。   相去日已远⑻,衣带日已缓⑼;   浮云蔽白日,...
青青河畔草 古诗十九首

青青河畔草

   青青河畔草   青青河畔草,郁郁园中柳。   盈盈楼上女,皎皎当窗牖。   娥娥红粉妆,纤纤出素手。   昔为娼家女,今为荡子夫。   荡子行不归,空床难独守。   【作品介绍】   《青青河畔...
青青陵上柏 古诗十九首

青青陵上柏

  青青陵上柏   青青陵上柏,磊磊涧中石。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斗酒相娱乐,聊厚不为薄。   驱车策驽马,游戏宛与洛。   洛中何郁郁,冠带自相索。   长衢罗夹巷,王侯多第宅。   ...
今日良宴会 古诗十九首

今日良宴会

   今日良宴会   今日良宴会,欢乐难具陈。   弹筝奋逸响,新声妙入神。   令德唱高言,识曲听其真。   齐心同所愿,含意俱未申。   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飙尘。   何不策高足,先踞要路津?  ...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